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筆閣 > 主角是傅九衢辛夷的小説免費閱讀 > 第96章 采桑院秘話
  采桑院仍是老樣子,幽靜得仿佛里面沒有人似的。

  再次走到這里,看到那十余株光禿禿掉光了葉子的桑樹,辛夷這才發現自己蠢笨。

  相傳曹皇后“心系大宋百姓,重稼穡,經常在花園中種植稻谷、養蠶桑絲”,那么依照總策劃那一個單細胞構成的腦子,在曹皇后原本娘家的住處里,不得整幾棵桑樹表示表示啊?

  早就該想到的。

  那天,就不該說什么“熱在表、郁在心,久不受孕,難懷麟兒”這樣的傻話了……

  曹皇后無子,這是心結呀,她簡直就是戳人家的痛處。

  今日曹皇后再叫她來,目的是什么,顯而易見。

  但是,總策劃即使再腦殘,也不至于在一款仿真模擬的汴京百業游戲里改變這樣重大的歷史……

  辛夷是個醫生,但她當真無能為力。

  內室里依舊垂著簾子,日頭西垂過來,光線恰好映到簾側,將帳中女子的輪廓映得更為清晰。

  曹皇后很瘦,輪廓曼妙。

  算一算,她今年也才三十七歲而已。

  辛夷心下唏噓,表情卻足夠平靜而恭敬。

  “見過夫人。”

  帳子里微微一動,曹皇后似是抬了抬手。

  “免禮。”

  辛夷輕聲謝過,仍然低著頭,不去平視她。

  “不知夫人用藥后,身子可有好轉?”

  曹皇后輕輕嗯一聲,稍頓片刻,突然喚一聲紅云。

  “撤去簾子。”

  那個上次來還十分討厭辛夷的小丫頭,今日規矩了許多,應一聲是,依照曹皇后的吩咐將簾子打開,懸掛在一側的簾鉤上,然后側立一旁。

  辛夷條件反射地抬頭,看清了曹皇后近在咫尺的臉。

  與她想象中的圣人,大不一樣。

  曹皇后溫和、端莊,一身素衣樸素無華,眉目間隱隱有上位者的威儀,但她長得不像弟弟曹翊,稍稍差了些精致,更沒有電視劇里那么美貌。當然,她并無歷史傳說的丑陋,就是那種讓人看著就很舒服,卻又能頓生敬畏心的女子。

  平凡,又不平凡。

  辛夷微微一笑,下意識地笑。

  這個笑容的復雜,只有她自己知道,曹皇后和侍立在側的曹翊看了,卻覺得這女子當真是與眾不同,不刻意曲迎,不顯低小卑微,甚是難得。

  曹皇后微微一笑。

  “張娘子,今日請你來,是想再聽一聽你的見解。”

  “夫人請說。”

  “我與夫君成婚已有十余年了,卻苦無子嗣……”

  稍頓,她又道:“這些年,我尋遍名醫,服用了不少湯劑,不見收效,心中更是苦悶……那日聽張娘子一席話,當真是茅塞頓開……”

  辛夷被夸獎得脊背都生出汗來。

  在貴人面前,被捧得越高,有可能棍子打下來就會越痛。

  她謙遜地低頭,“夫人過獎了,小女子愧不敢當,只是身為醫者,不敢妄語。依夫人的尊貴,想必身邊充斥著奉迎的聲音。他們只敢說好聽的,不敢說不好聽的,但好聽的話聽多了,往往容易產生誤判……小女子的醫術平平無奇,其實并不比太醫們精進,只是初生牛犢,敢于直言就是……”

  曹皇后笑了起來,瞥一眼曹翊,臉上更顯柔和。

  “桓齊沒有騙我,張娘子是個趣人。”

  曹翊微笑,“張娘子太過謙虛,她的醫術,陳儲圣都自愧弗如,又怎會平平無奇?”

  辛夷:“曹大人過譽,小女子實在羞慚。”

  她決定實話實說。

  “我知道夫人今日找我來,是為了什么,但實不相瞞,沈太醫解決不了的難題,小女子暫時也一樣沒有更好的法子。子嗣一事,有時候真的要靠緣分。夫人不要再服用那么多湯藥,放寬心最為重要,調養身子,抒懷于情,一切順其自然,說不定哪天就有了……”

  曹皇后忽而一笑。

  “張娘子誤會了。”

  誤會?

  辛夷不解地抬頭。

  曹皇后瞇起眼,與她目光在空中相碰,淡淡一笑。

  “張娘子冰雪聰明,是不是已經知道我是誰了?”

  辛夷抿唇,微微點頭,“是。圣人慈暉昭昭、賢德親善,世間又有幾個女子有這樣的性情與胸襟?只看一眼,我心下便已明了。”

  不顯山不露水的馬屁,拍得人很是舒服。

  曹皇后往后靠了靠,倚在墊了福團的寬椅上,擺擺手。

  “你們都退下。”

  周遭幾個侍女齊齊應聲,魚貫退下。

  紅云不想走,被曹皇后看了一眼,這才不滿地下去了。

  “這里沒有外人,我同張娘子說幾句體己話吧。”

  曹皇后柔和的表情里,添了幾分淡淡的憂郁。

  “我年已三七,雖仍子嗣之盼,但也漸漸涼了心腸。宮里美人甚多,我與官家相敬如賓,卻少有敦倫之事,他偶爾心血來潮到我宮中宿上一夜,也是……”

  她似乎有些難以啟齒。

  但想想辛夷是醫者,又是一笑。

  “相顧無言,背向而眠。一次兩次地布施雨露便想要承其子嗣,只能靠上天垂憐了。”

  辛夷心里拔涼拔涼的。

  很多夫妻到了后半場,大多如此。只是她沒有想到,人性竟是千年不變,連歷史上最為尊貴的帝后也是一樣。

  辛夷猶豫一下。

  “所以,圣人找我,是為何?”

  曹皇后看一眼曹翊,言詞頗為委婉。

  “這些年為了子嗣之事,我憂心焦急,確實服用了不少湯劑,其中不乏猛藥……我今日把方子都帶來了,想請張娘子過目,其中有無異常?”

  辛夷心里咯噔一下,手指微攥。

  曹皇后沒有明說,卻暗示她,幫她看看是不是有人在湯藥里動了手腳,導致她一直無法受孕。

  這是個燙手的活計啊。

  曹翊將方子接過來,遞到辛夷的手上。

  “張娘子坐下來,慢慢看。”

  辛夷硬著頭皮,坐在曹皇后身前的軟杌子上,一張一張地翻看。

  兩個人,四雙眼,一直在看她。

  辛夷脊背都濕透了小衣,眉頭緊緊揪起。

  好半晌,她松口氣,搖了搖頭。

  “依小女子愚見,這些方子本身沒有什么問題,大多是溫腎疏肝,暖宮散寒之用……但,是藥三分毒,劑量下得重,服用得多,難免會物極必反。”

  曹皇后追問,“那我難以受孕,可與藥方有關?”

  辛夷忙不迭地搖頭,“不不不不,雖說我不贊成這種用藥的方式,但若下此結論,卻也有些草率了。”

  曹皇后沉默下來。

  許久,她自嘲般微微一笑。

  “這么說來,是我福薄,怪不得旁人了。”

  辛夷察覺到她的落寞,有些心疼。

  咬一咬牙,死馬當成活馬醫吧。

  “圣人可否到內室里,讓我檢查一下身子?” 由于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