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筆閣 > 小説汴京小醫娘全集 > 第157章 無功不受祿
  “娘子這是怎么了?”

  怎么去一趟曹府回來,就生出這等鴻鵠之志?

  安娘子、良人和湘靈幾人互相交換眼神,第一反應便是她們家娘子和曹大人生出了嫌隙。

  “娘子怎會突生這等念想?”

  辛夷搖搖頭,“不是突生念想,而是想了許久,只不過以前沒有機會,也沒有錢……”

  眾人訝異不已,擔憂地看著辛夷。

  而茶室單桌的周道子,嘴里的小曲哼得更順暢了。

  辛夷沒多解釋,側目看向良人,“我讓你打聽隔壁那鋪子和房子的東家是誰,你可有打聽清楚?”

  良人慢吞吞地道:“姐姐還是另外找地方吧。隔壁肯定是說不下來的。”

  辛夷:“怎么了?”

  良人和湘靈對視一眼,“隔壁鋪子、房子和院子,全是杜仲卿的私產。我那天就奇怪,他狗鼻子怎會那么靈敏?咱們家里蒸香料,他轉頭就找上門來了……”

  那是杜仲卿的產業?

  怪不得平日里覺得隔壁院陰森森的,好像從來不見主人一般。

  原來主人是杜仲卿那個怪人。

  辛夷又驚又疑,又有些哭笑不得。

  “杜掌柜有這么大的家業,為何不自己開店,而去對面給人家當掌柜?”

  “姐姐,對面的鋪子也姓杜。”湘靈提醒她。

  “那不一樣。”辛夷內心仍有疑惑,“杜氏香鋪不是杜仲卿的產業,只是掛他的名號罷了,背后的東家另有其人。”

  “是嗎?但這也不奇怪。”良人又添了一碗飯,坐下來一邊吃一邊說:“杜仲卿那樣奇葩的性子,在鋪子里也就只能掛個名罷了。姐姐想,若當真讓他經營香鋪,那香鋪還能開得下去嗎?”

  湘靈不高不興地哼聲:“杜氏香鋪不是照常營生?也沒見人家關張哩?”

  “姐姐不是說了么?東家另有其人。”

  “不論怎么說吧,上次他來要白篤耨,受了姐姐羞辱,是不會再把房子租給咱們的……”

  “不租他家,又能租哪里?”

  辛夷家的藥鋪位置好,但除了隔壁的杜仲卿家,另一頭是一個大的瓦子,那種地方他們租不起,而再遠一些,租來也就沒有那么方便了。

  “沒關系。”辛夷不知想到什么,眼睛突然笑得彎了起來,“房子是杜掌柜的才好呢。大家街坊鄰里這么久了,不是更好說話,更方便么?”

  幾個人不解地看著她。

  辛夷眨眨眼,先賣了個關子。

  等她把飯吃完,讓良人合緊門窗,這才把幾個人叫到自己的屋子,掏出幾張銀票來,一張張擺在眾人面前。

  “有錢能使鬼推磨,我不信就他杜仲卿跟錢有仇——”

  辛夷拿著一大筆銀子,內心并不平靜。

  這些錢,名義上是張盧的賠償,實際上是燙手的山芋。

  張盧白白損失五十萬錢,這筆賬不會只記在傅九衢的頭上。

  所以,她得到的不僅是巨額銀兩,還是一顆隨時會要命的炸彈。

  至于張盧會不會報復,什么時候報復,誰也說不清楚,她不得不防。

  自古百姓對權貴,無異于以卵擊石,蚍蜉撼樹……

  她絕對不能傻傻地做炮灰……

  當天晚上,辛夷在床上輾轉反側。

  一樁樁,一件件,她把事情都在腦子里捋了一遍,次日頂著熊貓眼起身,叫來良人,將一疊銀票塞在信封里遞給她。

  “你替我去一趟曹府,將銀票轉交給曹大人。”

  良人捏了捏信封,點點頭。

  辛夷又道:“還有,你讓湘靈晌午多準備幾個小菜,我們請杜掌柜品香用膳。”

  良人怔了怔,突然明白了辛夷的想法。

  杜仲卿這個人,用不用膳不一定,品香是一定會來的。

  有錢能不能讓他推磨不一定,但有香就一定能。

  良人離開后,辛夷默默關好檀木盒子,一個人坐了許久。

  有時候,她也會像三個孩子一樣,覺得傅九衢當真是個大好人。可有時候她又覺得,廣陵郡王心思難測,敵友莫辨……給她的這一大筆銀錢,其實是給她出的一道難題,又或許說是某種考驗。

  錢他給了。

  人他幫了。

  至于能不能成事,全憑她自己。

  有錢,得有命花才行啊。

  辛夷抱緊她的大錢錢,“我一定能。”

  ~

  晌午,杜仲卿如約而來,身上著一件質地精良的藏青色圓領外衫,小心翼翼地邁入藥堂,一臉期待和疑惑。

  “杜掌柜,這邊請。”

  辛夷將人迎入飯堂,神色飛揚地讓湘靈上茶水酒菜。

  “我不喝酒,我不喝酒的。”杜仲卿好像對酒有天然的抗拒,連聲推托,然后坐下來便緊緊盯住辛夷,“張娘子,杜某只想知道,那篤耨香從何而來……”

  “真臘國。”辛夷看著這個香呆子,微微一笑。

  她如實告之,“此香本就名貴,又是從不遠萬里而來,屬實是不可多得的好香。因此,這香我手上也僅此一份,別無其他……”

  “真臘國,真臘國?”

