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筆閣 > 姒錦新書 > 第59章 選擇!郡王臉紅了?
  長公主沒有回答傅九衢的話。

  牽在她手上的三念便像只小燕子般沖了出去。

  “娘——”

  孩子的聲音喜悅而歡快。

  孩子的心,也不似作假。

  這與料想中地跟著“惡毒后娘”艱難度日卻也不像,但孩子年歲小,并無分辨是非的能力,長公主眉頭皺了皺,任由周憶柳扶著邁入了屋子。

  “我來看看你。”

  兒子帶了女子回來,長公主心思便開始活絡,想過來瞧瞧究竟,哪里料到會見到如此驚人的一幕?

  長公主穩住心神,淡淡看向辛夷。

  “這位娘子是?”

  辛夷哂笑,端正行禮。

  “小女子張氏辛夷見過長公主。”

  她尷尬,尷尬得渾身冒熱汗。

  長公主身邊婢女環繞,一個個纖眉秀眼,云鬢粉裙,一幅姹紫嫣紅的美景,鮮亮得好似闖入了一整座春天的花園。

  她此刻置身花叢,再被紅粉碟翠們“捉奸”一般的圍觀——簡直就是大型社死現場。

  長公主點點頭,瞥了兒子一眼。

  傅九衢正襟危坐,平靜得好像什么都沒有發生。

  屋子里霎時安靜下來。

  “娘,你為什么才回來呀?我和大哥哥二哥哥等你好久。”

  三念輕靈嬌脆的聲音打破了暖閣里的尷尬氣氛。

  “娘,是不是傅叔救你回來的?那些壞人有沒有打你?我看看。”

  三念說著便扒拉辛夷的臉和脖子。

  小孩子軟乎乎暖融融的呼吸,讓辛夷情不自禁地浮上笑意。

  “我沒事。”她將三念摟入懷里,沒有看別人,只望向人群里皺著眉的另外兩只,尤其是一念的神色。這孩子很會思考,可別又想歪了。

  然而,

  辛夷沒有解釋,也沒有機會解釋。

  長公主沒有詢問,也不想多問。

  趙玉卿是真的善良人,即使辛夷在暖閣里和她的兒子有看似不軌的行為,她也沒有責怪,給兒子留足了臉面,更不會當場讓辛夷難堪。

  而且趙玉卿了解自己的兒子。

  這孽賬自己若是不愿,哪個婦人勾引或是強迫得了他?

  趙玉卿看一眼辛夷臉上的暗疹和紅丘,再看看兒子,實在有些匪夷所思。

  這孩子從小到大,熱愛美麗的事物,不論吃穿用度,一應精致奢華,便是挑選使喚丫頭,也要容顏過人的。

  可這樣一個挑三揀四的兒子,怎會看中一個相貌平平的婦人?更何況這婦人還是張行遠的遺孀?

  趙玉卿無法理解,

  但她不是為此而來,四下里打量一番,沒有發現端倪,清了清嗓子,什么也沒問,便直入主題。

  “三個孩子養在府里的事,你和張娘子說了沒有?”

  辛夷心下一跳,詫異地扭頭。

  傅九衢沉眉,“尚未來得及。”

  趙玉卿忍不住哼一聲。

  有時間脫衣服,卻沒有時間說正事?

  “那便由我來說吧。”趙玉卿看向辛夷柔弱單薄的身子骨,說不出什么狠話,便是故意板著臉,嚴肅的說話,看著也比尋常人更為溫和有禮。

  “張娘子,我是重樓的母親。”

  辛夷愣了愣,行個禮,“是,長公主。”

  趙玉卿示意一念和二念走到身邊,然后拖著他們的小手,看著周憶柳對辛夷道:

  “重樓有沒有告訴你,憶柳是三個孩子的親姨母?”

  辛夷望向傅九衢。

  想到他方才問自己的話。

  那時他便是想說這件事吧,為什么又沒有說?

  傅九衢微微皺起眉頭,沒有開口。

  長公主瞥一眼他二人,微微一笑。

  “憶柳跟我多年,和三個孩子的母親是同胞姐妹。孩子失去爹娘,著實可憐,我想收在府里,讓他們的親姨母來養育……”

  長公主來前已經想好,也不認為張氏會拒絕,說得十分坦然。

  “張娘子年歲尚小,一人獨自撫養三個孩子,想來也很吃力。往后再許人家,受拖累不說,難免會惹來夫家不快。這樣安排,對你,對孩子都是好事,不知張娘子意下如何?”

  辛夷這時才弄懂這群人的來意。

  她下意識望向趙玉卿身側的周憶柳。

  這女子面色沉靜,雙目溫柔,微蹙的眉頭好似天生帶著一抹憂郁,正是女子最好的桃李年華,仔細觀其眉眼,與三個孩子確有相似之處。

  辛夷笑了笑,“回長公主,此事我做不得主。”

  這不卑不亢的語氣,讓趙玉卿不自由主深看她一眼。

  “哦?”

