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筆閣 > 小説汴京小醫娘全集 > 第84章 一入皇城司
  打發了龔氏,辛夷背著竹簍沿著汴河的河岸走了許久,一直到天徹底黑下來,才打道回來。

  她沒有找到記憶中的沉船水域。

  甚至有些懷疑,那個支線劇情有沒有被刪除……

  這一夜,辛夷睡得不太安穩。

  腦子里反復糾結著劇情,她患得患失地輾轉許久才入睡,但尋找白篤耨的念頭更加執著了。

  ……有財不發會遭天譴的吧?老天給了她一個穿越大宋吃喝玩樂的機會,同時贈送大力金手指buff和預知劇情的能力,不就是為讓她體驗一把爽文女主的人生嗎?

  搞錢比搞男人更實在,不能放棄!

  翌日,辛夷用罷早膳就背上竹簍,拿著鐮刀,戴上一個大寬沿的遮陽帷帽,然后領著三個小跟班出了門。

  她準備把汴河分成不同的區域,由近及遠,慢慢尋找……只要功夫深,鐵杵都能磨成針,還能找不到沉船地點嗎?

  “娘,我們要找什么呀?”

  “當然是找藥。壞女人最喜歡挖藥了。”

  “娘才不是壞女人。”

  “哼!那你問她是不是找藥?”

  有三小只跟在身邊,就像憑空添了兩個話癆。

  二念和三念說個不停,幸好一念話少,還會幫著做事。

  三念轉過來抱住辛夷的手臂,拖拖拽拽像個粘人精。

  “娘,二哥哥說得對嗎?”

  “不對。”辛夷笑了笑,低頭看三念,“我在尋寶。”

  “尋寶?”三小只眼睛都亮了,滿是崇拜地看她。

  天底下就沒有不喜歡尋寶游戲的小孩子。接下來,一連三天,無論辛夷走到哪里,三個孩子就跟到哪里,眼睛亮晶晶的,非得要跟著她一起去尋寶不可。

  辛夷成了遛娃的孩子王,沉船點卻不見蹤跡。

  辛夷覺得這么找下去不是辦法,速度太慢了,等找到東西她大概頭發都白了。

  她準備去找小曹娘子借一艘小船,沿著汴河從水面上尋找。

  然而,不等她付諸行動,段隋便找上門來了。

  “張娘子,郡王讓你去一趟皇城司,有些證供,須得你去核實。”

  官方傳訊,沒有拒絕的可能,辛夷換了身衣服,梳了一個簡單的發髻,都沒讓湘靈和良人來幫忙就弄得挺好看。

  穿越這些日子,她已漸漸習慣像個宋人一樣生活。

  走出門來,段隋在院門等待,抬頭研究那棵馬錢子樹,辛夷抿嘴笑一笑,將孩子托付給湘靈和良人,騎著她的小毛驢,同騎馬的段隋一道進城。

  路上,段隋走走停停,很是不耐煩。

  “你能不能快點,九爺等我回去交差呢。”

  辛夷掐算了一下日子。

  今兒是皇祐三年的臘月二十四,離傅九衢杖刑不過才六天。

  “郡王這就上值去了?他的傷好了嗎?”

  驢子比馬矮上許多,段隋和她說話,還得低下頭。

  “喲嗬,你還知道關心九爺啊?”

  辛夷眼睛往上一瞟,淡淡勾出一個笑:“當然。”

  不僅關心傅九衢,更關心什么時候大反派才能病體安康心情倍好,然后愉快地把兩本古醫書還給自己。

  段隋不屑地哼聲,勒了勒馬韁繩,一臉不滿地看過來。

  “你這小娘子年歲不大,心眼卻不小。怎么?一只小腳還想踏兩只大船啊?”

  “什么腳什么船?”還大啊小的,什么鬼?

  辛夷莫名其妙,段隋卻不會告訴她,那天晚上為了等她離開曹府,皇城司兩個察子差一點在風雪里凍成冰人,結果沒等到人還被郡王罰了。

  可憐的他自己因為一語不慎,明年的俸祿都被罰沒了。再罰下去,他這輩子大概要白當差了。

  段隋越想越氣,鼻子快冒出煙來,看辛夷便沒了好臉色,哼一聲。

  “我跟你也說不著。一會兒見著郡王,你自家跟他解釋去吧。”

  嘿!什么毛病?辛夷在驢背上坐直,挺起腰背,寒著臉瞪他:“段侍衛,氣郁不暢易生癰疽,有病早治。”

  段隋心里一跳,猛地扭過頭,“你又來關心我?”

  辛夷嘴角微微一抽,“我關心所有病人。”

  段隋瞇起眼睛,審視她,突地重重一哼。

  “我對郡王一心一意,忠心可貫日月,你別在我身上花心思。”

  辛夷笑得差點噎住,張嘴便吃到一口冷風,嗆咳許久才停下來,眼淚都出來了。

  “段侍衛,你很可愛你知道嗎?”

  可愛?段隋嚇得臉色都變了,緊握了一下韁繩,馬兒快步走在前面,離辛夷老遠。

  “張娘子,你請自重。”???.

