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筆閣 > 姒錦新書 > 第71章 誰是贏家,誰是輸家?
  辛夷沒有和傅九衢客氣,她實在是太冷了,鼻涕泡都快要凍出來,接過披風就裹在身上。

  然則,傅九衢個子太高,這披風他穿是瀟灑,到了她的身上,就像是小孩偷穿了大人的衣服。

  “啊……啊嚏!”

  兩個人若無其事地小聲說話,好像把滿大街的人都忘到了腦后,這舉動直接導致御街上半晌無聲。

  “荒唐,著實荒唐。一個身著囚衣的囚徒,居然堂而皇之披上郡王的衣裳。這不是讓百姓看笑話么?”

  張堯卓恨不得跳起腳來慫恿皇帝,始終不停地煽風點火,非要借著今兒的機會逼趙官家把傅九衢給解決了不可。

  “官家。”曹翊從邊上走過來,朝趙禎行了禮,“臣有話說。”

  趙禎頭痛,“你又想說什么?”

  曹翊目光冷肅地掃過街道,“廣陵郡王固然有不對之處,但起因是張大人縱容下屬當街殺人,這才激起廣陵郡王的憤怒,為張都虞候鳴不平。”

  趙禎眉頭動了動,沒有說話。

  曹翊繼續道:“微臣以為,事有先后,罪有輕重。如果不是張大人殺人在先,廣陵郡王也不會生惱,進而在抓捕時一時義憤,劈砍到了囚車,導致這場鬧劇。若論罪輕重,自然是張大人重,廣陵郡王輕。”

  “是嗎?”趙禎側頭看去。

  任誰都聽得出來,曹翊的說法是直接否認了傅九衢有劫囚的主觀故意,直接變成了傅九衢是在伸張正義,抓捕兇犯的過程中,被張堯卓激起火氣,這才失手砍壞了囚車,從來不曾有劫囚一說……

  辛夷突然間覺得曹翊無比高大厲害,朝他投去一個感激的目光。

  張堯卓卻是氣得牙根上都是火,當即爭辯起來。

  你一言我一語,聽得趙禎頭都大了。

  “你們這幫人,嘴皮子一個比一個厲害。”

  朝臣互相攻訐,最難的就是他這個做皇帝的人。

  一時間,趙禎的火也上來了。

  “你們看看,看看你們自己像什么?你,權知開封府,主政都城,汴京百姓的父母官,在百姓面前,滿地打滾,烏紗落地,狼狽如狗。

  你,廣陵郡王,朕的嫡親外甥,皇宮禁衛,天子近臣,管著朕的皇城防御,大大小小的事,你都可以做主,你是朕身邊最親近的人,朕把項上人頭都交到了你的手上,你看看你,做了什么?宣德門外,御街之上,當街縱馬搶人……”

  四處寂靜。

  趙官家是個仁厚溫和的帝王,即使做官多年的人,也很少看他發如此大火。

  這還不算,趙禎罵完張堯卓和傅九衢,突地轉過頭來,看著曹翊。

  “還有你,殿前司副都指揮使,朕的小舅子,當朝四品大員,統領殿前司諸班直,步兵、騎兵諸指揮,權大勢大,在禁軍中翻云覆雨……你告訴朕,你今日領著這么多禁軍前來,是要做什么?”

  “你們啦你們,你們哪個不是朕信任的人,哪個不是朕的重臣?朕許你們高官厚祿,將大宋國祚、百姓福祉交到你們的手上,你們是如何報答朕的?”

  “你們現在就像那盤旋在天上的禿鷹,搶人頭、搶地盤,爭名利,腦子里只有你們的族人和你們在意的人,你們一個個恨不得在朕的心上剜一塊肉,嚼進你們的肚子。你們眼里還有朕,還有大宋,還有大宋子民嗎?”

  “你們看看,看看在這長街上的百姓,他們都看著你們呢!”

