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筆閣 > 主角是傅九衢辛夷的小説免費閱讀 > 第167章 有何不便?
  在辛夷的喊叫聲里,圍墻顫歪歪地晃動。

  傅九衢和曹翊卻并未停手,你一拳,我一腳,如同深仇大恨一般怒目而視。

  “你已有婚配,還來纏她做什么?”

  “廣陵郡王你又如何?有婚約在身還來招惹張娘子,安的又是什么心?”

  “路見不平。”

  “呵呵!皇城司察子在汴京城里無孔不入。郡王難道不知你的未婚妻室在曹府割脈自盡?人命關天,你倒有閑情雅致來操心旁人?”

  “我家小嫂,我樂意操心,與人無憂。”

  “自欺欺人!”

  “寡廉鮮恥!”

  “掩耳盜鈴!”

  “無恥之尤!”

  “……”

  又是砰的一聲巨響。

  傅九衢重重踹向曹翊,一個趔趄,曹翊收勢不住,脊背再次重重摔在那一堵搖搖欲倒的圍墻上。

  兩側的侍衛噤若寒蟬,大氣都不敢出。

  辛夷沖上去想拉這個,又想拉那個,卻一個也拉不住,反惹來嫌棄。

  傅九衢赤紅冷眼,剜她一眼,聲音低沉地吼。

  “男人打架,你給我站邊去!”

  曹翊嘴角流下一抹血跡,他拿手指一抹,死死盯住傅九衢的眼睛,然后用溫柔的聲音對辛夷說話。

  “娘子離這個瘋子遠一點,小心誤傷了你。”

  辛夷眉頭微皺。

  那圍墻被撞得砰砰作響,二人仍未察覺。

  這男人打架就是狠絕,一旦熱血沖腦,不拼個你死我活,顯然是無法收場了。

  辛夷看到自己種植的藥材和青蔥被踩得七零八落,突地銀牙一咬,撈起墻邊的一根木棍,便怒氣沖沖地吼。

  “都給我住手!二人貴人,勞煩你們為小店想一想……”

  砰!

  辛夷的聲音戛然而止,兩個打得難解難分的男人也登時住手。

  目光都齊齊望向顫歪歪抖動的圍墻。

  “九爺小心。”

  孫懷尖叫一聲,撲過去就要護主。

  傅九衢瞳孔微縮,一把揪住曹翊的衣領,將仍在大口喘氣的他狠狠一拽——

  轟!

  圍墻轟然倒地。

  塵土飛揚。

  孫懷撲了個空,曹翊卻被傅九衢重重地撲倒在地,圍墻則是倒向了對面的院落。青磚斷裂,殘石插入荒土,整整大半面墻,在二人的打斗中死于非命。

  血肉之軀撞上堅硬的圍墻,疼痛可想而知。

  辛夷驚跳的心臟在看到完好無損的廣陵郡王和曹大人時,落回原點。

  “你們沒事吧?”她丟掉木棍,上前準備施以援手,被傅九衢不滿地撥開。

  然后,見他懶洋洋地起身,漫不經心地展開雙手,由著孫懷為他整理衣襟,一副矜貴傲嬌的模樣,獨留曹翊一人躺在地上,仰著頭怒視著他。

  辛夷看一眼斷墻,吩咐良人去通知杜仲卿。

  破壞了兩家人共有的圍墻,肯定要去找屋主前來解決。

  至于眼前兩個打架的幼稚男人……

  辛夷頭痛不已。

  “二位都是貴人,要是在小店打出個好歹,那我可賠不起。”

  傅九衢低低哼聲,見曹翊仍未起身,眼梢微撩,“起來呀,躺著是要索取藥費?”

  兩人從小相識,彼此有幾斤幾兩可謂知根知底,但這一架卻是生平第一次,傅九衢那目光帶笑,頗有一種鄙視曹翊的意思。

  曹翊眉頭微皺,掌心撫了撫身子,“我的腰……扭了。”

  腰扭了可不是小事。

  辛夷醫者天性,第一反應便是蹲身察看。

  豈料,手還沒有碰著曹翊的身子,便被傅九衢用力撥開。只見他當眾扯住曹翊的衣裳,將人翻至側臥的狀態,一只手拽高曹翊的手,膝蓋頂在曹翊的腰上。

  “我來幫你治。”

  曹翊表情微變,來不及反對,傅九衢突然握緊他的手,膝蓋頂腰狠狠一拉,只聽得“嚓嚓”兩聲……

  疼痛讓曹翊面容扭曲,額際浮出了冷汗,但他死死盯住傅九衢,抿緊顫抖的嘴唇,沒有發出一聲。

  “好了嗎?”傅九衢淡淡一笑,俊冷的面孔帶出幾分若不似無的邪氣,“師父壓箱底的復骨術。藥到病除,腰還扭不扭了?還扭,我再給你治治?”

