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筆閣 > 主角是傅九衢辛夷的小説免費閱讀 > 第279章 珍愛容色
  辛夷隔著青簾看向外面,高頭大馬上的男子著禁軍打扮,好像是個校尉。

  他不是一個人來的,身側還跟著兩個下屬,那模樣氣勢洶洶。

  錢婆子在長公主府里原也是個潑辣貨,當媽媽習慣了,小丫頭們個人都捧著她,脾氣也是大得很,當即便拉下了臉。

  “什么張小娘子,王小娘子,沒有沒有,走開,別擋我們家郎君的路。”

  “郎君?哼!”三個禁軍交換個眼神。

  仍是那個五大三粗的校尉冷笑開口。

  “好你個老虔婆,倚老賣老是吧?實話告訴你,我們是奉口諭前來拿張娘子回去問話的。若是誤了爺的大事,你這老貨有十顆腦袋也不夠砍的。”

  辛夷心里一沉。

  能用到口諭的貴人,會是何人?

  她掌心都捏出了冷汗,錢婆子卻叉起了腰,一潑到底。

  “我呸,說了轎子里沒有什么張娘子王娘子的,還不讓路!?誤了我老婆子的事,回頭我家主子怪罪下來,你們有五十顆腦袋也不夠砍。”

  三個校尉看她語氣狂妄,又是一個對視。

  為了掩人耳目,錢婆子來接辛夷的轎子是租借來的,不是出自長公主府,一看就是尋常行當使用,不足為奇。

  而那三個禁軍顯然不知道錢婆子是何人,以為她仗的不過是辛夷背后的廣陵郡王的勢。

  廣陵郡王同狄青南征,天不亮便已經拔營出發。這一去,沒個三年兩載肯定回不來……

  兩三年后,廣陵郡王還記不記得辛夷藥坊的小娘子?

  那校尉心下一合計,不再懼怕錢婆子的威脅,冷笑一聲,朝兩個下屬打了個手勢。

  “去!請轎上的郎君下來!”

  錢婆子一看便愣了神。

  她長年跟在長公主身邊,已經許久沒有見過狠人了。

  “放肆!你們要做什么?大街上搶人啦!?”

  錢婆子吼叫著想要阻止,可惜那兩個禁軍沒有絲毫客氣,一把推開她,便沖向小轎。

  “又不是大姑娘,還怕見人不成?”

  簾子唰的一聲拉開,那禁軍抬頭看來。

  咚!辛夷照著那人的面門,當頭便是一拳。

  “皇城底下,沒有王法了么?”

  她力氣極大,那禁軍猝不及防,頭部往后一仰,噔噔幾個踉蹌,等再次站穩,臉上的鼻血牙血已然洶涌而出,一只眼睛以看得見的速度紅腫,眼球如同滲血……

  他抹一把臉,看著掌心的血,慘叫起來。

  “張娘子,久違了。”那校尉對辛夷比對錢婆子恭敬。

  他躍下馬來,踹一腳嗚呼喊痛的下屬,朝辛夷抱拳一揖。

  “宮中貴人有請,勞煩你跟我們走一趟。”

  辛夷瞇起眼看向這個校尉,不認識。但顯然這個校尉見過她,并且十分篤定她就是張小娘子,即便此時的她身著軍醫營的大夫制式服。

  “誰說我是張娘子?我不是。”

  辛夷冷聲,卻聽那校尉一聲嗤笑。

  “張娘子別為難我們了。我們也是奉命辦差,并不想跟您動粗。但……張娘子要是不肯體恤我們這些人的艱難,那我們哥幾個便只有得罪您了。”

  校尉語氣篤定,看著辛夷的眼睛無半分閃躲。

  似乎很確定她的身份,而且勢在必得。

  辛夷抿唇輕笑,“我叫辛夷,不叫張小娘子。”

  校尉愣了愣,不耐煩地抱拳。

  “那勞駕您,跟我們走吧。”

  辛夷抬高下巴,淡淡地道:“方才聽得官爺說要拿我回去問話?不知是哪位貴人要拿我?我又何罪之有?”

  校尉的手扶住腰上的刀柄,似乎不想與辛夷翻臉,沉吟一瞬便告訴了她。

  “張貴妃的臉,用你家藥坊的脂膏用壞了,貴妃大怒,官家心疼,此刻正在宮里著急忙慌的等著張娘子呢。娘子你說,去是不去呢?”