  趙禎站在帝輦上,抬起明黃的袖袍高高一舞。

  御街上黑壓壓的人群,寂靜無聲。

  “朕知道,你們一個個對朕都不滿意,都有怨言,這個要求朕這樣,那個要求朕那樣,朕要做什么,你們就偏不要朕做什么,朕怎么都不能讓你們滿意。是,朕不是太祖太宗,沒有豐功偉績,沒有開疆擴土的本事,朕管不了你們。在你們眼里,朕就是個昏聵無能的帝王。”

  “但是,朕今天要告訴你們,朕心里裝的是大宋江山,朕守的是祖宗基業,朕開不了疆拓不了土,朕也不能為萬世開太平,朕就想好好的,好好的和朕的臣工們一起,守好這一片沃土,讓大宋子民都過上好日子,有肉吃有衣穿,三餐不愁四季溫飽……”

  “朕恨啦,恨你們拉幫結派,黨同伐異,互相攻訐,排除異己,成天在朕跟前參這個,參那個,夠了!朕聽夠了!”

  天子之怒,山河可平。

  一時間烏云堆積,遮住了熾烈的陽光。

  呼嘯的北風卷過御街,在頭頂盤旋,侵入肌骨,仿佛有凜冽的殺氣在凝聚。

  百姓屏住呼吸,一動不動。

  官吏夾起尾巴,大氣都不敢出。

  辛夷忽然有一種正在看大片的感覺。

  “官家。”內侍小心上前,扶住趙禎:“外面風大,官家回駕輦上……”

  趙禎甩開袖子。

  這些話在他心里憋得太久了,喊出來,罵出來,沉重中又帶了幾分痛快。

  是吼出來的,罵出來的痛快!

  “你們給朕好好想想,想想吧,今日朕應該怎么罰,該怎么罰你們!”

  “官家,官家,臣有罪。”張堯卓袖子抹臉,開始跪趴在地哭慘。

  趙禎不理會他,視線略過眾人,最后落在傅九衢的臉上。

  “你來說,朕該如何罰你。”

  傅九衢微微抬頭,與趙禎的目光在空中相撞。

  方才趙禎那一番慷慨陳詞,聽上去是在罵他,其實是在保他。趙禎將所有人都拎出來罵一通,連他自己都沒有放過,卻無形中弱化了傅九衢當街劫囚的事情,讓這個原本要單列的罪責變成了朝臣共同的責任。

  傅九衢看著趙禎憔悴的面孔,緩緩開口。

  “臣認罰,杖五十,決臀杖十二……雙倍執行。小嫂的杖刑,由臣領受。”

  四下里嘩然。

  雙倍,相當于杖一百,決臀杖二十四。

  要知道,若非罪大惡極,對官員和士子是不會杖臀的。

  所謂臀杖是指剝下褲子行刑,打屁丨股。這不僅會讓受刑者挨得更結實,更痛苦,還是一種對受刑者的人身羞辱。其中更狠的便是像辛夷這樣,寒冬臘月,拉到大街上行刑,在眾目睽睽之下打屁丨股。

  一般人都受不了這樣的羞辱。

  廣陵郡王劫囚搶人,也正因為此。

  辛夷并不完全了解臀杖,以為只是打屁丨股,卻不知是怎樣打,但即使這樣,她仍然很震驚。

  “傅九衢,你受不住的……”

  她腦子都蒙了,連名帶姓叫他。

  傅九衢:“閉嘴!”

  “……”

  趙禎重重哼聲,看著傅九衢固執的臉,知道他是下定了決心要護著那個婦人了。但他話已出口,傅九衢自行領罰,他便不再多話,轉而看向趴在地上請罪的張堯卓。

  “你呢?縱容下屬當街行兇,你說,朕該怎么罰你?”

  張堯卓嚇得額頭都滴出汗來了。

  他不是習武之人,又這把歲數了,哪能像傅九衢一樣承受那樣重的杖刑?

  “官,官家,臣這把老骨頭了,不經打呀……”

  “呵。”趙禎低低一笑,張堯卓心里登時升起一股不祥的預感。

  果然,接著便聽他不冷不熱地道:“杖刑不經打?那你在徒、流、死刑里,任選一個吧。”

  徒流死?

  哪一個他都怕呀。

  早知這場禍事會落到自己頭上,又何必咄咄逼人?

