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筆閣 > 小説汴京小醫娘全集 > 第331章 存者之心
  傅九衢帶辛夷離開的方向,是儂寨通往溪洞的深山老林,那匹馬中箭后失控帶著傅九衢和辛夷滾下去的那一道濠溝,正是儂寨與溪洞的界線。

  濠溝那一頭,在溪洞境內。

  三十六洞的洞主在宋儂兩軍的夾縫中,態度一向曖昧不明。盡管溪洞長老將傅九衢帶入儂寨這件事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但儂智高卻不會在這個節骨眼上貿然帶兵去溪洞找人……

  而且,這個兩地交界的濠溝深不可測,崖下是無人涉足的原始叢林,山壁奇險陡峭,宛若天險,便是寨子里最勇敢的獵人也不曾平安來去……

  儂智高帶著大軍在山林附近搜索了半天,人和馬都不見蹤影。

  最終,他在望不見底的山崖峭壁邊上坐了半個時辰,長嘆一聲,便勒令士兵返回儂寨,沒有再回頭。

  ~

  “從這里掉下去,絕無生還的可能。”

  在溪洞那頭,宋軍也在懸崖邊的密林里搜索、尋找。

  比起儂寨,溪洞這一邊的山崖更為陡峭險峻,根本無處攀附。別說是人,就算是飛鳥也無從落地。

  “回去吧,曹大人。”

  張巡面無表情地看著黑幽無垠的深淵。

  “兩軍陣前,險象環生。我們再這樣搜索下去,只怕讓溪洞土酋也是難辦……”

  溪洞那個頭發花白的老酋長站在一邊,陪著笑臉。

  “我與儂智高素無過節,這,這倒不是什么大事……但欽差大人說得對,眼下救人,無非是盡一盡存者之心罷了。”

  他嘆息一聲,道:“此地名叫神仙嶺,方圓十里,人跡罕至,嶺下天淵究竟有多深,沒有人說得清楚。聽寨子里的老人說,這里仙人修煉之處,直通三界六道,凡間生靈都涉足不得…”

  曹翊和寂無對視一眼,目光沉痛。

  他們也沒有料到傅九衢會在回京路上私逃離隊,徑直帶人前往儂寨救人。這個做法不可謂不瘋狂,兩人認識他多年,都覺得不可思議……

  一生風光霽月順遂亨通的廣陵郡王最終竟會落得個客死他鄉,尸骨無存的下場?

  對這樣的結果,二人都莫名傷感。

  “阿彌陀佛!”寂無打著佛手,念著法號,聲音幽淡入髓,好似一段故事落幕般悵然。

  接著,他便盤腿坐在山崖上,闔起雙眼,手捻佛珠念念有詞地誦起了經文,仿若在為墜崖的生靈而超度。

  山風幽幽,無人回應。

  張巡緊皺眉頭,在禪音里安靜片刻,慢慢走到曹翊的身側站定。

  “曹大人當真不知廣陵郡王有逃離之心嗎?”

  這次帶傅九衢回京,是曹翊安排的人馬。

  聞言,曹翊皺眉看著張巡,“欽差大人是要問責曹某嗎?”

  張巡拱手一揖,恭敬地道:“曹大人誤會。我怎會存有責怪曹大人的心思?我只是……”

  他抬眼看著曹翊,若有所指的道。

  “官家最是心疼廣陵郡王,正是怕他意氣用事,為一個女子斷了前程,這才會殷殷來旨,急召郡王回京……眼下郡王折在儂寨深山,我是怕曹大人不好向官家交代呀。”

  曹翊盯著張巡的眼睛,笑了笑,有些感傷和落寞。

  “比起他們的性命,我挨一頓訓斥,又算得了什么呢?”

  從賓州長途跋涉而來,兩個人臉上都有疲態。

  但相比曹翊,張巡神色要平靜許多。

  “生死有命,由不得你我。”

  曹翊眼皮一跳,眸底忽然涌上一層霧氣,音調頗為悲傷地問張巡。

  “張大人就不難過嗎?”

  張巡沉默一下,“我難過又能如何?死者已矣,存者再是煎熬,不都得活下去嗎?”

  曹翊肅然抿唇,但見張巡突然目光銳利地掃過來。

  “當初我折翼昆侖關,他們都以為我死了,不也都堅強地活下來了嗎?我們今日也正該如此。”

  曹翊道:“張大人當年重傷墜河尚有轉機,郡王如今墜崖,生死不明,我們怎可放棄尋找?”

