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筆閣 > 團寵農家小糖寶 > 第1838章 :你咋不喊蘇糖姐姐了?

此時,不但阿依娜滿臉激動,其他的侍女更是如此。
一個個看向糖寶的目光,猶如在看她們心中的神只。
糖寶聽了阿依娜的話,倒是對那種紅蠶產生了一絲好奇。
若是能多飼養一些,就可以多得一些這種天然的好料子了。
“這種紅蠶難飼養嗎?”糖寶問道。
“圣女放心,不管紅蠶多嬌貴,多么難以養活,奴婢都不會放棄,都會帶人認真飼養。”阿依娜信誓旦旦的說道。
她沒有直接回答糖寶的話,卻也等于回答了。
糖寶明白了,紅蠶很難飼養。
“盡心便可,凡事不可強求。”糖寶說道。
若非是馬上就要離開南疆了,她倒是想自己學習一下飼養紅蠶。
“是,圣女。”
阿依娜嘴上答應著,心里卻是越發的堅定了多飼養紅蠶的決心。
等到阿依娜等人把糖寶打扮好,已經是一個時辰之后了,糖寶差點睡著了。
“好了,圣女,奴婢扶您出去。”阿依娜輕聲說道。
糖寶連忙睜開迷蒙的眼睛,手搭在阿依娜的胳膊上往外走。
圣女殿外。
軒轅謹繃著臉,直接把不高興寫在腦門上了。
“糖寶怎么還不出來?她們不會欺負糖寶吧?”
軒轅謹聲音冷冷的,帶著一股凌厲的氣勢。
“當然不會,蘇糖可是……啊?你說什么?”
菱花郡主還沒有說完,就猛地瞪大了眼睛,震驚的看向了軒轅謹。
“不是、你喊蘇糖什么?不對!你怎么知道她叫糖寶?”
你不是喊她姐姐嗎?
當然,這句話菱花郡主沒說出來,但是表情卻說明了一切。
話說,菱花郡主這一群人,不是喊糖寶“福丫”、“小姑姑”,就是喊糖寶“乖寶”、“怪徒弟”、“郡主”等等的。
菱花郡主可以確信,這些日子以來,沒有人當著軒轅謹的面喊糖寶“糖寶”。
即便是在軒轅謹受傷之前,也只有軒轅謹一個人喊糖寶“糖寶”。
現在,糖寶這個名字,竟然突然從軒轅謹的嘴里冒了出來,也難怪菱花郡主吃驚了。
軒轅謹看傻子一般的看了菱花郡主一眼。
“她比我小,我當然喊她的名字了。”軒轅謹不悅的說道:“你和她在一起這么長時間,難道不知道她小名叫糖寶?”
菱花郡主:“……”
她當然知道。
問題是,你咋知道的?
你今天早晨不是還不知道,張口閉口的喊姐姐嗎?
菱花郡主張了張嘴,剛想說什么,軒轅謹卻是看向殿門口,眼睛驀然一亮,臉上露出了欣喜的表情。
“糖寶!”
菱花郡主順著軒轅謹的目光看去,不由的倒吸了一口氣。
“天呀!這是蘇糖嗎?”
不但菱花郡主如此,站在殿門外的其他人亦是如此。
沒辦法,從殿里出來的小姑娘明眸皓齒,肌膚勝雪,身穿大紅色的冕服,頭戴鑲嵌了無數紅寶石的銀色花冠,整個人嬌美絕艷,貴氣逼人。
特別是行動間帶起一陣陣紅色的流光,流光中若隱若現著一個個神秘的符文,把小姑娘籠在其中,宛若仙子蒞臨,神圣而又高貴。
“福丫妹妹這身穿戴也太華貴了吧?”夏思雅瞪大眼睛,不知不覺的驚嘆。
“這就是傳說中的蘇啦摩天絲做的衣服嗎?”紫陌公主喃喃的道:“果然好看。”
“嗯,這套裝扮倒是勉強能配得上我家乖寶。”老宮主滿意的點了點頭。
石榴戴著面紗,卻也遮擋不住眼角的得意。
“福丫妹妹合該這樣穿戴才是。”石榴與有榮焉的道:“這才是圣女該有的尊榮。”
雖然她身為大祭司,地位比糖寶要高,但是大祭司的禮服和糖寶這件禮服比起來,就要遜色許多了。
畢竟,蘇啦摩天絲是世間絕無僅有的好東西。
不過,石榴的心里沒有一絲一毫嫉妒的感覺。
石榴的話音一落,一陣“噠噠”的聲音傳來。
眾人下意識的循聲看去,只見四匹通身潔白的白角獸,拉著一輛華麗的馬車走了過來。
馬車的四周圍掛著層層疊疊的紅紗,車頂的四周圍還綴著一條條紅色織錦的流蘇,每一條流蘇上都穿著一顆顆紅寶石,耀眼奪目,光彩逼人。
馬車的車頂上,更是鑲嵌著一顆碩大無比的紅色鉆石。
鉆石在陽光的照耀下,折射出一道道耀眼的紅光。
眾人的眼睛都晃了一下。
這也刺眼了!
她們聞到了金錢的味道!
“圣女,請上鑾駕。”阿依娜恭恭敬敬的說道,但是眼睛里的興奮卻是壓不住的。
她自然注意到了,糖寶出現的瞬間,菱花郡主等人的反應。
對于這種反應,阿依娜非常的滿意。
她就是要讓圣女的出場,驚艷所有人!
糖寶也被馬車頂上的大紅鉆石晃了一下眼睛。
她記得當初前圣女的馬車,沒有這么華麗啊。
最起碼,車頂上沒有這顆大鉆石。
再者,拉車的這是什么動物?
說鹿不鹿,說馬不馬。
長著馬的身子,頭上卻頂著鹿的角。
別說,還怪好看的。
糖寶的眼睛里閃過一抹喜愛,忍不住就伸手掏小包包。
好在,阿依娜知道糖寶的習慣,特意在圣女禮服的側面,也縫制了一個漂亮的小包包。
糖寶掏出幾枚紅果果,分別喂給幾頭白角獸。
白角獸立刻對著糖寶親昵無比,紛紛用腦袋蹭糖寶的小手。
“它們叫什么名字?”糖寶摸著一頭白角獸的頭,問阿依娜道:“以前怎么沒有見過?”
“回圣女的話,這叫白角獸,是圣女繼位之后,自己跑到圣女殿里來的。”阿依娜的語氣中,壓抑不住的激動,“這是蘇啦摩賜給圣女拉車的神獸。”
糖寶:“……”
蘇啦摩對自己還真是怪好的。
糖寶連忙對著蘇啦摩像的方向,行了一個禮,表達感謝。
夏思雅等人也紛紛走了過來,圍著白角獸嘖嘖稱奇。
“好漂亮啊!”
“它們好溫順!”
“你們摸摸,它們的毛像是緞子,好順滑啊……”
“這角好像玉石,摸上去竟然涼涼的……”
“啊,還真是……”
幾個姑娘圍著白角獸滿臉驚奇,稀罕的不得了。
蘇家幾兄弟和其他人,也站在一旁滿臉稀奇。
此時,只有軒轅謹站著沒動,俊臉繃著,眸色陰沉,沒有了剛才見到糖寶時候的欣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