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筆閣 > 主角是傅九衢辛夷的小説免費閱讀 > 第70章 驚世駭俗
  傅九衢的話驚世駭俗。

  堂堂郡王,竟為一個民婦說出這樣的話來?如此絕決如此不顧體面,單單只為對張巡的一句承諾?

  四周寂靜一片。

  陽光不知何時縮了回去。

  “你說什么,你再說一遍?”

  從帝輦里傳來的質疑和慍怒,讓御街蒙上了一層陰霾,卻沒能改變傅九衢的決定。

  “我說,要殺她,先殺我。”

  趙禎許久沒有動彈,帝輦上安靜得沒有半點聲音,倒是張堯卓率先回過神來。

  身拍拍屁丨股,接過長隨從地上撿來的烏紗帽,重新戴在頭上,又整理一下官袍,底氣足了許多。

  “廣陵郡王重情重義,那也不能因此而藐視國法啊。”

  張堯卓心里痛恨傅九衢,恨不得把他碎尸萬段,但他很清醒,知道廣陵郡王和官家的情分。

  官家不開口說的話,他絕對不能說。

  官家沒想到的事,他卻要幫他想。

  “官家,郡王定是受了小人挑撥,這才會失了分寸,公然攔車劫囚……”

  這廝奸滑,聽上去是在為廣陵郡王說話,實則上卻是給傅九衢一個“劫囚”的定罪,同時又暗戳戳地點拔官家,是有人在背后使壞……

  接著,再大聲勸著,給傅九衢再定一罪。

  “廣陵郡王,你還不快放下武器?在官家面前動武,那是忤逆不道呀。”

  張堯卓一副焦灼的樣子,心里暗自得意。

  當著滿城百姓的面,他倒要看看趙官家怎么包庇傅九衢。想坐視不管?不可能!逼,他也要逼官家治罪。

  四周傳來竊竊私語的聲音。

  趙禎面色變了又變,一道嘆息。

  “重樓,你太叫朕失望了,事到如今,你讓朕如何能饒你?”

  傅九衢面不改色:“該我承擔的責罰,我認。只要官家放過張小娘子,任憑處置!”

  “豈有此理!”趙禎突地沉了聲音,將帝輦拍得微微顫動,“不可救藥的東西,你是在逼朕嗎?”

  “郡王,你冷靜點……”辛夷低聲。

  她明顯感覺到皇帝騎虎難下,有張堯卓的煽風點火和無數百姓的圍觀,如今的趙禎就像被人架在火上燒烤,即使他不想對傅九衢痛下殺手,也是為難。

  辛夷愿意來做這個臺階。

  她壓低聲音,朝傅九衢遞了個眼神。

  “這件事情本就與郡王無關,別說我沒罪,即便有罪,也不該讓廣陵郡王與我一同承擔。你讓開,我來同官家講理……”

  “閉嘴。”傅九衢冷聲:“有我在,輪不到你出頭。”

  “郡王,一人做事一人當……”

  “一人做事一人當,那我做的事與你何干?劫囚的人是我。”

  傅九衢這個人的偏執,辛夷早就見識過了。君子一言,千金不易,他完全可能為了一句承諾而放下榮祿富貴,甚至豁出性命去。

  辛夷莫名對傅九衢生出了幾分敬意。

  “你別頂撞官家了,看我的。”她低低說了一句,突然挪動僵硬的雙腳,往后退了退。

  既然天底下最大的那個老板就在面前,有冤不找他找誰去呢?

  辛夷看看趙禎的年紀,撲嗵一聲,毫無壓力地跪在了囚車里,可憐楚楚。

  “官家救我!官家救救民女!民女是冤枉的……”

  她將張堯卓方才的模樣學了個十足十。

  張堯卓怎么對皇帝叫冤枉,她便怎么叫,而且她年紀小,又蹲了幾天大牢,面色蒼白,身嬌體弱,在寒風里瑟瑟發抖的樣子,看上去比張堯卓凄涼許多,完全就是一個受盡苦處的無辜女子。

  “民女的夫婿為國捐軀,客死在昆侖關,只留下我們孤兒寡母艱難度日,也不知惹到了哪個達官貴人,一而再,再而三的要拿民女的性命……幸虧廣陵郡王路見不平,拔刀相助,不然民女早已身首異處……這些事,本是郡王的仗義之舉,沒成想因此連累郡王,官家,你要罰就罰民女一個好了……”

  她說得越發可憐,

  趙禎的眉頭聽得皺緊。

  不是杖刑嗎?

