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筆閣 > 姒錦新書 > 第181章 致于死地
  汴河上寒風凜冽。

  辛夷那一口老血吐出來,震住了廣陵郡王和曹大人,也令官船上所有人肅然起敬。

  若非她舉起巨石,讓行刺的民眾心服口服心生懼意,那一場血腥殺戮下來,不知多少人要命喪黃泉。

  是她以血肉之軀平息了一場廝殺干戈。

  辛夷知道自己力氣大,但這一具身子年歲卻不大,究竟當如何運用,又到底能承受多大的重量,她心里其實也沒個數,一路奔波過來,本就心急如焚有點上火,再拼盡全力舉起巨石大傷元氣,一時血液逆竄上涌,她是為了唬人才強忍了許久。

  這時看到曹翊帶著禁軍而來,繃緊那根弦驀然一松,吐血后只覺得眼前有金星飛舞,很快便頭昏目眩,不支倒下,全然不知形勢會如何改變。

  官船靠岸。

  傅九衢抱了辛夷許久,一路從船上抱到等候的車駕,吩咐隨從。

  “快馬通知周道子,我馬上帶人去藥鋪。”

  “是!”段隋應聲,躍上馬背,轉瞬便消失在碼頭。

  傅九衢看著懷里的女子,心頭無端涌上一絲澀意。

  “如今可知道難受了?”

  他冷哼一聲,拂開辛夷額頭的亂發,“說你力氣大,你便得意忘形。壓艙石也敢舉,當真不知厲害。”

  這時的辛夷并不是全然沒有意識,只是耳窩里仿佛有蟲子在爬,胸前如壓巨石,惡心想吐,沒有精力去聽,昏沉沉忘我。

  “有本王在,何須你來逞強?”傅九衢雙眼幽冷,不知是氣還是惱,說著竟有些咬牙切齒,手指重重點在她的額頭上,像是恨不得將她戳醒。

  “再有下次,絕不輕饒。”

  懷里的小娘子身子軟綿綿的,并不像平常那般會罵會嗔,眼皮都沒有開合一下,整個人癱在那里,任由傅九衢訓斥。

  若不是尚有呼吸,如同一具死尸。

  傅九衢訓完了,嘆口氣,莫名地心軟。

  他摟住小娘子綿軟的身子,情不自禁地緊了緊胳膊,嘆息一般闔上眼。

  “你別死。你若死了,我如何交代……”

  他沒有說向誰交代,但奇怪而牽強的理由,讓旁側的孫懷有一種扇醒他的沖動……

  “爺。”孫懷輕咳,笑著捏了捏癢癢的手指頭,“小娘子吉人天相,不會有事的。”

  “不會有事?”傅九衢冷冷看著他,“你來吐一口血給我看看?”

  孫懷:“……”

  安慰人的話都聽不出來?

  血是說吐就能吐的?

  孫懷苦巴巴地訕笑兩聲,然后,驚訝地看到傅九衢低下頭,注視著辛夷,湊近她的耳畔,低低說了一句什么,再又惡狠狠抬頭。

  “你要敢死,閻王殿里也給你扒出來!”

  孫懷:“……”

  辛夷什么都聽不見,在馬車的顛簸里意識游離。

  煙雨蒙蒙,汴京城籠罩在雨霧里,馬車徐徐靠近辛夷藥鋪。

  藥鋪的門口,周道子、安娘子、良人、湘靈等人齊齊等候著,安娘子撐著傘,等馬車一停便沖了下去,然后,見孫懷打開簾子,傅九衢抱著辛夷彎腰走下了馬車。

  “哎呀是廣陵郡王,他懷里的人不是辛夷坊的老板娘嗎?”

  “是他是他……阿母我看到了,我看到了,你快來看。”

  “看到沒有看到沒有,抱進去了,抱進去的。”

  “廣陵郡王?”

  “那個是藥鋪的老板娘?老天爺呀!”

  馬行街兩側擠滿了圍觀的民眾。

  李大嘴踮著腳站在人群里,看廣陵郡王抱著辛夷快步邁入藥鋪的門檻,左邊說幾句,右邊說幾句,一臉春風得意地笑。

  “我早就說過他倆有私情嘛,你們還不肯相信,說什么廣陵郡王怎會看中一個開藥鋪的小娘子,哼,現在信了嗎?我李大娘的嘴巴里什么時候傳出來假話了?”

