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筆閣 > 主角是傅九衢辛夷的小説免費閱讀 > 第168章 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
  杜仲卿變了臉色。

  一臉不擅偽裝的尷尬,將他內心暴露無遺。

  “沒,沒有。家中值錢的物什早已變賣,并沒有什么東西,只是,是……在下不敢勞煩張娘子。”

  “不麻煩。我別的不多,就是空閑多。”辛夷掃一眼傅九衢冷硬的面孔,淡淡笑道:“那就這樣說定了。杜掌柜無須緊張,今兒下午我恰好約了匠人前來改造宅院,再是方便不過了。”

  杜仲卿猶豫再三。

  雙眼不停望向自家院子,終是無話可說,作揖謝過。

  “那便有勞張娘子。”

  又朝傅九衢作揖拜下,“有勞郡王。”

  杜仲卿告辭離去,不消片刻,派來一個小廝模樣的少年,說是來幫襯張娘子修葺圍墻,但用意卻顯而易見。

  “此地無銀三百兩。”坐回內室里,傅九衢端著茶盞,懶洋洋的一笑,“這個杜仲卿有點意思。”

  辛夷正在翻找藥茶的飲片,聞言眉頭微動,沒有吱聲。

  在傅九衢對面的椅子上,躺著曹翊。

  周道子方才給他看過腰傷,按捏推拿了一番,擦了活血的外用藥膏,但仍是不便動彈。

  聽了傅九衢的話,曹翊斜來一眼。

  “在郡王眼里,人人類賊。”

  傅九衢冷硬的面龐微微一側,似笑非笑。

  “曹大人這是自知之明?”

  曹翊想要瞪他,但他扭脖子便感覺疼痛,那張臉愣是痛得扭曲,又無能為力,只能緊緊抿著雙唇,一言不發。

  辛夷瞟過來一眼,想笑,又不敢笑。

  曹翊是個清貴君子,而傅九衢這種大反派,大抵能有一百種對付清貴君子的辦法。

  他真的可以面無表情地將曹翊氣得吐血。

  同是傅九衢嘴下的受害者,辛夷對曹翊略略添了幾分同情,將沏好的藥茶遞到曹翊的手上。

  “舒筋活絡茶,有行血、化瘀、止痛的功效,對曹大人的腰大有好處。”

  曹翊:“多謝娘子。”

  辛夷見他的手在不住的顫抖,趕緊扶住茶盞,“小心燙。”

  聽著言語里透出來的關心,曹翊感激地看著她,仿佛要將她的樣子印在腦海里一般,久久地盯視,那眼神,那微笑,一如既往的溫暖。

  “多謝。”

  啞聲說罷,他慢慢抬手。

  辛夷扶住杯盞,幫他飲下去。

  很苦的藥,仿佛從嘴里灌入了心里,曹翊不敢抬眼,不敢看辛夷,一小口一小口地吞咽著,貪戀這短暫的時光……

  “孫懷。”傅九衢淡淡的聲音傳來,帶一點低笑,“曹大人傷成這樣,你還站在這里做什么?還不快去幫忙?”

  孫懷看看主子的表情,嘴角扯了扯,“是。”

  辛夷一怔,見曹翊吞咽停止,呼吸明顯急促,知道他很生氣,但她卻不知道能說什么。

  事實上,不論眼前這個人是不是曹翊,她都一樣會做這件事,這只是基于一個醫務工作者的習慣,但孫懷走過來,她仍是默默地讓開位置。

  坐回靠窗的幾旁,辛夷見傅九衢眼神泛冷,沉思片刻,接上他先前的問話。

  “郡王也懷疑杜仲卿?”

  “嗯。”傅九衢懶洋洋地端杯淺飲。

  幾個人同一個房間,唯廣陵郡王一人慵懶自在,好似對一切都漠不關心,又好似一切盡在掌握。

  “本王要查他一查。”

  辛夷呼吸一緊,不由自主露出喜色,“那實在是太好了。”

  見傅九衢眼神凜冽地看來,里面有不解的疑惑,她笑了笑,將自己從游戲里的帶來的“狐妖劇情”嫁接到李大嘴的傳聞里,當話本似的講完,又淡淡地笑道:

  “雖說傳言的事情當不得真,可萬一是真的呢?興許可以解救這個可憐的女子。”

  曹翊目光柔和地看著她,“張娘子心地良善。”

  傅九衢冷哼,“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若是真的,此女為復仇而殺害無辜之人,也當一并領罪……”

  孫懷輕咳:“主子……”

  身為一個旁觀者,孫懷已然把這件事情看得透透的,他家主子為張娘子做了許多,卻壞在長了一張嘴,哄小娘子的甜言蜜語他是半句不會,人家曹大人都把話說成這樣了,他還去打擊人。

  孫懷想提醒一下,不料傅九衢卻冷眼看來。

  “何事?”

