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筆閣 > 主角是傅九衢辛夷的小説免費閱讀 > 第362章 死期
  辛夷本想只帶杏圓和桃玉入宮,但綠萼奉了高明樓的命令,死活要跟著她,辛夷便隨她,將桃玉留了下來。

  因為辛夷眼睛不好,入宮后便換了一副肩輿,兩個小黃門抬著往會寧殿去。

  一路上辛夷咳嗽不斷,招來楊懷敏嫌棄地皺眉,路上遇到的內侍也紛紛駐足路邊觀看指點。

  快到會寧殿的時候,恰好碰到腆著肚子的周憶柳和福康公主從御花園散步回來。

  周憶柳見福康公主迎面就走,一把拉住她站在路邊。

  “周娘子?”福康公主不解地看她,“一個番國女子,你讓她做什么?”

  周憶柳托著肚子,盈盈帶笑,“阿依瑪姑娘是去給張貴妃瞧病的。還是貴妃的身子緊要,讓他們先過去。”

  福康公主不悅地撇嘴,小聲地嘟噥。

  “你懷著皇嗣呢,這宮中哪一個有你尊貴?你就是性子軟,太過良善,怪不得人人都敢欺你。”

  辛夷目不斜視地看著前方,肩輿過去時聽到楊懷敏問安,這才做出剛剛發現她們的樣子,雙手死死攥著肩輿兩側,一副緊張惶惑的模樣。

  心里卻是一聲冷笑。

  楊懷敏來驛館里傳她時,說的是“陪貴妃說說話”,但周憶柳讓路做好人的時候卻脫口而出“給貴妃瞧病”……

  辛夷空洞的眼睛循著周憶柳的方向轉過去,微微一笑。

  福康公主年紀小,性子爛漫天真,看到辛夷木頭似的笑容,不由輕哼一聲。

  “到底是小國來的,看她那戰戰兢兢的模樣,沒見過世面,就這樣還能給貴妃治病?”

  周憶柳輕輕搖了下頭:“這個我就不知情了。我是聽官家說起,貴妃這兩日身子不大好,說只有這個大理來回的小娘子能治她的頑疾……想必是有些本事的吧。”

  “哼!她就是故意在父皇面前鬧騰,爭你的寵。你還總是替她說話……”

  “大公主慎言,小心隔墻有耳……”

  “好啦好啦,知道啦,你要為肚子里的小皇子積福嘛。我們走,昨日從樊樓吃的那個梅子露好似比上次的濃稠一些,更易醉人。”

  “大公主喜歡就好。”

  福康公主不知道想到什么,臉頰突然一紅,又挽著周憶柳的胳膊,小心翼翼地察看她的臉色。

  “我后來喝多了……沒有胡言亂語犯什么糊涂吧?”

  “沒有,大公主可乖巧了呢……”

  兩個人邊走邊笑,咬著耳朵說話,看上去極是親熱。

  宮女離他們都有一段距離,聽不清楚她們在說些什么,反向而行的辛夷自然更是一個字都聽不見——

  不過她不需要聽見什么。

  從長公主過壽辰的日子來推算,張貴妃的好日子就要到頭了,死期將至。

  今年是仁宗朝至和元年,用不了多久,大宋子民就會收到官府訃告,趙官家最心愛的妃子張氏歿了,享年三十一歲。

  在大多時候,《汴京賦》還是尊重歷史的。張雪亦生有三女,無一例外早夭,病死的原因也和歷史一樣,一筆帶過。死后同樣圣寵不斷,趙禎不僅在曹皇后活著的情況下追封張氏為皇后,還為她上謚號,立別廟。

  就連趙禎死后,他的永昭陵里,陪葬的除了曹皇后,另一個就是張皇后。

  由此可見,趙禎對張雪亦的感情有多深。

  那么,在這個節骨眼上唆使張貴妃叫她來問診的人,只能說其心可誅。

  如果張貴妃死在她的手上,趙禎一顆“癡心”無處安放,怒火找不到人發泄,那她會有好下場么?

  ~

  會寧殿。

  張雪亦面色蒼白地靠在床頭,頭發披散,一身寢衣皺巴巴的像擰過頭的咸菜,露在外面的肌膚蒼白如紙,如同剛從墳里爬出來的厲鬼,看上去憔悴,一雙眼睛卻格外地亮。

  她盯著那一盞油燈,眼神許久不轉。

  大宮女蒙檸來勸她兩次洗漱更衣了,張雪亦卻不肯動彈。

  她在等。

  等待她生命的救贖。

  她不想耗費任何一點精氣神在無謂的事情上,她所有的力氣,都要用來等待。

  等待那個叫張小娘子的神醫……

  都說人在生命終結前會有感覺,張雪亦也是,她察覺到了生命的流逝,感覺自己命不久矣……

  但她舍不得死,被全天下最有權勢的男人疼愛著的女子,才剛過三字頭,還沒有給男人生一個皇子,怎么甘心去死呢?

