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筆閣 > 姒錦新書 > 第115章 第一次并肩作戰
  小娘子冷肅的雙眼,有著與年紀不符的成熟和睿智。

  “蠢貨們!等你們殺了這些勞工,接下來該死的就是你們了。因為你們知道的秘密,比他們更多,你們的主子是不會讓你們活著離開西崗的。”

  “見不到明天太陽的不僅有他們,還有你們。”

  “這座山,是他們的埋身地,同樣是你們的阿毗地獄。”

  幾個打手怔怔地看她。

  其實,不是沒有人想過這種可能。

  只是每一個陷身西崗的人,都身不由己,只能被命運推動著往前……別無選擇。

  打手們有些猶豫。

  要將“牛馬”滅口的命令,來得突然。

  他們這些人其實也怕,自己最后也成為被滅口的那一個。

  這時,一個身著褐衣,疑似頭目的男子冷笑一聲,舉刀大喝,“兄弟們別聽她胡說八道,趕緊把事情利索地辦了,干干凈凈出去領賞,過快活日子去。”

  辛夷笑了起來:“快活日子?我進來的時候發現,出山的路遍布火油,不知道是為誰準備的火坑呢?”

  “挑撥離間。”那褐衣男子見她的話明顯攪亂了打手們的思維,拔出腰刀便是鼓勁。

  “兄弟們上!誰殺了這個娘們,我給五兩。”

  辛夷猜他是何旭的心腹,聞言一聲冷笑。

  “姑奶奶才值五兩?你們的何知縣,也太摳門了。沖這個價錢,你就殺不著我,哼!沒人為你賣命。”

  她嘴上說得從容,可抱著孩子,心里并不那么踏實。???.

  其實方才藏在馬棚里,她是不應當沖動行事的,偷摸進山的時候,她就答應過傅九衢,不要輕易暴露行蹤,一定要等待援兵的到來……

  可那樣的情形,她怎能袖手旁觀?

  程蒼去找援兵去了,這個時候,也不知到了哪里?

  辛夷不想連累傅九衢,回頭將孩子塞到他手上。

  “九哥,你帶著孩子走,我給你斷后。”

  傅九衢低頭看看懷里哭得直抽氣,滿是鼻涕泡的孩子,他簡直快被這小婦人給氣樂了。

  “我逃跑,你來殿后?”

  辛夷謹慎地點頭,“你放心,我能護你。你原路逃回去,至少能拖到程蒼帶人來……”

  傅九衢咬緊后牙槽,“你可真為我著想。”

  話落,不給辛夷反對的機會,他又將那個小女孩塞回給辛夷,袖袍微微一拂,拔劍上前,朗聲厲喝。

  “廣陵郡王在此,都給我住手!”

  傅九衢冷冷環視,目光落在那一群打手身上。

  “放下屠刀,自首謝罪,你們尚能有一線生機,再執迷不悟,今日的西崗,就是你們的墳場。”

  喧鬧的廣場,突然寂靜一片。

  就連慘叫聲都停了下來,北風呼嘯而去。

  一束束驚異的目光,全都集中在傅九衢的身上。

  香料的味道掩蓋了血腥味,卻掩蓋不了傅九衢這一聲厲喝所帶來的沖擊。

  空氣古怪地安靜片刻,那些正想盡一切辦法逃跑的“牛羊”,開始慢慢地移動腳步,往傅九衢和辛夷的背后靠攏……

  那個褐衣男子最先反應過來。

  “好你個無知賤民,竟敢冒充廣陵郡王?”

  “兄弟們別聽他胡扯,大過年的,廣陵郡王不知在哪個美人窩里逍遙快活呢,怎會出現在西崗?”

  “你看他孤身一人,帶著個小娘子,會是廣陵郡王嗎?”

  “咱們誰的手上沒有出過人命,誰的手沒染過血腥?兄弟們,咱們沒有退路了!”

  他的話有幾分煽動性,尤其是最后一句。

  這些打手,原本就是殺人兇犯組成的一個群體。他們為非作歹,亡命天涯,在西崗才混得了一線生機,面前的人即便當真是廣陵郡王,他們還能活命嗎?

  “殺!”

  “殺了他們!”

  “殺了廣陵郡王,賞百兩黃金。”

  看著一群窮兇極惡的打手朝他們撲過來,辛夷痛心疾首。

  “九哥,你不該暴露身份。你看,我只值五兩,人家未必肯賣命,你值黃金百兩,這價格太喜人了,不說別人,連我都想拼一把——”

  傅九衢:“……”

  都這個時候了,這小婦人還能計算人頭價值。

  他將辛夷拂到身后,脊背挺拔,眼神銳利,一身尋常的棕麻衣竟穿出了皇室貴胄的風范,那舉劍橫胸,英俊高傲,那卓爾不群的模樣,很有張無忌血戰光明頂、喬峰獨闖聚賢莊的悲壯——雖千萬人吾往矣。

  “你退后。”

  辛夷看他面色淡然,“九哥……”

  她誠心道歉,“方才是我沖動了,不顧自己性命,也該顧及你的。”

  “退后!”

