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筆閣 > 姒錦新書 > 第220章 報仇雪恨
  傅九衢迎上她澄澈的雙眼,不忍心用這樣殘酷的事情去破壞那一汪清靈,神色幽幽暗下。

  “張盧想借香女籠絡百官,第一個想到的人是陳儲圣。張盧想讓陳儲圣煉藥,被陳儲圣拒絕。這才放火殺人滅口,以泄私憤。不料,陳儲圣恰好出門求藥,不在家中,逃過一劫……”

  辛夷腦子里靈光一閃。

  “我知道了。”

  傅九衢問:“知道什么?”

  辛夷深吸一口氣,望向傅九衢深不見底的眸子,“我知道陳儲圣為什么會送出那三封密信了。一封給郡王,一封給曹大人,一封給張盧,把你們同時約到藥王塔。郡王說,這么做是為了什么?”

  傅九衢眉頭皺了起來,“你是說……”

  辛夷道:“陳儲圣肯定也懷疑家人的死與張盧有關,他假扮崔郎中投毒殺人,報仇雪恨,但以他自己的力量,是沒有辦法扳倒張堯卓,讓張盧為他全家老小抵命的。因此,他不得不出此下策,祭出案情線索,給郡王、給曹大人,并制造出你們三家的矛盾。郡王回憶一下,馬繁死的那一夜,奇怪的胡琴聲,是不是都有解釋了?”

  頓了頓,她微微瞇起眼。

  “你們不一定會為他一家老小報仇,但一定會因為自己的仇恨和對立而與張堯卓為敵。一箭三雕,陳儲圣下了一盤好棋呀!”

  傅九衢盯住辛夷,黑眸幽幽,卻一言不發。

  辛夷又淺淺笑了一下,“郡王想一想,你和張家的矛盾,是不是在藥王塔那事后,才激化的?在那之前,張家還想嫁女兒給你呢。”

  “咳!”

  傅九衢看著她促俠的目光,輕咳一聲,趕緊轉移話題,“娘子聰慧,分析得不錯。但張盧壞事做盡,還能留得一命,是我萬萬沒有想到的,機關算盡,卻沒算到儂智高會這時開戰。”

  他幽幽一嘆,“是我食言了。”

  辛夷搖頭,“此事與郡王無關……”

  傅九衢皺眉道:“官家也有官家的無奈。大宋久無戰爭,眼下擁兵百萬,卻無可戰之兵。在這個節骨眼上,官家不得不權衡各方利弊。不過,官家答應我,雖然不與張氏一黨清算,也不要張盧的命,但會羈押他一生,不讓他再出來為禍世人。”

  香料一案,牽涉的官僚豪紳遠不是張堯卓和百人名單那么簡單。

  再徹查下去,只怕會動搖國本根基……

  然而,辛夷想的更多。

  這一切都是劇情的設定,該發生的就一定會發生,并沒有因為有她這樣一個人穿越而來就有所改變。

  那傅九衢的命運呢?

  辛夷內心的波瀾起伏不停,卻無法說給傅九衢知曉,只得微微一笑,問他:“郡王吃飽沒有?還要不要再煮一碗?”

  傅九衢搖頭,盯著她的眼睛,“你不怪我?”

  “我為何要怪你?”

  “眼睜睜看張盧逍遙法外。”

  “不會的。”辛夷篤定地道:“相信我,這是一個有正義公道的世界,好壞自有因果。”

  反派和壞人一定會得到應有的懲罰,這是早就設定好的劇情,不然《汴京賦》就沒有辦法存在……現在辛夷唯一擔心的是傅九衢……

  這個儂智高昆侖關之后而黑化的大反派,還會不會走上既定的那條死路?

  “郡王要去南邊嗎?”

  辛夷突兀地問,傅九衢皺眉看著她。

  今日的小娘子有些奇怪。她平常不是那么多話的人,更不會詢問他的行程和私事,眼下一再問起,看來是心悅于他,甚為憂心……

  傅九衢眼梢輕抬。

  “我若是要去,你可會為我擔心?”

  辛夷一怔,哭笑不得。

  “我是在想郡王若要遠行,我是不是要為你準備一些藥物,幫你打點行裝。”

  “哼,沒良心的。”傅九衢不滿地瞟她,沉吟一下才道:“我不會去南邊,他們也不會讓我去。但我師父已然向官家請戰。唉,身為男兒,真想披甲上陣,為國殺敵……”

  儂智高在次年正月敗于狄青之手。

  狄青的神勇令人佩服,但辛夷想到的卻是他的命運——得勝歸來,以武將之身升任樞密使,卻很快受到排擠,被罷職后出知陳州,很快便郁郁而亡。

  “郡王……”

  辛夷看到傅九衢談到師父時的表情,于心不忍,低頭拎起茶壺往他的盞里續水。

  “多喝點。”

  傅九衢越發覺得這小娘子奇怪。

  他不去碰茶盞,而是順勢抓住辛夷的手,戲謔地笑,“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瞞著我?”

  這么容易就被發現了?

  辛夷心亂如麻,勉強地笑了笑,抽回手。

  “我在想,廂典大人有沒有找到證據?若是不能洗刷清白,那我這庸醫的名聲不就背定了么?”

  原來擔心這個?

  傅九衢松了一口氣,端茶盞微泯。新筆趣閣

  “無須擔心。幾個宵小罷了。”

  辛夷覺得傅九衢對這件事情知道的可能遠比“聽說”的多,但他沒有深說,辛夷也不去問。

  這晚離開時,傅九衢突然邀請辛夷。

  “初三我要去拜會恩師,送一些粽子過去,你想不想與我同行?”

  辛夷眼睛一亮。

  “我可以嗎?”

  “當然。”傅九衢淡淡一笑,“初三早上我派人來接你。”

  辛夷點點頭,想了想道:“我也不能空著手去呀?這樣好了,我做一些粽子送去,聊表一下心意,郡王以為如何?”

  “隨你。”傅九衢輕聲應一句,便告辭離去。

  直到他的腳步聲消失在耳朵里,辛夷才慢慢回神,嘆一口氣,臉上沒有了方才的興奮。

  見狄青又如何?

  能阻止他不去打仗嗎?

  他不去,官家也不可能同意。

  可是他去了,故事就不會改變,那傅九衢是不是還會黑化?

  ~

  辛夷帶著情緒入眠,這晚睡得并不安穩,翌日天剛亮開,她剛起床準備吃飯,差人便來了,說廂典傳她。

  “這么早?”

  “姐姐說了東西再去。”

  “對,我們陪你一起去,壯膽!”

  幾個姑娘你一言,我一語,紛紛表達了擔憂,辛夷看他們就像庭審前的家屬,既覺得溫暖,又覺得好笑。

  “不了,今日藥鋪照常開業,我們都走了,怕是要忙壞周老先生。安娘子陪我同去就行。你們幾個,都留在家里等消息。”

  良人和湘靈有些不情愿,別別扭扭的同意了。

  安娘子今日特地換了一身衣裳,梳了個低螺髻,神色有些緊張。

  辛夷吃過飯才同安娘子一同到達公事所,謝氏一家子已然提前到達。

  那個指認安娘子不識字的伙計,正跪在大堂當中,身子抖得比昨日還要厲害。

  “小的冤枉啊,大人。小的冤枉啊,大人饒命!” 由于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