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筆閣 > 主角是傅九衢辛夷的小説免費閱讀 > 第427章 白刀子
  辛夷因為要在人前裝瞎,一直沒有抬頭,坐得很是端正保守,聽著傅九衢帶著酒意的聲音,她決定維持這個姿勢不動,讓自己顯得不那么局促。

  傅九衢仍然穿著那一身喜服,屏退下人,走過來坐到辛夷的身邊。

  “叫你等久了。”

  他突然的客氣,讓辛夷有點不適應。

  讓她本來想詢問傅九衢的話又生生咽回去,轉而一笑,隨意地問他,“前頭酒席散了?”

  “嗯。”

  喜服一共有好幾層,傅九衢大抵也覺得不舒服,煩躁地扯了扯領子,露出一截修長的頸子,但在解開那一身繁雜的喜袍前,他似乎又意識到什么,側頭朝辛夷看過來,突地一笑。

  “你倒是脫得快。”

  辛夷知道他說的是那一身熱死人的喜服。

  眼下,她身上穿的輕軟云羅衣,已經相當于寢衣了。她其實是為了在房里舒服自在,畢竟是夏季。不過,在廣陵郡王那雙幽幽發亮的眼睛里,就好像在說她有點迫不及待。

  “九哥。”

  辛夷決定說點正事,轉移一下注意力。

  她抬了抬眼睛,“高明樓……”

  “洗過了嗎?”傅九衢突然拉住她的手,握在掌心,那纖纖玉指,涂了丹蔻,看他控制不住地把玩。

  “沒有。”辛夷的話被打斷,想到自己已經嫁為人婦的事實,再看傅九衢眨也不眨地盯著自己,猜測他的意思,是不是要自己去傳水,趕緊起身站起來。

  “我去叫人傳水……”

  “不用。”傅九衢輕笑一下,突然朝她欺身過來。

  辛夷心窩里咚的一聲,重重敲響。

  這么生猛這么直接這么如狼似虎都不帶前奏的么?

  她漆黑的大眼睛看著斜上方的傅九衢,臉頰早已飛起兩團紅霞,極是忐忑,身子都縮了起來。傅九衢輕笑一聲,溫熱的氣息灑到她的額頭,一只手漫不經心地攬住她下滑的腰……

  另一只手慢慢越過辛夷的身子,取出放在腳榻邊的一面小銅鼓。

  “拿這個。”

  辛夷:“……”

  銅錘上扎著喜緞,紅艷艷的極是好看,只見傅九衢慢慢直起身,在辛夷漸漸散去的驚詫里,將小銅鼓不輕不重地一敲。

  丫頭婆子很快進來了。

  隔著一扇錦繡屏風,笑盈盈地問。

  “郡王妃可是要備水。”

  辛夷想到剛才的誤會,臉唰地一熱,尷尬得恨不能找個地縫鉆進去。

  “我……”

  “小臉都嚇白了。”傅九衢溫柔地捏她的臉,吩咐丫頭婆子去備水沐浴,然后才將人攬過來靠在自己的懷里。

  “我不吃人。”

  “我不是怕你。”辛夷心虛地瞄他,說不清楚那奇怪的心情。

  對她來說,以前與傅九衢雖然也有一些親昵的舉動,但傅九衢是個克己守禮的人,沒有水到渠成,只有點到為止。

  他從來沒有過分逾矩的行為,哪怕有時候辛夷都察覺到他憋得狠了,覺得那是人之常情,不必太苛待自己,他也堅決不會越雷池一步。

  往往讓辛夷懷疑他是不是有點冷感。

  但今夜不同,傅九衢從邁入喜房那一刻開始,一雙不安份的黑眸就將他的心思暴露無遺。那是被點燃了焰火的危險目光,在他的注視下,辛夷覺得自己可能是一只羔羊,而他就是隨時準備吃她肉啃她骨的野獸,正對她虎視眈眈……

  大姑娘上轎頭一次。

  辛夷糾結了很久,該以什么樣的姿態和反應去面對。害羞是有的,忐忑也是有的,更多的是怕彼此沒有好的體驗,影響情緒。

  還有,這男人今晚有些琢磨不透……

  “其實,我是有點事。”

