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筆閣 > 姒錦新書 > 第154章 好得明明白白
  趙禎平靜地看著他。

  久久,他仿佛想通了什么,低低一笑。

  “也不知那篤耨香到底有何妙處?竟讓張盧之流不顧體面,當街行搶……”

  傅九衢沉吟一下,從懷里掏出一個密封的錫皮盒子,神色自然地道:“張娘子在煉香時,給了微臣一盒,微臣這便給官家試香……”

  錫皮盒里的白篤耨是香丸形態,傅九衢盤坐在矮幾邊,慢條斯理地拈香入爐,動作舒緩而優雅,待香爐里的炭火熏烤出裊裊香氣,他才慢慢地站起來,侍立在側。

  “官家以為如何?”

  趙禎微微合眼,沉吟良久點點頭。

  “清雅氤氳,回味悠長,好香。”

  傅九衢將香盒慢慢塞入懷里,起身拱手。

  “官家,如此好香,怎能讓石唐這種賤鄙紈绔不花一文便搶了去,白白享用?”

  趙禎知道他想說什么,一眼望過去,眉頭微微皺起,“痛打一頓,歸還贓物。”

  傅九衢:“打完仍不肯歸還呢?”

  趙官家瞪他一眼,“按價賠償。”

  傅九衢臉上終于露出笑容,“微臣領命。”

  領命,又領命。

  分明是他想這么干,讓張盧來賠這個錢,偏生要借皇帝的嘴巴……

  趙禎不耐煩地擺擺手。

  “退下退下!三日內,朕不想見你。”

  ~

  沒等三日,趙禎便將傅九衢喚到面前,問他再要一些篤耨香,并讓他找張娘子去詢問篤耨香的由來。

  到了這個地步,傅九衢不得不直言,白篤耨其實是從沉船里撈出來的,應當是產自真臘。他已然派人前往真臘,再采購一些,讓張娘子依著法子煉好,呈給官家使用。

  面面俱到,滴水不漏。

  但趙禎一聽,卻氣得差點吐血。

  沉船上的東西,是真臘使者帶入汴京來的,那不就是上貢給皇帝的東西嗎?

  “臭小子。你這點歪心思全用到朕身上了。”

  趙禎指著傅九衢破口大罵。

  這個要不是親外甥,趙禎能把他活活打死。

  明明是屬于他的東西,叫一個張娘子得了好處,還弄得她很委屈,得了張盧數十萬錢的賠償。

  而他這個皇帝,僅得一盒,還要從外甥手上討要……

  “混賬東西,還不退下?三日內,朕不想再見到你。”

  ~

  傅九衢挨了官家的訓,從宮里打馬出來,一臉春風得意地笑,段隋一臉疑惑地看了半晌,到了皇城司,實在忍不住問了。

  “九爺為何如此高興?”

  傅九衢掃他一眼,躍下馬來,斂眉不答。

  段隋又問:“九爺不許張娘子把篤耨香獻給官家,為何自己卻這么做了?”

  傅九衢淡淡地道:“沉船貢品,不是無主之物。你當官家為何啞口無言,不再追究此事?”

  段隋納悶:“為何?”

  傅九衢冷哼一聲,“轉過來。”

  “啊?”段隋默了默,瞥著傅九衢轉過身。

  傅九衢一腳踹在他屁股上。

  “沒腦子就少說話。”

  段隋摸著屁股,苦著臉看傅九衢,“九爺踹也踹了,總得告訴屬下到底是為什么吧?”

  傅九衢將右手鞭子換到左手,瞇著眼似笑非笑。

  “因為他是我舅,不是她舅。”

  段隋呃一聲,覺得自己這一腳挨得有點冤。

  ~

  辛夷是拍賣事件后的第三天,收到賠償的。

  “大宋錢莊”的銀票,一共五十萬錢,整整齊齊地碼在檀木盒子里,一分不多,一分不少,剛從錢莊里取出來,帶著金錢獨有的香味放到她的面前,比篤耨更香十倍。

  “張娘子可要拿好了,這次再被人搶走,就別再累著咱們九爺幫你找回了。”

  段隋將銀票交到她手上的時候,兩只眼睛瞇得只剩一條細縫,語氣又酸又妒,臉上是濃濃的不滿,竟與那孫懷有幾分相似。

  果然金錢會讓人迷失。

  辛夷讀出了段隋的情緒,見左右有人,端端正正地從檀木盒子里取出一半的銀票,塞到段隋的手上。

  段隋嚇一跳,被燙了手似的甩開。

  “你做什么?”

  辛夷看他面紅耳赤,知道她誤會了,噗嗤一聲。

  “不是給你的,是給郡王。”

  “郡王?”

