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筆閣 > 小説汴京小醫娘全集 > 第97章 十個小蠻腰
  曹皇后訝異地轉頭,看看曹翊。

  曹翊又看向辛夷,眉頭微擰。

  姐弟倆沒有說話,只是目光交流,

  最終,曹皇后仍是點了頭。

  辛夷原不想趟這個渾水,更沒有想過要斗膽改變歷史,但她對史上的曹皇后不孕,以及仁宗孩子一個接一個的夭折,最后沒有親生兒子承嗣,不得不讓位給宗室子的事情,一直有些懷疑。

  就當是學術研究好了。

  她這么想著,凈手做了準備,與曹皇后進入內室,做了一個簡單的婦科檢查。

  這是一個沒有醫療機械的時代,一切全憑經驗和患者自訴癥狀,辛夷趁著沒有外人在場,問了曹皇后許多的私密問題,甚至問到她和官家行丨房時的一些細節。

  曹皇后一開始有些靦腆,到最后,看辛夷只是醫者態度,漸漸放開心扉,把她當成自己人,無一不說。

  辛夷吁一口氣。

  “我有一個猜想,不知圣人可要聽一聽?”

  曹皇后慢慢從榻上坐起,輕拂裙擺,“張娘子可以直言。”

  辛夷道:“圣人腎氣虛寒,胞丨宮少于溫潤,難以攝精成孕……這只是表象。實則因病積滯,引發生殖粘堵,以至精不能通行,塞于胞絡,無法在胞丨宮受孕……”

  用現代話說,就是輸丨卵丨管粘連堵塞。

  辛夷盡管用曹皇后能懂的話進行描述。

  曹皇后沉默片刻,似懂非懂地點頭。

  “那要如何做?”

  辛夷道:“我給圣人開一副方子,活血化淤,疏肝理氣,用以口服。然后,還需以湯藥灌丨腸,再輔以腹部熱敷……”

  曹皇后面露驚疑,“灌什么?腸?”

  辛夷微微一笑,“湯藥一日一劑,癸水期停用。敷方我會為圣人調好,裝入布袋,用前讓人蒸至熱燙為宜,再滴入少許的酒液,敷于腹下。入腸方也是每晚一劑,每用十天,可以歇上三四日再用。我們以一個癸水期為一個療程,每一個療程后,我會依據圣人的情緒,調整用藥。”

  她說的法子,曹皇后從來沒有聽過,乍一聽有些恐慌,但有辦法總比沒有辦法強,再說大家都是女子,倒也沒有什么羞澀的。

  “那便拜托張娘子了。”

  辛夷道:“我盡力而為,成是不成,還看天意。”

  曹皇后知道她這句話的意思,是怕自己怪罪于她,嘆息著微微一笑。

  “張娘子無須害怕,即便終身無嗣,我也不會怪罪于你。只是,除去你我,此事不可為第三人知曉。你且記住了?”

  辛夷松口氣,由衷地一拜。

  “圣人大度。醫者不道病人私隱,這一點還請圣人放心,我一定會守口如瓶。”

  ……

  離開采桑閣已是三更。

  曹翊再三謝過,奉上厚厚的診金,這才派人將辛夷送回張家村。

  湘靈帶著孩子去睡了,良人依舊在燈下做著手工等她。

  一盞孤燈,溫暖如春。

  看著辛夷進門,良人趕緊去打水供她洗漱。

  辛夷笑盈盈地謝過,拎著手上的布袋進了屋,剛想抖出來數錢,背后的門便被推開了。

  她轉頭一看,不是良人,而是睡眠惺忪的一念。

  娘倆眼對眼。

  一念揉揉眼睛,“你此行可順利?”

  小小孩兒,聲音稚嫩,問得卻老氣橫秋。???.

  辛夷笑著朝他招了招手,將一念叫到自己的床前,當著他的面把布袋子里的銀子抖在褥子上,撥弄撥弄,臉上不自覺地浮上微笑。

  “你來數數,這是多少銀錢?”

  大曹府富貴人家,不像鄉鄰問診都是給銅板串錢,而是直接給的銀錠。

  上次三個,這一次整整十個。

  “一百兩?你數數,是不是一百兩?”

  十個銀錠“小蠻腰”,看得辛夷喜形于色,眼睛都笑得彎了起來,一念卻沒什么笑容,伸手將布袋掩上,十分謹慎地道:

  “不要讓人瞧見,快藏起來。鐵蛋說,這兩日村子里鬧賊,常有人夜間行走……”

  辛夷和小曹娘子關系一好,鐵蛋和一念也成了兄弟。

  “我曉得的,讓你少管老娘的事,你怎么就不改?”辛夷嗔怪地看一眼孩子,手指戳在他的腦門上,“趕緊去睡。明兒起來,我們去辦年貨了。”

  一念點點頭。

  出門時,又突地折回來。

  “我看你的學問,比許多先生都強……所以,買買買要克制啊?”

