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筆閣 > 主角是傅九衢辛夷的小説免費閱讀 > 第38章 貓和女人
  傅九衢沒有偷雞也沒有摸狗,而是去……擼貓了。

  東水門外,虹橋以東。

  有一座與開封府地界的莊子都不盡相同的建筑。

  背靠汴河,占面極大,三面環水,四方高墻,整個莊子被遮掩得嚴嚴實實,四角還筑有角樓,常年有禁軍放哨,可謂戒備森嚴。

  沒有人知道這座神秘莊子的主人是誰,但都會自覺遠離。

  其實,這里是廣陵郡王的秘密貓居。

  他稱之為“貍奴莊”。

  傅九衢愛貓,但長公主身子不好,見不得貓兒。傅九衢顧及母親,便在外頭建了一個貓莊,盡了孝道,又合了自己的心意。

  汴京城大把人家養貓當寵,可常有不肯好好養的,或是貓兒自己跑出來的,傅九衢都讓人撿了來,收拾干凈,養在貍奴莊。貍奴莊的貓兒,一小半是傅九衢各處搜羅來的名貴品種,一大半是五花八門的流浪貓。

  此刻,天光正濃,一群貓兒徜徉在庭院里曬太陽,或悠閑或慵懶或好奇,趴著,躺著,橫著,或在木柵與木房子上跳躍耍鬧。

  傅九衢眾貓環繞,倚在檐下的紫檀木躺椅上,半闔的眸,不羈的笑,慵懶的動作,竟染上幾分貓兒的樣子,如同貓妖。

  孫懷看得內心直嘆。

  廣陵郡王血氣方剛的年齡,不睡女人卻愛睡貓……

  可惜了。

  暴殄天物。

  也不知什么樣的女子能把這貓妖主子給收了……

  段隋在門口稟報,“爺,檀奴來了。”

  傅九衢嗯聲,修長的指緩慢地撫過軟絨絨的貓背。

  一個身著鞓紅色直領對襟褙子,里頭著石青色羅裙的姑娘走了進來,衣著干凈,長得端正文秀。

  “檀奴見過爺……”

  貍奴莊里的貓奴共有二十八人,全是二八芳華的姑娘。孫懷怕污了主子的眼睛,挑的全是清秀貌美,善意溫和的美人。

  這女子原本叫羅檀,在這些貓奴里年紀最長,是個管事的。

  她小心翼翼地朝傅九衢行了禮,話說得緩慢,手指卻微微攥緊,顯得十分緊張。

  “九爺這些日子沒來貍奴莊,又添了好幾個小家伙,除一只成貓,余下三五只都不足月,用羊奶喂養著,就等著爺來取名呢……”

  傅九衢抬眼:“金盞呢?”

  羅檀哆嗦一下,膝蓋仿佛都軟了,結結巴巴。

  “金盞,金盞婢子們……正在找。”

  “找?”傅九衢從紫檀木椅上緩緩站起來,聲音不大,音色清悅好聽,卻冰冷得如同一把刮骨的尖刀,令人毛骨悚然。

  羅檀撲嗵一聲跪下了,仰起的臉蛋兒蒼白如紙,肩膀顫抖不停。

  “九爺,都是婢子不好。那天下雨,我身子不爽利,喂食后便吩咐碧煙那小蹄子看好金盞,便先回房歇了……哪曉得次日起來,婢子就發現,發現金盞不見了。”

  金盞是一只貓的名字。

  又叫金被銀床,長得漂亮又神氣,是傅九衢的心頭好,

  “連一只貓都看不好,要你何用?”

  傅九衢聲音冷淡,羅檀仰著青白的臉,哀求。

  “都怪婢子太相信碧煙,以為她會好好看著金盞,婢子罪該萬死,請九爺責罰……”

  傅九衢瞇起眼,冷冷看了羅檀片刻,突地勾唇一笑。

  “萬死不必,一死即可。孫懷,帶下去,杖斃!”

