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筆閣 > 主角是傅九衢辛夷的小説免費閱讀 > 第117章 十一娘下線
  吶喊聲如同晴天霹靂,震得何旭當場變臉。

  廣陵郡王從天而降,讓他有片刻的呆怔,緊接著,斂住情緒,整肅衣冠走下臺階去相迎。

  而吳師爺卻如蒙大赦,三步并著兩步地沖過去,連滾帶爬地竄到傅九衢的馬車前。

  “郡王救命!”

  “何知縣要殺我滅口。郡王救命啊!”

  一輛馬車從人潮擁擠的人群中間徐徐駛過,停在縣衙大門外,背后跟著一群廂軍,還有兩個高大的侍衛。

  如意家老板娘覺得侍衛長得有點眼熟,但程蒼和段隋褪去了絡腮胡子,她一直不敢相認。

  直到馬車的簾子打起,一個瘦削的小娘子率先鉆出來,恭身迎出那位面目不凡的貴人,她才瞪大了眼睛。

  “是你們?”

  “九,九重樓?”

  “廣陵郡王?”

  辛夷聽到聲音,回頭朝她眨個眼。

  老板娘目瞪口呆地看著這一幕。

  滿臉的驚疑、興奮,嘴唇囁嚅半天沒有說話。

  小娘子騙了她,又沒有完全騙她。

  她這個哥哥確實可以呼風喚雨。

  “是她。是他們……”老板娘不停地轉頭和街坊說著別人也聽不懂的話,喜悅溢于言表。

  傅九衢徐徐下車,似笑非笑。

  “何知縣,別來無恙?”

  何旭的尷尬與緊張,全寫在臉上,卻未失禮數,恭恭敬敬地向傅九衢行了禮。

  “廣陵郡王蒞臨雍丘,下官有失遠迎,還請恕罪!”

  這個何旭與傅九衢有過幾面之緣,但不是那天他帶著禮物去陳留縣告罪的時候。那天接待他的人是蔡祁,而他和傅九衢當年科考時便已相識。

  同一期春闈,同列三甲。

  傅九衢是狀元郎,何旭是探花。

  一朝登上龍門,何旭被張家看上,成為了張家的乘龍快婿,可謂春光得意。

  但不論如何,在傅九衢面前,他始終缺少點底氣,即便傅九衢什么都不做,沒有“春風得意馬蹄疾,一日看盡長安花”的高調,那文武雙狀元的頭銜甚至都可以不要,就是要比他高貴許多。

  何旭打心眼里羨慕,又不服。

  那一年傅九衢是化名應試,但他能被欽點狀元,在何旭看來,是因為他舅舅是皇帝,而不是他當真文可提筆安天下,武能策馬定乾坤。

  “不知廣陵郡王到雍丘來,有何貴干?”

  傅九衢看一眼何旭明知故問的臉,許以一笑。

  “敢問何知縣,眼前這是怎么回事?”

  何旭拱手:“不敢相瞞郡王,下官衙門里出了內鬼,勾結汴宮匪首,貪贓枉法,胡作非為……下官正在捉拿!”

  吳師爺見他倒打一耙,當即哭喪著臉匍匐在地。

  “郡王,小的冤枉,小的冤枉啊!小的一直聽何知縣命令行事,如今汴宮事發,何知縣就想嫁禍給小的……小的區區一個縣衙師爺,哪里頂得住這驚天大案……”

  一口一句嚎叫,他重重磕頭。

  “請郡王明查,是何知縣讓小的傳訊給萬鯉魚,并暗示萬鯉魚,他父母的案子是皇城司查實,出自郡王之手,這才導致他全家慘死,萬鯉魚要殺郡王報仇,何知縣都是知情的……”

  說著,他惡毒地轉頭盯著何旭,喘著粗氣大聲控訴。

  “何知縣假做不知,就是想借萬鯉魚的手除去郡王,以免郡王前往壽州,查到他的頭上……真臘沉船、香藥制假,何知縣全都逃不脫干系,他想一箭雙雕,誰知郡王福大命大,逃過一劫,他眼看事情敗露,便先下手為強,殺萬鯉魚滅口……

  如今百姓找到衙門要人,他居然又當眾嫁禍小的,這樣一個小小的無辜的師爺。小的不得不站出來,伸張正義了。”

  “好一個伸張正義。”

  傅九衢冷冷一笑,望著何旭變換不停的面色。

  “何知縣,你還有何話可說?”

  何旭此時內心已翻江倒海,但仍在強自鎮定。

  “郡王,單憑這賤奴一張破嘴就給下官治罪,也未必太草率了吧?下官為官一方,造福百姓,難免會得罪小人,郡王切莫聽信奸人的一面之詞……”

  傅九衢笑了起來,望向街上的百姓。

  “你們給本王說說,這個何知縣,可是造福了你們?”???.