  傅九衢冷眼一掃,加重語氣。

  辛夷瞇眼,“九哥,你不相信我,也要相信汴京大力士,我能與你并肩一戰……”

  “兄弟們,殺,給我狠狠地殺!”

  呼嘯的北風里夾雜著喊殺的聲音,聒噪地充斥著耳膜。

  傅九衢面對來敵,長劍尚未刺出去,一聲慘叫便驚掠耳畔。

  只見辛夷抓起一根堅硬的木棍,朝靠近他的一個打手狠狠地捅了過去。她力氣是當真大得驚人,普通木棍而已,竟如同利刃,木棍雖然斷了,另一頭卻也將打手穿胸而入……

  傅九衢劍眉微鎖,“你這小婦人……”

  他見過潑的,沒見過像他這么潑的,辣的,狠的……

  辛夷的每一面,都是他從未見過的模樣。

  他來不及說什么,辛夷也來不及聽。

  就在這一瞬間,更多的打手涌了上來,密密麻麻,螞蟻一般,也就是在這時,他們才知道,原來西崗山上養了這么多的打手和勞工,也是這些人維持著整個假香藥市場的產出和運作。

  她和傅九衢兩個,想要將人家連鍋端起?那簡直是個笑話……

  但眼下,他們不能退。

  在他們的背后,有無數無辜的勞工。

  他們跑了,這些人很有可能就會慘死在屠刀之下。

  “九哥小心!”

  傅九衢身手敏捷,一劍要了一個打手的命,聲音平淡。

  “你可以不相信我,要相信狄大將軍。”

  這句話回敬了辛夷方才那一句,也有著身為狄青高徒的驕傲——盡管,在天下人眼底,狄青“區區武夫”,是無比和尊貴的廣陵郡王比較的。但在傅九衢眼里,師父卻是他的敬仰。

  這是辛夷第一次看到傅九衢出手殺人。

  往常,傅九衢在辛夷眼底,就是一個慵懶的“美人病號”,即使明知他是大反派的人設,在未來的某一個時刻會殺人如麻,但因為他長得實在太好看,讓她很難去想象傅九衢殺起人來是什么模樣……

  殺神轉世。

  凜然如魔。

  一夫當關,萬夫莫敵。

  腳下血流成河……

  這就是辛夷眼前的畫面。

  傅九衢殺起人來,最可怕的一點是他臉上并不見半分暴戾之氣,而是反常的冷靜,甚至在人命殞損于他的劍峰時,能看到他在笑,輕描淡寫的,不值一提的笑。

  棕麻衣染上了鮮血,蒼白的俊臉因為殺戮添了顏色,頭發都被濺起的鮮血沾染,但他面對紛紛涌上的打手,卻像一個群狼中孤勇的獵手,精準刺殺,一劍一個。

  血腥味的慘叫,連綿不斷。

  片刻后,打手們終于不像方才那樣一擁而上。

  而是試探的,小心翼翼地游走,搏斗。

  這是想慢慢地消耗他——

  辛夷看到傅九衢微變的面色,心里大叫不好。

  這家伙是個病人,他心疾一直未愈,短時間還能堅持,若長時間地車輪戰消耗下去,萬一惹得病發,那就慘了。

  然而,還沒等她思緒落下,突見傅九衢高大的身軀突地一彎,長劍撐在地上,額頭冒出細密的冷汗。

  辛夷扶住他,“九哥,是不是不舒服了……”

  傅九衢沒有回答她。

  平靜地撐了片刻,抬起頭,嘴角掛著冷笑,陰涼涼地望著面前的敵人,慢慢站直身子。

  “來!再來!讓本王看看,你們究竟有多不怕死!”

  辛夷看向他握劍的手,在微微地顫抖,慢慢站到傅九衢的面前。

  “我保護你。”

  說著,她又惡狠狠地厲吼。

  “不怕死的繼續上啊,姑奶奶跟你們拼了。”

  此刻的她,已經忘了什么7D游戲,忘了什么紙片人,忘了腿腳的不便,只知道她不能退一步,不能讓這些打手傷害傅九衢,傷害身后可憐的母親和孩子,傷害那些無辜的勞工。

  而這才是穿越賦予她大力buff的意義。

  “殺!”

  “殺!”

