妙筆閣 > 主角是傅九衢辛夷的小説免費閱讀 > 第218章 五加皮和香加皮
  公事所受理了辛夷藥坊狀告楊謝氏誣蔑一事,當天下午便派了差人前來,將雙方都招去了公事所里詢問。

  宋代的民事糾紛,大多以調解為主,雞皮蒜皮的事情,尤其是家務事,廂官往往也扳扯不清,一般各打五十大板,再息事寧人罷了。

  負責此案的是廂典,四十歲上下,看著像個老好人。

  辛夷剛剛趕到,便聽到謝氏在大堂上痛哭。

  “大人要為我們家做主啊,你看,這便是我們從庸醫那里買回來的毒藥,這是庸醫開的藥方子……大人請看,我兒媳婦便是吃了它,才差點丟了性命的呀。”

  藥方和藥材都呈了上去。

  這個廂典做人也認真,特地找來一個大夫在旁。

  他接過東西看了看,便讓差人傳給大夫,再問辛夷。

  “張小娘子,這藥方可是出自你手?”

  辛夷挺直胸膛,認真地回答,“是。”

  “這藥材可是出自你家?”

  辛夷微微勾嘴,“那可就不一定了。大人,我家藥鋪每日里病患眾多,迎來送往這么些日子,從未聽說誰吃壞了,更別說吃死人。但藥材離柜后,有沒有被人調包,我可說不清楚。”

  廂典皺眉細思片刻,點點頭。

  “確實如此。謝氏,你拿回藥材后,可曾調包?”

  壯婦看廂典并未對辛夷有半分厲色,當即不干了。

  “大人,民婦大字不識得一個,哪里懂得什么藥材有毒,什么藥材無毒?這些藥材確確實實就是民婦從她家藥鋪拿回去的啊……”

  她又大聲道:“藥方和藥材都在這里,大人可以比對,看民婦有沒有說謊。”

  “肅靜。”廂典皺起眉頭,不滿地道:“大堂之上,休得喧嘩。大夫正在觀看證物,無須你多嘴。”

  謝氏被廂典訓斥,心里涼颼颼地瞄一眼。

  “大人不信民婦的話,可以派人去查,民婦可有買過別家的藥材……我兒媳婦千真萬確是吃了辛夷藥坊的藥才差點丟命的呀。”

  廂典沒有理會她,望向那個大夫。

  “先生,藥材和方子,可對得上?”

  那大夫遲疑片刻,放下藥材,又將方子平放在案上,對廂典拱手道:“大人,依老夫看,這藥方對癥,孕婦也可適用,并無問題。藥材嘛,初看無誤,但細看……”

  大夫沉下聲音,“有點問題。”

  廂典問:“什么問題?”

  大夫瞥一眼跪在堂上的謝氏,“藥材可能是儲放久了,受潮后變了藥質,而孕婦本就體弱,恐是對此藥不耐受,這才導致暈厥。”

  辛夷一怔,目光微沉。

  藥坊里的每一道工序都經了她和安娘子的手,怎么可能會有變質的藥材流出去害人?

  她低頭拱手,“大人,民婦想看看這些藥材。”

  壯婦聞聲大聲阻止:“大人不可,這庸醫要毀去證物!”

  辛夷:“我還能當場把它吃了不成?”

  廂典看一眼謝氏,拍了拍驚堂木,沉聲道:“張小娘子且上前來。可看,不可動。”

  辛夷見那壯婦眼神閃爍,很是不安的樣子,冷笑一聲,慢慢應聲上前,走到大夫的跟前。

  這一看,她當即變了臉色。

  大夫說這些藥材是次品,顯然留了情面。

  這哪里是次品?

  這分明就是假藥,對孕婦而言說它是毒藥并不為過……

  辛夷不知道這個大夫為什么會幫著她說話,但她并不愿意承這個莫須有的情。

  “廂典大人,這不是民婦藥鋪里的藥材。”

  廂典愣了愣,“不是?”

  “對。民婦可以肯定不是。一定是有人動了手腳。”

  辛夷用手指著其中一味藥材,沉聲道:

  “這個是關木通,而不是白木通。兩味藥材非常相似,但白木通質堅,不易折斷。切片邊緣不整齊,呈黃棕色,淺黃棕色或淺黃色,有黃白色紋理,其間布滿導管孔,嚼之味淡。而關木通初嚼味淡,久嚼苦澀,有很強的腎毒性,雖有藥用價值,但孕婦忌用。”

  說罷她又指向另外的一味藥材。

  “還有這個,我藥方上寫的是五加皮,可這個分明是香加皮。雖然二者同可藥用,但五加皮為安胎之用,香加皮卻有較強的毒性,不可過量使用,過量誤用會使人頭暈目眩,嚴重者會致使大腦缺氧暈厥……”

  不等她聲音落下,那謝氏便大聲驚叫起來。

  “好哇,你總算承認了。這些藥材全是從你的藥鋪里拿的,果然是你謀害了我兒媳婦……大人啦,你要為民婦做主啊。可憐我那兒媳婦,懷著身子,如今還未康愈,也不知小孫子保不保得住,那是民婦的命根呀!”

