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筆閣 > 小説汴京小醫娘全集 > 第421章 迎親話別
  迎親的車駕和鼓樂一到,驛館就熱鬧起來。

  轎子停在門口,吹吹打打。

  這邊吵吵嚷嚷催新娘梳妝啟身上檐子,那邊攔門索緞死乞百賴要紅包。

  笑聲一片。

  屋子里,魏氏帶著喜娘丫頭忙碌不停。

  “快快快,新郎官催妝了!”

  “首飾呢!”

  “蓋頭蓋頭……拿過來”

  金鳳頭冠蓋上大紅喜帕,領飾,戒指、手鐲,珠翠滿身,黃金赤亮,那一副珠光寶氣和富貴逼人的景象,晃得人眼花繚亂。

  辛夷長這么大,身上從來沒有佩戴過這么多的首飾,只覺得都沉重了了不少,脖子仿佛都要壓彎了似的,難受得緊,可身側的一群喜婆和丫頭卻連聲稱美。

  天家富貴,新娘子戴得越隆重,夫家越是有臉面,所以,辛夷不得不為了廣陵郡王的臉面不停地抻住脖子,挺直脊背,讓自己看上去更為舒氣一些。

  “姑娘。”

  紅豆突然小步過來,低頭小意。

  “少主有話要同你說。”

  辛夷怔了一下,抬頭望向緊闔的房門。

  魏氏見狀,笑了起來,“等會兒姑娘就要上轎了,大舅哥有話交代,那我們便先外面等候吧。”

  姑娘家嫁人,若在娘家,是需要母親教導一些夫妻之道,再千叮呤萬囑咐依依不舍方才出門的,而辛夷沒有這些,一個人安靜獨坐等婚儀,讓魏氏看著都覺得心酸。

  她不知原委,當即示意丫頭都出去,騰出地方來讓他們兄妹說私房話。

  杏圓看著大家都出去了,不太情愿地拖動腳步,想留下來陪著辛夷,卻聽辛夷低笑一聲。

  “去吧,外面等。”

  杏圓看一眼門口的高明樓,垂下眼眸,“是。”

  高明樓走進來,為了避嫌,并沒有反手關門,而是在辛夷面前不遠處慢慢站定,凝神看她片刻。

  “一會我會送親過去。”

  古時嫁女,一般娘家送嫁會有兩名男性親眷,舅父、兄弟、或是堂兄弟,表兄弟同行。

  父母不在,高明樓為妹妹送嫁再正常不過。

  辛夷微笑點頭,“嗯。”

  高明樓沒有說話,一件簇新的深藍色公服,腰間鞋帶,黑底革靴,整個人添了些清俊儒雅,褪去了一些平常的冷漠。

  辛夷蓋頭垂落在頜下,只看到高明樓那雙黑色革靴。

  “哥哥還有什么要吩咐的嗎?”

  高明樓目光深晦,沉默片刻突然走近,將一個小荷包遞給她,“你放在身上。”

  荷包里有肉脯果干還有幾塊精致的糕點,都用油紙仔細地裹著,種類多而雜,看著便知準備的人十分用心。

  辛夷心下略沉,笑道:“嫁到長公主府上,哥哥還怕我會餓著不成?”

  高明樓沉默許久,一聲低嘆。

  “宋人婚儀繁雜,新娘子常常會餓肚子。”

  辛夷抿抿嘴,作開心狀,將荷包塞到大袖里,雙手捻緊紅喜帕,端正地坐著,“多謝哥哥。”

  “嗯。”高明樓平靜的目光下略有一絲糾結,好像有許多話要說,卻又什么都沒有說出口,只道:“兄妹一場,今后不論發生什么事,我總歸是盼著你好好的。”

  辛夷輕輕嗯一聲,模樣真誠而溫和。

  “我也不會忘記哥哥的救命之恩,無論發生什么事,我也一樣盼著哥哥會越來越好,早娶嫂子,早添侄子……”

  高明樓嗯聲,沒有再多說什么,正如這些日子一樣,對辛夷若即若離,不遠不近,照顧周全卻不十分親近,讓人猜測不透他的心思。

  今日也是一樣,辛夷看不到他的面容,卻能察覺到那壓抑的氣氛。

  “哥哥?你還有什么要說嗎?”

  高明樓沉吟一下,搖頭,“沒了。迎親隊伍已經來了,我出去招呼。”

  辛夷乖順地道:“好。”

  高明樓轉過身去,走得很慢。

  快出房門時,突然抓住門柱停頓片刻,慢慢回頭。

  “等你嫁去長公主府,我可能很快就要走了,往后再也不能護你。你……不會怪我吧?”

