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筆閣 > 主角是傅九衢辛夷的小説免費閱讀 > 第350章 寵嬌無力又多情
  一場突如其來的驟雨解去端午的暑氣,也將城里繁花打了個七零八落。

  清晨,長公主便讓人來通知傅九衢,今日官家要在瓊林苑設宴招待來京朝貢的各國使節,讓他同去赴宴。

  因為傅九衢向來厭煩應酬,長公主還特地交代錢婆子,瓊林苑里今歲養了幾株從西京洛陽來的姚黃魏紫,她十分想看。

  這是怕傅九衢不肯,以孝道壓他。

  哪料錢婆子話沒有說完,傅九衢便不耐煩地擺了擺手。

  “知道了。退下吧。”

  錢婆子笑得眼睛都瞇成了一條縫,頻頻躬身,樂顛顛地走了。

  傅九衢拿起案上的舊香包,低頭端詳片刻,手指輕輕摩挲著那發黃的線頭,又湊到鼻尖深深一嗅,閉上雙眼。

  “端午又到了!”

  香包里的艾葉香附味道淡了,但與外面街面飄著的一樣,仍是端午的味道,好像一切都沒有改變,傅九衢看著那拙劣的針腳,甚至能回憶起辛夷咬牙切齒挑燈刺繡的憤憤模樣……

  “爺……”孫懷打簾子進來就看到主子臉上詭異地笑,肝膽一寒,差點嚇得不會說話了。

  傅九衢沉下臉,“何事?”

  孫懷將手里的托盤放在案上,小心翼翼地端出茶盞,“小周娘子來了,在金玉軒里看孩子。”

  傅九衢看他一眼,“這是官家的恩典,你管她做甚?”

  孫懷輕咳一下,尬笑,“小的哪里敢管小周娘子的事情?她如今肚子里懷著的可是龍種,那身子可是金貴得很呢。是小周娘子方才說,等一會要來拜見郡王……”

  傅九衢面無表情,“讓她滾。”

  聲音未落,外面便傳來一個清悅的聲音。

  “我有事求見郡王,勞煩段侍衛替我通傳一下。”

  傅九衢瞪了孫懷一眼,孫懷無辜地笑。

  周憶柳和長公主府的關系素來親密,但那僅限于長公主本人。

  趙玉卿對周憶柳入宮侍君的事情,一直心懷內疚,后來見她得寵于官家,才稍稍收起了同情心。見面少了,也淡薄了不少,但主仆多年,情分一直都在。

  不過傅九衢對周憶柳么,一向冷淡,平常多看一眼都難。

  “爺,小的這就去打人打發了……”

  孫懷尚未轉身,便見傅九衢將香包塞入懷里,輕飄飄道了一聲。

  “讓她進來。”

  孫懷扭頭:“……”

  簾子撩起,周憶柳細碎的腳步,帶著庭院里的草木清香,徐徐而來。

  走到傅九衢面前,她施施然地捧著小腹,微微欠身。

  “妾身見過郡王。”

  傅九衢:“找我何事?”

  周憶柳應聲抬頭。

  屋子里年輕俊朗的廣陵郡王,一襲白衣黑發如墨,清瘦的面孔白皙得不見血色,但雙眼幽深可怕,冷冽至極,懶洋洋一掃,仿佛要把她的心思看穿。

  周憶柳慢慢站起身子。

  在廣陵郡王面前,她沒有必要說廢話。

  “張雪亦快不行了。”

  傅九衢雙眼微微一抬,慢慢端起茶盞輕泯下,譏誚一聲。

  “看來你沒少費心思?”

  周憶柳睫毛微垂,看不見眼底的情緒。

  “妾身做什么都是為了郡王。郡王不喜歡她,痛恨她害了張娘子,那她就沒有活著的必要了。”

  傅九衢冷冷瞟她一眼,“你明知張雪亦在官家心里的地位。她一病不起,而你有了身孕,才能略略壓她一頭……如此迫不及待,你在怕什么?”

  人人都道小周娘子圣眷優渥,但周憶柳心里一直扎著一根刺。

  官家對她有寵,無愛。

  而病后的張雪亦哪怕又瘋又狂,仍然榮寵不斷,官家罵她、訓她、有時候煩她,但從未真正放棄過她——

  周憶柳時常捫心自問,若是換了她,趙禎待她可能沒有萬分之一的耐心。

  “是么?”周憶柳幽幽一笑,“難道這不是郡王的意思?”

  周憶柳一向以柔順溫婉膽小孱弱的性子示人,很少這般強硬地說話,尤其在傅九衢的面前。

  “我只是順著郡王為我安排的道路往下走。我的榮華富貴,全拜郡王所賜,我自然要為郡王排憂解難……這有什么不對嗎?”

