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筆閣 > 主角是傅九衢辛夷的小説免費閱讀 > 第191章 心腹
  傅九衢瞥一眼孩子,慢慢彎腰,平視般盯住他的眼睛。

  三念踮著腳尖湊到傅九衢的耳朵邊上,低低地道:“那個壞女人想害我娘,傅叔,你要保護我娘……”

  傅九衢抬眼,瞥一眼孩子,側過臉去掃一眼桑田內外,視線最后冷冰地落在曹漪蘭的臉上,面色陰沉下來。

  “不要怕。”他拍拍小三念的后背,“有我在,不會有事。”

  三念癟了癟嘴巴,巴巴地望向辛夷的背影,點點頭,重新拉住傅九衢的手,“傅叔要是永遠在娘和我們的身邊就好了。”

  傅九衢胳膊微繃。

  沒有說話,也沒有動。

  三念的聲音很小,恰好能讓他聽見而已。

  這時,辛夷讓宮人去取下一副門板來,把張貴妃輕輕平放上去,抬入內殿醫治。臨行前,她回頭看一眼三念,又朝傅九衢意有所指地示意一下。

  傅九衢點點頭。

  辛夷微微一笑,快步離去。

  在眾目睽睽之下,兩個人沒有言語交流,甚至離得有些遠,但眼睛和肢體的默契感,卻看得曹漪蘭憤恨不已。

  “憑什么?她憑什么?”

  高淼聽到她的怨懟和低喃,眉頭揪到一處。

  “內苑里養的豬,為什么會跑到桑田里來?”

  曹漪蘭目光看著辛夷遠去,沒有回頭,“你問我,我問誰?”

  高淼見她仍是這樣一副心急火旺的模樣,臉色比方才更為凝重了幾分。

  “蘭兒,禍從口出。從現在開始,你老實一點,少說,少做。”

  曹漪蘭不明所以地看著她,對視片刻,登時覺得受了羞辱一般看著高淼,“難不成你懷疑是我放豬出來的?笑話,怎么可能,我一直在桑田的,跟你在一起。”

  “我當然知道不是你。但別人呢?”

  高淼和曹漪蘭從小一塊長大,對她的心性再是了解不過。方才曹漪蘭發狠時說的那些話,原本是一時之氣,即便她當真想要報復辛夷,也不會選在親蠶禮的時候,破壞曹皇后的儀制……

  她不懂事。

  但沒有這么不懂事。

  然而,方才她為了傅九衢爭風吃醋說的那些話,聽到的人可不止她一個。

  高淼對宮里的彎彎繞繞想得遠比曹漪蘭復雜,她生怕曹漪蘭會因此招來禍端……

  ~

  “郡王。”段隋風風火火地跑了過來,走到傅九衢的身邊,朝他拱了拱手。

  “豬圈的木欄被人鋸斷了,那幾頭豬是拱開斷欄跑出來的。”

  宮里有專門飼養豬的人。

  然而,今日是曹皇后的親蠶禮,內苑里來了許多的人,不僅有王公大臣,內外命婦,還有外邦使節。為免養豬的人沖撞了貴人,他們奉命禁足在豬場里,并沒有出來。

  豬跑的時候,整個豬場的人都在,互相都可以作證,豬圈是關好的,也沒有人去鋸過豬圈的木頭。

  那是誰鋸的木頭?

  肥豬不會無緣無故的翻圈,分明是有人為。

  “當真是不肯消停。”傅九衢冷哼一聲,見不遠處有兩個女子神色不安地朝他這么看,時不時又議論幾聲,眉頭一皺,側臉便吩咐孫懷。

  “去,把那兩個女子帶過來。”

  孫懷回頭看一眼,“,這……”

  禁苑里面,除了宮女,便是各個世家貴族的姑娘,就這么叫上前來,好似有些不妥?

  “叫你去便去。”傅九衢冷斥一聲,孫懷便嘿嘿笑應著過去了。

  那兩個女子緊張地走過來,手里絞著繡花的絹子,小心翼翼地繞過肥豬死亡時浸下的血跡,走到傅九衢的面前,齊齊施禮。

  “見過廣陵郡王。”

  語氣輕柔,面帶嬌羞,在傅九衢的面前,兩個女子眼神始終找不到落點,又是害怕又是羞澀,心跳不由加快,怦怦作響。

  “不知郡王叫小女子前來,有何吩咐?”

  “你們方才在說什么?”傅九衢聲音冷冷淡淡,沒有半分熱度,卻燙得那兩個姑娘心里發慌,臉頰滾燙,說話都緊張起來。

  “我們,我們說……沒有并不曾說什么……”

  “說!”傅九衢沉聲,目光冷冷一掃。

  兩個女子見狀嚇一跳,當即垂下頭去。

  “我們,我們是在說方才曹大姑娘生氣說要報復張小娘子的事情……”

  ~

  內苑的中殿里,辛夷半坐在床沿上,艱難地喂張貴妃服湯藥,一個宮女坐在旁邊幫忙,不停地掉眼淚。

  “娘子,你快醒醒吧。”

  “娘子,你不要再睡了。”

  “娘子嗚嗚嗚……你不要死啊……你死了婢子可就要隨你去了……”

  辛夷聽著她哭喪似的抽泣不停,十分惱火,抬頭瞥一眼,正要說她兩句,門口便傳來腳步聲。

  內侍齊齊躬身,朝官家和圣人請安。

  辛夷止住話頭,看到是皇帝和皇后來了,起身便行禮,卻被趙官家抬手制止。

  他三兩步走到床前,在張貴妃的身側坐下,抓住她的手,緊緊地捏了捏,這才啞聲問。

  “貴妃如何了?”

  不待辛夷開口,張貴妃那個貼身宮女便抹起眼淚,期期艾艾地說了起來。

  “我們娘子燒得厲害,方才嘴里說著胡話,一直在叫官家,官家,說讓官家救她性命,替她報仇……”

  “報仇?”

  “……官家,這分明是有人故意禍害我們家娘子呀。”

  這小宮女是張貴妃的心腹,自是處處向著張貴妃。

  都到這個時候了,還沒有忘記為張貴妃固寵,打擊情敵。辛夷覺得,就憑她的手段,可能比張雪亦還要強上幾分。

  然而,張雪亦發燒是真的,卻她一直不曾醒來,也根本就沒有喚過“官家”。

  但辛夷不能當眾否認。

  因為那是皇帝想聽的話。

  趙禎果然感動了,喉頭哽動,看著張貴妃臉頰發紅,雙眼緊閉的樣子,又疼痛地抬手在她額上摸了摸,這才回頭看向辛夷。

  “貴妃傷在哪里?可有大礙?”

  辛夷心里咯噔一聲,沉默片刻,躬身低頭。

  “請官家恕民婦無罪……”

  趙禎目光冷冷地朝她剜過來,“你說什么?”

  他語氣陰沉,似有隱隱的怒意。

  曹皇后見狀,輕咳一聲,搶在趙禎的前面,低斥辛夷一句。

  “張娘子這是怎么了?有什么說什么,照實告訴官家便可。傷害貴妃的是豬圈里的豬,又不是你,還怕官家會因此治你的罪不成?”

  趙禎的臉色以看得見的速度變化,十分難看。

  “皇后此言何意?” 由于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