  求生的欲望在心里沸騰,燒得她雙眼通紅。

  門外終于有了腳步聲,蒙檸進來了,意味深長地看她一眼。

  “娘子,阿依瑪姑娘來了。”

  床上那個形銷骨立的貴妃就那么直起了身來,伸出枯瘦的手指,喉頭散發出快活咕嚕聲,像是破掉的風箱,一字字喑啞不堪。

  “快,快請她進來……”

  “但她,是個瞎子。”蒙檸低下頭,接著補充。

  張雪亦怔住,眼睛里的光芒以看得見的速度熄滅,確定蒙檸不是說謊以后,眸底陰云才漸漸籠罩,身子重重地砸回床上,發出砰的一聲,她也渾然不覺。

  “瞎子,她怎么瞎了呢……我要一個瞎子何用……”

  蒙檸聲音輕輕地道:“摸脈倒是可以不用眼睛的。”

  張雪亦那張消瘦的面孔重新綻放出幾分光彩,五官里依稀可見昔日的美麗。

  “快些請吧,不要慢待了她。”

  蒙檸看她一眼,“是。”

  ~

  辛夷坐在會寧殿的偏廳里等待,兩個丫頭安靜地守在旁邊,此刻殿中不止她一人,還有兩個太醫正在一旁翻著醫案搖頭嘆息。

  他們聲音很小,說的是張貴妃的病情和用藥。

  辛夷聽得出來他們的顧慮,貴妃已然病入膏肓,他們嘴里說出來的卻全是吉利。

  辛夷一動不動地坐著,聽著,直到蒙檸把她請入內殿。

  張雪亦就坐在內殿的床上,空間里散發著濃郁的藥味,窗戶緊閉,光線昏暗,莫名給人一種民間鬼故事的氛圍感。

  一年多不見,張雪亦瘦了,容色更是衰敗得厲害,像一朵凋謝的鮮花,看著看著就枯萎了。

  辛夷是張雪亦最后的希望,看到辛夷被人攙扶著走進來,張雪亦便讓她坐到床前,然后巴巴地望著她,發出嚶嚶地哭泣,像一個無助的孩子。

  “小娘子你要救我,你一定要救我……他們都是庸醫,都治不好我的病……”

  貴妃落淚如梨花帶雨,辛夷是個女人,看了也不免憐香惜玉。

  “可惜,我不是張小娘子,不會醫。”

  “不,你是,世上不會有如此相似的兩張臉。”張雪亦看著她那張臉,偏執般喃喃著,一把抓住辛夷的手。

  “你是不是有什么為難之處?不敢承認自己的身份……你不要怕,你告訴我……我能幫你,官家最疼我,會聽我的話……”

  辛夷憂心忡忡地搖頭,“我聽娘子氣息不穩,還是要好好休息,少說話才好。我來了,幫不了你什么,反會惹你心煩。”

  “怎么會呢?”張雪亦吃力地側過頭,與辛夷對視著,一眨不眨地盯著她的眼睛,“你救救我,好不好?”

  “我救不了。”辛夷目光沒有焦點,聲音卻無比溫柔,“雖然我很想救。”

  張雪亦愣愣的。

  片刻,突然丟開辛夷的手,歇斯底里的叫。

  “騙子,你這個騙子,你們都是騙子!所有人……都是騙子。你們,你們都巴不得我死……”

  蒙檸趕緊過來,寬慰地輕拍她的后背,張雪亦怒視著辛夷,猛烈地咳嗽起來。

  咳著咳著,就吐出一口鮮血,染紅了雪白的帕子。

  她怔呆呆的。

  蒙檸卻習以為常似的拿開,端來溫水侍候她洗漱,再有條不紊地為她換上一張潔白干凈的,就好像沒有看到那血跡一般。

  辛夷記得張雪亦最初患上臉疾是用了帶有過量蜜陀僧的藥妝,再后來有傅九衢放任她壞臉的原因,太醫不肯好好治,總是反復誘發疹子。

  但傅九衢只是想奪走她珍視的容貌,并不想當真取走張雪亦的性命。

  原則上來說,皮膚問題并不會輕易引發死亡,那張貴妃這么短的時候就一病不治,其實是很有疑點的。然而,不論是歷史上還是《汴京賦》,對張氏的死就只有一個“病”字描繪。

  那真正的病因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