  兵戈四起,吼聲喊破喉嚨。

  這是大宋皇祐三年臘月二十八的晚上,離除夕的到來僅有兩天。隆冬的汴京,大雪飄飛,浪漫溫馨,人們正在等待即將到來的年節,而雍丘的西崗,辛夷和傅九衢迎來了這一年最大的危機。

  這也是辛夷和傅九衢第一次共同面對生死,面對成群結隊的惡狼帶著嗜血的瘋狂朝他們狠撲過來,成為他們的命運被捆綁一生的轉折點……

  形勢迫人。

  兩個并肩而戰。

  血腥彌漫,勇猛過人。

  辛夷不會武,全憑一身蠻力。

  傅九衢武藝過人,卻因心疾受限。

  兩個人面對人數眾多的打手并沒有太大的優勢。

  是精神,是氣場,是決心震憾了當場。

  那個帶小孩子的婦人,第一個拿起武器。

  “我們不能等死……我們跟他們拼了!”

  哭喊聲里,那一群被他們保護的勞工終于動了。一波一波沖上來,有人被砍傷又爬起來,燃燒起來的血性,染紅了每一個人的眼睛。

  他們被打倒,再爬起,他們沒有武器,他們就用牙齒,用拳腳,用孱弱的身軀,用可以使用的一切作出了對命運最后的反擊……

  直到程蒼帶著一群廂軍到來,圍住西崗,將打手連同頭目一并拿獲。

  一起入山的還有段隋和受傷的萬鯉魚。

  而香料廣場上,此時已是一片狼藉。

  滿地的殘肢斷腿,火光未滅的萬人坑,白花花的腦漿,紅艷艷的鮮血……

  這里是人間,還是地獄?

  漆黑的天幕掩蓋住了世間的噩夢,卻掩不住人性在絕境中的輝煌和閃爍的希望之光。勞工們無神的雙眼,此刻璀璨如星,一張張原本絕望的臉,變得雀躍亢奮。

  他們終于等到了,

  命運被改寫的那一刻。

  劫后余生的人們,在香藥廣場大聲歡呼。

  程蒼和段隋齊齊上前扶住傅九衢。

  “九爺!”

  “郡王。”

  “你沒事吧?”

  傅九衢搖搖頭,眼梢斜光瞥向滿頭亂發,一身臟污卻凌然而立的小娘子,唇角不經意掠起一絲笑。

  “我沒事。”

  萬鯉魚看著這一切,看著歡呼的人群,看著這個修羅地獄,喉頭哽動,按著疼痛的腰身跛著腿慢慢地上前。

  “你就是傅九衢?”

  傅九衢冷眼看他,“是。”

  萬鯉魚:“我那般辱你罵你,為何不惱?為何不殺我解恨?”

  傅九衢輕笑一聲,“你罵的是濫殺無辜無惡不作的廣陵郡王,與我清廉正直品行端正的傅九衢何干?”

  萬鯉魚瞪大銅鈴似的眼睛,不敢置信。

  傳說中陰險狡詐的廣陵郡王,居然是一個為了營救無辜百姓不顧自身性命,面對恨他入骨的仇敵也能通情達理的正人君子?

  傅九衢看他雙眼通紅,緊緊咬著嘴角,拳頭攥在一起顫抖不止,突地一笑。

  “你父母的案子,我會查實。”

  萬鯉魚詫異地看著他,“你知道我的事?我都沒有說過?”

  “我傅九衢想知道什么事,何須問你?”

  萬鯉魚鼻翼和嘴唇不停地顫動,突地淚目,朝傅九衢跪了下去,深深磕一個響頭。

  “多謝郡王。父母慘死,全家遭難,實在是冤啦!郡王愿徹查我父母慘案,萬鯉魚感激不盡,愿意前往汴京,在殿前親自指證何旭貪贓枉法,偽造香藥,濫殺無辜……罪行累累。”

  傅九衢冷眼睨他,又是一聲涼笑。

  “你可知,你也是重罪?”

  “殺人償命,天經地義。萬鯉魚罪無可恕,甘愿一死以正國法。”說到此,他抬頭看向傅九衢,“郡王只要肯為我父母申冤,萬鯉魚區區賤命,何足掛齒?”

  傅九衢微微瞇起眼,“一言為定。”

  “罪民萬鯉魚,拜謝郡王大恩。”

  天際冷月如鉤,北風拍打著蕭瑟的西崗。

  廣場上香氣和血腥味混雜一片。

  傅九衢靜默片刻,叫來程蒼。

  “傳令下去,封鎖西崗,不要讓消息驚動何旭。”

  程蒼點頭:“屬下領命。”

  傅九衢冷笑,“明日一早去雍丘,帶何旭回京過年!”

  ------題外話------

  寶子們,第二章就沒分章了,大章哈~~

  愛你們,感謝支持,感謝我fans姐……今天是雙倍月票的最后一天,有票的可以投入汴京小醫娘的碗里,沒有的正版訂閱,二錦就感激不盡。

  明天見~ 由于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