  他說這句話的時候,聲音很是柔軟綿長,就像一個人做戲太久,漸漸入戲而忘卻自己的身份,音調里是不太平常的深情,目光里是濃濃的不舍,讓辛夷心下略微沉重。

  “是發生什么事了嗎?”

  高明樓:“我不是宋人,總歸是要離開的。”

  辛夷:“那哥哥在大宋的事情都辦好了嗎?”

  高明樓:“快了。”

  辛夷笑了起來,“那我怎會怪哥哥?我以前就說過的,我的命是你救的,你有什么吩咐,我自會照辦。”

  高明樓沉默片刻,扭頭看她。

  “說這句話的是阿依瑪,還是郡王妃?”

  辛夷道:“阿依瑪就是郡王妃,郡王妃就是阿依瑪。”

  高明樓勾起嘴角,視線微淡,看著她笑了笑。

  “汴京是好地方。繁花滿路,香醉游人。簫笛連夜,不似人間。你往后在這里生活,哥哥也放心。”

  在辛夷的記憶里,高明樓很少自稱“哥哥”,外人眼里感情深厚的一對親兄妹,其實中間隔了一層,只有他二人心知肚明的窗戶紙,卻從來沒有人主動去捅穿過。

  沒想到在出嫁這天,卻從高明樓的嘴里聽來幾分真情實感。

  辛夷輕輕一笑。

  “我以為哥哥并不喜歡我嫁到大宋。”

  高明樓嗯一聲,“不喜歡。”

  “那……”

  “但是你喜歡。”

  一句話平靜淡漠,卻飽含失意。

  這種失意讓人很難琢磨,就像一個找不到歸屬感的孩子,走在人海茫茫的街頭,滿目繁華熱鬧,他卻孑然孤獨。

  “我不喜歡你嫁到大宋。這里的婦人要三從四德,以夫為天,去了婆家也低人一等,尤其你嫁的丈夫是廣陵郡王,你的婆婆是長公主。這世上的榮華就沒有輕松得來了,你一個外族女子,沒有娘家撐腰,往后尚不知要遭受多少磨難……”

  停頓一下。

  高明樓嘆息一聲。

  “眼下廣陵郡王愛重你,自是萬事皆好。可自古男子大多薄幸,萬一今后…………有什么不測,他可否仍會待你一心一意?”

  辛夷驚訝。

  她想破腦袋也沒有想到高明樓會對她說這些話。

  “哥哥,你怎么了?”

  高明樓沒有回答,沉眉盯著她看。

  “你喚我一聲哥哥,我便把你當妹妹。自是不愿你在長公主府里受半分委屈……可往后,我大抵是不能再護著你了,凡事須得留點心眼,切莫將心完全托負。若他府上當真不容你,也莫要由著性子與其沖撞,暫且忍耐,從長計議……”

  “哥哥?”辛夷微怔。

  “天大地大,長公主府若不容你,你便去別處求生。”

  高明樓并不理會辛夷的詢問,就好像要一次將所有的話都說盡一般,慢聲柔語。

  “只要人活著,便會有希望。無論什么時候,你都不要學那些貞婦烈女的模樣,在一棵樹上吊死。否則,我看不起你。”

  辛夷:“我懂。往后我會常常來信,好叫哥哥放心。”

  高明樓張了張嘴,好像還想說些什么,忽然聽到一陣腳步聲。

  官媒人在說,禮部的迎親使在不停地催促,說吉利快到了,讓他們做好準備。

  高明樓微微嘆息,話鋒一轉。

  “從今往后,你便好自為之吧。”

  聲音未落,他已邁開腳步。

  “哥哥!”辛夷突然喊住他。

  高明樓停下停步,卻沒有回頭。

  辛夷隔著一層大紅的頭蓋,看著高明樓的方向,眼眶微微一熱:“雖然你從來不肯與我交底,我也不知道你到底要做什么,有什么心愿要完全。但我也有幾句話想要奉勸哥哥。”

  高明樓沉默不語。

  辛夷道:“人生在世,平安喜樂,福壽終老便是最好的結局,有時候,不必過于追逐那些求而不得。”

  高明樓呵笑淺笑:“求而不得。說得好。我走了。”

  腳步聲越去越遠,一群人嬉笑打鬧著走進來,將婚禮的熱鬧點燃。

  方才,辛夷看不到高明樓的神態和表情,卻無端感覺到了他的壓抑和落寞,就如一把拉滿的弓弦,將氣氛高高地推到了某一個瀕臨爆發的頂點……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