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筆閣 > 主角是傅九衢辛夷的小説免費閱讀 > 第299章 雙周往事
  周憶柳施施然上前行禮,雙眼微紅,濕漉漉的好像哭過。

  傅九衢這才注意到她:“怎么還沒有走?”

  周憶柳觀察著他不耐的面色,心里氣苦,嘴上依舊掛著那勉強的微笑。

  “婢子方才打點好了行李,特來向郡王辭行的。”

  傅九衢嗯一聲,“回京見過長公主,不可說刺殺之事。”

  周憶柳一聽這話,眼淚差點掉出來,像個被欺負的小貓兒似的低下頭去。

  “婢子有負殿下所托,沒能照顧好郡王,實不知回京后該如何回稟……”

  不甘和委屈凝在凄凄的話里,空氣驟然一冷。

  傅九衢聽不得有人大清早哭哭啼啼,但對母親的人,他向來不會去越矩管束,只是不耐地打發。

  “一切責任在我。你如實稟報。”

  “婢子不敢。”周憶柳的聲音溫柔,姿態卑微。

  那紅得兔子般的雙眸與嬌若柳枝的模樣,辛夷覺得但凡是正常的大男人,大概都很難對她說出狠話……

  她瞥了傅九衢一眼,微笑不語。

  傅九衢沒有什么表情,懶洋洋地勾了勾手指頭。

  跟在身后的孫懷弓著身子上前,一臉掬笑,“爺,您有何吩咐?”

  傅九衢道:“送她出去,打發些銀子。叮囑那兩個侍衛跟她一同回京。”

  孫懷點頭笑道:“小的省得。”

  轉身,他面不改色地看著周憶柳,“小周娘子,請吧?”

  在長公主府當差這么久,周憶柳十分了解傅九衢的脾氣。

  話說到這個份上,她若再不識趣,只怕就不會是這樣和風細雨的態度了。

  “婢子多謝郡王大賞,多謝九爺指派侍衛相護…………”

  周憶柳看了辛夷一眼,憂傷的臉瞬間浮出亮色,明明侍衛是長公主派給她一同南下的,偏要把這些說成是傅九衢的賞賜。

  “婢子這便回了。郡王保重!”

  周憶柳再一次朝傅九衢深深拜下,這才依依不舍地離去,一步三回頭。

  辛夷嘖一聲。

  傅九衢朝她伸出手,“走吧!”

  辛夷低低一聲,站在原地不動,眼底仿若有什么危險的情緒一閃而逝,待傅九衢想要看個真切時,卻只剩一抹漫不經心的笑。

  “郡王還真是憐香惜玉,生怕小周娘子吃苦。唉,到底是自己人,即便是打發回去,心底里也難免關心。”

  話音一頓,她笑得眼都彎起來。

  “行軍在外凄風苦雨的,有個知冷知熱的小娘子在身邊侍候,其實也挺好的。郡王舍不得,不如把小周娘子留下來?”

  這酸溜溜的語氣,至少打翻了十個醋壇。

  傅九衢頗為意外地盯著她,怔了怔,竟然莫名地開心起來,那眼窩里的故作鎮定根本掩飾不住他愉悅的心情。

  “十一不高興了?”

  辛夷似笑非笑,沒好氣地道:“我哪里敢?您是郡王,那是您的婢女,您要怎么處置還不得由著您高興?”

  傅九衢淡淡一笑,大手抱住她的小手,用力一握,心情頗好地一笑。

  “十一若是愿意,我也有一個故事想講給你聽。”

  辛夷不太喜歡為了男人捻酸吃醋。

  喜歡他就在一起,若傅九衢當真在周憶柳的事情上拎不清,那他就是第二個前任。

  因此,辛夷的吃味半真半假罷了,更多的是戲謔。

  一聽這話,她興致來了,“誰的故事?小周娘子?”

  傅九衢嗯一聲。

  辛夷瞥他一眼便挑了眉,不冷不熱地道:“說說看。”

  傅九衢沉吟一下,握她的手更緊了幾分,清凌的眸,像染了寒霜。

  “我母親在白云觀結識周憶柳,將她留在身邊時,我便派人查過她的底細。”

  這像是傅九衢能做得出來的事,辛夷并不意外,“然后呢?”

  傅九衢道:“她有一個悲慘的身世。”

  辛夷眼一斜,“能比我慘么?”

  “比你慘。”

  “哼!”

  傅九衢見她一副氣惱的樣子,趕緊將人拉過來,淺淺一笑。

  “因為她沒有一個疼她的九哥,你說誰更慘?”

