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筆閣 > 主角是傅九衢辛夷的小説免費閱讀 > 第393章 怡情小藥坊
  “長公主殿下……”

  周憶柳肝腸寸斷,聲音帶著顫抖,怨恨又悲愴,看著趙玉卿拖著孩子離去的背影,幾乎哭暈在地上。

  “婢子是冤枉的,那些事情,都是郡王讓婢子這么做的啊。”

  “夠了。”趙玉卿停步,冷冷看著她。

  “事到如今,你還想把罪責往郡王頭上推。你害了親姐姐還不夠,還想害我的兒子身敗名裂,受盡世人唾棄嗎?”

  周憶柳腦子激靈一下,想到傅九衢那雙冰冷的眸子,突然清醒過來,不敢再提。

  “殿下,婢子待你之心,蒼天可鑒。”

  趙玉卿哼笑一聲,別開頭就走。

  倒是一念朝她欠了欠身,“姨母,外甥告退。”

  周憶柳跪坐原地,噤若寒蟬。

  對趙玉卿,她是傾盡過全力去討好過的,曾經有多么美好的期待,如今就有多么難堪和痛苦。

  一股涼氣由心升起。

  周憶柳不明白。

  不明白一念為什么突然在趙禎面前說那么多,不明白長公主……為什么說好了待她像親閨女一樣,卻轉眼便翻臉無情。

  若自己當成是她的親閨女,會這樣對待嗎?

  周憶柳又哭又笑,撒瘋似的在翔鸞閣里發氣,像個瘋子似的鬧騰了好一陣。到了傍晚的時候,又沐浴更衣,像什么事都沒有一般,出現在皇儀殿,為張雪亦服喪哭靈。

  ·

  五丈河波光瀲滟,河面上長滿了不知名的小花,石槽從中穿過,發出淙淙的流水聲。

  三念蹲在旁邊玩水,額頭的頭發都被汗水打濕了,還不知疲憊。

  在辛夷離開的這些日子里,她遇到的所有人都教她要做一個矜持端莊的閨閣千金,要注意言行舉止,哪怕到了長公主府,她也是小心翼翼,生怕讓人斥責。

  三念不快活,心里瘋狂想念辛夷。

  如今再回藥坊的小院,身側是湘靈、良人和安娘子,是她熟悉而快樂的一切,她像一只沖破囚籠的小鳥,在院子里飛來飛去。

  “三念,洗了手來吃西紅柿了。”

  西紅柿是辛夷藥坊獨有的水果,別的地方都買不到的,三念昨年吃過,很是喜歡,聞言飛也似的跑過來,卻聽辛夷笑她。

  “記得洗手。”

  三念哦一聲,乖乖地洗了手,坐到辛夷的身邊來,從籃子里挑出最紅的一個西紅柿遞給她。

  辛夷沒有動靜。

  三念臉上略微失望,“你真的看不見嗎?”

  辛夷垂目帶笑,輕嗯一聲。

  三念:“那你難過嗎?”

  辛夷搖搖頭,“習慣了就好。”

  三念的神情突然黯淡下來,小小的一個女孩子悶頭坐在那里,啃著西紅柿,突然就不說話了。

  辛夷摸到她的肩膀,將人往懷里納了納。

  “怎么了?”

  三念腦袋垂低,“長公主帶大哥哥二哥哥入宮,不帶我去……”

  辛夷溫聲問她,“你很在意嗎?”

  三念點點頭,將右腳往后縮了縮,“是因為我的腳吧,走路不好看,遭人笑話。”

  孩子的心思格外敏感,三念想的遠比大人以為的要多得多,她開始為那只走路不直溜的腿而感到自卑。

  辛夷喉頭一鯁,仍是柔聲安慰,“會好的,周老先生不是一直在給你用藥,針灸嗎?”

  三念嗯聲,“師父說等我長大了,就會慢慢好起來。”

  辛夷道:“那師父都這么說了,你就不要擔心了。長公主帶你大哥和二哥入宮,也絕非因為你的腿……”

  “可他們就是很怪。”三念抬起黑漆漆的眼瞳,“他們給哥哥找了干爹,有時候悄摸摸帶哥哥去見面,我卻沒有……就是因為我的腿,我是個跛腿的小孩,他們覺得丟臉。”

  “傻孩子,你怎么會這樣想?”辛夷將孩子抱過來,坐在自己的膝蓋上,讓她能靠在自己的身上,而不是假裝堅強的一個人坐在旁邊。

  “你比所有小姑娘都要可愛,你知道嗎?我保證,所有見過你的人,都很喜歡你。”

  三念盯住她的眼睛,“你又看不見。”

  辛夷笑了,“但我就是知道呀,你看安娘子和湘靈、良人,哦對,還有你傅叔,你師父,你大哥哥二哥哥,是不是所有人都對你很好?”

  三念點點頭。

  辛夷輕撫她的臉。

  “你是最美最棒最可愛的小孩,我也超喜歡你,明白嗎?”

  三念眼圈突然一紅。

  “只有娘會這么說……”

  辛夷一怔,“什么?”

  “最美最棒,超喜歡。”

  “……”

  完了,一激動就把這些形容詞帶出來了。辛夷正不知道怎么圓場,就被三念攬住了脖子,小姑娘將毛絨絨的腦袋貼上來,軟軟地靠著她。

  “你做我的娘,好不好?”

