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筆閣 > 主角是傅九衢辛夷的小説免費閱讀 > 第282章 入幕之賓
  辛夷行禮,“這一路上,有勞郡君擔待我了。”

  高淼從鼻翼里淡淡地嗯了聲,望向外面沒有說話。

  兩三天的船坐下來,辛夷渾身像散架似的,沒有暈船,卻被寶妝鬧得比暈船還累。

  她躺在艙中,準備好好睡上一覺,等明日到了岳州,再想怎么聯絡軍醫營大部隊的事情。

  她和高淼輕裝簡從,行程較快,而軍醫營跟著輜重等后勤部隊,人多事多,此時想必還沒有到達岳州。

  想來,她還有時間去參觀一下滕子京剛剛重建幾年的岳陽樓呢。

  不知道北宋的岳陽樓,和后世的岳陽樓差別大不大……

  天氣炎熱,河風吹過來卻涼習習的,辛夷很快便沉入夢鄉。

  等寶妝來叫她,說船已靠岸時,她才睜開惺忪的睡眼,抬頭一看。

  “這么快就到了么?好的,我這就收拾收拾下船。”

  “急什么?”高淼突然過來,面無表情地道:“我們來得早了。此時岳州城門未開,不如先在船上歇息片刻。”

  寶妝詫異地看著自家主子,嘴巴都合不攏。

  昨夜不是她說的,等船一到就叫醒辛夷,讓她滾么?

  今兒怎么來做好人的,變成了郡君?她自己卻成了攪人清夢的壞人。

  寶妝閉上嘴,委委屈屈地站到一側。

  辛夷觀察她主仆二人的表情,尷尬地笑了笑,“不用了不用了。郡君能好心把我捎到岳州已是大恩,我怎好再厚著臉皮叨擾貴人?我去碼頭找間客棧宿下就成。”

  高淼:“你臉皮厚又不是第一次。”

  說罷哼聲出去。

  辛夷:“……”

  ~

  碼頭上的搬運工人很早便開始干活了,船燈,路燈,交相輝映,在寂靜的夜里,貨物搬運的聲音和車輪子滾動的咯吱聲不時傳過來,單調又刺耳。

  辛夷再難入睡。

  她穿好衣服走上船頭,想看看北宋的岳州碼頭,卻見高淼獨自坐在那里發呆。

  辛夷愣了愣,看看碼頭,再看看高淼的背影,一時摸不著頭腦。

  說來她也奇怪。

  即使不進城,找個客棧住著也舒服吧?

  高淼為什么要窩在船上?京兆郡君又不缺銀子。

  辛夷打個哈欠,“郡君為何不多睡一會兒?”

  高淼慢慢扭頭,看她一眼,“沒什么。”

  辛夷和她并排坐下,雙手抱著膝蓋,望著碼頭的“星光”,淡淡地笑:“有心事呀?”

  高淼皺眉:“沒有,不用你管。”

  辛夷眉梢微微一抬,沉吟一下,側目湊近她。

  “讓我猜一下。郡君還是在為右衛大將軍的事情煩心吶?”

  高淼喉頭微梗,輕嗯一聲。

  辛夷道:“你是怕真有此事,自己不知道怎么辦才好么?”

  高淼沉下臉,似是想要嘲弄她,可最終卻扭開頭,沒有出聲。

  辛夷微笑:“要不,我陪郡君先在岳州打探一番,弄清真相咱們再準備后招?”

  高淼疑惑地道:“怎么打探,你不是說流言不可信么?”

  辛夷道:“那也不妨礙我們知己知彼嘛。”

  高淼思忖片刻,默許了,最終還賞她一句,“你心機真多。”

  “……”

  辛夷沒什么心機,純粹就是想幫高淼,不希望在自己走后,高淼陷入內耗,或與趙宗實產生嫌隙,那她就當真好心辦壞事了。

  得罪未來帝后,那可是會吃不了兜著走的呀。

  而且,她知道那花魁名叫沈碧芊,外號碧玉娘子,《汴京賦》里稱她“色藝雙絕、獨領風騷”,她所在的瓦肆,就在岳陽樓左側,名叫醉仙閣。

  神仙皆可醉,何況凡人?