  “瞧把你給臭美的。”辛夷忍俊不禁,睨著他便飛白眼,“快說,別賣關子了。”

  “邊走邊說。”傅九衢拉她一把,往膳堂里慢慢走去。

  天高云淡暖風細,音色徐徐人影移。

  兩人相攜而行,在荷塘的長廊上,雙雙入景。

  在傅九衢的嘴里,辛夷聽到了周憶柳的故事——來自狗血策劃的狗血故事。

  周憶柳原是齊州人士。

  寶元二年宋夏戰爭爆發,西夏李元昊進攻延州,宋將劉平、石元孫奉命增援,在三川口遭到西夏軍隊偷襲,宋軍陷入重圍……

  那一戰打得十分慘烈。

  宋軍寧死不降,激戰三天,重創了西夏軍隊,最后雖然因為寡不敵眾而敗北,但從主將到兵卒無不英勇頑強。并且,他們以少量軍力拖住了西夏軍主力,可謂忠烈……

  周憶柳的父親周朝當時便是劉平麾下馬軍營的一名副將,他作戰英勇,最后戰死在三川口。

  然則,周朝常居軍中,對唯一的兒子少有管束,周母又驕縱兒子。

  慈母多敗兒的結果,便是這個兒子沉迷賭博,敗了家業。

  周朝的一雙女兒,在齊州是有名的美人兒,有這么一個不爭氣的大哥,算是為她們的悲慘命運埋下了伏筆。

  周朝還活著時,旁人少不得看他幾分面子,不敢對他們如何。但人走茶涼,周朝這個頂梁柱一倒下,這個原本富庶的家頓時百孔千瘡,危如累卵。

  那一場場的賭局,原本就是人家給周公子設下的圈套,要的便是他家的嬌艷雙姝。

  結果不言而喻,這個敗家子賭光了家業,一無所有。

  但這個嗜賭如命的哥哥在生命的最后,卻迎來了一次高光時刻。

  他疼愛兩個如花似玉的雙胞胎妹妹,不肯獻出去抵債,偷偷將姐妹兩個支走,叮囑他們去開封府投靠父親舊友,然后被對方叫來的地痞惡霸活活打死。

  獨子一死,母親萬念俱灰,抱著兒子的尸體服毒自盡。

  周憶柳姐妹兩個是在上京的路上才聽到這樁慘案的。

  父母雙亡,舉目無親,姐妹倆身上所帶的細軟無非是舊時父親為她們置辦的東西。一路逃難似的,她們當了首飾,連好一點的衣裙都當掉了,等歷經辛苦粗布皂褲地到達汴京,窮得連狗都嫌棄。

  她們本意是去投靠父親昔日的舊友同僚,奈何事過多年,人生際遇世事無常,她們知道的那幾個人死的死,調任的調任,不想管的不管………

  周憶棉性子剛烈,走投無路之下,她不再去求人垂憐,更不想跪求施舍,為了養活妹妹,她一咬牙,改名換姓,賣身勾欄獻藝……

  大周娘子的歌喉,曾紅極一時。

  但大周娘子舍身救妹的舉動,并沒有引來周憶柳的感激。

  周憶柳難以接受姐姐的新身份,因為雙生姐妹相似的長相,她常常會被人誤認,會被猥瑣的男人用淫邪的目光窺探,她憤恨至極……

  在一次大吵后,周憶柳出家白云觀,姐妹從此失和。

  周憶棉無顏面對妹妹,除了偶爾捎去銀錢,不再相見。

  再后來,便是《汴京賦》里的劇情了。

  張巡在機緣巧合之下,救了身處風塵卻韌如蒲葦的大周娘子,為其贖身脫籍,娶為妻室,恩愛無疑。

  可周憶棉這個人物的命運,實在多舛。

  她好不容易跟著張巡過了幾天好日子,卻在三念臨盆時難產,紅顏薄命。

  這個故事很長,長到辛夷用完早膳尚未消化掉。

  不過,很多原本想不通的事情,因此想通了……

  三小只在張家村的流言蜚語。

  大周娘子的破鞋傳說。

  還有周憶柳對姐姐又愛又恨的復雜情感……

  不知道為什么,辛夷心疼的不是孤芳自賞潔身自好的小周娘子,而是那個為了生活不肯向命運低頭,為了妹妹甘愿墮入風塵的大周娘子。

  賣藝不賣身,才情絕艷,在后世那該叫藝人。

  原本這樣一個女子,該得一個好結局。

  可惜了!

  狗策劃大概喜歡悲劇。而且,周憶棉不死,又如何成全張巡的癡情人設,如何成就他大男主的光輝一生? 由于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