  “哈哈哈哈哈哈……”

  ……

  皇城司位于左承天門內,靠近內宮城,與殿中省、六尚局等大宋中樞衙署毗鄰而居,相對于開封府大堂里的內斂莊重,皇城司從門楣到大堂,再到內堂,一應鋪張浪費,富麗堂皇的擺飾,讓辛夷對這個大宋中丨央特務機構,平添了幾分好奇。

  神秘的皇城司,帝王心腹、朝廷鷹犬,史料上記載不多,屬官品級也不十分的高,卻是一個灰色地帶的權利部門,掌控了無數人的前程和性命,生殺予奪、刺探監察,像如影隨形的陰影盤桓在人心,令一眾傲才傲物清高無比的大宋文人無視氣節,對它畏懼莫名……

  辛夷也情不自禁地緊張起來。

  衙門里很安靜,除了值守的兵卒,幾乎不見旁人。

  段隋將辛夷請入內堂,“坐吧。九爺稍候便來。”

  辛夷:“是。”

  她坐在內堂下首,往椅背上緩緩一靠。

  屋子里暖烘烘的,一個紫銅麒麟熏香爐擺在紫檀木的案幾上,散發著淡淡的煙氣,是白膠香的味道,氣味略辛,微苦,但白膠香有止血生肌、止痛和治浮腫的功效,想來是特地為傅九衢準備的。

  來的路上吹了冷風,辛夷坐著軟墊很是舒服,一時昏昏欲睡,神思不由又飄到了汴河邊,想著記憶里的水波巨石和遠方的莊子,還有水下沉船里價值千金的白篤耨……

  “睡著了?”

  一聲低淺的聲音從頭頂落下,辛夷睜開眼,首先看到的是一雙玄英色的華貴革靴,她抬頭看向靴子的主人。

  廣陵郡王姿容俊艷,黑衣長發、青玉發冠,面色蒼白稍顯憔悴,一雙黑眸清冷得似有寒芒滑過。

  狠人!

  挨了五十大板才六天就來上值了。

  辛夷起身,客客氣氣地行禮。

  “不知郡王找我前來,有何要事?”

  傅九衢輕笑一聲,冷冷淡淡,涼沁入骨,臘月的冰雪也不過如此。

  “張氏辛夷,你可知罪?”

  又來?辛夷頭皮都麻了。

  敢情她穿越一場就是來“戴罪立功”的唄?

  “請郡王說個明白,我罪在何處了?”

  一抹天光照在傅九衢的臉上,他瞇了瞇眼,慢慢撩袍走向辛夷的上首,孫懷見狀,伸手想要來扶,卻被傅九衢厲色制止了。

  他慢慢坐下,俊挺的身姿略有一絲別扭。

  很明顯傷勢未愈。

  如果不是方才那句“你可知罪”,辛夷可能會上前關懷一下這個因為幫她而挨了板子的男人。但傅九衢不給她好臉,一副要羈拿要犯的模樣,她也不好去貼人家的冷屁丨股,于是只遠遠的、默默地坐著,看他表演。

  孫懷端上熱茶,傅九衢淺抿一口。

  “小謝氏招供了。”

  辛夷嗯一聲,“她不是早就招供了么?又有新鮮的供詞?”

  傅九衢漫不經心地看來,眸底帶一抹嘲弄。

  “張氏辛夷,你還不從實招來嗎?陳儲圣是水鬼案元兇,而你,就是幫兇。”

  辛夷僵在椅子上。

  沉默片刻,冷不丁又笑了。

  “廣陵郡王,小謝氏的話若是信得過,我想我此刻就不會坐在這里,而是在皇城司的大獄里待著了吧?郡王,我到底哪里得罪了你,你要這般整我?”

  她說得義憤,傅九衢卻沉默以對地看著,那眉目間的疏漓淡漠和一抹多出來的審視,讓辛夷忍不住懷疑前陣子認識的那個傅九衢是不是在做夢。

  “孫懷,拿給她看。”傅九衢沉聲。

  冷淡的表情里,有一絲難以察覺的煩躁。

  辛夷抿著嘴,一動不動地等待著,直到孫懷將一本薄薄的卷宗呈到她的面前,她緩慢地翻開,這才忍不住大驚失色,捏著書頁的手微微一抖。

  里頭不止有小謝氏的證詞,還有皇城司對三封密信和案件的調查。

  如若案卷中的內容屬實,那么,她還真和水鬼案有關。

  甚至,都無法脫罪——

  ------題外話------

  當當當當,新鮮兩章奉上,感謝各位小姐妹,

  小劇場求票求正版訂閱求推薦(與主劇情無關)

  傅九衢:你可知罪?我挨了五十大板,你不聞不問不管不顧還在曹府過夜,簡直罪不可恕,你對得起我那故去的行遠兄弟嗎?

  辛夷:姐穿越過來就是發家致富享受汴京繁華的,不是來給你堵窟窿戴罪立功的……

  二錦:得了得了,我說您二位,有事說事,無事親個不可描述的熱唄…… 由于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