  “你就是我的娘,對不對?”

  “我以后都跟著你,行不行?”

  一連三問,差點讓辛夷的淚腺失控。

  她想起當初在張家村,當一念和二念還對她滿帶敵意的時候,三念已然全心全意地信任她,也曾這般小意且沒有安全感地問過她,能不能永遠在一起。

  “好。”

  辛夷輕撫孩子的后背,低低與她耳語。

  “等我嫁到長公主府,我們就能在一起了。你就跟著我,好嗎?”

  三念猛地抬頭,眼里跳躍著閃亮的星光。

  “你真的要嫁給傅叔嗎?”

  “嗯,你愿意嗎?”

  孩子重重點頭,“愿意,我很是愿意。我又要有娘了。可是……他們都說傅叔是大魔王,他很兇的,你不怕他嗎?”

  辛夷笑著摸她的腦袋,“傻氣。快去玩吧,天氣這般晴好,不玩水那是可惜了。”

  三念拿著西紅柿飛也似的跑開了,她沉浸在很快就要擁有娘的快活中,完全不知道大魔王是什么時候過來的。

  他坐在辛夷的旁邊,屏退一眾侍從,安靜地看著三念在流經小院的石槽邊玩水,眼熱地拿起一個西紅柿,漫不經心地咬了一口。

  “你哄孩子這耐心,用來哄哄我,多好。”

  辛夷:“???”

  傅九衢懶洋洋地一嘆,將身子在花架下舒展開來,語氣淡淡地道:“母親從宮里回來,氣得頭痛,我來讓周道子過去……”

  說罷又有些遺憾地道:“要是你在,多好。”

  辛夷:“???怎么,我在您跟前好像已經羽化歸西了?”

  傅九衢看過來,“那你也不能去為母親問診。”

  “這倒也是。”辛夷看他神情有些落寞,靜了靜,“長公主所為何事?”

  傅九衢搖頭,“一個人生悶氣,卻不肯說。”

  “唔。”辛夷不再追問,淡淡地一笑,將視線放遠,“我也好想回到過去的日子,不用裝瞎子,可以在這個屬于我的院子里,為所欲為。”

  傅九衢突然湊過頭來,眼睛危險地瞇起,“如今,我也可以讓你……為所欲為。”

  辛夷:“???”

  她狐疑地看著廣陵郡王,懷疑他今日腦子有點問題,怎么盡說這種戀愛腦的話?

  “你……沒發生什么事吧?”

  傅九衢看一眼三念,見小姑娘沒有注意這邊,飛快地在辛夷臉頰落下一吻,在她嗔怪看來時,這才笑彎了眼角。

  “小娘子若是還我一吻,我便告訴你發生了什么事情。”

  信了他就有鬼了。

  辛夷眼皮抬抬,“愛說不說。”

  傅九衢滿是溫柔地嘆息一聲,“就知你不肯讓本王如愿。那我便說來嚇一嚇你吧。”

  辛夷含笑看他。

  卻見傅九衢斂住表情,用一種詭譎幽涼的聲音說道:“你猜樊樓尸塊上那些紅褐色的油脂,是為何物?”

  辛夷怔了怔,興致不高地擺開手腳。

  “蜜陀僧。”

  傅九衢身子猛地前傾,盯住她的眼睛,“你早就知曉?”

  辛夷回望他,搖頭,“不知道啊,是你方才告訴我的,紅褐色我就只想到蜜陀僧。而且蜜陀僧產自嶺南,你……還記得三十六洞那個叫阿勒的人嗎?”

  傅九衢瞇起眼睛,像是避開太陽的光,又像是專注地看她。

  辛夷實在喜愛極了他這副認真的模樣,微微一笑。

  “阿勒說,嶺南煉銀的爐底,慣有宋人來收。他們的銀鉛腳,也就是蜜陀僧,全都售賣給了宋人。那么大量的蜜陀僧,除了做藥,也許就有別的作用。”

  “什么作用?”

  辛夷想了想,“讓尸體不那么快腐爛?”

  傅九衢搖搖頭,“那又為何要把尸塊都泡在酒缸里?”

  “這……”辛夷小聲道:“一開始可能想用蜜陀僧防腐,這才混入油脂涂滿了尸身,后來發現藏不住了,不得不毀尸滅跡?又或是兇徒原本就想借機引發恐懼,向世人昭告他的手段,讓人為之顫抖?”

  頓了頓,她突然一笑。

  “不過,若兇手是張巡的話,簡單的殺人滅口,大抵不會如此大費周章。”

  傅九衢似笑非笑,“聽你這語氣,似乎認為他絕非兇手?”

  “不像。”辛夷默默端過籃子,拿起一個西紅柿,咬出漿紅的汁水來,吃得津津有味,“這種殺人手段,就不是正常人干的事。這個人一定對世人充滿惡意,還有那種恨不得毀天滅地的憤怒。”

  傅九衢:“那如果是高明樓呢,你信是不信?”

  辛夷咬西紅柿的動作停下來,慢慢轉眼看向傅九衢。傅九衢掏出潔白的帕子,為她拭去唇邊的汁液,目光溫柔帶笑。

  辛夷默默地點了個頭。

  “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