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筆閣 > 主角是傅九衢辛夷的小説免費閱讀 > 第206章 拖延
  自己稱自己為小人的,倒是罕見。

  辛夷不知道是自己記錯了張盧的身份,還是這個并非張盧本人,但這都不重要,總歸此時的她是囚中鳥,受制于人。

  “你想做什么?”

  她單刀直入,那男子啪地打開折扇,搖了搖,那一股子幽香仿佛又變得濃郁了幾分,間或夾雜著幾分酒氣,使得男人的聲音也更為陰涼。

  “此情此景,小娘子說,我們做點什么合適?”

  他譏誚地反問,但見榻上小娘面白泛粉,眉目標致,越是細看越是招人,不知不覺便攪動了一顆色心。

  張盧一笑,“廣陵郡王私養的嬌婦,不好好斗上幾場,豈不可惜?”

  辛夷微瞇著眼睛打量他,鼻間是一股幽香和若有似無的酒味。

  她反感地屏住呼吸。

  “怎么不說話?”張盧見女子打量自己,俏臉上滿是冷靜,不見半分驚恐的表情,莫名覺得腹下攪動得越發厲害,那澎湃而起的血液滾燙地沖入腦海,激得他邪念縱生,竟有些把持不住。

  “不說話,我便當你默許了。”

  他伸出手來捏住辛夷的下巴,饒有興趣地打量。

  “初看娘子這張臉,沒有什么稀罕。我還曾笑話廣陵郡王有眼不識美色,如今看來……不是絕色,倒也勾人……嘖嘖,尤其一想你是傅九衢捧在掌心里的女人,我心里這把火呀……便燒得慌。只不知你睡起來是什么滋味,過不過癮……”

  他越說越不像話,雙眼充丨血般微微泛紅。

  “張公子錯了。”辛夷拂開他的手,“我不是廣陵郡王的女人。”

  見張盧愣住,辛夷嘴角微抿,面無表情地道:“讓你失望了。我和廣陵郡王之間并無茍且,那些坊間謠傳,不信也罷。”

  張盧盯著她,似笑非笑。

  到這個地步了,這婦人還能一本正經地和他說這個?是沒心沒肺還是有恃無恐?

  “你不怕我?”

  “怕。”辛夷怕的不是他,而是怕突然失去了力氣的自己。

  但這個時候怕也沒用,弄清楚對方的目的,再找機會保全自己更為重要。

  她強自鎮定地問:“張公子做出這樣的事情,想必是有所求。既有所求,我奉勸你還是不要沖動為好。”

  “哦?”

  “我只是個姿色平平的女子,不僅不是廣陵郡王的女人,不能讓張公子體會到愉快的征服感,反而會讓你因此得罪廣陵郡王,犯下重罪,再無回旋余地……”

  頓了頓,他看張盧在瞇眼傾聽,說得更為嚴肅了幾分。

  “我曾多次入宮為貴妃問診,見官家對貴妃呵護備至,萬千寵愛……想必為了貴妃,官家也會盡量保全張公子的性命……但張公子如今一意孤行,越走越遠,錯上加錯,這當真是大大的不該……”

  她盯著張盧的眼睛,說得推心置腹,“你若想活命,眼下就放了我,我可以當做什么都沒有發生過。張公子若是不肯聽勸,為短暫的歡愉來動我,便是官家有心,恐怕也護不住你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張盧發出一串笑聲,隨即又收住,陰惻惻地盯住辛夷。

  “你以為就憑這幾句話,我就會放過你?”

  “不。”辛夷瞇起眼,“我只是可憐你,一把好牌打得稀爛。很多人生來貧苦,命運注定無望,仍在用力茍活,張公子卻傻傻放棄一切優渥,鋌而走險,我不敢說你蠢,只說確實不怎么明智。此事若非你的本意,那攛掇你的人,其心可誅。”

  張盧見她侃侃而談,一雙細長的眼睛微微瞇起來。

  “張娘子果然聰慧,都這個時候了還能臨危不亂,想辦法脫困。不過,你以為這樣就能拖延時間,等到廣陵郡王來救你?不要做夢了!你這樣,只會讓我越發心動,恨不得早些占為己有才好……”

  他的手又伸過來,想捏辛夷的臉。

  辛夷偏頭躲開,冷冷看他。

  張盧一怔,不生氣,反而笑了起來。

  “不怕實話告訴你,傅九衢便是想破腦袋,跑斷雙腿,也絕無可能找到這里來……”

  “這是哪里?”辛夷問。

  “呵!”張盧笑著便解去外袍,慢條斯理地道:“春宵苦短,說這個未免掃興……放心,只要小娘子乖乖的聽話,我會好好疼愛你的……等你有了肚子,我再把你送還給廣陵郡王,你說他會不會感激我送的大禮?哈哈哈哈……”

  辛夷愣了愣,嗤的一聲笑了。

  “怪不得你會輸得這么慘。”

  張盧手上一停,“你這話什么意思?”

  辛夷看著他,“報復對手有很多法子,你用的是最拙劣最幼稚的那種,別說我不是廣陵郡王的女人,不管懷上別人的孩子,還是懷上別人的孫子,他都不會在乎。你根本打擊不到他……就說你這種陰損的方式,就不是一個堂堂正正的大丈夫能干出來的。你這么做,別人不會笑話廣陵郡王,只會笑話你和你爹,笑話你們張氏一族,寡廉鮮恥,遺臭萬年……”

  張盧挑眉,“小嘴很會說嘛。”

  他低下頭來凝視辛夷的臉,目光生出冷意。

  “只不知這張嘴,還能不能做點別的?”

  辛夷聽出他意有所指,一陣惡心,冷冷地笑:“今日的法場,你也看到了吧?我知道你走到這個地步,已經是破罐破摔,橫豎是死,但是,死和死是不一樣的,你今日要是動了我,廣陵郡王會讓你生不如死,你信不信?你聽過比凌遲更恐怖的殺人方法嗎?”

  張盧神色微變。

  辛夷要的便是轉移他注意力,拖延時間,因此不介意跟他講故事。反正她聽來的各種殺人方法多如牛毛,隨便拎出來幾個就能說上許久……

  “哈哈哈哈!”

  張盧聽罷狂笑起來。

  “你告訴我這些,不怕我都用在你身上?”

  辛夷緊張得心都快蹦出嗓子眼了,仍是微微帶笑。

  “不會的。你不是還要給廣陵郡王準備大禮嗎?”

  “沒錯,你就是那個大禮。”張盧壓到她上方,突地摁住辛夷的肩膀,低頭逼視著她,雙眼冷而陰涼,“我知道小娘子在想些什么。沒有用的,別傻了……傅九衢不會來,而你,我睡定了。你要是懂事,好好服侍我,便少吃點苦頭,否則,別怪我用強……”

  話音未落,他揪住辛夷肩膀上的衣裳,往下一拉。 由于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