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筆閣 > 小説汴京小醫娘全集 > 第172章 漁網里的女子
  傅九衢說得輕描淡寫,卻聽得眾人微微怔愣。

  你看我,我看你,目光怪異而復雜。

  傅九衢若無其事地叫來孫懷。

  “帶二念去洗手。”

  孫懷應聲,帶著二念下去了。

  有傅九衢在,大家都有些緊張,院子里便顯得過分安靜了。

  辛夷洗了手出來時,看到一念端坐在傅九衢身邊的樣子,上去摸了摸他的頭,又笑著看向傅九衢,“吃啊,都愣著干什么?孫公公呢,怎么不來侍候郡王用膳?”

  一念抬頭,“我們在等你。”

  辛夷愣了愣,“等我?”

  她瞥向檐下那一桌,笑了笑。

  “我在那邊吃就好。”

  辛夷不是一個有尊卑觀念的人,因此,不論鋪子里吃什么,上上下下都一視同仁,可她也尊重宋人的習俗,更明白傅九衢這個人的怪癖,是絕對不會和人同桌用餐的,這才特地為他準備了一桌。

  三個孩子算是他的子侄輩,同他一道用膳,也合情合理,只要他本人不嫌棄,辛夷沒有意見。

  不料,聽了她的話,傅九衢沉下眉頭。

  “你坐下一起。”

  辛夷訝異,看看院子里的人。

  “這……不合適吧?”

  傅九衢臉色更沉了幾分,看著有些不高興的樣子。

  “你不坐下,誰照顧孩子?”

  “他們有手有腳,自己會吃的呀……”

  “讓你坐就坐,怎生這么多話?”

  “……”

  這個天不冷不熱,吃火鍋最是舒服。

  辛夷客客氣氣地坐下來,這時孫懷帶著二寶洗手回來,挽高袖子便要侍候主子,卻被傅九衢免了禮,吩咐他和兩個侍衛也去隔壁桌用火鍋。

  孫懷喜滋滋地領命下去了。

  然后,辛夷就悲催地發現,廣陵郡王仍是不動筷子,雙眼就那么看著她。

  “……”這是廣陵郡王不習慣這么吃,還是想要她侍候?

  辛夷夾起一塊切得細薄的兔肉片,放入鍋中,閑聊一般詢問。

  “郡王吃過火鍋嗎?”

  傅九衢掃她一眼,“每年十月初一,東京會有暖爐會。自然是吃過的。”

  辛夷抬了抬眉梢。

  原來是她沒有見識。

  “那郡王吃的,也是這樣?”

  傅九衢半垂下眼皮,“你這個湯鍋,香味更為濃郁。”

  火鍋雖是已經成為了宋代民間的食物,但大多數還是在小火爐上煮一鍋清水,再下菜燙熟,用佐料蘸食。

  看上去步驟相同,但味道卻是完全不同的。

  辛夷輕輕一笑,將燙好的兔肉片放到傅九衢的佐料碗里。

  “郡王嘗嘗看。”

  她雙眼晶亮,滿是期待的眼神,與做好食物等待夸獎的廚子沒有區別。

  傅九衢吃東西很斯文,漫不經心地夾入嘴里,臉色微微一變。

  辛夷緊張起來,“怎么樣?不好吃么?”

  傅九衢恢復了原樣,慢吞吞地說:“不錯。”

  僅得了一個不錯的評價,辛夷其實有點不服氣。今晚的火鍋她很是花費了一番心思,佐料雖然不像現代那么齊全,但炒出來的鍋底很香,加了高湯更是濃郁,肉類也都用油、醬和椒汁漬過,蘸汁也是精心調出來的,味道應該不差才對。

  她沒有說話,分別給孩子夾了菜,然后自己才燙了一塊肉片入嘴。

  她眼睛一亮,“很好吃呀。”

  傅九衢看她的表情,輕咳一聲,“尚可。”

  辛夷:……

  算了,人家是吃過山珍海味的貴人,品味比常人更高也是有的。辛夷不再期待好評了。專心吃自己的,偶爾照顧三個孩子。

  然而,一轉眼,發現那個只配廣陵郡王“尚可”的菜,在郡王的筷子下越來越少。

  三個孩子皆是不可置信地瞪大眼睛,看著他們的傅叔……

  辛夷哂笑。

  果然是個傲嬌怪。

  “張娘子,你若是不開藥堂,開一間食鋪也是能過活的。”孫公公在隔桌吃著火鍋,由衷的稱贊了一句。

  辛夷笑著扭頭,“那往后孫公公想吃了,常來便是。”

  因為宅子轉讓價格的事情,她對孫懷很有好感,邀請的時候就十分熱情。

  孫懷順口便應下了,見主子臉色似乎不好,又尷尬地咳嗽。

  “小的這是沾了九爺的光,才有機會吃上娘子親手煮出來的鍋子,哪來的狗膽常來勞煩娘子……”

  辛夷笑著客氣兩句,突然聽到屋里傳來哐當的一聲巨響。

  她和傅九衢對視一眼,丟掉筷子便跑了過去。

  “怎么了?張娘子怎么跑了?”孫懷還在那里發傻,便見自家主子將筷子上的菜夾入嘴里,提提袍角,跟著便進去了。

  “發生了什么事?”

