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筆閣 > 主角是傅九衢辛夷的小説免費閱讀 > 第29章 奇怪的挑夫
  今兒是個大晴天,碧空無云。

  辛夷趕著驢車沿著汴水邊的官道進城,一路上車水馬龍、行人如織,挑擔的、趕車的、送貨的人們,沿著汴河蜿蜓了一路。入了城就更是熱鬧,吆喝的、擺攤的、來來往往的農人商賈、貨郎挑夫駱繹不絕。

  快節奏那叫茍活,慢節奏才叫生活。

  辛夷長長舒了一口氣。

  穿越前,她雖然不至于996、007那般辛苦,但生活節奏也是極快。

  同大多數人一樣,幼兒園、小學、中學、大學、參加工作,她一步一個腳印的長大,從不敢松懈半分。

  唯一不同的是,她出生中醫世家,父母給她更嚴厲的管教,從有記憶起就在被督促學習,學習,很少有機會停下來,感覺這種“慢節奏”的人生。

  這一切,新鮮、有趣而自然。

  就好像,她原本就該屬于這里。

  很好。

  辛夷雙眼放起了光。

  一入城,她便盤算起了要買的東西。

  除了三小只的日用品,全家人吃的、穿的、用的都要買,還需要一些相關的藥具。有了工具,她可以炮制藥材,治療自己的臉,做一些護膚的脂膏胰子,等有了信譽,攢的銀子也夠了,就擴大營生,開醫館或者開一間駐顏館,一路開到汴京城……

  辛夷美滋滋的,三個孩子也美滋滋的。

  因為辛夷懶得做早飯,帶三小只吃的汴京城有名的金泰樓。石肚羹、精燒燥子、胡餅……面點小吃,擺了滿滿一桌。

  “大戶人家頓頓都吃這么多嗎?”

  二念香噴噴吃著,恨不得把舌頭咽下去。

  三念笑瞇瞇的,“娘,以后我們家都要這么吃嗎?”

  一念老成許多,困惑地盯住辛夷。

  “你有錢么?”

  辛夷知道他在擔心什么,把小蒸籠推他面前一推,夾了一個湯包在他碗里。

  “吃你的。”

  “你哪來的錢?”一念又問。

  真是個愛操心的小人兒。

  辛夷斜著眼笑:“沒錢付賬,我就把你們抵押了。”

  一念皺起眉頭,認真地審視辛夷片刻,垂下眼,埋頭認真地吃了起來,再不相問。

  辛夷松口氣。

  “娘!”小三念眉開眼笑,見兩個哥哥不說話了,宛若貼心小棉襖一般靠在辛夷的胳膊上,小嘴兒乖巧得如同抹了蜜。

  “你真好看。”

  辛夷嘴角揚起,替她擦擦嘴。

  “這么撒謊,你不虧心啊?”

  三念笑得嘰嘰的,如同偷到油的小老鼠。

  “娘,你快看街上……”

  辛夷順著三念所指望出去。

  大街上披甲持刃走來的,是禁軍步軍司的人馬,兵士步伐整齊,井然有序,行人紛紛避讓。

  打馬走在最前面的男子,正是殿前司副都指揮使曹翊。

  上次曹翊到張家燒香,一身石蜜襕衫,做士子打扮,看著斯文溫雅,如今頭戴紅纓盔,身穿锃亮鐵甲,添了些英氣,卻也不像個粗蠻武將,仍像個飽讀詩書的文臣。

  辛夷察覺到三念繃緊了身子,連忙轉回頭,攬了攬她,“別怕,那些是朝廷的將士,守護百姓的。”

  三念偷偷瞄她,“和爹爹一樣的大英雄,對不對?”

  辛夷微怔。

  這些孩子不是不知道這些將士是做什么的,只是看到他們就想念父親了。

  辛夷對張巡沒有感情,對這段夫妻關系也沒有認同感,但她不想傷害孩子的心,笑著摸摸三念的腦袋。

  “是的,和你爹一樣。”

  二念小小聲,哼道:“才不是!我爹爹比他們可威風多了……。”

  大男主人設的張巡無疑是威風而俊朗的,不然也不會在原劇情里獲得那么多傾世紅顏的喜愛。

  可惜——人沒了。

  辛夷笑了笑,不說話。

  見孩子都吃好,招手叫小二過來結賬。

  “來了。客官。”小二肩上搭著汗巾子,望著從金泰樓門口經過的禁軍隊伍,自言自語般嘟噥。

  “奇怪!這幾日街上的禁軍比年節頭都多,也不知發生了什么大事……該不會要打仗了吧?”

  辛夷低頭數錢,沒有接話。

  自康定年間的宋夏戰爭后,大宋已經有十余年沒有發生戰事。汴京繁華似錦,民生安穩富裕,汴京百姓大概已經忘了有戰爭這回事……

  但辛夷記得,再有兩年,南邊的儂智高會攻破邕州,建立“大南國”,昆侖關之戰一觸即發……

  到那時,藥材價格大概會水漲船高。

  她的小醫館還開不開得起來?

  辛夷漫無邊際地想著,出了金泰樓,將三小只一個接一個抱上驢車,依葫蘆畫瓢,讓他們報數排排坐好,再手牽著手,互相管理,然后牽著驢子往前走。

  吸取上次的教訓,她沒敢在大街上坐車轅,而是老老實實地拽好驢子的韁繩,蝸牛般慢吞吞行走在人來人往的街道。

  前方的禁軍大軍已經過了云騎橋,只看得到一個尾巴。三個孩子眼巴巴地伸長脖子,望著那些軍士的鐵甲,默默不語,目光卻有些潮濕,尤其是三念,癟著嘴巴,差點要哭出來。

  辛夷不忍心看,眼睛瞥向路邊。

  幾個坐在扁擔上的挑夫在攬活。

  “小娘子,要挑夫嗎?”

  “十里路,五個大錢。”

  枯水期漕運不便,在汴京城龐大的物流體系里,挑夫是最低等的運輸職業,卻占了很重要的一環,但他們明明看到她有驢車還來相問,這么沒眼色?

  辛夷半瞇一下眼,笑著拍拍驢腦袋。新筆趣閣

  “不用了,謝謝。”

  她今天心情好,對誰都友好。

  那壯碩的挑夫卻不識趣,吐掉嘴里的雜草,便拍拍屁丨股站起來。

  “怎么會不用?你這不帶著三個孩子嗎?車坐了人,哪里還能拉貨呀?”

  “可不是么?小娘子用吧,我們羅哥牛高馬大,好用得很,保管你用了還想用……”一個圓臉的漢子跟著起哄,笑嘻嘻說著,過來要攔她的驢。

  辛夷臉色微變。

  卻見另一個挑夫也起身圍了過來,他無意踢到腳邊的竹筐,仿佛有金屬碰撞的聲音——

  筐里有刀?

  辛夷帶著三個孩子,不敢與歹人硬碰硬。

  “曹都指,曹大人——等等我呀。”辛夷急中生智,朝禁軍遠去的方向大喊一聲,猛地拽住那圓臉漢子攔在面前的胳膊,將他狠狠一推。

  “抱歉了,兄臺,我找曹大人有急事,下回再雇你們。”

  那圓臉壯漢猝不及防,被辛夷推過去重重撞在同伴的身上,踉蹌著往后倒。

  兩人同時哎喲一聲,破口大罵。

  恰好,一個校尉模樣的禁軍打馬經過,聞聲看了過來。

  三個挑夫身姿頓了頓,辛夷趕緊坐上驢車。

  “駕——曹大人!你等等我——” 由于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