  辛夷想到方才一提高明樓,就被他打斷,聲音稍稍低了幾分。

  “高明樓送親前,留了個荷包給我……”

  辛夷決定再說一次,在丫頭把熱水備好前把荷包里的秘密告訴傅九衢。不然沐浴后,傅九衢還能不能好好聽她說話,辛夷表示懷疑。

  “十一。”

  傅九衢睨她一眼,看著坐在喜榻上的新娘,一身輕軟喜服柔軟如水,面色卻格外嚴肅,兩條纖眉更是微微蹙起,像有心事。

  他淡淡一笑,淺淡地彎起唇角,“大喜之日,就不提他了,有什么事,我們明日天亮再說。”

  辛夷略微一怔,有點好笑。

  “也不急這一會兒吧?”

  “我急。”傅九衢說得平靜,笑容也沒有絲毫的變化,幾乎不給辛夷的反應,便輕輕將她抱壓在輕云般柔軟的喜榻上,低頭蹭蹭她的臉,略帶酒意的呼吸烙在她玉質的頸間,溫柔帶笑。

  “今夜,你獨屬于我。不想聽任何男人的名字……”

  “可是九哥……”

  “噓!乖乖地,聽話。”傅九衢綿軟的聲音像催眠的夜曲,辛夷有片刻的腦子空白,一顆心胡亂跳動著任他擺弄,很快便化成一攤水,由他取求。

  想是大婚禮成他再無約束,比往日孟浪許多,要不是外間杏圓來報說“水備好了”,只怕他當場便要把她拆吃了不可。

  “九哥……”辛夷氣喘吁吁,“去洗洗。”

  “我抱你去。”只要不提別的事情,傅九衢十分好說話,并不會打斷她,溫柔又體貼。

  丫頭們把沐浴的用具都放在凈房里,然后退下去關好了門窗。由于傅九衢事先交代過,要侍衛們注意不許旁人來偷偷聽房,整個臨衢閣里好似空無一人,連丫頭都退到了外面。

  偌大的屋子里,安靜得出奇。

  熱水裊裊,霧氣騰騰,凈房里的水溫讓辛夷有一種騰云駕霧的感覺……

  被傅九衢腳不離地地放入浴桶,一頭黑發披散在水面,勾勒出她玲瓏的身體,也烙得傅九衢目光一片赤紅。辛夷看他褪去喜服,只著中衣,肆無忌憚地看著自己,發現普天下的男子其實都一個樣子……

  “要我幫你?”傅九衢看她羞澀地沉入水底,唇角揚了起來。

  “不必。”辛夷垂下眼皮,感覺心臟快要用嗓子眼里跳出來了,緊張,不安,聲音卻努力保持平靜,“九哥先外間歇會,等我洗好,你再來。”

  “共浴也可。”傅九衢說著便走近。

  “別!”辛夷臊得差點咬到舌頭。

  她向滿天神佛發誓,這不是矯情也不是欲拒還迎,是真的因為沒有經驗而忐忑和害羞,心跳得不受控制一般,以加速度奔騰,她只怕傅九衢留下來幫她,會引發血壓升高、慘死新房。

  “你還是先出去吧。”

  辛夷雙手捂臉,眼睛從濕漉漉的指縫里看他。

  傅九衢嘆息一聲,“往常看你臉皮極厚,怎生就羞成這樣?”

  “我……”說誰的臉皮厚?

  辛夷吐口氣,“我是太熱了,冷靜冷靜就好。”

  傅九衢眸色深濃,噙笑看她,“當真不用我。”

  辛夷:“不用。”

  傅九衢輕笑一下,并不強求,也不再拿走放下來的喜服,就那般只著中衣離開,甚至體貼地替她拉好浴簾。

  辛夷長松一口氣,捂了捂狂跳的小心臟,雙手伸出浴桶里,準備拿架子上的玫瑰水,誰知突然碰到一個冰冷和滑膩的東西,好像還在動……蛇?

