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筆閣 > 主角是傅九衢辛夷的小説免費閱讀 > 第161章 貓呢?貓的
  辛夷一怔。

  小小孩兒心思竟然如此細膩?

  她那一瞬間的反應,都讓她看出來了?

  可見,三寶一直在關注她。

  辛夷彎腰,一把將孩子抱了起來,摟在懷里當街親了親小臉蛋兒。

  “娘的三寶最孝順,娘沒有白疼你。但是,即使是想要回來給娘,也不能這樣做,明白嗎?別人的東西,是別人的,不可以強要。”

  “娘……”三念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聲音突然就酸了,黑眼睛眨巴眨巴,睫毛纖長,更顯可憐。

  “我不想傅叔成婚。”

  “呃?”辛夷笑問:“為什么呀?”

  三念歪著臉,癟著小嘴,眼淚都差一點掉下來。

  “傅叔成了婚,有了自己的小寶寶,就不會再疼愛我們了。”

  “……”這是什么占有欲,都隔山打牛了。

  辛夷好笑地捏她鼻頭。

  “瞎說什么?傅叔是你叔,不是你爹,沒有理由一直要疼愛你。有娘疼愛還不夠嗎?”

  “那如果傅叔娶了娘,不就是三寶的爹了嘛。”三念梗脖子犟,聲音很大,引來好多人的目光。

  辛夷嚇得趕緊捂住她的嘴,低低地斥。

  “小丫頭片子,你想害死你娘。不可胡說……”

  “喲,那不是辛夷藥鋪的張娘子么?”一個包著頭巾身著褐布衣裙的婦人走過來,挎了個竹籃,里頭也有一只小貓。

  她擠到辛夷的身邊,笑盈盈地問:“娘子買貓呀。”

  辛夷扭頭一看,心登時涼了半截。

  這個人是馬行街有名的大嘴婆子,姓李,人稱“李大嘴”,家里是開胭脂鋪的,她家鋪子就在杜氏香藥鋪的旁邊,若是她聽到三寶剛才的話,不知會傳出什么花樣來。

  “是啊,隨便看看。”辛夷尷尬地應。

  “你看我挑的這獅貓如何?”杜氏拎高竹籃給辛夷看,“你要喜歡,我帶你去買……”

  辛夷對送貓給傅九衢這件事,已然淡了心腸,見三寶雙眼亮晶晶地看著這只獅貓,微微一笑,“好呀。勞煩李大娘。”

  李大嘴不愧是李大嘴,從寵物市場一路聊到馬行街,不僅幫辛夷以極低的價錢拿下一只漂亮的獅貓,還把辛夷想知道的關于杜仲卿的事情,說了個底兒朝天。

  原來,隔壁那個荒廢的院子,原本就是一個香鋪,名字就叫“杜家揀香鋪”。

  杜家在汴京城經營香料已有數代,是經官府特許專營,他家的許多名貴香料,別的香鋪里都買都買不到。

  杜仲卿少年時便受熏陶,一生愛香成癡,卻關閉自家祖傳店鋪,去給別人制香的原因,說來其實有些荒誕。

  一年前,杜氏揀香鋪里發生了好幾起恐怖事件,后來就有傳言,說杜家的香藥引來了愛香愛美的九尾狐妖,九尾狐妖會吸食男子精丨血,禍害壯男性命,因此杜仲卿才會變成那樣一副癡癡呆呆的模樣……

  在一連串男子夜遇狐妖,昏迷后被吸食陽丨精的事件發生后,杜家揀香鋪生意一落千丈,杜仲卿父母相繼去世,他自己本就不會經營,很快就關張了店鋪,然后這個香呆子,被石唐請了過去,再后來,就有了對街的杜氏香藥鋪……

  辛夷大為震驚。

  不是因為李大嘴說的那些話,而是“杜家揀香鋪”的故事,讓她回憶起了《汴京賦》里“九尾狐妖”的劇情。

  當然,那不是狐妖,而是活生生的人。

  但辛夷沒有親自策劃這一段,只是聽同組那個負責香料知識的姑娘說過幾句,未知全貌。又因為那一段劇情太過恐怖,全被她跳過了,根本就沒有細看——

  “唉,早知如此,就好好玩游戲了……”

  辛夷合上門,讓良人帶走三念,突然想到什么似的,徑直去了后院。

  那天晚上從墻上掉落在蔥地里的竹筐,仍然掛在原處。

  辛夷走過去,從掛鉤上取下來,仔細看了看,又搬來一張長凳,踮著腳看向隔墻……

  沒有人居住的痕跡。

  ~

  那天晚上,長公主府開了十來桌席面,為小周娘子聘回來的貍奴接風洗塵,正式入住,闔府上下,一直熱鬧到天色擦黑,賓客們才陸續散去。

  然而,一向愛貓如命的傅九衢沒有在家。

  他已經在皇城司住好些天了。

  偶爾回去看看長公主,向娘老子請個安,然后便以公務繁忙為由揚長而去。

  長公主也由著他。

  只要兒子能聽她的話,成婚生子,有點小性子她是不管的。

  “小的聽說那貓兒十分逗趣,連長公主看來都很是喜歡呢,還摸了貓的背毛,小周娘子也真是會挑選,有眼力勁兒的……”

  孫懷有一搭沒一搭地說著府里的事情,偷偷觀察主子的表情。

  “九爺要是見了,定然也會歡喜。”

  傅九衢打個哈欠,不耐煩地擺擺手。

  “爺困了。去備水!”

  “是。”孫懷轉過身去,不知想到什么,又忽地回頭,笑盈盈地低頭稟報,“還有一事,小的差點忘了告訴主子。察子來說,那個張小娘子在大相國寺的貓市里買了一只獅貓,說是要送給郡王當謝禮。”

  送貓當謝禮?

  “哼!”傅九衢懶洋洋地闔下眼,沉默片刻,披衣起來走向屋里那一面碩大的銅鏡,站直身子整理儀容,然后語態閑閑地道:

  “既然她這么有孝心,本王就給她一個機會。”新筆趣閣

  孫懷不解地呃一聲,抬頭看來。

  傅九衢側目,淡淡地吩咐,“她來送貓,就說本王不在,把貓留下即可。”

  孫懷瞟一眼主子,低聲應了。

  接下去,幾個人便認認真真地等著辛夷來送貓。然而左等右等,整整三天過去,別說貓了,連貓影都沒有見到。

  孫懷有些生氣。

  但看著主子一日比一日陰沉的臉,他又不敢怪罪別人,只能生生將一個巴掌搧在自己的臉上,怕主子不解氣,換個手再來一次。

  “都怪小的多嘴多舌,擾了爺的心情……”

  傅九衢低頭斂目,手指慢悠悠捏著額頭。

  “孫懷,爺有多久沒去瞧過行遠那三個孩子了?”

  孫懷揍自己是下了狠手的,這時臉頰滾燙,耳朵嗡嗡作響,一時沒有聽清他的話,傻傻地鞠著腰,昂著頭,看著自家主子爺,半晌才反應過來。

  “有,有十來天,半把個月了吧?”

  “那是有些日子了。走,陪爺瞧瞧去。”

  傅九衢負著手,大步走在前面。

  孫懷左右看了看,摸著吃痛的臉頰跟上去,總覺得自己會錯了意,白挨打了。

  ------題外話------

  三更奉上,明天見。 由于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