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筆閣 > 姒錦新書 > 第230章 浮躁的心事
  三念同時被傅叔和娘摟在懷里,開心地嘰嘰笑個不停。

  她甜甜叫著娘,剛要圈住辛夷的脖子,一只大手伸過來捂在了她的眼睛上。

  三念眼前一黑,悶悶地問。

  “傅叔,你做什么?”

  傅九衢低低地道:“捉迷藏……不許動。”

  兩句話是分開說的。

  三念以為是在叫她,聽話地點點頭,說一聲“我沒有動”,便聽到辛夷斥責的聲音。

  “別鬧……”

  三念:“娘,我沒有鬧。我乖的。”

  辛夷無語地看著面前淺笑的俊臉,還有那只摟著她的腰固執貼過來的手,耳窩麻麻的,一顆心歡脫得幾乎要炸開……

  方才傅九衢捂住三念的眼,伺機吻在她的耳側。

  偷香一下,便戲謔地看她出糗,一臉的調弄。

  廣陵郡王本就生得美艷,遠看賞心悅目,近看臉熱心跳,這不要臉皮的親親昵昵,更是讓辛夷招架不住,她生怕小丫頭看見,慢吸一口氣,推傅九衢。

  “不是捉迷藏么?郡王快去藏起來呀,讓三念來找你。”

  傅九衢勾唇一笑:“好。”

  他是盯著辛夷的眼睛說的,那一笑若清風朗月,辛夷再次被驚艷到,心里幾乎快要熱化了,脊背上冷汗都滲了出來。

  “快點!”

  傅九衢慢慢松手,見她局促不安的模樣,忍著笑意,低下頭湊到小娘子的耳邊,聞著她身上幽幽的淡香,低低地道:

  “十一妹屋子里熏的是什么香,很是好聞。”

  辛夷瞪他一眼,捂住三念的眼睛,抬腿給他一腳,聲音卻格外溫柔,“郡王快去呀,三念都等不及了。你還有心情問什么香……”

  三念聽著不著調的兩個人,小鼻頭嗅了嗅。

  “傅叔,娘的屋子沒有熏香,這是娘身上的香味……是不是很好聞?甜甜的……”

  傅九衢低笑,“是。”

  辛夷又欲抬腳,卻見傅九衢袍袖微擺,人已飛快地消失在眼前。她輕笑一聲,稍等片刻才慢慢松開三念的眼睛。

  “去吧,找你傅叔去。”

  三念噢的一聲,飛快地跑出房間。

  接著,便聽她發出震耳欲聾的驚叫。

  “啊——”

  “怎么了?”辛夷以為她摔跤了,連忙沖了出去。

  樓道里光線不好,胡曼布滿傷疤的臉上幽幽在前,宛若厲鬼。

  胡曼緊張地看著被嚇壞的三念和奔出來的辛夷,嘴巴囁嚅著,雙手微擺,不停地低頭鞠躬,沒有發出聲音,卻看得出來她是在表達歉意。

  這些日子,胡曼一直生活在辛夷藥鋪里。

  但辛夷念她懷著身子,沒有給她安排活計,胡曼知道自己的樣子嚇人,平常便守在自己那間小屋,很少出門。若一定要出來,也會戴個帷帽,免得嚇到別人。

  剛才她肚子里的胎兒很是煩躁,不停地踢她,胡曼一時心急找辛夷,便忘了戴帽子,沒想到嚇住了三念。

  “沒事沒事,不要緊張。”辛夷拍拍三念的后背,示意她去玩,然后對胡曼道:“是三寶突然跑出來,沖撞了你,不用介意。”

  三念懂事地點點頭:“胡娘子,我沒有被你嚇倒,是我跑得太快,沒有看清楚是誰,只看到一個影子,這才嚇住了……”

  辛夷微笑,“快去玩吧。”

  三念應一聲,噔噔噔便跑下樓去。

  傅九衢沒有捉什么迷藏,三念很快便在樓下找到了他,他正和周道子在說話,遞給三念一個香梨,再拍拍她的腦袋。

  “玩去吧,傅叔有些話和你先生說。”

  “哼!傅叔是騙子,只和娘捉迷藏。”三念氣鼓鼓地跑走了。

  傅九衢:……

  ~

  辛夷為胡曼請過脈,看著她僵硬的面孔。

  “胎動不安是正常的,你不要過分擔憂,且放寬心,安生養胎便是。別的什么都不用想……”

  說到這里,她又想到什么似的,微微一笑:“最近我和周老合計出一款新藥,可治療女子的臉疾,潤膚養顏,對瘢痕也會有作用。等你誕下孩兒以后,幫我試試可好?”

  胡曼重重點頭,朝辛夷雙手合十,不停點頭,眼睛里滲出淚花。

  辛夷知道她想表達謝意,微笑說道:“不是專門為你做的,客氣什么?幫人家試藥,還能拿銀子的呢,不過,我可沒有銀子給你。”

  胡曼點點頭,一邊流淚一邊笑。

  這個命運多舛的真臘圣女,一生經歷太過坎坷,辛夷每每想來都忍不住替她唏噓,但不揭人短是醫者本分。她不再多說什么,只叮囑胡曼不要劇烈運動,尤其不可練功,然后才下樓去安排晚上的飯菜。新筆趣閣

  ~

  明日是端午,一念和二念初四下午便休沐回來了。

  見傅九衢在家里,他們規規矩矩地過去請了安,這才回房寫字。

  端午節,辛夷鋪子里的伙計也要放假。

  丑時許,伙計們便向辛夷請辭,收拾東西陸續回家去了。

  辛夷交代好湘靈,走出灶房,便見傅九衢尋她而來。

  “小嫂……”

  辛夷愣了愣,勾唇而笑。

  傅九衢見她面帶促狹,一副眉眼彎彎的戲謔模樣,這才發現自己一時不慎叫了舊日的稱呼,也沒有忍住,低低笑了一聲。

  “看來你不喜歡我叫你小嫂。”

  辛夷懶洋洋地睨他,“不會。只要你不尷尬,我便不會尷尬。”

  頓了頓,她見傅九衢面無表情,又噗嗤一聲,似笑非笑地抬了抬眉梢,“難不成,郡王喜歡這么叫?”

  傅九衢察覺到她眼里暗含的玄機,臉上的笑容擴得更大。

  在他沒有對辛夷動什么心思以前,一聲小嫂叫得理所當然,并不曾覺得這個稱呼有什么不對。可如今再出口,莫名便添了一種古怪的曖昧……

  越叫小嫂,越是心潮澎湃。

  傅九衢意識到自己不正經的心緒,尷尬地咳嗽一聲。

  “你若喜歡,我便依你,倒也是情趣……”

  “去你的吧。”辛夷沒想到傅九衢能聯想這么多,嗔怨地瞪他一眼,又覺得有一些好笑,“幸好有約法三章,不然郡王的歪心思這么多,我可斗不過。”

  傅九衢笑著伸手,刮她鼻頭。

  “我和你斗什么?小嫂發話,我領命便是。”

  辛夷被他一本正經的模樣逗笑了,往他身后一看,不見侍衛的影子,微微抿唇詢問,“你和周先生說完話了?找我有事嗎?”

  傅九衢嗯一聲,“我得走了。” 由于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