  她雙眼微微瞇起,迎著傅九衢冷漠的視線,勾唇一笑,又幽幽復問一遍。

  “她早就不該活著了,不是嗎?有大宋帝王的三千寵愛,張雪亦她死得不虧呢。”

  傅九衢:“說完了?”

  他放下茶盞,姿態輕謾而淡漠:“說完了出去。”

  “沒有,妾身還沒有說完。”周憶柳往前走了幾步,一雙眼睛里散發著從未有過的熾芒,瞳仁幽黑帶寒。

  “我可以為郡王做的事,遠不止這些。”

  也許是肚子里的龍種給了周憶柳的勇氣,她壓低聲音莫名高亢了幾分。

  “官家太需要一個皇子了,只要郡王肯助我,大宋江山都將是郡王的……”

  她眼眸一垂,落在傅九衢的茶盞上,“盤中餐。”

  傅九衢緩緩抬頭,直視著她,發出一絲嘲弄的笑意。

  “我倒是沒有料到,一個燒火丫頭竟有母儀天下的志向。”

  燒火丫頭幾個字讓周憶柳當即變了臉色,眼瞳里浮現出一抹狼狽。

  當初趙玉卿在白云觀里修道,周憶柳為了接近貴人,主動去灶上做燒火丫頭,想方設法靠近她,為長公主冷清寡淡的道觀生涯添幾個好菜,這才獲得了長公主的垂青。

  可是,包括長公主都認為那只是因緣際會,是她們之間的緣分。

  除了傅九衢,沒有任何人知道,那是她的刻意為之……

  面對傅九衢那一張生來高貴的俊臉,周憶柳突然有些激憤。

  “難道你不想嗎?你扳倒龐相,在朝堂里翻云覆雨,又將我安排入宮,將一念和二念推到官家面前,難道你就沒有別的野心。”

  “一念和二念不是我推到官家面前的。”傅九衢淡淡瞟她一眼,“是你的好姐夫干的好事。我什么都沒有做。”

  “是,郡王什么都沒有做。郡王從來都只是借力使力,殺人從不見血,更不用刀。”

  周憶柳在宮里養了這么久的日子,確實養出了一些脾氣。

  畢竟是被全天下最有權勢的男人寵著的女人,一張圓潤溫柔的臉面,咬起牙齒就變成了刻薄又陰冷的模樣。

  “那我愿意做郡王的刀,你用是不用?”

  傅九衢一眨不眨地看著他,目光極冷,極暗。

  周憶柳頭皮微微一麻,漸漸畏懼,將視線從他身上收回來,恢復了討好的誠懇。

  “郡王心下明白,只要你我聯手,這大宋江山就是我們的囊中之物。”

  傅九衢:“只要你生出皇子?”

  周憶柳沒有聽到他話里的情緒,巴巴地望過去,聲音又多了幾分希冀,“是。只要我生出一個皇子,便要什么有什么。郡王很清楚,一念二念的身份難以見光,官家再是疼愛他們,也頂多當成干兒子,將來封官加爵,給榮寵蔭庇,但只要有朝中那群老頑固在,他們這輩子都不可能認祖歸宗……”

  “哦?”傅九衢淡淡問:“那你怎么打算的?”

  周憶柳撫著隆起的小腹,低頭思忖片刻,“生男生女,老天自有定數……但郡王一定有辦法,讓我肚子里的孩兒,生出來就一定是皇子。”

  “野心不小。”

  “天降圣恩,妾身當仁不讓。”

  傅九衢平靜地垂下眸子,慢吞吞地喝茶。

  “出去。”

  他聲音淺淡,像微風拂在芭蕉葉上,喑啞清軟,仿佛天生就有一種蠱惑人心的力量,讓周憶柳從腳底升起一陣酥麻,鉆入骨髓,癢癢的,她情不自禁又朝他走近一步。

  “只要郡王愿意,這天下是你的,我也是你的……”

  傅九衢雙眼瞇起來,冷笑一聲。

  “可惜。我不想要天下,更不想要你。”

  他突然拔高的諷刺,將周憶柳嚇一跳。

  她停下腳步,眼對眼看了傅九衢片刻,緩緩勾唇淺笑,輕捋垂發,溫柔地道:“離孩子臨盆還早呢,郡王尚有時間思量。想不明白,就慢慢想。這個天下,什么東西最重要……”

  傅九衢沉下臉,像是強忍著什么情緒一般,薄唇抿得發青。

  “趁我尚有耐性,滾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