  廂典聽得十分頭痛。

  原本大夫說了,只是藥材變質,這種事情小懲大誡便罷了,算不得有意為之。可如今辛夷自己說出來,那不就是承認自己拿錯了藥么?

  他猛地拍了一下堂木,“張小娘子,你還有何話可說?”

  辛夷瞇了瞇眼,搖搖頭。

  “大人,這些藥材絕非從我的藥鋪流出。一定是有人做了手腳。”

  廂典道:“揀藥的是何人?”

  辛夷遲疑一下,“是我藥坊的掌柜安娘子。”

  廂典扭頭叫差人,“去!把揀藥的安娘子帶上堂來。”

  辛夷道:“大人,民婦的藥鋪有嚴謹的流程。一個人揀藥,一個人查驗,不可能出錯。更不可能兩個人都出錯。”

  廂典:“一并帶上堂來問話。”

  安娘子和伙計都等在堂外,得到通傳便三步并兩步地跑了上來。尤其安娘子,一聽說是藥材出了問題,二話不說便跪下了。

  “大人,民婦從小在藥坊長大,不可能分不清白木通和關木通,更不可能分不清五加皮和香加皮……”

  廂典還沒有說話,那個做藥材查驗的伙計突然吭哧吭哧地出了一聲,“安娘子,會不會是你不識字……看錯了藥?”

  “不識字?”

  大堂上登時傳來吸氣聲。

  謝氏搶在前面指責,“大人啦,從未聽過哪家藥鋪的掌柜是不識字的,藥材和藥名相似的那么多,讓一個不識字的人來撿藥,我看他們就是黑店,謀財害命的黑店!”

  “庸醫害人啦,大人。”

  謝氏的指責聲,一句大過一句。

  廂典眉頭緊緊皺起。

  此時此刻,大堂外面有無數的百姓在圍觀,他須得謹言慎行。

  “張小娘子,你為何任用一個不識字的人做掌柜?”

  辛夷沉默一瞬。

  她總不能說這個人是廣陵郡王推薦來的吧?

  而且,她對安娘子的本事,從不懷疑。

  倒是那個伙計,在眾目睽睽之下,說出安娘子不識字的事情,令人生疑。

  辛夷記得,這伙計是前陣子藥鋪繁忙人手不夠時招回來的,說是在別的藥堂里干過,辛夷考校了一下他的藥理,覺得可以勝任,便聘用了他。

  從未想過,會不會是別家派來的奸細……

  真是豈有此理,開個藥鋪還玩上了無間道。

  辛夷看著那伙計,冷冷一笑,“安娘子撿藥,你查驗。那藥材也是經了你手的,若是安娘子拿錯了藥材,你怎生也認不出?”

  伙計低垂著頭,緊張得瑟瑟發抖。

  “店里每日忙碌不停,小的,小的有時候幫著賣成藥,并不是每一副藥都,都查驗過的……畢竟安娘子是掌柜,小的信得過她。”

  “不可能的。絕不可能!”安娘子被那伙計的話說得沒有了自信,不停地喃喃,搖頭,“我雖不識字,但我識得藥材,聞味便知真假,怎么可能弄錯?”

  她急慌慌地看著辛夷,眼圈都紅了。

  “娘子,你相信我,我不可能會弄錯的。”

  辛夷知道她在擔心什么,遞過去一個安撫的眼神。

  “我自然信你。不過……我信不過他。”

  她指著那個伙計,“大人,我懷疑這人是內鬼,就是他做的手腳。”

  伙計瞪大眼睛,急忙地擺手否認,“大人,小的冤枉啊。冤枉!我一直在藥坊里上工,張娘子待我也算厚道,我怎會做這種沒良心的事情?”

  辛夷冷眼,“是不是冤枉,一查便知。”

  她越過伙計走到廂典面前,拱手說道:“請大人派人徹查,我這個伙計來藥鋪上工前,在哪個藥鋪高就?可是一個有主子的人?身契又在誰人的手上?”

  廂典聞言點點頭,沉聲道:“那今天便到此為止,待本官查實后,明日再傳你等問話。”

  說罷,他又補充一句:“此案不結,你等皆不可離開居所,要隨傳隨到。”

  “是!”

  眾人應聲,各自離去。

  廂典匆匆退出大堂,在進入內室前,正了正衣冠,清了清嗓子,褪去在大堂時的威儀,一副謹小慎微的模樣,鞠著身子,邁過門檻便拱手行禮。

  “郡王,請恕下官無能……”

  ------題外話------

  傅九衢:坐在后堂喝著茶,聽我家小娘子辨藥,很是得趣。

  辛夷:……你為什么不坐到前堂來?偷偷摸摸,非奸即盜。

  傅九衢:讓你看穿了。那你是想要盜呢,還是…………en? 由于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