  這個沈碧芊能歌善舞,吟詩作對,琴棋書畫無所不知無所不精,換到后世,確實是一代才女,即使屈居瓦肆,她仍是不肯輕易委身男子,性好清白,也因此得到無數文人雅士的追捧。

  辛夷在游戲里見過沈碧芊,在任務時幫她跑過兩次腿,一次是給趙宗實送信相邀瓦肆,一次是送親自繡的荷包給趙宗實,并附了一首詩。

  送荷包的時候,趙宗實沒有理睬,辛夷回去交任務,告訴沈碧芊這個令人傷心的事情,這位花魁娘子沒有生氣,還賞了她一只人參。

  相邀的那次,辛夷沒看到結果便跳過劇情,做別的去了……

  因為她做這條支線的目的,只為那只人參而已。

  辛夷沒有想到會再一次見活生生的沈碧芊,去醉仙閣前,還有點小期待。

  她和高淼在岳陽樓不遠的地方,找了間客棧,洗漱一番換好衣裳,留下侍衛看守行李,便逛瓦子去了。

  要得見花魁是需要展現財力的,高淼特地雇了一輛富麗堂皇的馬車,打扮得風度翩翩的樣子,辛夷模樣也清俊,兩人在醉仙閣前甫下馬車,便引來注意。

  管事的忙不迭將她們往里引。

  辛夷卻注意到醉仙閣外的街上,站著數十個披甲持銳的士兵,腰板筆直,整整齊齊。

  她和高淼交換個眼神,心里不由沉了沉。

  難道趙宗實,真的來了這里?

  高淼暗自咬牙,冷笑一聲,大步進去。

  辛夷觀望著四周,隱隱覺得不對勁。

  趙宗實這個岳州團練使,是沒有兵權的職務,有點像后世地方上的人武部長,除了自家的護院侍從,不可能調動這么多軍隊。

  更何況,逛個瓦子,見個花魁用得著如此大張旗鼓嗎?

  “媽媽。”辛夷扯著那個迎客的鴇子,低低地道:“外面發生什么事了?”

  那鴇子花枝招展地嗐一聲,手絹一甩,笑盈盈地道:

  “聽郎君口音,不是岳州人吧?”

  “呃……不是,我開封來的。”

  “怪不得。”鴇子抿嘴,低低地道:“還不是為了我們的花魁娘子么?這些個達官貴人,個個擠破頭來醉仙閣,花樣百出,無非為娘子一顆芳心罷了。”

  原來是秀肌肉搶女人呀?

  辛夷恍悟般哦一聲,半真半假地道:“不知我們能否有幸得見花魁娘子?”

  鴇子腳步微頓,上下打量她和高淼片刻,若有似無地一笑。

  “不瞞二位,今日來的都是貴客,二位官人京城人士,想必也非凡夫俗子,但……花魁娘子實是不得閑啦。”

  辛夷見高淼沉下臉來,怕她一時激憤鬧出事,連忙拉住高淼的胳膊,然后朝鴇子客氣地一笑,塞了個銀子。

  “媽媽有所不知,我和沈碧芊是舊識。勞煩媽媽幫我代個信,就說……就說是幫她捎帶碧水鴛鴦戲蒂蓮的開封故人來了,你且問她見是不見?”

  媽媽拿了銀子,見她說得煞有介事的樣子,笑道:“我自去傳話,那花魁娘子見是不見,我便做不得主了喲?”

  “那是那是……”辛夷恭敬恭敬地行了禮,卻見高淼冷颼颼地朝她看過來。

  那眼里像有刀子,恨不得宰了她。

  辛夷一怔,來不及解釋,便見一個高大的男子帶著兩個侍從大步邁入醉仙閣。

  不是趙宗實又是誰?

  高淼當即變了臉,想要沖過去,被辛夷拉住,猛使眼色。

  “捉賊捉臟,捉奸捉雙,稍安毋躁,稍安毋躁呀。”

  虧得她力氣大,將高淼連拖帶拽地帶到隔間的簾子后頭,并沒有被趙宗實發現。

  “大將軍。”一個便服男子從樓道下來,迎上趙宗實,拱手道:“請!”

  趙宗實看他一眼,皺眉道:“人呢?”

  “樓上等您。”

  趙宗實沒有再多說什么,點點頭邁開步子,背影很快消失在樓道。

  高淼又待沖上去,那老鴇子過來了。

  “誒我說,你們這是做什么哩?認識?”

  這種地方的人,眼睛都亮得很。

  辛夷半真半假地道:“是啊,認識,在開封便認識的。”

  鴇子看她們的眼神有細微的變化,又是打量般微笑:“那就難怪了。這位趙大將軍可是我們花魁娘子的入幕之賓……”

  聲未落,她又含笑看來,“你們稍坐等待,好酒好菜地用著,我這便去找花魁娘子。”

  辛夷見高淼的火氣也到極限,滿臉怒容的模樣,拉著鴇子便往樓上走。

  “不用急。我們上去小坐,等她先招待好貴客,媽媽再為我們通傳不遲……”

  鴇子眼神略疑。

  辛夷看了看高淼,回頭勾肩搭背地拉著她。

  “走了,高兄。”

  兩個人走在前面,鴇子在后頭亦步亦隨。

  辛夷踩著樓板上去,位置站得更高,回頭掃一眼大堂,目光微變。

  在喧鬧的人群里,并不全是飲酒作樂的文人騷客,有許多男子身量粗壯,面目黝黑,看著像是武人假扮。

  尤其他們都攜帶著長劍…… 由于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