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筆閣 > 主角是傅九衢辛夷的小説免費閱讀 > 第135章 喜歡曹大人
  辛夷相信穿越必有愛情定律,但沒有想到愛情會來得這么猝不及防,連一點準備都不給她。

  她臉熱心慌,面對一個同樣面紅耳赤的曹大人,兩個人你看我,我看你,都不知所措。

  對曹翊,辛夷是有好感的。這樣一個優秀的男人,她實在找不到可以拒絕的理由,但她私心里,又覺得此事十分怪異。

  紙片人。

  在圖紙上看過的紙片人。

  即使變成了游戲人物,仍然是紙片人。

  虛幻了啊。

  老天是在同她開玩笑吧?

  以前活了二十多歲都沒碰上的事情,在游戲里碰上了?

  辛夷對曹翊暫時沒有那種擦出愛的火花的感覺,但拒絕他吧,她又說不出口,只低下頭說自己要想想。

  曹大人早已不知如何面對,說一聲那你好好想,不用著急,便急匆匆轉了身。

  那個背影就像做了賊心虛似的。

  辛夷看著他跨上馬背離去,怕方才的話傷了他的臉面,掀唇一笑,朝他擺擺手。

  “曹大人慢行。”

  曹翊臉上尷尬未褪,在馬背上拱拱手,很快便消失在馬行街的人潮里。

  回到藥鋪的內堂,辛夷臉上紅霞未褪,那顆心跳得像有人在擂鼓似的。

  湘靈和良人兩個小丫頭沒有察覺異常,仍在看溫姿的小像,贊曹大人的畫技過人。

  安娘子卻是瞟她一眼,笑著湊近。

  “曹大人不錯,娘子可不要錯過了他。”

  辛夷嚇一跳,臉更紅了幾分。

  “別胡說,你在想什么呢?”

  安娘子一副過來人的模樣,似笑非笑地看她,“你們這些年輕人,有點什么心思臉上可都藏不住……別以為我沒看出來。曹大人對你有意……”

  辛夷不說話。

  安娘子問:“你怎么想的?”

  辛夷低頭揪弄著一株老參的胡須,“沒怎么想。”

  安娘子挑挑眉,“你不喜歡曹大人?”

  “也不是不喜歡。”辛夷說不出那是什么感覺。

  隔了一個次元的愛么?是實而非的。這感覺她如何能說得出來,又能讓安娘子明白?

  她搖搖頭,輕輕笑開,“好了,你別再打趣我了。開業的事情,咱們已經準備得差不多了,今天鋪子里用不著你們,大家都去幫湘靈貼‘尋人啟事’吧。”

  多失蹤一天,就多一天危險。

  溫姿家里人對她放心,辛夷卻是一個看多了社會新聞的新新人類,隨著時間的推移,她對溫姿的安全越發沒有信心。

  ~

  接下來的兩天,辛夷藥鋪里的所有人,包括兩個伙計都派出去尋人,貼告示了,只有辛夷一個人帶著小三念在家里守店。

  曹翊離開前說了那些話,心中十分放不下,隔了兩天沒來藥鋪,已是坐立不安。

  正月三十,他再是忍不住,借著上值的空檔,來了鋪子。

  辛夷正坐在柜臺前,教小三念認字,聽到腳步聲,一抬頭,便看到曹翊修長的人影,杵在那兒。

  曹翊身著官服,手扶腰刀,站在門口擋了大半的光線。

  “張娘子在忙?”

  “……”

  辛夷抬頭,與他對視。

  尷尬的氣息幾乎要炸裂空氣。

  “不忙。”辛夷起身,見三寶跟著看過來,示意她繼續寫字,掉頭將曹翊請進去。

  “曹大人請坐。”

  說罷她又要轉身倒茶。

  “不用麻煩了。”曹翊見她眼神躲閃,瞄一眼乖乖坐在那邊寫字的三念,低低地道:“那日曹某冒昧,回去后左思右想,心下很是后悔……”

  后悔?

  辛夷抬抬眉,沒有說話。

  曹翊猶自檢討起來,“沒有經過深思熟慮,便莽莽撞撞地說出那些唐突娘子的話,實在是,實在是曹某的罪過……”

  辛夷低頭,也不知道說什么。

  “曹大人喝茶吧。”

  她又要去倒茶,曹翊很是尷尬,又怕給她添麻煩,伸手去攔,這一不小心便抓住了辛夷的手。

  辛夷:……

  曹翊像被她燙住似的,連忙收手。

  “曹某唐突了娘子……”

  又是冒昧,又是唐突,又是冒犯,又是罪過,古代男人都是這么守禮守節的么?

  辛夷一個現代人,比起曹翊來竟是輕松了許多。

  “曹大人無須在意。”

  辛夷見他緊張,輕咳一下,慢慢將茶水挪到他的面前。

  “那日曹大人的話,我也思量過了。”

  曹翊捧著茶盞借喝水的便利,掩飾緊張和尷尬。

  “我很喜歡曹大人。”辛夷微微一笑,“像曹大人這么優秀的郎君,汴京城的小娘子哪個不想要呢?我也不會例外,是個俗人。可是,曹大人想過沒有,你和我的差距何止千里萬里?”

  曹翊抬頭。

  辛夷盯著他的眼睛。

  “曹大人說心悅于我。是準備如何處置我呢?曹府會允許大人娶一個帶著三個孩子的寡婦回去做正妻?”