  “啊!”她條件反射地收手,尖叫。

  浴簾猛地拉開——

  她身子尚未坐下就落入一個濕熱的懷抱。

  “我就說,你是需要我的。”傅九衢聲音帶笑,雙手箍著她窄細的腰,低下頭,促狹地看來。

  “如何?”

  辛夷抬頭看一眼那東西,糗了個大糗!

  那不是什么蛇,是放在盆里的冰棱子,嚴格來說,是做成了龍鳳呈祥圖案的龍……

  傅九衢看她出糗,心情似乎很好。

  那雙本就美艷的黑眸,迷之深邃,只低頭帶笑地凝視,就讓辛夷懷疑快要融化……

  “我先洗。”她伸手去推,想往水里坐。

  傅九衢用力托住她,按在懷里。

  四目相對,熏香的甜味放大了五官的感受。

  溫度極速升溫,氣氛變得無端旖旎,身子變得極是敏感。

  “你怕什么?”傅九衢好笑地看著她兔子般緊張的模樣,“你也不是沒看過,有那么可怕嗎?是誰說過……身為醫者,見多識廣,嗯?”

  辛夷覺得尬,尬得出奇。

  “那是不一樣的。”

  “有何不同?”

  “尸體,病人,和你這個大活人,能一樣嗎?再說了……”她低聲嘟噥一下,“你本來就生得嚇人。”

  “再說一次……”傅九衢低頭逼視她的眼睛,好像要捕捉她的真實意圖。

  辛夷發現自己一時口誤,趕緊糾結。

  “我也不是說你的容貌……”

  傅九衢微揚眉梢,“那你說的何物?”

  “……”

  啊!要死了,越說越不像話了。辛夷本不是糾結的人,愣是被他鬧成了害羞的新娘子。她好笑地推他。

  “恬不知恥!你就想讓人家夸你,討不討厭。”

  傅九衢低低一笑,目光溫柔:“十一,我這時才明白討一個大夫做妻子的妙處。”

  辛夷瞥他一眼,“什么呀。”

  傅九衢:“畢竟閱人無數,好歹是識貨的。”

  “……”

  辛夷就這樣站在水里,腳底滑溜溜的,身高又不能與他齊平,感覺自己隨時都會摔下去,很是不自在。她懷疑再這么下去只怕不等沐浴,水都該涼了。

  “你出去吧。”

  辛夷拍拍水,再一次催促他,甚至想好了他再不同意要怎么軟硬兼施。沒想到,傅九衢這一次倒是十分自覺,將她要用的東西擺得近了些,這才低頭在她腮邊一啄,轉身離去。

  “有事叫我。”

  吁!

  辛夷熱得像蒸籠里的蝦,紅透了。

  她躺下去,磨磨蹭蹭地沐浴完,已是半個時辰后,再回喜房,只見傅九衢斜倚在喜榻上,手上捏著一卷書,身姿慵懶,輕袍緩帶,不徐不疾地抬眼望她。

  “你再不出來,我就要進來撈人了。”

  辛夷雙頰被熱水蒸得通紅,眼風微微一顫。

  “你快去洗吧。”

  傅九衢放下書,去了凈房。

  他沒有讓丫頭重新傳水,就著涼水洗一下,統共不到一刻鐘。也就辛夷挑個龍鳳喜燭的燈芯,抱開兩條用不上的喜被,將榻上的花生紅棗清理一遍,把那一張新婚夜要用的白喜帕拿起來觀看的工夫,傅九衢就出來了。

  辛夷猝不及防,手一抖,疊放整齊的白喜帕便散開了。

  長長的一方白帕子,垂在身前。

  她尷尬。

  傅九衢擦著頭發,見狀也是一愣,隨即唇角微勾,走過來從她的手里接過去,隨意地丟在喜榻那頭。

  “不用在意這個。”

  辛夷:“???”

  莫非他以為,她觀察這張白喜帕是在為難?

  辛夷下意識挑高眉梢,很快又耷拉下來。

  說來還真有一點為難。

  畢竟有很長的一段時間里,這具身子并不屬于她自己…………

  是不是完璧她還真說不準,雖然自己不在意,可不代表傅九衢真就不在意啊?

  嘖!

  這可不是一張普通的白帕子,是在古代會要女子性命的白刀子。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