  幾個人都有疑惑,面面相覷。

  ~

  湘靈和良人的房里,一張漁網掉落下來,里頭罩著一個女子,正在拼命地掙扎。

  這是辛夷留傅九衢下來的時候就安排好的計劃,本意就是捉住這個偷衣裳的女子,可是此刻,看到這樣的一個人,辛夷內心的柔軟卻被深深觸動,一時十分難受。

  這是一個不像女子的女子。

  她頭發凌亂,黑漆漆的臟漬模糊了五官,卻有一臉橫七豎八的傷痕,一條條像蚯蚓似的爬在臉上,她的身上穿著良人那一件嶄新的衣裳,光著的腳板在努力地往回縮,試探掙脫漁網的束縛,手上拽著一個辛夷用來引誘她的瑪瑙盒子,一雙黑洞洞的眼睛,無神而恐懼,如一片深淵,正驚恐地注視著辛夷,一邊瑟縮后退,一邊做出威脅的兇狠模樣。

  辛夷鎮定地上前。

  “你總算出現了。”

  “啊!啊~”

  那女子被人撞破,害怕得身子瑟瑟發抖,但是為了給自己壯膽,又不停扒拉著漁網,朝辛夷齜牙咧嘴,像一條發怒的狗子似的,發出奇怪地叫聲。

  “別怕,我不會傷害你。”辛夷放慢腳步,試圖安撫她的情緒。

  傅九衢走進來,看一眼,合上了門,將屬下關在外門。

  “是她嗎?”

  “啊——啊——啊——”

  看到傅九衢,那女子分明更為害怕,叫聲更為恐懼高亢。

  辛夷朝傅九衢噓一聲,使個眼神,“不要嚇著她,我來問。”

  傅九衢瞥她一眼,閑閑地抱臂靠在門邊。

  “你餓了沒有?!”辛夷蹲下身子,平視地看著那個面目模糊的女子,“你是不是聞到我們煮鍋子的香味了?你想不想吃?我讓人煮一碗進來給你,好不好?”

  女子雙眼一瞬不瞬地看著她,嘴巴張合著,似乎想說什么,又說不出來,但手指緊緊摳著瑪瑙盒不放,整個人蜷縮在漁網里。

  辛夷沉吟一下,又問:“你喜歡篤耨香,是不是?”

  女子仍然不說話,將瑪瑙盒抱在胸前,防賊似的盯著她。

  “我不會拿走的,這本來就是送給你的東西。”辛夷微微一笑,說著又看一眼女子額頭上的傷。

  想是漁網落下來的時候,砸到她的頭了,這會兒有一絲血跡滑下來,顯得女子那張臉,更為猙獰恐怖。

  辛夷輕聲道:“我的漁網砸到你了?要不要我幫你包扎一下傷口?我是開藥堂的,你流血了,我可以幫你……”

  女子搖頭,拼命地搖頭,嘴里嗚嗚作響卻沒有人聽懂她說的什么。

  “你不會說話是嗎?”辛夷想到那個九尾狐妖的故事,嘆息一聲。

  “我知道你吃了很多苦受了很多罪,你不相信我,不相信任何一個人。沒有關系,我不靠近你,只是想把你從漁網里放出來。等一下,你想走便走,我不會強留你下來,不過,你往后若是餓了,渴了,冷了,都可以來找我,不用偷偷摸摸的,明白嗎……”

  說著,她一點一點地靠過去,將好不容易捉住女子的那一張漁網慢慢地拎起來,扯到一旁,順便將柜子上一盒糕點放在女子的面前。

  “填填肚子吧。”

  那女子雙眼黑黝黝地注視她,片刻后,突然躬身撿起糕點,飛快地轉身,推開窗戶便奔了出去,逃得飛快——

  “你為什么這么做?”傅九衢聲音淡淡的。

  辛夷知道自己的行為令他意外,回頭看一眼,輕輕將漁網踢開。

  “強扭的瓜不甜,強抓的人,養不熟。”

  傅九衢眉梢揚了揚,“哼,那你又為何要抓她?”

  “為了讓她信任我。”辛夷揚了揚眉梢,說得一本正經,“她受過很重的傷害,不會再相信任何人。又好似有語言障礙,如果得不到她的信任,是很難從她嘴里得到真相的。”

  傅九衢瞇起眼睛,“你從何處得到她的事情?”

  辛夷:“不是李大娘講的么?”

  傅九衢哼聲,“我查過,李大娘知道的,遠沒有你多。”

  ------題外話------

  不好意思,我是真的感冒有點嚴重,然后孩子也感冒了……一家子都生病(捂臉),耽誤了,抱歉,明天早點更新。 由于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