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筆閣 > 小説汴京小醫娘全集 > 第255章 以毒攻毒
  大門吱呀一聲打開,露出段隋的笑臉。

  “九爺……”走進來就對上一雙冷眼,段隋當即收住表情,恢復成正經的模樣,拱手行禮。

  “見過九爺。”

  傅九衢瞇起眼,目光鋒利地掃向他。

  “查得如何了?”

  段隋道:“九爺神機妙算,這事背后果然有張盧的手腳,說來也奇怪,張盧軟禁別院,并不曾私自外出,除了貼身侍候的人,連張堯卓都沒有與他相見,他是如何與外界沆瀣一氣的?”

  傅九衢冷眼,“蛇有蛇路,鼠有鼠道!”

  段隋聞言又笑了起來,“屬下已按九爺的吩咐,將此事巧妙地透露給了宮里的探子,恐怕此時官家已然知曉……甭管他有什么道,這次肯定吃不了兜著走的……”

  今兒那夫妻倆到藥坊來鬧事是趙禎親眼所見,只須稍稍點拔他便能明白個中蹊蹺……

  能借力殺人的時候,傅九衢不想親自動手。

  尤其是官家寵愛的張貴妃的人,他自己收拾可以,別人替他收拾,那便是吃力不討好。

  不過,

  傅九衢不想這件事再輕輕放下。

  敢動他的人,就得付出代價。

  “走吧。”他起身理了理領子,就要離開。

  段隋掃他一眼,“這……九爺要去哪?”

  傅九衢道:“殺人放火。”

  “啊?”

  ~

  張家兄弟回來的時候,夜已深了。

  辛夷正坐在藥堂上等著他們,手上捧著一本書,看得正入迷。

  “辛夷……”張家兄弟是空著手回來的,見辛夷仍在等待,語氣有些虛軟,頭也不敢抬起。

  “我們找到人了,卻沒能帶回來。”

  辛夷氣定神閑地合上書,并沒有怪罪,而是讓他們坐下來說話。

  “怎么回事?”

  張家兄弟對視一眼,說了原委。

  他們在那夫妻二人的帶領下,徑直在虹橋找到了那個賣脂膏的小攤……

  那是個瞎了一只眼的婆子,以前就在張大伯的小食攤邊賣炊餅,家里窮苦,無兒無女,一個人養著孫子孫女,很是可憐……

  張家兄弟從她為何要賣假脂膏,瞎眼婆子倒不撒謊,一五一十地說了,她是在一個同村老太那里進的貨,說賣這個賺錢,她便來賣了,而且賣這種貨的不止她一人。

  張家兄弟一聽大驚。

  他們走訪了一下,單是虹橋,就有三家攤子上有貨,不僅如此,這種假脂膏已銷售很遠,他二人今日幾乎走遍了汴京城,越是犄角旮旯的小地方,越是賣這種假貨,反而是大體量的胭脂鋪里沒有……

  而且,所有人都告訴他們,這是辛夷藥坊生產的脂膏,保證正宗,童叟無欺。張家兄弟找他們問貨的來源,一個個卻諱莫如深,說人家說了,是辛夷的親戚賣出來的,但為免麻煩,不想吐露身份,只管放心賣便是……

  “我們拿了些回來……”張大哥將帶回來的脂膏擺在辛夷面前的桌子上。

  “你看看,這些是不是假的?”

  辛夷拿起看一眼,冷哼,“假的。”

  “唉!”張大哥嘆息一聲,“也不知是哪個缺了大德的狗東西背地里搞小動作,賺這些昧心錢,也不怕因果報應……”

  辛夷:“可不僅是為了賺錢。”

  張家兄弟似懂非懂,“那是為了什么?眼下我們應當怎么辦才好?那些賣假貨脂膏的,全是……窮苦人家,討口飯吃,我們也不好太過為難,畢竟制假的也不是他們。”

  他們說得十分艱澀,興許是怕辛夷怪罪,語氣吭哧吭哧地,臉都漲紅了。

  辛夷沉默片刻,“你們先去休息吧,有事明日再說。辛夷了。”

  “不辛苦辛苦。”

  張家兄弟回房去了,辛夷坐在堂上,緩緩拿起書,卻沒有看,目光盯著貨架許久沒有動彈……

  在汴京城里,她有哪些仇家?

  ~

  次日天亮,辛夷沒有去通知傅九衢,自己換了一身衣裳準備去廂坊里報案……

  走明路,治小人。

  先讓官府知道這件事情,再圖后計。

  不料,她剛到公事所,便碰到了張巡。

  一個進一個出,兩相對望,張巡欲言又止,辛夷皺著眉頭便要錯身而過。

  “娘子。”張巡叫住她,“聽說昨日有人去你藥坊鬧事了?”

