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筆閣 > 姒錦新書 > 第81章 唐突佳人
  曹翊換了一身便服,蒼煙色暗紋祥云袍,將他身材襯得清俊挺拔,玉樹臨風,臉上的笑容更顯風和日麗。

  “張娘子,這位是沈老先生,太醫局院使。”

  說罷,他又對那老頭子道:“這位便是我向先生提過的張小娘子。”

  沈老先生打量的目光,倨傲地落在辛夷的臉上。

  辛夷一笑,“久仰久仰。”

  北宋中醫發達,仁宗朝實行醫政和醫學分家,開設了成體系的官方醫學機構,這個太醫局便相當于國家最高等級的醫學院。

  那么,沈老先生便是醫學院的院長,專門搞教育的。

  一個老院長看不起初出茅廬的小學雞,認為她不該給貴人看病,不算違和。

  出于尊老愛幼,辛夷端正地行了一禮。

  那沈老先生收回目光,嗯一聲,算是回禮。

  辛夷不以為意,那紅云卻熱情地迎上來,“沈老先生,你可算來了。我們……夫人今早進食了一碗荷葉粥,喝了半碗菊花雞湯,用了兩塊杏仁豆腐,湯藥也都按您的吩咐服用了,身子爽利很多呢,全是您的功勞。”

  沈老先生誠惶誠恐地揖禮,連聲說不敢。

  曹翊察覺到辛夷受冷落,溫和地低頭問她:“張娘子,夫人病情如何?”

  辛夷微笑,將方才說過的話復述一遍。

  沈老先生瞥過來一眼,“小娘子的藥方可否給老夫瞧上一眼?”

  辛夷:“當然。”

  她正準備拿過去,紅云早已搶在前頭,笑盈盈地拿到沈老先生的面前。

  辛夷:……

  沈老先生看著方子,眉頭微微皺起,“外感風邪,當先犯肺。夫人脈沉滑實,發熱無汗,鼻塞氣熱,顯是風寒在表,陽氣不足。紫蘇泄肺氣而通腠理,防風可排汗,再好不過。”

  說罷,他略帶指責地看過來,語氣重了幾分:“為何你要用川芎,枳實、竹葉,而不用紫蘇和防風?”

  辛夷看著他,從容而淡定。

  “老先生,夫人熱郁在肺,氣不得宣通,喇久無血……川芎祛風散寒,行氣開郁,通絡止痛,枳實消積化痰,竹葉生津利尿,和紫蘇防風一樣有辛溫解表的功效,卻又同中有異。紫蘇和防風利喉,卻不利喉嚨干燥者。夫人體弱,我以散代合,以行氣代強攻,變治為散,療效雖然要慢一點,但更利于夫人的病體康愈。”

  一口氣說到這里,不知想到什么,她嘴角微微一勾,笑了。

  “老先生教導學生的時候,難道不曾告訴他們,疏勝于堵,治本強于治標嗎?”

  沈老先生被她一噎,好半晌哼出一聲。

  “一派胡言!一種方劑的應用,皆須無數次的嘗試和改進,豈是你憑空想象便可隨意開方的?你可知你瞧的是誰的病?出了事你擔當得起嗎?”

  他說得大聲,辛夷卻笑了。

  “你怎知我的方子沒有經過無數次的嘗試?”

  不僅無數次,還有上下九百年呢。

  “沈老先生教訓得是。我年紀尚小,哪里敢隨意變通?只是師父恰有講到,這才想到罷了。不過,沈老不知道的,不一定就不可以,一把歲數,還是不要做井底之蛙得好。”

  她語氣聽似溫和,骨子里卻帶著強硬。

  沈老先生審視她片刻,冷聲道:“你師從何人?習的是哪一派醫術?”

  這是一個講究師承的時代,如果沒有在官辦醫學院學習,便只能跟隨師父。辛夷是一個女子,不可能進學,而且她也就十幾歲的年紀,能有多深的造詣?

  沈老先生看她,就像在看騙子。

  辛夷一笑,將當初搪塞崔郎中那一套搬了出來。

  “小女子學識淺薄,不敢隨便報師尊大人的名諱,只怕丟了他老人家的臉……還望老先生見諒。”

  沈老先生重重一哼,側頭對曹翊和帳里的夫人各作一揖。

  “依老夫看,這小娘子膽大包天,用藥毫無章法。若因此誤了貴人治療,落下病根,那可就壞事了……曹指揮,既然紅云姑娘說,老夫的藥方有效,何不按此方而行?”