  曹翊啞然。

  那天情緒激動下,他確實沒有仔細思考便說出了心思。

  對他這樣的權貴而已,喜歡一個婦人,其實是再簡單不過的事情。

  當真喜歡,納回去便是。

  即便辛夷是個寡婦,也無非多一些香艷的說法而已,惹不出多大的麻煩……

  但娶正妻不同。

  曹府的正妻要的是門當戶對,家世體面,即便曹府不在意辛夷嫁過人,也會在意她有沒有娘家背景,能不能給他的仕途助力。

  “我……”

  辛夷看出他的猶豫,微微一笑。

  “曹大人不用再說了,我心里都明白。只是,我雖不堪,卻不愿給人作妾,自甘下賤。”

  她抬起自己的雙手。

  “我可以靠我的雙手生存,為什么要去仰人鼻息呢?”

  見曹翊愕然,她又抿起唇角,微微一笑,將雙手慢慢撐在桌面上,傾身盯著曹翊。

  “我很喜歡現在的生活,三個孩子,一個藥鋪,簡簡單單。曹大人若不嫌棄,我們仍然可以是至交好友,那天的話,我就當曹大人沒有說過,你也不必放在心上……”

  曹翊今兒來之前,想了許多,甚至想過最壞的結果,是張小娘子會給她甩冷臉,不肯再理會他,萬萬沒有想到,她會思慮這么遠,這么多。

  一時間,他不知該慶幸,還是該難過。

  慶幸的是,她認真考慮過他說的話。

  難過的是,她把他想得略有不堪。

  “張娘子誤會了。曹某并沒有看輕你。”

  曹翊目光深邃,帶了幾分懊惱,幾分淡笑。

  “我說沒有深思熟慮,是指我沒有把事情準備周全,便貿然坦露心跡……但我從沒想過要納你為妾,更沒有想過這輩子除了妻,還要有妾。”

  辛夷訝然。

  時下的達官貴人們尋花問柳都是常態風流,何況納妾?

  想一想,曹翊都一把歲數了,還孑然一身,屬實不太正常。

  “曹大人,是有什么毛病嗎?”

  她問得真誠,曹翊卻尬得紅了臉。

  “娘子放心,我沒有毛病。”

  他笑了笑,看關辛夷臉上有疑惑,淡淡一嘆。

  “曹家家風嚴謹,素以禮儀立家。父親常說,家有千口,主事一人。我將來要做家主,須得嚴律己身,清清白白……家訓之下,父母對我苛求之極,不可耽于美色,更不可肆意荒唐,在未成婚前,曹家子弟是絕不可納妾入府的……”

  說到此,他笑了一下,“也可以說,我家里人都十分膽小。天子駕前,一言一行都很小心,如今姐姐又貴為國母,我們更須謹慎做人……”

  辛夷并不知道曹翊為什么要和她說這些。

  見他停下,笑盈盈抿住嘴,洗耳恭聽。

  不料,曹翊徑直伸手過來,抓住她扶在桌上的手,往掌心一握,認真地看著她。

  “我是想娶你為妻,不是納妾。”

  那只手,掌心滾燙,男子熱烈的雙眼,烙鐵似的切割著辛夷的肌膚。

  她在曹翊的眼睛里看到真誠和情感,一顆心跳得很快,幾乎忘了《汴京賦》,忘了紙片人,在這樣一雙眼眸的注視下,她說不出任何拒絕的話。

  “我知道你擔心什么。”

  曹翊聲音低低的,稍稍帶了一些愁煩。

  “你的擔心是對的。我要娶你,是會有一點麻煩,但眼下卻是一個好時機——”

  他瞟一眼辛夷,微微一笑。

  “蘭兒和廣陵郡王的親事定下,落在我身上的聯姻壓力便會小上許多……我家人并非不通情理,尤其是我的姐姐,她原本就喜歡你,若我眼下趁他們高興提出娶你,她一定會幫我們的。”

  廣陵郡王和曹漪蘭的親事定下來了?

  辛夷思忖著,點點頭。

  曹翊見她認可自己的話,臉色又好看了幾分,“即便家中長輩對此仍然有什么看法,只等你治好姐姐的病,一舉得男,對曹家就是功不可沒……那時候,我們之間就不會再有障礙,更無人阻止得了……”

  辛夷安靜地聽著。

  曹翊說得都對,真誠,也熱切。

  這是時代的障礙,不是他們的。

  但辛夷就是覺得怪怪的。

  她很難說清楚,那種潛意識的排斥是來自現代靈魂的自尊自傲,還是別的什么情緒。即便身心都已融入這個時代,她仍是很難說服自己去做一塊封建婚姻制度下的試金石,更不像做梁山伯與祝英臺似的悲壯情感角色。

  實事上,若是讓她選擇,她寧愿當一個自由自在的藥鋪老板娘,也不愿意成為世家大宅里的一只華麗金絲雀。

  即便為了愛情,即便那里有一個華美的鳥籠。

  “曹大人也誤會了我的意思。”

  辛夷慢慢推開曹翊的手。

  不是抗拒的,而是理性的,她對著曹翊在笑。

  “我的觀念和曹大人,可能有些不同。如果我喜歡你,我就不會在意虛無的名分。只要曹大人尚未婚配,沒有娶妻,身邊沒有姑娘,那你情我愿的話,我不會排斥與曹大人在一起,我們可以試著相處,像……情侶那般?但如果曹大人要與我成婚,我反而是要認真考慮一下的。輕易嫁人為妻,不是我的追求。” 由于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