  “一來三個孩子是張家血脈,即使他們祖父祖母是混蛋,大概也需要同他們說一聲。二來……”

  辛夷的目光從三個孩子的臉上掃過,最后定格在一念的臉上,淡淡地道:“得看他們自己的意愿。孩子這么大了,愿意跟著誰,我不替他們做主。”

  趙玉卿道:“這么說,你不怕他們拖累你?”

  辛夷失笑,有意無意地瞄一眼周憶柳。

  “不拖累已經拖累這么久了,在需要人照顧的時候沒有人,如今我們已經彼此習慣。而且,我沒有想過再嫁,所以,也沒有長公主認為的改嫁尷尬,只要孩子愿意跟著我,不嫌我窮,哪怕吃糠咽菜,也是要養大的。”

  長公主面色微變,下意識看了傅九衢一眼。

  “張娘子不準備再許人家?”

  辛夷勾唇:“嗯。”

  一個淡淡的回應,輕松懶散,卻十分堅定,任誰聽了都知道,這女子是下定了決心的。

  “我跟娘。”三念好似松了口氣,軟萌的雙眼像小兔子似的盯住辛夷,看得人著實不忍心拒絕。

  辛夷笑著抓緊她的手,在她腦袋上揉了揉。

  “不怕吃苦么?”

  “不怕。”三念雙眼亮晶晶的,“我喜歡娘。”

  小孩子的表白猝不及防,震驚四座。

  不僅是周憶柳和長公主,便是傅九衢也是有些意外的。畢竟張小娘子惡名在外,誰不知道她苛待繼子女,惹張巡嫌惡?

  “你們呢?”

  二念看著一念。

  一念看著二念。

  雙胞胎兄弟倆一模一樣的臉,帶著濃濃的猶豫。

  二念先開口,“我有一點點想跟著傅叔……”

  傅九衢哼笑:“只有一點點?”

  二寶癟癟嘴巴,偷偷打量辛夷,就像害怕挨她的揍一樣,又吐吐舌頭,“也想跟著娘……”

  一念接下了他的話,“要是能一起跟著就好了。”

  童言無忌!童言無忌?

  一句童言字字撞在人的心中。

  辛夷記得她騙過一念,說自己喜歡傅九衢,卻萬萬沒有想到,一念會在這個節骨眼上,說出這樣的話……

  長公主輕輕咳嗽。

  周憶柳趕緊遞上水和帕子。

  長公主平靜了一下,淡淡說道:“既然你們都做不了決定。那由我來做這個決定可好?”

  三個孩子抿著嘴巴,不說話,看著辛夷。

  長公主笑了一下。

  “你們的娘眼下不能照料你們,在她回來前,你們三個先在府里住著,多陪陪你們的姨母。等些日子,再由你們來做決定,可好?”

  辛夷的情況,方才去請安時,傅九衢已經說過。

  孩子們想跟著后娘,長公主是想給此事一個緩沖,讓他們在府上,多和周憶柳接觸幾日,興許就會改變想法。

  這是目前最好的辦法,誰也不會難堪。

  辛夷沒有想到長公主這么通情達理,并不藏私和偏幫,自是欣然應允。周憶柳聽了卻是意外。

  她沒有想到長公主這樣就妥協了,沒有斬釘截鐵地把孩子留給她,甚至沒有為她多爭取一下……說到底,還是她身份低微。

  “是!”周憶柳低低道:“婢子謹遵長公主安排。”

  長公主微微一笑,站起身來。

  “坐這會子,有些乏了。”

  她咳嗽了兩聲,又拉下臉訓傅九衢。

  “孩子我便先帶回去了。你也早些把張娘子送回開封府,不要節外生枝——”她聲音低了下來,有點語重心長。

  “小心你舅舅知道,扒了你的皮。”

  傅九衢低頭拱手,“兒子恭送母親!”

  話還沒有說完呢,就這么急吼吼地攆她走。

  兒大不由娘啊。長公主嘆口氣,“回吧。”

  辛夷望了她一眼,低眉順眼地恭送。長公主沒有回頭,但走出門老遠還能聽到她的咳嗽聲,倒是周憶柳,牽著三念的手,見孩子一步三回頭,也跟著回頭朝辛夷望了一眼。

  然后微微點頭,笑了笑,很友好。

  辛夷也朝她一笑,算是回禮。

  ……

  人都離開了。

  這一次,程蒼小心的拉上了房門。

  暖閣里突然安靜了下來。

  雖然長公主來時沒有說什么,可那種若有似無的曖昧感卻讓辛夷有些好笑。

  “方才郡王臉紅了?”

  “……”傅九衢眼尾撩撩。

  辛夷唇角一彎,似笑非笑,“還挺意外的。”

  傅九衢看向她,目光森森。

  “不是說有東西要給我看?”

  “是的。”這次辛夷沒有搞那么復雜,因為兩本殘籍已經被她掏出來了,長公主來時就順手塞在懷里。

  她果斷地掏出來,擺在傅九衢的面前。

  “郡王請過目。” 由于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