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筆閣 > 姒錦新書 > 第142章 無妄之災,救命之人
  曹漪蘭盯著傅九衢,一下紅了眼圈。

  “九哥!你都要和我成婚了,你怎么能,怎么可以,可以和她……”

  那一句“怎么可以抱她,怎么可以這么親近”,曹漪蘭又氣又恨卻說不出口。

  她恨辛夷,恨不得撕碎了她,又怕傅九衢,怕一句話不對觸了他的逆鱗,他會生氣反悔,自己就嫁不了心儀的男子。

  “程蒼——”傅九衢低垂著眸子,好像沒有看到她,也沒有聽到她的質問,厲聲吩咐。

  “快去叫周道子來。”

  此時,他懷里的辛夷已然站立不穩,眼瞼低垂,嘴唇發紫,傅九衢抬高她的下巴,發現她瞳孔散大,面色一變,聲音更為冷冽。

  “要快!”

  說著,傅九衢將辛夷攔腰一抱便大步離去。

  程蒼得了命令,速度極快地飛奔出去,孫懷緊跟在傅九衢的背后跑過去幫忙,而段隋低著頭靠近矮柜,正在擼袖子準備捉蛇……

  曹漪蘭的臉色變了又變,突地雙眼涌淚,哇地一聲大哭出聲,然后一跺腳捂著臉跑了出去。

  蔡祁看看她,再看看傅九衢離去的方向,尷尬地站立片刻,搓了搓手,“段隋,你跟你家主子說一聲。我先走了……”

  蔡祁怕曹漪蘭出事。

  好家伙,這么傷心欲絕地崩潰離去,說不得會干出什么來,他想也沒想,追了出去。

  ……

  臥室的門被傅九衢一腳踹開。

  榻邊的矮幾,砰聲倒地。

  傅九衢俊美得近乎邪佞的臉龐上,再無半分慵懶和篤定,也沒有了半分尋常的飛揚跋扈,聲音冷得刺骨。

  “孫懷備水。”

  “是!”

  “其他人都下去。”

  “除了周道子,不許任何人進來。”

  傅九衢小心翼翼地將辛夷平放在榻上,死死盯著她看。

  “都怪我,不該留你。”他捉住辛夷的手,眼中掠過一絲愧疚,卻又異常堅定。

  “但眼下我要救你,又要冒犯你了——”

  “等你醒來,再恨我。”

  他的手,伸向辛夷的衣裳,稍一用力,撕開。

  此刻的辛夷,已然處于半昏迷的狀態,呼吸急促,意識不清,整個過程都恍恍惚惚……

  她平生畏蛇懼蛇,沒想過會摸到蛇被蛇咬還很有可能死在毒蛇的嘴下。

  “縛扎……傷處……綁緊……”

  “阻止毒素……蔓延……”

  “……刀,刀火燒、切開傷……擠出蛇毒。”

  辛夷在陷入混亂前,用顫抖不穩的嗓音為挽救自己的性命做了最后的掙扎。

  她因為懼怕,并不了解這個毒蛇的品種,但經過“肉測”,她能明顯感覺蛇毒擴散極快。

  是九百年前的毒蛇,比后世的毒性更強?還是腦殘策劃設計的毒蛇plus版更為厲害,辛夷已經沒有辦法去思考更多。

  她快要死了。

  傷口的灼痛和昏沉的大腦,回饋給了她死亡的訊息。

  有那么一瞬,她甚至看到了游戲大屏幕。

  她坐在那里,戴上vr頭盔,聚精會神地操作角色……

  角色而已,死亡回城。

  她又有一點點慶幸,雖然嘔吐、惡心和暈厥感令她十分難受,但如果能離開游戲回到現實,她愿意忍受……

  死就死吧。

  她聽天由命地合上眼睛。

  意識仿佛在抽離身體,灼痛感如同火燒奪走了她的呼吸和神智,腦海里的畫面在漸漸渙散,卻又好似有另一個自己,在清醒地感知著扭曲的一切。

  難受!

  無法形容地難受。

  在意識喪失和痛苦中,她感覺到衣服被人用力地撕開。

  那聲音十分遙遠,又好似就在眼前。

  她甚至不知道是誰在救他,只是本能地察覺到傷口上方被布條狠狠地扎住……

  傷口痛得像鉆頭輾過!

  辛夷喉頭一哽,差點掉下眼淚。

  她是大夫,但她也會怕痛,這個人對她沒有半點憐惜,就像對待牲口似的,一圈又一圈用布料扎緊她……

  她張著嘴,想大口呼吸,呼吸不了。

  想嘔吐,吐不出來。

  想咳,喉頭像被什么東西堵住。

  突地傷口一陣冰冷的刺痛,她哆嗦一下,跟著抖動。

  是茶壺里的水灌在了她的傷口上……

  好似被人翻開,在一遍一遍地清洗。每一下都如同凌遲,痛不欲生,將辛夷飄遠的靈魂硬生生拉回來。

  “忍著!”