  辛夷淡淡地彎唇,“去。”

  官家都派人堵到眼前來了,不去也得去。

  校尉見她配合,當即緩下面色。錢婆子一聽是張貴妃的臉爛了,惹來官家震怒,張著嘴巴吭哧吭哧好半晌,也不敢說是奉了長公主之令。

  辛夷看她一眼,硬著頭皮笑了笑。

  “稍等,換身衣裳。”

  ~

  長公主想讓辛夷去陪伴傅九衢的事情,是她自個兒的主意,趙禎是半點不知情的。

  當然,任他想破腦袋,大概也想不到自己那個謹小慎微了半輩子的妹妹,為了兒子會干出如此荒唐的事情,竟然試圖將女子藏于軍中。

  辛夷沒有賣過脂膏給張貴妃,更不愿意相信會有這么巧合的事情。

  這分明是一場博弈。

  只是她不敢肯定,背后執棋的人,是誰。

  她不是政丨客,只是一個開藥坊的老板娘。

  知道宮中朝堂刀光劍影暗藏殺機,本不想涉足,一躲再躲,結果麻煩還是找上門來。

  辛夷很快在內侍的帶領下,到了會寧殿。

  趙禎坐在外殿,眉頭緊鎖,懶懶地靠在軟椅上,辛夷進來請安,他也只略略抬抬手。

  “平身。”

  今日趙禎為大軍送行,起身極早,回宮后本想躲個清凈,張貴妃這邊便出事了,他又不得不強打精神過來。

  在辛夷進殿前,趙禎正躺在椅子上小憩,睜開眼也是一臉疲態,眼瞼下垂,看著沒有兇相,倒顯得十分和氣,說話也隨便。

  “你進去瞧瞧貴妃,幫朕安撫安撫。”

  他打個哈欠,擺擺手,一副為此頭痛的模樣,很快又閉上了眼睛。

  看來美人恩也不好消受呢,搞得這么累?

  辛夷眉梢不經意一抬,眼底平靜如一汪深潭,不見波瀾,“民女遵旨。”

  她朝趙禎欠了欠身,跟著內侍往內殿而去。

  ~

  張雪亦雙眼紅腫,一張俏臉像是長滿的痱子,通紅一片,看著可憐又可怖。

  “蒙檸,你說官家是不是不喜歡我了?我難受成這般,他也不耐煩哄我。”

  蒙檸看著哭成了淚人的張雪亦,也不知道能說什么。

  一哄二哄三哄四哄,泥菩薩都有火氣,何況是當今的天子?

  但凡官家是個狠心的,只怕貴妃早已被丟到冷宮里去自生自滅了,哪里還會坐在外面陪著她……

  “娘子可別哭了,一會眼睛腫起來,官家會心疼的。”

  “他那么多娘子,哪里就會心疼我一個?”

  辛夷走進去的時候,張雪亦正在銅鏡前顧影自憐,低低地抽泣。

  “民女見過貴妃,貴妃金安。”辛夷欠身行禮。

  張貴妃驀地轉頭,看到她就變了臉色,將妝臺上的一盒脂膏狠狠地朝她砸過去。

  “你這無賴,倒是舍得來瞧本宮了,你看看你把本宮的臉給禍害成了什么模樣?”

  辛夷抬頭,見她神色憤恨,雙頰紅彤彤一片,像涂了胭脂的猴屁股……

  “貴妃恕罪。”辛夷輕描淡寫地行禮,大有胸懷寬廣不與她計較的平靜,“容民女看看,貴妃的面疾是因何而起可好?”

  張雪亦火冒三丈,“還能是為了什么?還是你家的胭膏害人!”

  辛夷皺眉不答,從地上撿起那個滾了幾圈仍然完好的罐子,認真端詳。

  是她家的“好顏色”不錯。

  她眼瞳暗下,揭開蓋子,對著光看了看顏色,又湊到鼻尖一聞。

  仔細辨別很久,她用手指摳出一坨,均勻地涂抹在手背上。

  張雪亦看她這模樣,冷冷哼聲,“你無須惺惺作態。這是我差人去你鋪子里買的,半分假都作不得,你不用抵賴……”

  辛夷皺眉。

  這確實是她家的脂膏,沒有作假,半分假都沒有。

  而且,她很難排除張貴妃是用了這個引發面疾的可能。

  畢竟每個人體質不同,也許張貴妃恰好對里面的某種藥材過敏。

  盡管她已經在隨同脂膏售賣的小匣子里特地寫了說明,要先在耳后或小臂內側試用,沒有異常以后再用到臉上。但是,對方是張貴妃,她不能因此而推脫責任……

  “貴妃恕罪!”她先賠禮道歉,再道:“我家脂膏在汴京城已售賣多日,除了上次有人以假亂真鬧出禍事以外,從未有過不適的先例……”

  張雪亦柳眉倒豎,“你此話何意?難不成本宮冤枉你不成?你看看我的臉,看看我的臉……”

  她將臉頰對著辛夷,咬牙切齒地痛罵。

  “本宮如此珍愛容色,怎會拿我的臉來陷害你?我看你們就是欺負人……”

  辛夷:“……”

  她不欺負人就好了,誰人敢欺負她? 由于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