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筆閣 > 小説汴京小醫娘全集 > 第223章 大的換小的
  品牌的效應,辛夷打算好好利用。

  大家都是賣藥的,她不想搶普通賣藥人的生意,也不愿意壟斷市場,引來別的商家嫉恨。因此,經過譚家應診的事,她對藥鋪有了新的定位——

  除了“三不醫,四不治”的規矩要嚴格執行外,如果不是治病救人的藥材,其他的香膏藥脂,護膚品類,一律走高端路線——賺富人們的錢。

  辛夷藥鋪收好草藥的事情,很快便傳開了。

  她買了那些人的草藥,付的是高價,那么,有好草藥的人,便不再滿足于按市場價格出售了,一傳十,十傳百,他們自行便將草藥分出了三六九等,上等的給辛夷藥坊,別的賣給其他人。

  從初一那天開始,藥坊的角門便陸續有鄉民來賣草藥,辛夷家的蘭湯包尚未開始銷售,名聲就打響了。

  為了增加品牌效應,辛夷又讓良人去廂坊的告示牌貼上周道子寫的“廣告”,限量五百包的消息,傳得沸沸揚揚。

  犬子隔日一早,又送來一背簍艾草、菖蒲、紫蘇等草藥,還帶了一個和他差不多大的小姑娘。

  “娘子,她的草藥,你幫她收了吧?”犬子說完看著辛夷的神色,又補充,“她不是我們村的,我,我不要傭金。”

  那小姑娘比犬子矮半個頭,瘦瘦小小的,背簍沒有裝滿,松松半背簍,全是艾葉,品質明顯比犬子的差。

  “我不能收。”辛夷道。

  收下一個便壞了規矩,到時候她五兩銀子的蘭湯包,怎么賣得出去?

  犬子一聽就紅了眼,“哦”一聲,望著那垂頭不語的小姑娘,小聲道:“那,那你等我一會兒,我交了草藥,陪你去市場上賣。”

  小姑娘微微點頭,不發一言。

  辛夷看得有點不落忍,然后看著她道:“以后有好的,你再拿來我這里來賣,我給高價,好嗎?”

  小姑娘又點點頭,還是沒有抬眼看她。

  辛夷覺得有點奇怪,但小姑娘靦腆,辛夷也不多問,在他們離開的時候,將桌上的桔紅糕和幾個香梨全塞了過去。

  “買賣不成仁意在,拿著吃吧,小妹妹。”

  犬子躬身道謝,小姑娘卻始終看著自己的腳尖,不抬頭,也不說話,人也沒有離開。

  犬子嘆了一口氣,“走吧,你不要難過。張娘子家收的草藥都是頂頂好的,你這個是差了一些,回頭我陪你去西河采,那里的草藥長得好……”

  小姑娘突然抬頭,看著辛夷,將糕點推了回去。

  “我不能要。”

  辛夷以為這是小姑娘對自己不收她藥材的反擊,不料,那小姑娘遲疑一瞬,突地看著她道:“這些艾草,不是我采的。”

  辛夷聽著這話覺得不對味兒,沉下臉來,但沒有說話,只是目光溫和地望著小姑娘。

  小姑娘絞著手指頭,猶豫了許久,這才小小聲地道:“是有人給我使了銀子,讓我,讓我去找犬子的……我,我騙了他。”

  犬子大驚失色:“你騙我的?你說你娘是個瞎子,你要賣了草藥為娘治病,是騙我的?”

  小姑娘輕輕地點頭,又慢慢地搖頭。

  “我娘是瞎子,我想為她治病是真的……但艾草不是我采的,我也沒有草藥賣……是別人給我的,讓我這樣跟你講,再求你帶我來,把這些艾草賣給張娘子。”

  “天啦!”安娘子望了辛夷一眼,“會不會又是……”

  辛夷抬手制止了她,蹲身看著小姑娘,微笑道:“你真是個善良的好孩子。你放心,這事我不會說出去的,不會讓人知道……你偷偷告訴姐姐,那人給你多少銀錢,他長什么樣子?你認不認識?”

  小姑娘慢吞吞從腰間的布袋里掏出一小塊碎銀。

  “是一個銀子。那人長得很高,很壯,我不認識他。”

  辛夷看了看這塊小碎銀。

  對普通人來說,確實是很合算的買賣,平白拿銀子,艾草還能再賣一筆。

  “安娘子。”辛夷回頭示意安娘子去取出一塊小銀子來。

  比小姑娘手里的要大上許多。

  辛夷看著她道:“我們換,好不好?”

