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筆閣 > 姒錦新書 > 第407章 八十三具!
  “踢過來!快,快些……”

  “傳……給我,給我,傳給我啊你……”

  “哎呀!混賬東西,你會不會蹴鞠?”

  皇城司的大院里,一群男子短衣短打,扎著腰帶正在槐樹下蹴鞠,二十來人赤著胸丨膛,圍著一個球你追我趕,中間豎著的球門高約三丈,寬約一丈,彩帶結成的網上留出一個尺許的孔洞,便是眾人競相踢入的網眼。

  眾人揮汗如雨,吼聲震天。

  “……蹺球不行啊!”

  “小侯爺這是讓夫人榨干了不成?”

  “踢起來,上上上!”

  蹴鞠風靡大宋,上到皇親國戚下到平民百姓,無不鐘愛。

  而且,蹴鞠場上,只有對壘的雙方,沒有尊卑貴賤,這是皇城司卒子們最喜愛的運動,因為可以隨便調侃他們的上官。

  蔡祁累得坐在地上,雙手撐地。

  “你們這些狗東西,誠心整我。不行了,去,去叫郡王來收拾你們……”

  “郡王過幾天就要做新郎倌了,自是要保存體力,怎會會來跟我們混耍?小侯爺起來呀……”

  “小侯爺,起來!”

  “喲呵,喲呵,起來,小侯爺,起來呀!”

  一堆人擁上來,喊著號子的調戲蔡祁,渾不在怕的。

  當然,也因為蔡祁本就沒什么架子,是可以玩笑的人。

  “混賬東西。”蔡祁爬起來,一腳踢在蹴鞠上,用足了力氣射丨向院中的大網……

  蹴鞠飛起來,眾人一擁而上,吼聲震天。

  豈料蹴鞠擦網而過,徑直飛了出去。

  然后,被一只腳停下來。

  傅九衢腳尖擺動兩下,便見那蹴鞠像長了眼睛似的圍著他的腳轉來轉去。

  一群年輕的皇城卒見廣陵郡王下場,高聲吼叫起來。

  “郡王,踢一局。”

  “郡王,踢一局!”

  看他們越喊越來勁,傅九衢將蹴鞠踢回去。

  “不來。”

  眾人登時蔫了。

  傅九衢淡淡地道:“留著體力做新郎!”

  “哈哈哈哈哈,我就知道。”

  人群里發出快活的笑聲。

  蔡祁累得抹了一把汗,“做新郎還早呢,你急什么?快來玩!你不在,這些混賬東西就抓住我一個人整………”

  傅九衢懶得理他,嘴角勾出一抹若有似無的笑,正要從人群跟前走過,但見衛矛迎面從二門過來,手上拿了一個卷軸,那張嚴肅板正的面孔,與球場上的熱鬧氣氛格格不入。

  傅九衢朝他示意一下,率先往前面的議事廳去。

  衛矛緊隨其后,返身將蹴鞠場上的吆喝聲關在了門外。

  傅九衢輕撩袍角,坐下道:“說吧。”

  高明樓帶著大理使團來汴京的時候,傅九衢便吩咐衛矛找兩個生面孔,去大理調查高明樓。

  等了這么久,他理所當然地認為,是大理那邊有情況了。

  不料,衛矛卻搖了搖頭。

  “屬下派梁儀帶著許泰去的大理,但他們在大理沒有發現任何有用的線索。高明樓的事情與我們所知無二,阿依瑪也確有其人。她是高相國的一房小妾所生,那小妾在大理是異族,在相國府里受人排擠,生下阿依瑪沒兩年便亡故了。阿依瑪自小體弱多病,大抵也有相國夫人不喜的緣故,一直養在廟中,兩年前才被高明樓接回府去。”

  頓了頓,衛矛又道:“梁儀和許泰一無所獲,在回京途中路過靜江府,恰好聽說當地發生一樁大案……”

  衛矛將手上的卷軸雙手奉到傅九衢的面前。

  “這是梁儀從靜江府八百里加急傳回的消息。靜江府出了一樁兇殺案,涉及八十三條人命。當地官府接到報案,在靜江府的深山老林里有一個埋尸坑,當地官府勘察現場后,發現尸體共有八十三具,全部赤身裸丨體,被人扒去了衣物,面容盡毀,沒有留下半點可以證明身份的物件……”

  傅九衢翻開卷軸。

  “梁儀是覺得此案有異?”