  辛夷嗯一聲,沒打算瞞他,也不打算多說,抬步就走。

  張巡嘆息一聲,“發生這么大的事,你為什么不告訴我?卻叫大哥二哥滿城找人……”

  辛夷奇怪地撩眉,“我為什么要找告訴你?”

  張巡沉住氣,冷聲問:“你要和我別扭到什么時候?我們是夫妻。”

  辛夷:“是嗎?難道段世子帶來的放夫書,你沒有收到?”

  張巡一聽這話,臉色更為幽暗了幾分,“我本以為是她逼你的。如此看來,你是自愿的?”

  哈!

  辛夷臉上浮出幾分笑意。

  “難道我說得不夠清楚嗎?是什么給了你自信,以為我離不開你?”

  張巡濃眉微皺,大掌握住刀柄,雙眼驟冷。

  “你說什么?再說一次。”

  辛夷看了看他手上的刀,心里寒了寒,決定不和他逞口舌之能,也不要激怒他……畢竟這個時代男女地位不平等,丈夫打殺妻子不會有半分內疚。

  這個張巡肯定覺得他的地位是凌駕于她之上的,氣極之下,必生暴戾。

  “我還有事,告辭了。”

  辛夷不再遲疑,轉身便往里走。

  “等等!”張巡一把抓住她,凝神看著辛夷臉上的反應,“我沒有答應世子,我也沒有寫放妻書。所以,你仍然是我張巡的妻子。”

  辛夷心里一涼,抿嘴看著他,不吭聲。

  “收起你那點小心思。”張巡語氣低沉,帶出幾分怒氣,“以前是我做得不夠好,但事隔這么久,你的氣也該消了。辛夷,我對你已足夠容忍,不要挑戰我的耐性……”

  “……”

  這是什么霸總語錄?

  辛夷微瞇眼,看著張巡陌生的臉。

  “我若非離不可呢,你待如何?”

  張巡冷哼:“你不會想看到這個結果。所以,不要忤逆我……”

  他握住辛夷的手,寸寸收緊,聲音也變得更為低沉,“只要你乖乖聽話,我保證,往后會好好待你,給你足夠的體面……”

  “那你就別怪我不體面了……”

  辛夷用力抽回手,張巡卻不肯依她,一把將她拉拽過來,辛夷嘶一聲,怒氣上涌,一個巴掌扇在張巡的臉上。

  “失心瘋了么你!?”張巡怒斥一聲,大巴掌揚了起來。

  尚未落下,背后卻傳來鄭六的聲音。

  “張都虞候,你怎么還在這里?曹大人等你許久了……”

  辛夷回頭,看到站在公事所街上的鄭六。

  以及他的身邊,端坐馬上的曹翊。

  好似有許久沒見了,曹翊仍是那副溫雅的模樣,身著殿前司戎裝,手握鋼刀,卻似儒將,一雙溫潤的眸子里浮出薄霧般的柔軟和擔憂。

  “張都虞候。”曹翊輕輕地道,沒有情緒。

  張巡松開辛夷的手,對曹翊低頭行禮。

  “大人。”

  他說著又斜一眼辛夷,皺眉解釋道:“偶然碰到拙荊,便寒暄了幾句,讓大人久等……”

  “嗯。走吧。”曹翊沒有多說什么,眼神若有似無地掠過辛夷的臉,淡淡地道:“張衙內的宅子昨夜遭賊縱火,傷了人,失了竊,我們還要去搜查案犯,久留不得,有什么話,下值再和嫂夫人說吧……”

  曹翊的話像是在點醒張巡,又像是在對辛夷交代,有一絲古怪。

  然而,張巡并沒有什么反應,只是從鼻翼里輕哼一聲,睨向辛夷,“是。”

  他大步離開了。

  曹翊輕輕一抖韁繩,馬兒便徐徐小跑而去,待張巡走到他的身側,曹翊才回頭望了一眼。

  辛夷仍站在公事所門口,看著他們。

  曹翊目光微涼,一顆心撕裂般疼痛,卻無能為力。

  而辛夷并沒有看他,而是在想張衙門失火失竊的事情。

  是哪個俠士替天行道了么?

  辛夷的心情突然便好了起來……

  以毒攻毒,以殺止殺,用陰招治陰人,再爽不過了。

  ------題外話------

  錯字,我先更了再改~~~

  么么噠! 由于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