  說到此,他突然轉頭,看著辛夷那張臉。

  “更何況,小娘子既然懂得這么多醫理,為何連治癰去毒,調理肌膚的法子都不會?連自己的臉都治不好的人,你敢相信她能治好貴人?”

  厲害!

  看來做院長的人,不僅要醫術,還得有一張好嘴。

  辛夷淡淡淺笑,并沒有被人說“丑”的自卑。

  “讓沈老見笑了,我膚質天生如此,遇上寒冷季節,萬物歸藏,它卻偏要復發,就是調皮得很。不巧,前幾日又落水,加重了病情,正在吃藥調理呢。無意冒犯貴人,見諒。”

  客氣的說完,她臉上的笑意慢慢綻開,意味深長地還以一擊。

  “沈老的醫案我方才拜讀過了。淺顯一些說吧,用沈老的方子,確實可以治好夫人的病。可夫人本有宮寒之癥,若用藥太急,對懷上麟兒,卻是大大不利。”

  古代婦人無不看重子嗣。

  辛夷方才察看這夫人的脈象便已覷見一二,只是人家沒有主動提起要調養身子和備胎,她也不便多說。

  如今老沈打了她的臉,她就不必再顧及顏面了,直接扇回去才是正理。

  一言即出,四周突然寂靜。

  所有人都變了臉。

  好像她提到的是什么禁忌一般。

  尤其沈老先生臉上甚至露出幾分恐懼。

  辛夷微微一笑,毫不客氣地火上澆油。

  “猛藥治疾雖好,卻不如涓涓細流來得穩妥……沈老先生妙手丹心,醫術高明,又掌控著醫學人才的培養,想必比我這個半吊子大夫,更懂得這個道理吧?”

  這不僅僅是反嗆他不為夫人的子嗣著想,甚至暗指他不懷好心。

  沈老先生臉都氣綠了,脊背隱出薄汗。

  再看眼前小娘子微笑的臉,仿佛看見蛇蝎。自己不過是指責她學藝不精而已,這女子卻是一出口就要整死她啊?

  這話帳中那位要是聽入耳朵里了,不得要他的老命?甚至禍及子孫?

  沈老先生提一口氣,怒斥,“你簡直一派胡言。夫人只是偶感風寒,食欲不振,哪里就會對子嗣上有什么損傷?”

  辛夷輕描淡寫地一笑。

  “那……興許是小女子學藝不精,言過其實了。還請夫人見諒,曹大人見諒。”

  她點到為止,不再過多解釋。

  “既如此,小女子告辭了。”

  她一把抓起藥方,當面揉皺塞入懷里,望向曹翊。

  “曹大人,勞煩差個人送我出府。”

  曹翊看一眼白色的紗帳,面色微微凝重:“張娘子,我送你。”

  沈太醫見她示弱,順著臺階就下,話也說得大方,“你小小年紀就有如此造詣,也是不可多得的人才。假以時日,必成大器呀……”

  這些原本就是客氣的話,彼此心照不宣。

  沈太醫輕輕放下,事情就這么過去了。

  辛夷心底冷笑一聲,掉頭就走。

  自始至終,帳子里那位夫人沒有說半個字,誰也不知她是什么心思。

  曹翊將辛夷送出采桑院,又讓長隨鄭一拿了一個石綠色繡著喜鴉的錢袋過來。

  “小娘子,今日的事有勞你了,是曹某招待不周,讓你受了委屈。”

  頓了頓,他赧然一笑,“曹某信得過小娘子的醫術,藥方還請留下。”

  辛夷見錢眼開,接過來掂了一下,眉眼都笑得好看了許多。

  “這診金有些重了。曹大人,我受之有愧。”

  “是你該得的。”曹翊歉意地笑道:“先前曹某曾唐突佳人,多出的診金,就當是我給你的賠禮。”

  佳人?

  辛夷笑了起來。

  “有銀子拿,我就不委屈。”

  辛夷不見外地將銀子放好,順便把那張揉得皺巴巴的藥方掏出來看了一眼,“可要我重新寫過?”

  曹翊看著藥方,搖頭,“不用了。”

  辛夷笑了笑,看一眼清風明月般的曹大人,覺得有必要把剛才的話說得更透徹一點。

  “曹大人,我想斗膽一問……”辛夷斟酌著,旁敲側擊地道:“大人與夫人成婚幾年了?膝下可有孩兒?”

  夫人?

  曹翊愣了愣,馬上明白她誤會了什么,笑出聲來。

  “張娘子,曹某尚未娶妻。” 由于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