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筆閣 > 姒錦新書 > 第417章 大婚前日……
  八月初九,辛夷起了個大早去相國寺。

  北宋婚嫁禮儀眾多,皇室宗親的婚禮更是如此。

  大婚前一日,女家需到男家去“鋪房”,并將部分嫁妝送過去,“掛帳幔,鋪設房奩器具、珠寶首飾動用等物”,還需要女家的親眷為新人暖房,再由親信婦人、嫁女使等守住新房,直到大婚不能讓外人進入。

  但辛夷從大理而來,一應禮數比照和親,從驛館出嫁,沒有娘家,官媒人只得讓她挑了兩個丫頭去公主府,當陪嫁女使守新房。

  辛夷讓桃玉把綠萼帶過去了,留下杏圓和紅豆在身邊。

  長公主府和大相國寺很近,辛夷特地吩咐驢車從長公主府門外的大街繞行過去,想瞧個熱鬧——

  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那浮夸奢侈的風格,讓辛夷直咋舌。

  長公主府外張燈結彩,整條街都淹沒在了一片紅色的海洋里。

  有樂聲從府里傳出來,好像是樂人在提前排練,街道上不時有人圍觀,長公主指派了兩個婆子在門外大街上發喜糖和利是,見著說恭維的便發一包喜糖,或是一封紅包,那真叫一個財大氣粗。

  “哇!好熱鬧啊。”

  紅豆從未見過這樣大的陣仗,撩著簾子趴在窗欞上看得眼睛都不轉,杏圓是長公主府里出來的,倒不似她那么驚訝,只笑吟吟地打趣道:

  “明日你就和姑娘一起嫁過來了。這里的熱鬧,也有你一份。”

  紅豆笑了笑,神色無端落寞起來。

  杏圓看辛夷一眼,低頭凝視她:“怎么了?不高興和姑娘一起嫁過來呀?”

  紅豆不知在想什么,冷不丁見她靠近,露出幾分慌亂。

  “不,不是。我就是怕自己沒有這個福氣。”

  杏圓噗嗤一聲,“傻丫頭,你在說什么?明天就來了,怎么就沒有福分了?”

  紅豆尷尬地捋了捋發,“許是有點緊張了。我沒在長公主府里當過差,怕不懂規矩……”

  杏圓:“大理相國的府上,就不用講規矩嗎?”

  紅豆:“也,也不是……就是不一樣嘛。”

  一個謊言要用百個謊言去圓。

  在杏圓打破砂鍋問到底的架勢下,臉頰通紅,目光游離,越說越編不下去。

  相比于綠萼,紅豆這丫頭要簡單老實許多。

  辛夷輕笑打斷,“行了。你別逗弄她了。”

  杏圓也跟著笑了起來,“誰讓紅豆這么好逗呢?哎呀我都迫不及待了,長公主府上可寬敞了,九爺的臨衢閣更是府上最大最漂亮的院落,可比在驛館里住著舒坦多了……”

  辛夷笑罵:“你這丫頭,盼著我嫁,原來是只為自己。”

  杏圓道:“這不是姑娘教的么?做人哩,先得為自己考慮。你說,是不是,紅豆?”

  紅豆:“啊?什么?”

  杏圓彈她的腦袋,“問你話呢?”

  紅豆臉頰又紅了,“杏圓姐姐問的什么?我,我方才想事情,沒有聽清。”

  杏圓噗聲,“你又在琢磨什么?我是問你,做人得先為自己考慮,是不是姑娘教我們的?”

  紅豆嗯一聲,略微垂下眼,“是,是姑娘說的。”

  杏圓道:“姑娘可聽見了,不是我瞎說的哦。”

  兩個人一路說著話,紅豆都神不守舍,辛夷也不多問,到了大相國寺,已有一個沙彌前來迎接。

  “女施主,師父已在禪房等待,請跟我來。”

  辛夷雙手合十,“多謝小師父。有勞了。”

  小沙彌轉身走在前面,杏圓和紅豆一左一右扶著辛夷往前走,到了禪房門口,杏圓突然看了紅豆一眼。

  “紅豆妹妹,你守在門口吧。”

  紅豆愣了一下。

  杏圓努努嘴,笑得燦爛,“別讓人闖進來。”

  高明樓吩咐紅豆和綠萼時時跟著辛夷,可不知從什么時候開始,她好像開始被杏圓牽著鼻子走。一開始沒有在少主面前稟報,后來就不敢再稟報,然后陷入周而復始的循環……

  紅豆不是猜不到這中間有什么問題,但事情到了這一步,她拒絕想,也不敢再想,有時候甚至會天真地期待,干脆跟著姑娘好了,就像杏圓她們一樣,再不用為少主做事……

  可她知道,這只是妄想。

  紅豆與杏圓相視,半晌才笑開。

  “是。你好生護著姑娘……”

  “會的。你放心。”杏圓塞給她一包香瓜子,擠了擠眼睛,便扶著辛夷進去了。

  紅豆略微遲疑下,靠在門外。

  ··

  寂無在禪房的內室里等了許久,看到辛夷進來,有片刻的呆怔,待到看清楚她的面孔,這才微微嘆笑一聲。

  “小娘子別來無恙。”

  “多謝寂無師父記掛,我很好。”辛夷還禮。

  寂無笑道:“歲余不見,竟有些不敢相認。小娘子死而復生,都是善業積攢,般若福報呀。若非親眼得見,只怕要疑是在夢里了。”

  辛微低著頭,在寂無的下首淺坐,含笑道:“娑婆世界一念而生,無奇不有,無所不能。一切皆是幻相也。這話可是寂無師父所說?怎的你今日倒迷惑起來?”

  寂無面色微沉,一張清俊的臉微微繃起。

  “那日之事,因小僧一念之差,險些誤了恩師。”

  他忽地起身,朝辛夷一拜。

  “多謝小娘子化險為夷,否則小僧萬死也難辭其咎了。”

  辛夷微微一笑,“小事一樁,何足掛齒?寂無師父不要見外。”

  她越是云淡風輕,寂無越是覺得臉紅。

  那天見到狄青家里牛角生光,為了哄師父寬心,他脫口而出“天降祥瑞,是吉兆也”,根本就沒有想過會惹出那么多事情……

  遠離京師太久,朝堂上的斗爭對于一個長年在山上清修的和尚而言更是遙遠,哪會參悟那些陰謀詭計?

  更何況,即便沒有寂無那一席話,他們也會將這個謠言傳出去的……

  寂無只是恰巧出現,恰巧是個和尚,又恰巧說了那些話。

  辛夷覺得那怪不得他,只是系統在程序下運轉的強大力量罷了。

  她們現在既然能打破一重阻礙,就可以打破第二重……

  辛夷為免他尷尬,趕緊換了個話題:“九哥可曾和寂無師父言明,叫你今日前來做什么?”

  寂無搖了搖頭,溫聲道:“師弟只說,一切聽小娘子吩咐便是。”

  傅九衢竟是如此信任于她。

  辛夷心下暖融融的,眼睛微微瞇起來。

  “我讓寂無師父做的事情,興許會讓寂無師父略有為難……”

  寂無:“有何為難?”

  辛夷微微一笑:“寂無師父會撒謊嗎?”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