  冷冽的聲音模糊地傳入耳朵。

  辛夷睜不開眼,看不清人,也分辨不出是誰……

  一片溫熱突然貼近它的傷口。

  熱的,暖的,重重的,在她傷口拉扯。

  她疼得渾身發顫,想叫卻沒有力氣叫出來。

  毒性的蔓延,已耗盡她的神志……

  “爺,不要啊。”

  她聽到有人叫。

  惶恐的,撕心裂肺的。

  那疼痛沒有停止,溫熱的呼吸模糊又清晰。她知道有人在為她處理傷口,卻沒有力氣做點什么……

  一下,又一下,她意識游離,好像坐回了大屏幕前。

  vr眼鏡呈現給她的,是一張英俊而冷漠的臉。新筆趣閣

  “人人都說我是天底下最美的人,但他們不知道,我根本就不是人……”

  游戲角色的臺詞還是那么魔性可笑,但配音是真的好聽。還有那張俊臉,長長的睫毛在雪色里,散發著幽冷的光。黑眸深邃有力,像藏了一個綿延千年的故事……

  她死了嗎?

  她回去了嗎?

  不然,為什么會看到游戲里的傅九衢?

  一雙眼凝視著他,冷冽,幽暗,帶幾分譏誚。

  很遙遠。

  濕漉漉的呼吸在傷口輾轉……

  緊緊貼上,疼痛感又格外綿長、真實。

  “冷!”

  辛夷衣裳半濕,茶水清洗傷口后,帶來的是刺骨的寒意。

  一條被子搭在她的身上,只露出受傷的腰。

  “你再忍耐片刻,周道子就快到了。”

  辛夷睜著眼,嘴微微張合,瞳孔漸漸散開。

  她看不清眼前的人,說不出話。

  也無法去感知任何的情緒……

  只有身子在條件反射地顫抖,陷入無意識。

  “孫懷。水!”

  傅九衢吐出一口鮮血。

  再低頭,在她的傷口上,用力吸吮。

  蛇咬后的急救法,除了縛扎不讓毒性擴散外,用清水或茶水沖洗傷口也是個辦法。但最主要的就是盡快排毒。

  所謂排毒,要么用手指擠出毒血,要么吸出毒血,但手擠的力度遠不如嘴管用……

  只不過,吸出毒血會有風險。

  如果施救者口腔有破損,極易中毒。

  傅九衢沒有想太多,一口接一口地吸著毒血,直到她傷口的血液變成殷紅的顏色,周道子推門而入,他才往后一靠,凝望辛夷,無力地垂下手,半闔眼眸,掩飾一身的倦色。

  “郡王,你怎么了?”

  “不用管我。快上藥,救人。”

  孫懷心疼自家主子,端一杯茶水來給她漱口。

  “爺,你有沒有哪里不適?”

  傅九衢:“累。”

  孫懷苦著臉,看著躺在榻上像個死人一般的張小娘子,紅著眼道:“張娘子這次若能逃過大劫,定要感恩九爺,好好替九爺治病才是。不然,她就作大孽了……”

  傅九衢冷眼看去,阻止他說下去。

  “蛇在皇城司,于她,是無妄之災。救她,本也應當。”

  “可也不能讓主子把命搭進去相救呀。”

  孫懷心疼得口不擇言,傅九衢聽罷,冷冷淡淡地一笑,“我哪里是救她?我是在救我自己。她死了,我哪有命在?”

  孫懷一窒,頓時啞口無言。

  主子的病連周道子都救不了,那夸下海口的張娘子便是唯一的希望。

  主子今日若是不出手救張娘子,她死了,那主子焉有命在?

  “唉。張娘子可一定要好起來啊。”

  傅九衢不理孫懷的絮叨,慢吞吞地站起來,看向正在忙碌的周道子,“怎么樣?”

  周道子幾乎是被程蒼拖進來的,走得太快,這時候還沒有緩過氣。

  但也得巧他常年走南闖北,備有各種蛇毒粉。來之前聽程蒼說辛夷中的是蛇毒,因此拿上了藥粉,正在仔細均勻地撒在辛夷的傷口上。

  “幸虧郡王救治及時,處理得當。不過這蛇毒性極強……”

  他瞥了傅九衢一眼,嘆氣,“能不能活過來,就看她的造化了。”

  傅九衢清眸微沉,點點頭,坐回寬椅。

  “一切有為法,如夢似泡影。活不了,那也是她的命。”

  對生死,他看得比普通人更為透徹。

  周道子心下一嘆,將藥瓶放在木幾上,再次將傅九衢為辛夷綁扎的布料調整了一下,“這個布條要扎緊,但每隔一刻鐘,便要松開片刻,以免血流不暢,肌體會壞死……”

  他看著孫懷。

  孫懷看一眼傅九衢,用力點頭。

  “小的明白。”

  方才他想幫忙,主子卻不肯,完全不顧小娘子傷在腰上,男女有別。但眼下周道子的吩咐,要每隔一刻鐘就做一次松綁,肯定需他來做。

  “孫懷。”傅九衢突然開口。

  “小的在。”

  “去告訴衛矛,讓他徹查皇城司。”

  “是……九爺,查,查什么?”

  傅九衢冷冷看他,“抽屜里,怎會有蛇?”

  那個矮柜就放在暖閣的躺椅前面,傅九衢在皇城司辦公,最喜歡待的地方就是暖閣。因為那里最為暖和,有什么文書案卷,他在翻閱后,也會隨手放在柜面上。

  好巧不巧,這張矮柜里,出現了毒蛇。

  孫懷臉上的笑意頓時收住,“爺是說,毒蛇是有人故意放的?那咱們皇城司,豈不是有內鬼要害爺?”

  傅九衢揉了揉疲乏的額角,“是與不是,一查便知。” 由于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