  小姑娘似乎有些不解,咬緊下唇不作聲。

  辛夷微微一笑,“那個叫你這么做的人,肯定不安好心,這個銀子呢,姐姐還有別的用處。我拿這個更大的銀子換給你,你看行不行?”

  傻子都知道銀子越大越好,小姑娘點頭應允,臉上浮出幾分喜色。

  辛夷見狀,微微一笑。

  “你回去把你娘帶來吧,我給她治病。”

  小姑娘誠惶誠恐地點點頭,又道:“你家的藥,貴嗎?”

  辛夷道:“我家的藥,因人而異。你來,就不貴。還有……”辛夷瞥一眼小姑娘的背簍。

  “這個草藥,我收了。”

  “啊!”犬子大驚失色,“娘子為何又要收她的草藥了?”

  辛夷笑道:“不為什么。你們出去的時候,若是那人問起,你們莫說銀子的事,就說我聽了犬子的話,便將草藥收了,別的一概不許提起,知道沒有?”

  犬子和小姑娘對視一眼,連連點頭保證。

  “娘子是好人,我們聽娘子的話。”

  “乖。”辛夷笑著將人送出去。

  ~

  這天開始,藥鋪里便開始準備做蘭湯包了,那些收回來的草藥,辛夷全放到藥材房里,進行加工。艾草、蒲草,再加上一些佩蘭、丁香、桑葉、葛根等,配成藥浴包。

  這個包是去布行讓裁縫連夜趕做的,用了系繩的方式,布繩用的布行里姑娘家的繡帶,很是精致好看,在時下算是比較新穎獨特,看得眾人嘖嘖稱奇,紛紛表示初五那天,要泡這個古法蘭湯,然后換上新衣去游玩。

  那天,辛夷也要放他們的假。

  藥鋪里喜氣洋洋,除了在前面藥堂問診的人,其余全部在次院的藥材房里裝蘭湯包。

  藥香充斥著整個院落,傅九衢邁入其間便聞到了,眉頭微微舒展。

  一顆燥煩的心,突然便落了地。

  今日官家在朝堂上大發雷霆,南邊的儂智高領兵出右江,勢如破竹,已然快要打到邕州了,朝堂上還在為讓誰領兵爭論不休。狄青奏表出戰,卻遭到多人反對,兩派針鋒相對,誰也不肯退步,甚至比香料案前,更為激動。

  一派覺得儂智高僅帶區區數千人起兵,成不了氣候,只需下旨令邕州知州陳珙布兵退敵便可,以大宋天威,不出一月便能將儂智高打出宋境,攆到交趾去。

  一派認為儂智高戰前多次奏表要依附宋廷,皆被拒絕,此時定然怒火中燒,悲憤至極。所謂哀兵必勝,不可小覷,朝廷當派大兵壓境,以揚國威。

  官家當時和顏悅色,說再行商議,下了朝便摔杯罵人,讓傅九衢私下以百人名單相挾,迫使那些人閉嘴,大戰當前,要同心協力……

  皇帝一聲令下,傅九衢便忙到這時,連水都沒喝一口,便來了辛夷的藥坊。

  不知何時開始,這里已經成了他躲清凈的寶地。不論朝堂上有多少大事,不論他的心緒有多么煩躁,只要坐在辛夷的小院,看蔬菜瓜果,鮮花草木,再聞著那獨有的藥香,疲乏便一掃而空。

  藥材房里談笑風生,傅九衢站在門外,許久沒有動彈。

  直到湘靈推門出來看到他,嚇得呀地一聲,“郡王。您來了,怎么不叫我們娘子?”

  她扭頭便叫,“姐姐,廣陵郡王來了!”

  這妞的大嗓門也不知道和誰學的,喜滋滋的聲音穿堂而入,整個藥鋪都聽見了。

  辛夷洗凈了手出去,見傅九衢站在檐下,臉色帶笑,清風朗月一般俊朗,也跟著笑了起來。

  “不是明天才到初三么?我以為你明天才會來呢。”

  “你以為本王明天會來接你?”傅九衢抬了抬眉梢,見辛夷垂下眼,又輕咳一聲,帶些微微的笑意。

  “當然要來接。”

  辛夷噗嗤一聲,眉目生光,“郡王怎么還自說自話了?是不是又忙得沒有吃飯?走吧,這邊人多鬧騰,我們去正院。”

  傅九衢欣然應允。

  孫懷看自家主子的樣子,早早在正院的花架邊擺上躺椅,那里有一個小茶臺,孫懷伺候他坐下,便提壺點茶。

  等辛夷端著飯菜過來,傅九衢已經舒舒服服地躺下了,雙眼緊閉,眉心微蹙,顯然是睡了過去。

  ------題外話------

  么么噠~~明天見! 由于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