  衛矛應一聲,“梁儀是個辦事穩妥的人。他在卷軸里沒有明確案由,但……他和許泰明察暗訪幾日,懷疑此案與途經靜江府到汴京歲貢的大理使團有關。屬下要是沒有記錯,大理使團一行共計八十四人……”

  大理八十四人。

  這里卻有八十三具尸體。

  傅九衢抬起眼:“兩府可有收到靜江府奏報?”

  衛矛搖頭,冷哼一聲。

  “發生此等大案,他們為免責罰,居然敢密不上奏,想瞞天過海。當真以為天高皇帝遠,消息就不會傳到京中不成?”

  “靜江府……”傅九衢低低道了一聲,視線在卷宗上瀏覽片刻,突地蹙眉抬頭。

  “衛矛,去備上筆墨,我給寂無捎一封信去。”

  寂無和尚當年在開封府小住了數月,說是不慣京里的熱鬧,年前便返回靜江府的姥姥山去了。

  二人數月沒有書信往來,傅九衢下筆卻沒有半分客氣。

  “師兄雅鑒:弟今日捎信來,是有一事相托——”

  剛寫到此處,會客廳外傳來程蒼的聲音。

  “啟稟郡王,寂無師父求見。”

  傅九衢與衛矛對視一眼,一拍案幾。

  “說曹操,曹操就到。快請!”

  ··

  寂無是被段隋帶進來的,一聲阿彌陀佛,一個溫和淺暖的笑,他唇角輕揚,視線落在傅九衢身上。

  “師弟,好久不見。”

  傅九衢朝幾個屬下擺了擺手,示意他們先退下去,然后把寂無請到一邊坐下,親手沏上茶水。

  “正要給師兄寫信,你就來了。”

  寂無緩緩笑開,搖搖頭,顯然是不信。

  “我尚在岳州,就聽聞師弟大喜的消息。大婚在即,你哪里來的心思想到師兄?”

  傅九衢不言不語地掃他一眼,將那張只寫了幾個字的冷金紙推到他的面前。

  寂無與他對視一眼,放下茶盞,“這么說,靜江府的案子你已經知曉?”

  傅九衢點點頭。

  寂無溫和地笑了笑。

  “皇城司果然名不虛傳。我馬不停蹄地趕往京城,沒有料到,仍是晚了一步……”

  “不晚。”傅九衢坐下來,一雙漆黑的眼睛凝視著寂無。

  “師兄來得正好,恰可以為我解惑……”

  寂無嘆息一聲,淡淡地道:“如若此案不是發生在靜江府,我大概也是渾然不知了。說來也是巧合,那埋尸坑,就在姥姥山中……”

  傅九衢點頭,“我知道。這才想找你。”

  寂無微笑,“可惜,我所知曉的,興許沒有你的探子打聽得多……”

  傅九衢:“說說看。”

  寂無沉默片刻,“那個埋尸坑是被一個獵戶家的狗發現的,起初是狗去刨土,莫名狂吠,獵戶以為地下埋了金銀財寶,半夜里帶著全家去挖……發現尸體后,才去報官。等官府派人來時,現場已然遭到了破壞。”

  傅九衢盯著他:“師兄知道什么?”

  寂無道:“那獵戶恰與我相識,受過我的恩惠。他私下里和我說,刨開埋尸坑時,最上面的一具尸體,腹部有一張血圖,但靜江多雨,那一夜的雨下得也不小,等官府的差役過來,雨水一淋,全褪了色,什么也看不清了……他膽子小,怕官府懲罰,不敢如實稟報,并叮囑我守口如瓶。”

  “血圖?”

  埋尸坑里什么證據都沒有留下,兇手怎么會允許血圖存在?

  寂無又道:“想是人被埋入土里后,沒有死透,以血畫出?”

  傅九衢在腦子里模擬了一下這種可能性。

  “那圖上畫的是什么?”

  “塔。”寂無眼睛微瞇,“獵戶說,是一座塔的形狀。”

  “塔?”傅九衢聲音寒涔涔的,盯著寂無久久沒有出聲。

  為何死者要在瀕死前留下一座血塔?

  死去的八十三具尸體如果是真正的大理使團,那高明樓身邊的八十三個人,又是何人?

  如果高明樓不是高明樓,那真正的高明樓又去了何處?為何沒有絲毫音訊?

  兇手可以干掉八十三個人,會獨獨放掉本尊嗎?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