  杜仲卿低低地念著。

  那模樣,仿佛已渾然沉入自己的世界。

  辛夷看著杜仲卿奇怪的反應,嘴角微微一抿。

  “我對香的認知,只是皮毛,實在不知杜掌柜為何如此喜歡篤耨香?這香也就稍稍獨特了一點,比別的香,又好在哪里呢?”

  “不一樣。”杜仲卿低低地說著,像在回答辛夷,又像在對自己說話,“因為是她的味道,所以不一樣。”

  她的味道?哪個她?

  辛夷撩眉,“杜仲卿和篤耨香,還有別的淵源?”

  杜仲卿垂頭嘆氣地搖了搖頭,不再多說什么,起身向辛夷告辭。

  “多謝張娘子據實相告,杜某就不叨擾了。”

  “杜掌柜,飯都還沒吃呢?”

  “不了。不了,不吃了。”

  杜仲卿是當真不通人情世故,他好似就沒有想過辛夷怎會平白無故請他吃飯,又告訴她篤耨香的來源,把自己的話說完,轉身便走。

  辛夷哭笑不得。

  和這樣的人就不能繞彎子。

  要打直球。

  “杜掌柜留步,我想租用你隔壁的鋪子和房舍、院落,不知杜掌柜肯不肯?”

  杜仲卿回頭,看著她,“張娘子要租我的院子?”

  辛夷:“是的。我看杜掌柜也未使用,空著也是空著,不如租給我,物盡其用如何?”

  杜仲卿想了沒有想,搖頭,“不租。”

  辛夷以為他還在為當日篤耨香的事情生氣,上前深深施了一禮。

  “上次的事情,是我小人之心,因為溫姿的死牽怒杜掌柜,如今想來,你情我不愿的事情,著實是不該……”

  “溫姿的死,為何要牽怒杜某?”杜仲卿后知后覺地問,“杜某還以為張娘子那么做,是嫌我出價太低……”

  辛夷:……

  看杜仲卿表情,不見半點虛假,好似真的不知道溫姿鐘情于他,為了他癡癡相望,毀婚離家出走,這才會命喪五丈河的一般。

  整個杜氏香藥鋪的人都知道的事,杜仲卿居然渾不知情?

  作孽哦。

  辛夷抿嘴一笑,“沒什么,因為溫姿在貴號失蹤,是我無端牽怒。望杜掌柜不計前嫌,把隔壁院子租讓給我,如何?”

  “不租。”杜仲卿仍是那句話,連表情都沒有變,“我并非記恨張娘子,只是那院子不便出租。”

  說罷,他大步走遠。

  辛夷誒一聲,喊不住,無奈地嘆一口氣。

  有什么不便出租的呢?

  寧愿空著,也不租給別人。

  有家有業有店鋪,卻給旁人當掌柜……

  杜仲卿當真是個怪人。

  ~

  辛夷對隔壁院子不抱希望,吃罷晌午飯便帶著三念趕著驢車出門,想去尋一個更好的地方。

  周道子聽說她要開一個藥研所,當即拍板留下來幫她,因此,藥堂里有周道子和安娘子坐鎮,穩穩妥妥,辛夷完全可以離開去干自己的事情。

  然而,汴京城百業繁忙,店面房舍多如牛毛,但好的鋪面好的房子又要好的地段卻不太好租,辛夷看了好幾處,沒有一個滿意的,也沒有一處可以比得上辛夷坊。

  無功而返。

  小三念一路都在安慰她。

  “娘不要著急,周先生說事緩則圓,凡事不急不躁,就能心想事成了。”

  辛夷笑著為她整理了一下身上的小襖子,“周老先生說的?”

  三念重重點頭,“周先生可厲害了。娘,我不想找別的先生了,我就想做我的先生的徒弟。娘,你多給先生一些銀錢,讓他收了我吧。”

  辛夷瞥她一眼。

  “你以為周老是愛財的人?”

  “娘不是說有錢能使鬼推磨么?”

  “但周老先生,他不是鬼呀?”

  “娘!”三念睜大眼睛,轉瞬就嘰嘰笑了起來,“娘真聰明……娘一定會有辦法的。”

  “小馬屁精!”

  母女兩個說著話,驢車已到藥坊門口。

  辛夷讓三念先進去,自己牽著驢準備從小門帶去后院的驢棚。

  剛一轉頭,就看到默默站在背后的曹翊。

  “曹大人?”辛夷怔了怔,微微一笑,“曹大人怎么來了?那個……銀子,你收到了嗎?”

  曹翊沉默地走近,盯著她看了許久,嘆息一聲,將那個信封遞到辛夷的面前。

  “無功不受祿。娘子這么做,當真是羞煞我也。”

  ------題外話------

  下一更,會晚點哈,先墊墊肚子。

  五點左右來看~么么噠! 由于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