  杖斃?

  羅檀身子一晃,拼命磕頭。

  “九爺饒了婢子吧,饒婢子一命,婢子下輩子給九爺做牛做馬……”

  庭院里鴉雀無聲,沒有人敢勸。

  也沒有人知道為什么傅九衢可以對一只貓那么溫柔深情,對待如此貌美的婢女卻不見半分憐憫。

  郡王愛貓,在貓的事情上也較為偏執,但震怒到要取人的性命,卻是第一次。

  孫懷眼皮直跳。

  眼看羅檀額頭磕破,血濺到地上成了一朵血花,他硬著頭皮賠笑。

  “爺,檀奴弄丟了金盞,是犯下了大錯,但小的這便派人去找……興許能把金盞給找回來……”

  傅九衢冷冰冰看著他,笑了起來。

  “找回來?”

  他幽冷的視線緩緩落在羅檀的頭頂。

  “有心弄丟的,如何找得回來?”

  羅檀唰地抬頭,滿臉是備的看著傅九衢,嘴皮不停蠕動,反復想要解釋什么,卻一個字都沒有說出口。

  傅九衢擺擺手,一臉厭煩。

  “拉下去。”

  “九爺……”

  一道恐懼的叫聲短促響過,

  羅檀便軟倒下去。

  段隋手上握著刀柄,似乎還在困惑自己用刀背就把人打暈了,翻來覆去地看著那把刀,然后對傅九衢尬笑。

  “郡王,屬下也不知道這姑娘,她不經敲呀?”

  傅九衢面無表情,就像沒有識破他那點小心思似的,緩緩側過臉,看向孫懷。

  “爺……”

  孫懷不用人叫,身子一軟便跪了下來。

  這些年孫懷沒少犯錯,屁丨股也沒少挨傅九衢的狠踹,但他從未擔心過傅九衢會要他的命……以前,孫懷一直認為是廣陵郡王的脾氣好,如今看來完全是自己運氣好。

  “小的方才犯糊涂,不該替罪婢說話……”

  “愚蠢。”

  傅九衢冷沉沉地笑。

  “你和段隋,一人罰俸半年。”

  孫懷沒作聲,段隋唉一聲,指著自己的苦臉。

  “為什么又有我?屬下又做錯了什么?”

  ·

  孫懷戰戰兢兢出門,雙腿像灌了水銀似的,好半晌都找不著意識。

  等他安排人將羅檀拖下去,在園子里轉了好幾圈,這才明白過來傅九衢為何罵他愚蠢,又為何會勃然大怒——

  貍奴莊里老鼠都溜不出去一只,怎么可能丟了貓?

  羅檀在說謊。

  “爺。”孫懷快步跑回去,當著傅九衢的面,重重跪下去,一個巴掌心甘情愿地扇在自己的臉上。

  “小的愚鈍,這才明白過來,那檀奴不是個好東西,她在欺騙爺呀。”

  傅九衢抬抬眼皮,不說話。

  孫懷膩歪著臉靠近他,“小的就說嘛,爺是世上最好的主子,才不會隨便打殺下人……”

  傅九衢冷著臉:“你再說一句廢話,爺割了你的肉喂貓。”

  孫懷趕緊笑著說正經事。

  “小的不明白,檀奴受爺恩惠,好吃好喝地在貍奴莊里養貓,還有什么不知足的,為何要背叛主子……”

  “人心不足蛇吞象,得隴望蜀者,豈會差她一個?”

  傅九衢哼笑一聲,突地變臉。

  “還不去審!”

  孫懷哆嗦一下,作勢擼袖管,兇巴巴的。

  “小的這就去審,吃里扒外的東西,真是反了天了,竟敢在主子爺的眼皮子底下興風作浪,看公公我今兒不扒了她們的皮……”

  傅九衢一腳踹在他屁股上。

  “裝模作樣,滾!” 由于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