  孫懷尷尬地笑,內心氣苦,正想找個什么借口圓過去,湘靈進來稟報。

  “姐姐,匠人來了。”

  孫懷松口氣,朝傅九衢笑,傅九衢卻狠狠瞪他一眼。

  ……

  辛夷出去就看到伙計領著兩個匠人模樣的漢子過來,辛夷請他們在藥堂的側間坐下,回屋拿了自己的草圖過來,鋪開在他們面前。

  “二位看看,這樣設計可不可行?”

  兩個匠人瞥一眼,對視一眼,拿起來看看,又瞅一瞅辛夷。

  “這是何人所繪?”

  “是我。”辛夷笑笑。

  匠人的目光有些輕蔑。

  “娘子當真是異想天開了。”

  “是嗎?還請不吝指正。”

  “你看看你畫的,這是什么?”那匠人見辛夷一臉虛心求教的樣子,皺著眉頭,撇了撇嘴唇,“莫說汴京城的房子從來沒有這樣蓋的,就說娘子這屋子再往上蓋兩層,就行不通。”

  另一個說,“隔壁的錦莊瓦子,最高的樓才三層,依娘子所繪的高度,蓋出來恐怕比錦莊要高上許多。一是房屋穩定性不好,耗工費錢,二是壓住別家風水,易惹是非。”

  辛夷抿了抿嘴,微微一笑。

  “二位就說說,能不能造出來吧?”

  兩個匠人再次對視,眉頭微微皺起,然后齊齊搖頭。

  “小娘子還是另尋賢能吧。你這個房子便是能造,要花費的工期和銀錢也不知凡幾……”

  眼下修房的材料,除了磚石,便是木頭,穩定性的問題辛夷考慮過,但她不是學建筑的,只是把規劃做了出來,認為這種建筑平衡和穩定的問題當由匠人來解決,畢竟隋唐到北宋,歷史上也有許多的建筑工程專家。

  哪會料到,一看圖紙人家就給否決了。

  這個設計耗費了辛夷接近十天的時間,融合了她心中對古代房屋的所有幻想,又加入了一些現代的風格,對匠人來說,可能是特別了一點,但她萬萬沒想到匠人會說造不出來。

  滿腔熱情被澆了一瓢冷水,她有些失望,卻還是溫和地請兩個匠人去看了圍堵,付了修復的訂金。

  等辦妥這些再回去,傅九衢已經走了。

  想必是悄悄從側門離開的,沒有給辛夷告辭,仿佛把藥坊當自己家似的,想來便來,想走便走。

  曹翊的長隨鄭六也得到消息過來了。他帶著一頂小轎,兩個侍從,一邊氣苦自家主子受的苦處,一邊對辛夷也沒有什么好臉色。

  “大人怎的就不肯聽大夫人的話,好端端地跑出來,遭的這是什么罪啊……”

  “我已經沒事了。”曹翊沒有提半句和傅九衢打架的事,淡淡地看鄭六一眼,又眼神溫柔地望向辛夷。???.

  “今日又給娘子添了麻煩,曹某實在有愧。”

  “曹大人不用客氣。”辛夷想著建房子的事情,壓根兒看不見鄭六的責備,轉身從柜子里包了一些藥茶的飲片,遞上去。

  “一日兩次,用水泡開。讓大人飲上兩盅便可。”

  鄭六不想接,見曹翊示意,這才低頭接過,不高不興地道。

  “張娘子少讓我們大人吃點苦頭,我們這些做下人的,便謝天謝地了。”

  辛夷一怔,撩了撩眼皮,輕笑出聲。

  “那鄭侍衛往后可要把自家主子看好了,最好讓你們大夫人鑄一座金屋把人關起來,要不然傷到碰到,誰人賠得起?”

  鄭六被懟得變了臉色。

  曹翊不悅地掃他一眼,無奈地嘆氣。

  “張娘子不要跟他計較,他就是關心我,口不擇言。”

  辛夷看著他,突地冷笑一聲。

  “他關心大人,與我何干?他可以口不擇言,我自然也可以心直口快……大人高貴,連同大人的侍衛也高人一等,可以隨便作賤我等平民了么?”

  曹翊:“我絕無此意,張娘子,你知道的……”

  辛夷輕描淡寫地笑,“我一個無知婦孺知道什么?我只知道若是廣陵郡王的侍衛敢這么沒大沒小沒規矩,在主子面前口無遮攔,莫說挨罰了,會不會挨打都是問題……”

  曹翊的臉沉了下來。

  她竟拿他同傅九衢比較。

  該說是他的殊榮,還是她的故意?

  羞煞他也。

  曹翊的眉頭越皺越緊,辛夷卻渾然不察似的,微微一笑,走過去撩開簾子,“曹大人,請吧。診費半貫,藥費一貫,勞煩前堂結賬。”

  ------題外話------

  傅九衢:來無影,去無蹤,我這是如入自家啊!

  曹翊:厚顏無恥。

  傅九衢:曹大人對自己當真是口不擇言啊,這么貼切的話,如何說得?

  曹翊:今日算你小勝,待我身子好轉,來日再較高下。

  傅九衢:別了,這次閃了腰尚且有救,下次要傷了根,可就沒治了。 由于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