  百姓安靜地站著,沒有人敢開口。

  如意家的老板娘第一個站出來,指著何旭大罵。

  “郡王,雍丘知縣類同賊也,他勾結汴宮行幫,魚肉百姓,為禍一方,在雍丘早已是人人唾棄……”

  有人出頭,跟著數落何旭不是的人就更多了。

  這畫面猶如百姓告御狀,恨不得把何旭的祖墳都扒出來。

  傅九衢不急不徐,抬手示意大家安靜,再望向臉色蒼白的何旭。

  “為官一方,難免得罪小人,這一點本王深有體會。”

  說到此,見何旭臉色微緩,傅九衢又是一笑。

  “因此,單憑一人一證,皇城司是萬萬不會治何知縣大罪的。所以,本王特地私訪,找到無數人證和物證。何知縣,請吧?”

  何旭這時才徹底變了臉色。

  “郡王何意?下官怎么聽不明白?”

  傅九衢:“等回了京,到了皇城司獄,本王會讓你知道得清清楚楚。來人,拿下何旭!”

  何旭沉目而視。

  傅九衢臉上的笑,云淡風輕。

  “未免何知縣沿途寂寞,本王為你準備了同伴……萬鯉魚,當然,也有你的吳師爺,還有你在西崗的護院打手若干……”

  一聽萬鯉魚和西崗,何旭臉上便褪去了血色,像突然便失去了行為能力的木頭,再不狡辨,也不再動作,由著幾個廂軍上前將他捆了,未做任何掙扎。

  “好!”

  “廣陵郡王辦得痛快!”

  “抓狗官,除奸佞,大快人心。”

  百姓拍手稱快。

  辛夷卻跛著腳上前,走到呆立在臺階下的幾個衙役面前,攤開了手。

  “還我銀子。”

  那幾個衙役正是前往如意家搜查萬鯉魚,順便得了辛夷二十兩銀子好處的人。

  此刻,他們早已嚇破了膽,聞言撲嗵一聲,跪了下來。

  “小娘子饒命!”

  “郡王饒命!”

  辛夷不耐煩地彎腰,繼續要錢。

  “我的銀子,還來!”

  現在不要回錢,等他們被抓入大牢,萬一銀子又被傅九衢以“證物”為由給沒收了呢?

  別的事情,辛夷此刻已不關心。案子皇城司會審理,反正她的嫌疑洗清了就行,只要拿回銀子,就算了事。

  衙役們二話不說,紛紛掏出錢袋,也不管里頭有多少銀子,一股腦地塞給辛夷。

  “在這里。都在這里。”

  辛夷扯開錢袋一看,從里頭拿出二十兩,又丟了半塊給如意家的老板娘,然后全都交到了程蒼的手上。

  “我只拿我該得的。”

  傅九衢瞥她一眼,清了清嗓子。

  “在新知縣到任前,會由陳留知縣代管雍丘。”

  他看向滿街的百姓,朗聲保證。

  “你們不要害怕,此案由皇城司督辦,定會查個水落石出,這個貪官不會再回雍丘了,你們該做什么做什么,安心過年。損失的銀錢,等結案時,官府定有賠付。”

  還會有賠付?

  百姓們興奮起來,大聲叫著蒼天有眼,派了廣陵郡王前來搭救他們。

  辛夷看著這一切,內心隱隱波動。

  一場鬧劇結束,傅九衢證據在手,干脆利落地拿人。這一手,他們干得漂亮。

  如果這是傅九衢最接地氣的一次行程,讓他識得了民間疾苦,也許會成為改變他結局的一個契機,是好事。

  但對她來說……

  劇情方向會走向何方,她又如何回去,卻成了一個沒有結果的未知,是大大的壞事。

  “恭送廣陵郡王。”

  “恭送郡王!”

  雍丘百姓夾道相送,傅九衢的馬車在前面,押著何旭以及一干雍丘貪官的囚車在后面。

  一路上,百姓都在歡呼。

  辛夷撩開車簾,看到了如意家的老板娘,她帶著一個伙計追著馬車而來。

  她伸頭出去,“怎么了?”

  老板娘大聲道:“你們的行李……”

  兩個包袱被她和伙計呼哧呼哧地拎著,跟著后面跑。

  程蒼看一眼,走過去接過,道了謝。

  老板娘眼含熱淚,不停朝他鞠躬。

  “俠士慢行,我當家的已經回來了。我家小兒也從姥姥家接回……我們這一家人,終于可以過一個安穩年了。”

  她沖程蒼和段隋致謝,目光最后落在辛夷的臉上,滿眼是依依不舍和感激之情。

  辛夷微笑,朝她擺擺手。

  如意家,雍丘的十一娘,就此下線。

  ------題外話------

  十一娘下線,小醫娘上線。

  辛夷就要回汴京開醫館了哦,接下去的情節會更加精彩,千萬不要走開喔!

  讓我們一路同行,共覽大宋風光吧?

  感謝姐妹們,比心~ 由于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