  “嗯。”辛夷道:“我喜歡錢,但不會貪得無厭。這次的事情,全仰仗郡王相幫,否則,便是我有天大的本事,也拿不到一文錢的賠償……”

  說到這里她頓了頓,瞥一下那些銀票,狠了狠心,再拿出二分之一,末了,又想到什么,再掏出一多半,只留下薄薄的幾張。

  “這些都帶回去交給郡王吧,我就收一個加工費行了……”

  她很清楚這個錢是怎么來的,有多么燙手。

  財不配位,必有災禍。

  辛夷不敢占這個小便宜。

  不曾成,段隋卻嘶嘶笑了起來。

  “你這小娘子,腦子倒是靈光得很。知道念著咱九爺的好,不過……”

  他翻個白眼,將銀票又推了回去,“我可不敢替你捎回去。九爺把那盒白篤耨都獻給官家了,又怎會看上這點銀錢?九爺若是要錢,就不給讓我拿來給你。”

  白篤耨獻給官家了?

  辛夷微微一怔。

  段隋又笑道:“張娘子拿著吧。我可從來沒見九爺這么掏心掏肺對人好……不過張娘子渾不在乎就是了,畢竟那邊還有一個曹大人為了你在罰跪祠堂呢。”

  辛夷眼皮一跳。

  罰跪祠堂?

  怪不得好幾天不見曹翊過來,原來是被家里禁足了么?

  ~

  段隋走后,辛夷抱著檀木盒子,許久冷靜不下來。

  三小只卻是開心不已,排排坐在辛夷的床上,一個接一個地幫她數銀票。

  “傅叔是真心為了咱們。傅叔好,好得明明白白。”

  一寶冷靜地下結論。

  “我們有錢了,好多好多錢。”

  二寶樂得在床上不停地打滾,將銀票撒得到處都是。

  “娘,三寶是不是可以請先生來教書了。”

  三寶懷揣著讀書科考當女狀元的夢想,小手緊緊攬住辛夷的胳膊,滿眼是興奮的小星星。

  “娘,我想上學,以后當大官。”

  二念的需要更為樸實,“娘,往后冰糖葫蘆是不是可以一次吃兩串?”

  一念瞪著他倆,看著辛夷。

  “這么多錢,娘可以做好多好多事情……”

  小孩子一個個喜滋滋的,眉開眼笑,為他們將來的生活設計了許多美夢。

  辛夷卻平靜地將銀票收回盒子里。

  “這些錢,我不能要。”

  她長吸一口氣,終于從喜獲巨額的亢奮狀態中找回理智,急慌慌把銀票收起來就去趕驢,想趕緊將錢送回到傅九衢的府上。

  可是還沒有離開藥鋪,又想到段隋說的話。

  傅九衢不缺錢。

  這個錢是還不回去的。

  而且,錢是張盧的,肉痛的人是張盧,即便她一文錢不要,該得罪的人,也已經得罪了,撇不清關系的……她沒有必要為此和傅九衢較勁。

  最應該做的是拿著這個錢,為傅九衢做一點什么——比如專門為他的病,弄一個藥物研究所,外科手術室?

  辛夷對藥鋪事業有更大的野心,興高采烈地將驢子趕了回去。

  然后,想起另一樁頭痛的事情——曹翊。

  一個人坐了許久,辛夷讓良人找來筆墨紙硯,給曹翊寫了一封信。

  大意是自知福薄,一個拖兒帶女的小寡婦實在配不上曹大人,也不愿意曹大人為了她承受來自家族的懲罰……

  最主要的是,執拗下去也不會有什么好結果。

  辛夷一直知道,不被家里祝福的婚姻是不會幸福,也走不到最后。所以,曹家的反應其實在她的意料之中,也許是做好了心理準備,她被嫌棄了,并沒有感受到太多的痛苦。

  即便那點難受,也只是為了曹翊待她的情分,而不是不能嫁入曹府。

  她心里知道,曹翊是頂不住家族壓力的,不可能為了她拋棄一切。但因為缺愛,她終歸還是貪戀了那個溫情男子溫暖的微笑和滿腔的柔情。

  “唉!”

  辛夷合上紙箋,塞入信封里,遞給良人。

  “你親自送到曹府去。”

  良人有些猶豫,“姐姐……”

  辛夷知道她在想什么,微微一笑,“沒關系。信落到大夫人的手上,讓大夫人瞧見,也沒有什么。”

  事實上,她就是寫給大夫人看的。

  表明自己的態度,讓她不要再苛責曹翊。

  信很快便送出去了,辛夷卻沒有想到,次日晚間,藥鋪還沒有打烊,曹府的馬車就過來了。

  駕車的人是鄭六,一臉不滿地行了個禮。

  “夫人請張娘子過府一敘。”

  ------題外話------

  傅九衢:姐妹們快夸我,看我把小娘子安排得明明白白,一幫幫到底,送佛送到西……

  辛夷:我謝謝你了,你確定張盧不會轉頭就宰了我?

  傅九衢:不用謝。你拿不拿錢,他都會想辦法宰了你,既然如此,何不先拿著銀子逍遙快活一番?

  曹翊:二位,先別想著逍遙快活,還是考慮一下曹家祠堂里凄風苦雨的小恒齊吧。 由于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