  怎么聽上去,像是凌遲斬刑命赴黃泉生離死別了?

  這么一想,皇帝便有些窩火。

  為了平息此次事端,他左右權衡,自認為已經做了最好的處理……哪知這個外甥竟然給他搞出這么大的事來,令他難以收場……

  “好,既然你們一個個都搶著承擔罪責,朕便成全你們。來人!將這個,這個罪婦拖下去,就地行刑!廣陵郡王——押入皇城司大牢受審!”

  “官家不要啊,民女是冤枉的,郡王更冤!”辛夷生怕傅九衢再觸皇帝霉頭,著急地回頭,壓著聲音。

  “郡王是不是傻?快給官家服個軟啊……”

  傅九衢微微側頭,看著她的眼睛,低低道:“皇城司大牢是我的地盤。”

  辛夷一怔。

  對啊,這不相當于說了一句,“來人啊,把廣陵郡王送回家去?”

  這么說來,趙官家其實只是虛張聲勢?

  辛夷不知該笑還是該氣,“你別管我了,不就是挨打么?打就打,我還怕了不成……”

  她聲音還未落下,突聽傅九衢拔高了聲音。

  “官家如何罰臣,臣都受著,但張小娘子不能打。這案子本就是張堯卓對證人屈打成招,故意陷害,怎可因這種宵小伎倆而責罰功臣遺孀,令百姓寒心?”

  趙禎頭痛欲裂,臉色越發不愉。

  這張小娘子到底是不是同伙已經不是最緊要的了,緊要的是這件事情,該如何平息。

  趙官家沉聲道:“你已經是階下囚了,還想替人出頭?”

  傅九衢道:“階下囚也是大宋子民,也應當伸張正義,若官家不收回成命,臣不服。”

  趙禎問:“你不服又能如何?”

  傅九衢左右看看,挺直腰板,手上的劍握得更緊,“臣不服,便不會依從官家所罰。”

  張堯卓見狀心里暗樂。這傻啊,官家已經再三給他臺階了,他偏不下,非得頂嘴,讓官家難堪。

  “傅九衢,你知道你在說什么嗎?天子之言你不服,你是要造丨反?”

  張堯卓再次拱火,把氣氛頂上去。

  這個混賬看著一臉慫氣,腦瓜子還挺好使,知道避重就輕,加油添醋。

  辛夷道:“郡王,你不要再說了,別再為我說話,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你得先保住自己,才能保住我。”

  “保不住你,我保自己做什么?”

  傅九衢沉聲說完,突地哼了一聲,直接將囚車的門拽開,將辛夷拉出來,當眾解開她的枷鎖,斬斷鐵鏈,護在身側,然后視線凜厲地看著眾人。

  “救不了想救之人,我不僅失信,還失德。官家,臣食朝廷俸祿,豈能任由宵小橫行,奸佞踐踏而坐視不管?不能伸張正義,不能為民作主,那我做這個郡王,做個皇城司使官又有什么意思?不要也罷。”

  一字字斬釘截鐵,如北風呼嘯。

  “陛下若一定要治張小娘子的罪,請你先免去臣的官職,奪去臣的爵位,再把臣貶為庶民。”

  “你——”

  趙禎勃然大怒,正要下令,身側那個文官模樣的男子突然低頭湊近,小聲說著什么,趙禎臉上變幻不定,許久沒有聲音。

  氣氛空前低壓。

  辛夷偷偷拉一下傅九衢的袖子,快要被他急死了,“傅九衢,你就不能服軟嗎?”

  傅九衢臉色不變,“不能。”

  辛夷咬牙:“你瘋了。”

  傅九衢大抵是感覺到她身子的緊繃,低頭看她一眼,“別怕,死不了你。”

  辛夷看他一臉云淡風輕,差點氣笑。

  “我這是在為你擔心。我會怕死?我看上去像怕死的人嗎?”

  “像。”傅九衢道:“你身子在抖。”

  辛夷被他從囚車拉住來,便被他護在身側,兩個人距離很近,稍有情緒彼此就能感應得到。

  但辛夷怎么會怕得顫抖呢?

  她低低吸氣,“……我是冷。冷的。”

  傅九衢好像這時才發現她穿著單薄的囚衣,微微擰眉,將身上的披風解下來,塞給她。

  “披上。”

  辛夷:…… 由于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