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筆閣 > 小説汴京小醫娘全集 > 第284章 方格眼窗里的秘密
  辛夷別扭上頭,沒仔細去分辨他這句話里的含義,說一聲謝謝,順便推開他的胳膊,客氣而疏遠地走開,并不問傅九衢為何在此。

  因為房里坐著幾個大驚失色望著她們這兩個闖入者的姑娘,環肥燕瘦,一個個容貌秀麗,萬種風情,一副聲色犬馬的妖嬈娉婷……

  那傅九衢來干什么的,還用問么?

  “郡王。”辛夷鎮定而冷淡,“右衛大將軍好似有危險,。郡王為何阻止我們進去?”

  高淼也是沉著臉,“郡王何意?”

  屋子里的人除了高淼,齊刷刷地看過來。

  傅九衢盯向辛夷,突地抿唇,拉住她的手,大步轉身。

  “跟我來。”

  這個包間比辛夷方才待的那個要大上許多,陳設也更為富麗堂皇。

  一簾之隔的地方,是另一個風雅所在。

  這里好像是戲水的沐浴間,一個池子,旁邊有一個木架,還有一面掛在墻上的大銅鏡。

  而此刻,段隋就站在銅鏡面前,像是在看自己的臉,全神貫注。

  辛夷不知道傅九衢拉她過來做什么,一動不動。

  “過去看看。”傅九衢松開她的手。

  辛夷和高淼對視一眼。

  走近才發現那個銅鏡下方居然有一個類似貓眼的孔洞,做得很隱秘,不仔細看根本看不見它。而那個孔洞里嵌有類似水晶或透明寶石的東西,可以放大影像,有透鏡的效果……

  隔壁的情形,在這里恰好可以看得清楚。

  辛夷暗吸一口氣。???.

  隔壁就是花魁娘子沈碧芊的房間。

  這個透鏡的目的是什么,不言而喻了。

  古人的腌臟東西,還真不少……

  “我看看。”辛夷有點好奇,見段隋讓開,睜上一只眼,便湊近那個透鏡。

  隔壁。

  趙宗實并沒有受到傷害……

  相反,他正在大發雷霆,用力地摔砸著東西,從透鏡上看,整個人瘋狂而扭曲,走路歪歪倒倒,精力卻似無窮……

  地上躺在兩個人。

  好像是趙宗實的侍衛。

  不知還活著沒有,已然被人放倒。

  除了趙宗實,辛夷還看到一個嚇得瑟瑟發抖的女子——沈碧芊。

  她衣裳不整地縮在一邊,不敢靠近趙宗實,但也沒有借機逃離,而是驚慌地捂著小嘴,不停地叫著“將軍將軍”,聽上去楚楚可憐,嬌聲軟語……

  這時,一個男人的聲音傳來,帶著笑,帶著惡劣。

  “那下官就不打擾將軍美事了,花魁娘子艷絕岳州,下官恭喜將軍拔得頭籌……告辭!”

  透鏡里看不到那個男人的身影,聽聲音不太年輕,很快便有腳步聲傳來,房門發出砰的一聲巨響。

  “讓我看看。”高淼聽到聲音,卻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伸手就來推辛夷。

  “郡君。”辛夷穩住身形,沒有讓開。

  她不想讓高淼看見那樣的畫面。

  于是掉頭看向傅九衢,“將軍好似被人下毒。郡王,我們不能坐視不管。”

  傅九衢聲音淡薄:“我若不管,便不會來。”

  高淼咬著下唇,眼圈都紅了。

  即使她什么都看不見,也可以猜測隔壁是什么樣的情形。

  “讓我看看……”

  “郡君……”

  “讓開!”高淼用力推過去,辛夷一個踉蹌。

  傅九衢臉色微變,再次伸手扶住她,冷臉看著高淼。

  “我勸郡君莫要沖動行事。”

  高淼握著拳頭,猛地轉頭:“郡王是要我眼睜睜看著自己丈夫遭人陷害……而不管嗎?”

  何止是陷害,下了藥后的趙宗實面對色藝雙絕的沈碧芊會做出什么事情?

  高淼光是想一想,頭都要炸裂開來,哪里會在意別的事情?

  “我這便過去——”

  她說罷也不看透鏡了,扭頭就要走。

  再一次,被程蒼面無表情地攔住。

  “廣陵郡王!”

  傅九衢輕笑一聲,“郡君一時沖動,壞的不是我的好事,壞的是右衛大將軍的前程……”

  高淼變了臉色,“此言何意?”

  傅九衢慢聲道:“將軍任職岳州,早晚要與這些魑魅魍魎交手。今日如果不能一舉掃滅,打出聲威,來日……”

  他忽而淺笑,“躲得過初一,躲不過十一的道理,不用我告訴郡君吧?”

  高淼眼瞳幽黑,面色變化不停。

  傅九衢:“郡君若肯信我,不如稍做等待?”

  在汴京城里,傅九衢的名聲并不好,但有一點卻是所有人的共識——他為人陰險狡詐,善謀善斷,有的是手段。

  “郡王為何幫我們?”

  “我幫的不是你們。”傅九衢微微瞇起眼,“我幫的是大宋。”

  高淼默默咬牙,松開了緊攥的拳頭,再一次拖著虛軟的雙腳,走向那個透鏡。

  段隋站在那里,見到過來,默默讓開一個位置。

  但高淼沉寂片刻,聽著隔壁沈碧芊咿呀委屈的聲音,卻沒有勇氣抬眼去看。

  砰!

  又是一聲巨響傳來。

  高淼這才急急俯身看去。

  趙宗實跌坐在滿是碎片的青磚石上,撐在地上的手,鮮血淋漓,嘴里發出類似野獸般的粗重喘氣。

  “你不用害怕……”

  他聲音虛軟,帶著冷笑。

  “我不會近你的身……”

  沈碧芊一直揪著衣裳在默默流淚,突然噤聲。

  “將軍……”

  趙宗實低垂著頭,喃喃般道:“我有妻,有子,有女……斷斷不會……”

  遲疑一下,他腦袋重重沉下,脖子好似折了一般。

  “對不住滔滔……”

  那只手也重重地捏緊瓷片,任鮮血橫流。

  “不能……對不住滔滔……”

  沈碧芊似乎有些震驚,忘了哭,也忘了害怕,竟慢慢朝趙宗實爬了過去。

  “將軍……”

  低喚一聲,她聲音細軟地飲泣。

  “妾仰慕將軍久矣……若將軍實在難受……妾可以服侍將軍……心甘情愿。”

  趙宗實的頭抬了起來,側目望向沈碧芊。

  梨花帶雨的花魁娘子,朱唇輕啟,如暴風雨后獨立風中的嬌花艷朵,說不出的旖旎風情。

  趙宗實的拳頭緊了又緊,雙眼赤紅一片,嘴唇哆嗦。

  沈碧芊的手已經搭上他的肩膀,整個人顫抖著偎向他的懷里。

  “將軍。”她喟嘆般輕喃,“能得將軍垂憐,是妾幾世修來的福分……”

  趙宗實的手抬了起來,顫抖著,好像是要去摟抱她,又好像是要推開她,整張臉顯得扭曲不已……

  高淼捏緊了拳頭。

  喊聲幾乎就要出口。

  砰一聲!隔壁的房門這時被人撞開。

  趙宗實那一只手停在半空。

  緊接著,一群人闖進來,將他們團團圍住,腳步雜亂,一時分不清誰是誰,吼聲,罵聲,震耳欲聾。

  “兄弟們,給我打死這個直娘賊,他娘的,竟敢欺辱我家三爺的心頭肉——” 由于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