  風言風語傳播的速度,堪比瘟疫。

  而此刻的辛夷藥鋪里面,周道子正在為辛夷診脈,傅九衢站在病邊,一雙眼如若染血,看得周道子身子發麻,仿佛被人扼住了天靈蓋,好端端一句話,愣是吭哧吭哧好幾下,才說出來。

  “小娘子身子嬌弱,雖有神力卻也承受不住壓艙石之重,力竭而乏,氣虛血溢……老夫以為,恐怕會有,有內腑受損。若非郡王及時喂食護心丸延命,怕是已然心脈破裂,七竅流血而亡……”

  傅九衢冷冷盯住他,“能不能治?”

  “這……”周道子眉頭擰起,“這是內傷,養勝于療。須得小心將養一些日子,不過……”

  “不過什么?”

  “難免損及壽元。”

  “你說什么?”傅九衢瞇起眼看他,像一頭嗜血的野獸,極是可怖。

  饒是周道子見多識廣,心下也略略受驚,連忙拱手作揖,低下頭去。

  “郡王恕罪,老夫醫術淺薄,只得先開方止血,護住心脈,等小娘子醒來,或有他法也未可知……”

  他知道傅九衢聽清了自己的話,也不敢再重復第二遍,只能先穩住他。但事實上周道子很清楚,像這種內腑的傷或多或少都會帶來不可逆的虧損,說損其壽元已是保守,指不定還會有別的影響。

  傅九衢看著他,一字一頓,“那你還不快去!?”

  “是。”

  周道子退下去開方抓藥了,傅九衢轉頭,看著躺在床上一動不動的辛夷,面色冷凝。

  沉吟片刻,但見他唇邊緩緩掠起一絲笑意。

  “去!把衛矛叫來。”

  程蒼站在門口,不曾走近,卻感受到廣陵郡王平靜的笑容下熊熊燃燒的憤怒。

  “是。屬下這便差人去找衛指揮。”

  片刻,程蒼又回來了。

  喚一聲郡王,見傅九衢冷冷看來,扶刀的手慢慢收回,朝他抱拳拱手。

  “曹大人來了,求見郡王!”

  傅九衢慢慢朝他看來,微微一笑:“不見。”

  程蒼垂著眼皮,“曹大人好似有急事……”

  傅九衢略微點頭,聲音略沉,“就說本王忙著照顧小嫂,有事明日朝會后再說。”

  程蒼抬頭,目光流露出一抹驚訝,“是。”

  ~

  曹翊是從碼頭過來的。

  他心急如焚,想要得知辛夷的情況,還有一些碼頭搜查的后續想要知會一下傅九衢,不料程蒼通傳以后,得到的卻是廣陵郡王不肯相見的回復。

  曹翊有些意外,愣了片刻,嘆息一聲。

  “張娘子身子可有好轉?”

  程蒼看著他,如實回答。

  “尚未蘇醒。”

  曹翊眼波微微一動,低低道:“可要傳太醫……”

  程蒼眉頭皺了皺,“不必吧。周老先生已然看過,想來沒有大礙。”

  曹翊凝視著他,片刻才緩緩點頭,“那……曹某便不打擾了。”

  ~

  衛矛來的時候,雨下得更大了幾分。

  傅九衢在辛夷藥鋪的內堂里,見他落湯雞似的進來,眉頭皺在一起。

  “查清楚了么?”

  衛矛抖了抖滴水的袍角,朝傅九衢抱了抱拳。

  “回郡王,查清楚了。圍堵官船的香料商人和民眾皆是受了壽州通判呂公柏授意。”

  說到此處,衛矛從懷里取出一把袖箭,慢慢放到傅九衢面前的幾上。

  “這是從刺客身上搜出來的,袖箭上淬了劇毒,他們原是想借機靠近郡王,乘郡王不備再致于死地,不料張娘子會突然前來通風報信,而那些民眾被張娘子一番說和,又猶豫不決,郡王身邊侍衛環繞,他們并未找到機會……”

  傅九衢淡淡一哼,沒有感到意外。

  “呂公柏任壽州通判幾年了?”

  “回郡王,一年零六個月。”

  略略一頓,衛矛的神情有明顯的躊躇。

  “壽州呂家一門兩相,人才輩出,素來以家風謙和,孝廉倡道為人所稱訟,相傳壽州呂氏對族中子弟嚴于管束,家訓家規十分苛刻……呂公柏如此行徑,實在令屬下感到吃驚。”

  壽州呂家是望族,在朝中勢力不可小覷,在壽州更是手眼通天。

  眼下呂家的三姑娘又要與曹府聯姻,更是如同借了東風。

  在這個節骨眼上,呂家竟與香料案有所牽連,難免讓人費解。

  但上次蔡祁拿回來的名單上,實實在在寫著壽州通判呂公柏——曹翊的老丈人呂公著的堂弟,這次的汴京刺殺,又恰好坐實了這一點。 由于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