  “官家,官家啊……”

  張堯卓做五體投地狀,身子躬趴在地上,肩膀直抖,啜著氣求饒。

  “選吧。”趙禎聲音平靜,但沒有商量的余地。

  張堯卓知道今天官家是一定要拿他祭天了,誰也救不了。

  “臣認罰。”

  “如何罰?”趙禎問。

  “和,和廣陵郡王一樣。杖五十,決臀杖十二。”

  “好。說得好!”

  趙禎沉聲說完,慢慢坐回帝輦上,手捏扶手摩挲片刻,聲音突然變得溫和了幾分,就像往常君臣議事那般,一聲嘆息。

  “你二人能意識到自己的錯誤,朕很欣慰。廣陵郡王攔路劫囚,罔顧祖宗法度,但情有可原。所謂人無信不立,無信者不知其可也,一個人看重承諾,義薄云天,那是仁義,是濁水清流,不能一桿子打死。

  “還有你,你雖馭下不嚴,導致慘禍發生,著實愚蠢,但念及你年事已高,便從輕處罰也罷。

  “所有人聽令,廣陵郡王和張權知各有對錯,二人各打五十大板,以示懲誡,此事就到此為止,往后誰也不許再提。”

  好的壞的他都說了,恩威并施,雙管齊下。

  很顯然,那日福寧殿的札子和交談,趙官家聽進去了。

  傅九衢唇角微掀,拱手拜下。

  “官家仁厚、公正。微臣愿意領罰。”

  張堯卓牙齒都快咬斷了。

  這叫什么公正呀?

  傅九衢的一百多杖刑,變成了五十大板,他年輕力壯,不就是撓個癢癢嘛?

  可眼下他能怎么說?不肯認罰?呵,照之前方案執行,他還得被脫光了打屁丨股呢。

  張堯卓有苦說不出,含淚咽氣……不,含淚咽下這口氣。

  “臣領罰。”

  說罷頓了頓,他抬頭,“官家,那張小娘子如何處置?”

  四周傳來低低的議論。

  趙官家沉默片刻,視線掃向仍然被傅九衢護在身側的辛夷。

  “既然案由不清,另有原委,那等查明再判。”

  還好還好,至少沒有直接放人,張堯卓覺得自己沒有吃虧,甚至仍勝一籌。

  他剛松一口氣,就聽趙官家緩緩道:“開封府管理獄訟、戶口租賦,掌一方民生,雞鳴狗盜的雜事甚多,而水鬼案事涉翰林院醫官使,案由力求詳盡,即日起,移交皇城司查辦吧。”

  啊?

  張堯卓像被人迎頭澆了一盆涼水,突然渾身發冷。

  這盆冷水也突然把他澆醒過來。

  張堯卓發現自己輸得徹底。

  從他押著囚車走出開封府那一刻,就已然落入了傅九衢精心挖好的陷阱里。

  每走一步,都在傅九衢的算計之中。

  瞎眼的算命老頭和故作劫囚都是傅九衢的陰謀,而趙官家表面上勃然大怒,實際上在順著傅九衢遞的梯子往上爬,借機敲打他。

  同時殺雞儆猴。

  殺的是他和傅九衢,儆的卻是滿朝文武,尤其是喜歡指著官方鼻子指點江山的文官集團。讓他們看清楚,大宋是誰的天下,從此收斂爪子,少在朝中生事。

  想必這個時候,御街上發生的事情,已然傳遍了每一個有心人的耳朵,再往后,他們做人做事就要掂量掂量了,不要總以為官家仁厚就可以肆無忌憚。連傅九衢和張堯卓都痛下殺手了,還有誰不能打?

  精彩!

  張堯卓怒極而笑。

  傅九衢用五十大板換來官家的信任和看重,從此簡在帝心。

  試想,一個為了兄弟可以做到拋棄榮華富貴甚至不要生命的人,會不忠不孝不仁不義嗎?

  傅九衢不僅借機解開了官家的猜忌,也用一頓打堵住了朝臣的非議。同時,把他這個“無能小人的屁丨股”獻給了官家,當大肥雞來宰。

  今日最大的贏家是傅九衢。

  不,他和官家雙贏。

  不,還有個張小娘子,徹底脫離牢獄,他們三贏。

  不不不,還有個曹翊,順流而上做了大好人,他們四贏。

  挨板子挨罵吃了一肚子悶虧卻敢怒不敢言的人,只有他張堯卓一個。 由于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