  曹翊瞇了瞇眼,看著他唇角挑釁的笑意,微微冷哼。

  “不必。”他扶住腰,轉頭看辛夷,“張娘子,勞煩你替我……”

  “程蒼、段隋。”傅九衢突地打斷他,不冷不熱地道:“將曹大人扶入內堂,請周道子看看,可有磕到碰到。”

  用磕到碰到來形容,分明就是諷刺曹翊繡花枕頭。

  但曹翊沉眉斂目,竟是沒有反駁。

  方才那一架,他拼盡了全力,將這些日子的積怒全都借由拳頭發泄了出來——

  整個人便跟著清醒,恍若驚夢。

  “多謝。”曹翊深深看一眼辛夷,由著程蒼和段隋扶他離去。

  圍墻倒塌的聲音早已驚動了前堂的周道子,他正站在門邊看熱鬧,冷不丁被郡王點名,嘿嘿干笑兩聲,便跟著曹翊捋胡須過去了。

  恰在這時,良人帶著杜仲卿到了。

  他走得急,險些被門檻絆住,幸虧孫懷扶他一把,這才堪堪穩住身形。

  可是一抬頭看倒塌的院墻,他當即傻了眼。

  “這這這……張娘子這是在做什么?”

  辛夷瞟一眼傅九衢,上前賠禮。

  “杜掌柜,給你添麻煩了。圍墻我會找人來重新砌好,盡量恢復原樣……”

  無論如何,破壞了東西都是不對的,辛夷原想好好說話,哪料她話未說完,傅九衢突地走近。

  “你就是杜仲卿?”

  林仲卿原本就是個有點呆的,他方才并沒有發現站在一側的傅九衢,也根本就認不得廣陵郡王。

  見傅九衢問起,抬頭看去,被他身上無形的威壓弄得有些手足無措。

  “在下正是杜仲卿,敢問公子如何稱呼?”

  “傅九衢。”

  杜仲卿愣怔一下,訝然回神,不停地叉手作揖。

  “草民有眼無珠,不識廣陵郡王,還望見諒。”

  看來這個人并非全然不懂人情世故。

  傅九衢唇角微微一揚,“院墻倒塌,責任在我,應當由我賠償。”

  說著,他掃一眼倒在荒草上的殘舊磚石,淡淡地笑。

  “貴宅荒廢多時,為蛇蟲鼠蟻做窩,屬實可惜了。不如杜掌柜開個價,賣給張娘子罷了?”

  先前辛夷找杜仲卿是說要“租房”,一是考慮到那是杜仲卿的祖宅,人家未必肯賣,二是這宅子并不便宜,而傅九衢一開口就要她買下來,屬實是財大氣粗了。

  杜仲卿的宅院,比辛夷的藥鋪足足大了兩倍。

  汴京城鬧市區的房子,那也是寸土寸金,辛夷對房價了解不多,單從孫懷轉賣給他的房契來計算一下,再想想手頭的銀錢,頭皮不由發麻。

  買下來,便再沒有銀錢周轉做藥物研發了。

  “郡王……”辛夷朝傅九衢使了一個眼神,“杜掌柜對自家祖宅看得很重,是不愿售賣的。”

  傅九衢:“是嗎?”

  杜仲卿好似松了一口氣,頻頻點頭,雙頰漲得通紅。

  “是,是的……草民無能,祖業大多被敗光,僅剩這一處院落,實在無顏面對列祖列宗,日子再是艱難,窮死餓死也不敢售賣祖產……”

  傅九衢沉默。

  話說到這個份上,再說便是強人所難了。

  他輕嗯一聲,瞥向辛夷。

  “那便由張娘子找人修葺,一應花費由我來付。”

  辛夷笑著應一聲,“是。”

  這已經是她能夠想到的最完善的解決辦法。不料,杜仲卿竟結結巴巴地反對起來。

  “不,不不好,郡王,這……這多有不便。”

  傅九衢抬了抬眼,“有何不便?”

  杜仲卿看著他親和的面容下隱隱的不耐煩,目光有明顯的駭怕,但他仍是低頭拱手,訥訥地道:

  “此事,不怪郡王,也無須張娘子操勞,草民自會找人修葺……”

  “哦?”

  杜仲卿回避的意愿太過強烈,引出辛夷心底那一股強烈的不安,也引來傅九衢的疑惑。

  辛夷和傅九衢對視一眼,輕輕笑著,“杜掌柜,這一堵院墻,連接兩家,原本就非杜掌柜一家之事。我藥坊里頭多是婦孺,有院墻相護尚且難免有小偷小摸之患,如今院墻倒塌,婦孺安危再無保障,實在是有些心急……杜掌柜貴人事忙,不如就交由我辦吧?杜掌柜若有顧慮,可親自來監工,或是派人看守。”

  話落,不等杜仲卿說話,她冷不丁又道。

  “莫非杜掌柜家里有什么不便見人的東西?不然為何如此謹慎?”

由于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