  張巡微微一笑,嘴角勾出一絲譏誚的笑,冷漠地道:“那當初我墜河,朝廷可有派大軍壓境,前來為我尋尸?”

  一聲淡淡的反詰,見曹翊沉下臉來,張巡連忙拱手施禮。

  “曹大人恕我直言,人命雖有貴賤之分……但我們身為將領,當以大局為重,眼下正是討伐儂軍的關鍵時候,我們的力氣應當用在刀刃上,若大舉派兵搜索郡王遺骸,勢必會破壞朝廷的討伐計劃……這個罪責,只怕你我都擔當不起吧?”

  曹翊目氣沉沉地盯著他。

  “你仍在氣恨重樓?”

  張巡一怔,搖頭失笑。

  “曹大人說笑了。我與郡王結識一場,雖然彼此生了些嫌隙,一直有心結未除,但我不是惡毒之人,怎會為他人喪命而高歌?只是……曹大人,身為朝廷命官,不可感情用事呀。”

  張巡上前兩步,望著峰巒深淵,無可奈何地一嘆。

  “大宋的將士要死,也應當死在戰場上,怎可做無謂的犧牲?你看看這深淵,飛鳥難渡,人蹤皆無。我們如果一意孤行尋找郡王尸骨,要耗費多大的代價,要死多少人?”

  曹翊沉默。

  張巡不冷不熱地一笑。

  “士兵再是賤命,也是父母的心頭肉。上有老,下有小。賠上他們的性命,曹大人……您就忍心嗎?”

  天地間冷肅一片。

  不知何時,夜幕已降臨。

  曹翊一嘆,疲憊地瞇上雙眼。

  “罷了。傳我命令,停止搜索——回營。”

  ~

  溫熱的濕氣阻礙了辛夷的呼吸,水漬從額頭滑下來,將她的雙眼模糊一片。

  眼前的畫面影影綽綽,看不分明。

  “九哥!你,放我下來……”

  “不要說話。”傅九衢將辛夷馱在身上,踉踉蹌蹌地行走在暗淡無光的密林里,渾身上下如被汗水洗過,林中濕氣又重,衣袍如同泡水一般潮濕。

  他深深呼吸,扶住樹木,口鼻里溢出一絲凝重。

  “十一再堅持片刻。”

  辛夷知道他想救自己,不會輕易放棄,心中更是難過。

  從山崖墜下后醒來,辛夷就發現自己被傅九衢用腰帶綁在背上。

  身上很痛,無處不痛,如今的她仿佛一個被人拆散骨架再重新組裝的人偶,意識和身體隱隱剝離……

  傷得很重。

  她可能要死了。

  這種瀕死的感覺讓她沮喪、惶恐,明明身子疼痛難忍,腦子卻格外活躍,與傅九衢相處的一幀幀畫面,不停在腦子里回放。笑的,鬧的,惱的,怒的……

  還有汴京城的亭臺樓閣,人潮車流,那繁華盛景如同海市蜃樓一般,皆在眼前,如同回光返照。

  “不要再走了。”

  辛夷呻吟般小聲地喚他。

  傅九衢太瘦了,不知道分別的這些日子,他是如何虐待自己的,辛夷記憶里那個修長精實的廣陵郡王,脊背硌人,伸手便能摸到肋骨。

  她的頭垂在他的頸窩處,可見骨胛高聳。

  辛夷雙手纏繞在他的脖子上,聽著他不均勻的呼吸,難以抑止的痛苦。

  “我近來胖了不少,身子重……不要浪費你的力氣。”

  傅九衢沒有說話,身子顛簸一下,不知踢到什么,咚地跌下去,他連忙護住辛夷,穩住身體,但腦袋卻重重地磕在了樹上,鮮血順著臉頰淌了下來。

  他沒有喊痛,而是回頭問辛夷。

  “十一,你沒事吧?”

  辛夷搖搖頭,眼睛虛弱地睜開。

  “你摔到沒有?”

  “沒有。”

  “你額頭流血了。”

  “這不算什么。”

  辛夷一窒,看著傅九衢憔悴黑瘦的臉,在空曠山林攝人心魄的寂靜里,眼淚唰一下滾落下來。

  “不要這樣……九哥,你不要對我這樣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