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筆閣 > 主角是傅九衢辛夷的小説免費閱讀 > 第376章 詭異的紅褐色油脂
  辛夷是從噩夢中驚醒的。

  從床上一下子坐起,聽到綠萼和高明樓說話的聲音。

  她猛地撩開帳子一看,夜色未散,已有天光落在窗臺,黎明光景。

  高明樓這時才回嗎?

  “姑娘亥時便睡下了,還帶了幾個紫藤花餅回來給少主。還摘了一些鮮花,在少主房里也放了幾枝,叮囑婢子要換水……”

  綠萼正在給主子稟報辛夷去藥坊的事情,事無細巨,沒有半分遺漏。

  她和紅豆兩個都只是外間侍候,也沒有上藥坊二樓,對很多事情并不完全知情。

  不過,綠萼和辛夷相處久了,在辛夷刻意營造的美好氛圍里,漸漸有了偏向——哪怕她曾聽高明樓的吩咐推辛夷下五丈河,辛夷也沒有半分怪罪,仍是一如既往地待她好。

  人心都是肉長的,綠萼再是精明,也很快陷入了辛夷的忽悠攻勢,會有意無意地在高明樓面前為她說一些好話。

  “姑娘這會應是睡得很熟了,少主要婢子去叫醒她?”

  高明樓聲音微涼,仿佛帶了清晨的寒意。

  “不用。”

  “那紫藤花餅,少主可要用一些……”

  “不用了。”高明樓頓了頓,“你侍候好她就行。”

  后面那句話的聲音是越來越輕的,伴隨著輕慢的腳步聲,高明樓已然遠去。

  辛夷坐在床上沒有動,好片刻才慢慢放下帳幔,重新躺了進去,回憶方才的噩夢——

  那是一場盛大的葬禮,棺材里的人是傅九衢。

  他們為他換上了華麗的衣袍,襯著他雪白的肌膚簡直俊艷極了,半點不像一個死人。

  長公主就坐在棺材邊上,對每一個前來吊唁的人微笑。

  黑白色的葬禮,靜寂一片。

  靈堂外面卻是馬行街的聲音。

  胭脂鋪的李大娘在罵她的男人,錦莊瓦子的客人在借酒裝瘋,更遠一些的書齋里,夫妻兩個在痛揍不好好讀書的兒子……

  還有調笑的、炒菜的、刷鍋的,叫賣的,各種各樣的聲音真切地傳來,讓她在夢里能感覺那一份真實在漸漸地被黑暗的漩渦拉扯,陷入一個無底洞般的夢魘里,酷刑一般,那么畏懼,那么清晰地看著傅九衢下葬,再看到他孤零零一人走上那條沒有盡頭的黃泉路……

  好在只是一場夢。

  不好的是,如果按照劇情發展,傅九衢只有不到三個月的壽命了——

  辛夷在腦子里默默地計算著。

  這一切,看似沒有改變原來的軌道,可有一些細節分明已經不同。

  例如,張貴妃雖然病入膏肓,但她始終吊著一口氣,離她原本的宿命——至和元年正月薨逝,已經過去快半年了。

  會不會是傅九衢為了不讓張氏的容貌恢復而暗使絆子,反而延緩了她的死期?

  那條銜尾的蛇威力很大,但沒有完全干掉張開翅膀的蝴蝶。

  如果當真是這樣,那么,引起蝴蝶效應的那一只蝴蝶,也許不是她,而是這款真人游戲的始作俑者傅boss自己啊。

  不過,眼下讓辛夷緊張的事情,除了傅九衢的生命線,還有一個便是高明樓。

  因為她可以肯定,以及確定在《汴京賦》原本的劇情里,從來沒有聽說過高明樓這個人。

  當然,一款龐大的7d游戲不可能列出所有的人物角色,更不可能給所有人物加上小傳和生平,但高明樓的角色屬性,讓辛夷很難去相信,他只是一個連人物圖譜都上不去的普通npc。

  高明樓會不會是另一個變數?

  ·

  天色漸明。

  雨后清晨的陽光為天空鍍上了一層耀眼的金邊。

  辛夷睡到日上三竿才起,幾個丫頭魚貫入內,一個個笑吟吟地侍候她梳洗。

  “什么時辰了。”辛夷有點暈時間。

  綠萼看她一眼,“卯時末了。”

  辛夷默默地坐了片刻,一副木納的模樣。

  “怎么不早些叫我?哥哥回來了嗎?”

  紅豆笑盈盈地道:“少主早回來了。回屋睡了不到兩個時辰,就又出門去了。臨走前特地吩咐我們,不要擾了姑娘休息……”

  綠萼淡淡地看她一眼。

  紅豆這才驚覺自己不小心暴露了主子的行蹤。

  遂尷尬地笑,“姑娘,你看少主待你多好呀。”

  “是呀。我真是太幸運了。”辛夷就像根本就瞧不見綠萼的小動作一般,雙眼動也不動,即便對著窗口金燦燦的陽光,也是視若無睹。

  綠萼默然地觀察她片刻,心里暗嘆。

  辛夷閑來無事,叫來桃玉和杏圓為她講京中的故事……

  她缺失的日子里,京里的事情。

  紅豆和綠萼也坐近聽著,說得興起笑聲不斷。

  最讓幾個姑娘開懷的,便是開國侯府的蔡小侯爺和大曹府的曹漪蘭姑娘的事情。

  這夫婦兩個成婚后,大鬧小鬧不斷,一個潑辣愛作,一個風流不改,那些雞飛狗跳的事情傳得街頭巷尾人盡皆知,很是為汴京百姓提供了一些笑料和談資。

  “那蔡小侯爺成婚前便是宿花眠柳的,也沒有人管束他,遇上個沒有容人雅量的曹大姑娘,那更是干柴烈火,一點就著……”

  “不過,蔡小侯爺以前有相好的姑娘,可從來沒有動過抬回府里做側室的心思,這回不知道是不是和曹大姑娘置上氣了,愣是不管不顧地要納一房側室。”

  “那姑娘還是他少年時的小青梅……好似是家道中落才流落風塵的,可憐得很,聽說還是樊樓的頭牌姑娘呢……”

  “曹大姑娘哪里肯啊,在侯府鬧了一陣,一氣之下回了娘家,那蔡小侯爺不僅不去接人,索性連家也不回了……”

  辛夷聽桃玉說得興高采烈,有點好笑。

  這樣的劇本可太熟悉了,狂撒狗血的小言情啊。

  開國侯府肯定是不敢得罪大曹府的,可是這個時代男尊女卑,蔡祁要納個妾,那是正當合理的,曹府即便心里不舒服,也不便阻止……

  只是,辛夷聽到曹漪蘭那些剛烈的事跡,對那個又嗲又作的大曹姑娘,倒是有幾分刮目相看。寧為玉碎,不為瓦全,即便到了后世,也不是每一個姑娘都有這般骨氣的……

  “聽說了嗎……樊樓發現碎尸,數不清的尸塊……”

  驛館院里突然傳來的聲音,驚風火扯的,大白天也聽得人毛骨悚然。

  “不知道死的是什么人,就泡在樊樓的大酒缸里,官府去了好多人……把整個樓閣都圍了起來……”

  “這事最可怕的不是碎尸,是那些尸塊上,都涂有紅褐色的油脂……”

  “老天爺,是何方狂徒如此大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