  “……”辛夷哭笑不得:“算你有眼光。”

  “可惜我爹沒有眼光。”

  一念是低下頭說出這句話的,很小聲的一嘆,像是自言自語,又像是遺憾或者別的什么情緒……

  辛夷聽著挑了挑眉,不以為意地一笑,放好包袱,待良人備好水,匆匆洗過便抱著她的“小蠻腰”入睡了。

  ~

  暗夜的汴京城,燈火未滅。

  城里的酒肆瓦子仍是熱鬧非凡。

  錦莊里,傅九衢懶洋洋把著酒盞,眼眸半瞇。

  在他的旁邊坐著蔡祁,一面飲酒一面笑。

  在他的面前是低垂著頭的段隋,可憐巴巴地算計著這一遭主子生怒,他的俸祿會不會被罰到后年……

  “曹府。”傅九衢微微低頭,酒盞湊到唇邊,卻又未飲,停頓一下放在幾上,不緊不慢地問:“有點膽量。”

  蔡祁在旁邊幸災樂禍,煽風點火,添油加醋。

  “看來我們這個小嫂本事不小,居然當真搭上了清貴君子曹恒齊呢?誒重樓你說,曹恒齊至今不曾娶妻,是不是眼神有點毛病?怎么就看上張小娘子了呢?”

  “關你屁事。”傅九衢低沉的聲音帶著淡淡的涼意,將蔡祁從頭到腳打量一通,又轉頭對段隋道:“你說她屢次三番去孫家藥鋪?是為何故?”

  段隋沒有聽到要罰自己俸祿,長長地松了一口氣。

  “回九爺的話,這張娘子一心想要開個醫藥鋪,最是看重孫家藥鋪那個檔子,每次入城都要去看上一番,不過,我看今兒下午,那個少東家已貼出租讓告示,有不少人前去相問呢……”

  蔡祁笑道:“這小嫂子是個有心思的。”

  傅九衢懶洋洋地瞟他一眼。

  “心思太多,不是好事。”

  蔡祁看著他,搖了搖頭,自顧飲酒不語。

  傅九衢這時又道:“段隋,明日一早,你去將三個孩子接到我府上,就說是長公主的意思,孩子的姨母想孩子了。”

  段隋有些意外,啊一聲,“是。”

  傅九衢又道:“順便把小張氏叫上,給長公主把一個平安脈。”

  段隋拱手:“屬下領命。”

  蔡祁見他說得輕描淡寫,雙眼有點發直。

  “重樓,我們明日不是要去壽州嗎?若再拖延,可就趕不上回東京過年了。”

  傅九衢嘴角一挑,漫不經心地笑:“不沖突。”

  ~

  年關將至,家家戶戶都開始采買年貨,辛夷也不例外,手上有幾個銀子,一顆心又開始蹦噠起來,

  藥鋪沒得機會了,總得過一個肥年吧?

  次日天不見亮,她便爬起來梳洗收拾,將三小只也換上新衣,打扮得漂漂亮亮的,準備帶著湘靈和良人一起去采辦年貨,順便看城里的獅燈和廟會。

  然而,還沒有出門,段隋就帶著人和車過來了。

  “郡王有請娘子過府去。”

  他將傅九衢的意思一說,辛夷差點原地爆炸。

  本想拒絕,可三小只聽說要去長公主府,卻雀躍起來,尤其是小三念,一點點大卻是個顏控,聽說可以見到傅叔,不停地搖晃辛夷的胳膊。

  “娘,去嘛,娘,我們一起去嘛。”

  最終辛夷沒有拗過她,拖家帶口地隨段隋一道入京。

  不知是出于一種什么心情,辛夷仍然心欠欠地想著孫家藥鋪。

  一入城,她便讓車夫繞行去了馬行街。

  街上一如既往的熱鬧,而孫家藥鋪門口的告示已然被人揭了下來,鋪子也已經關張,只留了一扇門板沒有合嚴,可以看到里頭空空如也的貨架,幾個下人正在裝箱、清點藥材……

  租出去了吧?

  夢中情鋪徹底沒有希望了。

  辛夷嘆口氣,合上眼,懶洋洋地笑。

  “你們三個聽好了,一會見到傅叔,一定要好好地替娘問候他……”

  “問候他?”

  “嗯。問候他。”

  如果可以,最好連他家的十八代祖宗一起問候了。

  ------題外話------

  今天四章,一萬余字奉上,踐行昨日承諾,順便求票喲。

  18~26號,雙倍月票,請姐妹們手上有票的布施布施咱們這本書,這樣有可能會讓我們的辛夷被更多的人看到…………敬謝!祝訂閱的、投票的姐妹們萬事順遂,天若天仙,哈哈哈哈。

  ps:有人說,歷史就是任人梳洗打扮的小姑娘,二錦寫這本書的目的,是想從我的角度去解讀一些歷史上的人與事,如果與各位姐妹心目中的有所出入,還望互相理解,可噴書,勿噴我,敬謝。

  (字多了,我眼睛就大,不容易看到錯字。先傳了,我再慢慢改~) 由于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