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筆閣 > 姒錦新書 > 第290章 佳人在懷,猶在醉香
  傅九衢將辛夷送到悅來客棧便離開了。

  一直到傍晚,再不見他的人影。

  辛夷和衣而眠,這一等,天便見黑。

  寶妝來敲門,將她從睡夢中喚醒,辛夷這才發現自己手腳冰冷,一連打了好幾個噴嚏,趕緊爬起來洗個熱水,換了身衣裳,這才拎著藥箱跟寶妝去了趙宗實的宅子。

  一座尋常的青瓦宅院,任誰也瞧不出是未來皇帝的住所。

  高淼正在等她,急得好像熱鍋上的螞蟻似的。

  “快去看看趙十三,白日里還好,這會兒又發起熱來。”

  辛夷點頭,加快了腳步。

  一進屋,差點被熱死。明明就是火熱的夏天,窗戶關得嚴嚴實實,半絲風不透就罷了,趙宗實的身上還蓋著一床厚厚的棉被。

  辛夷看向高淼,“你在捂痱子呢?”

  高淼道:“他下午醒來,便一直喊冷,渾身冒汗也喊冷,我也是沒得辦法了。”

  辛夷上前正要揭開被子,發現趙宗實是醒著的,手指一頓。

  “將軍,冒犯了。”

  “有勞娘子。”

  趙宗實聲音沙啞,面色蒼白,看著莫名有些孱弱。

  辛夷連稱不敢,在寶妝端來的凳子上坐下來,替趙宗實把脈。

  好半晌,收回手,淡淡地道:“將軍毒性尚未除盡,恐怕還得再服用半月湯劑。”

  趙宗實微略點頭,面上帶著憨厚的笑,“吃藥我是不怕的,娘子盡管開方。”

  辛夷莫名覺得這個人有點可愛,憨憨的。

  她重新開了方子,讓寶妝去撿藥,又把窗戶都打開了,再撤去厚被子,只拿了個薄毯搭在他身上。

  “將軍再睡一會兒,多睡有助身體康復。”

  趙宗實點頭合上眼睛,高淼焦急地問:“我摸他額頭燙手,不會有事吧?”

  辛夷道:“府里有沒有冰塊?找一些來給他冰敷,可以退熱。”

  高淼點點頭,“我這就叫人去拿。你去找郡王吧。”

  “郡王?”辛夷詫異。

  高淼挑眉,“在西廂里。”

  辛夷這才知道傅九衢就在趙宗實的宅子里。

  這個宅院的面積不大,侍候的人也就那么幾個,略有些清冷。

  辛夷在家丁的帶領下在西廂的南面書房里,見到了傅九衢。

  門窗里透出暖黃的光芒,房門虛掩著。

  辛夷到時,黃升恰好要離開,推開門走出來,看一眼辛夷便大步離去。

  里頭還有兩個武將打扮的高個男子,辛夷不認得,見傅九衢正在同他們說話,正準備先退到院子里,便聽到傅九衢的聲音。

  “進來。”

  辛夷停下腳步。

  兩個武將轉頭看一眼,齊齊對傅九衢告辭。

  “去吧。”

  “是。”

  辛夷側立門口,等他們走出去,這才慢慢走到傅九衢的面前,隔著一張櫻桃木的書桌,朝他行禮。

  “郡王。”

  傅九衢正捉筆書寫,聞言停下來抬眼看她,眼梢撩撩。

  “坐。稍等我片刻。”

  辛夷嗯一聲,沒有看他在寫什么東西,在旁邊的椅子上坐下來,饒有興致地觀察這間書房,漫不經心地笑問:

  “郡王為何在此?”

  傅九衢:“客居。”

  辛夷納悶地道:“你為何不請我也來客居一下。有這么好的宅子可住,還把我一個人送去客棧……”

  傅九衢略微遲疑一下,將最后幾個字寫完,用鎮紙一壓,這才繞過書桌走到辛夷的面前,低低一笑。

  “晚上我隨你回客棧。”

  辛夷更奇怪了,“你要去客棧睡?”

  傅九衢嗯一聲。

  辛夷瞥一眼門外的夜色,審視般看著傅九衢,“為何?”

  古代人出門在外,在友人或親戚的家里借宿是尋常事,并不會像辛夷所在的那個時代那般別扭。而且,居家比客棧有更好的保密性和隱私性,對傅九衢而言更為方便。

  既然傅九衢已經在趙宗實府里借宿了,現在離開又何必呢?

  辛夷笑道:“九哥若是顧慮我,大可不必。我一個人去住客棧也可以的……”

  “就這么定下了。”傅九衢一如既往的霸道,說完朝辛夷伸出手。

  辛夷慢慢將手搭上去,傅九衢微微一笑,一把拉她起來,便用胳膊將人攬住。

  “走吧,去吃飯,飯罷我們就走。”

  ~

  趙宗實夫婦為感謝傅九衢和辛夷的“救命之恩”,特地在府中設宴答謝。

  原本這個宴席是要定在明日的,高淼想等趙宗實身子再好一些,奈何傅九衢有軍務在身,很快就要啟程南下,他們不得不提前。

  夜色正濃,園子里燈火通透,一路走去,少有行人。

  膳堂里陪坐的人,只有和趙宗實私交尚好的幾個同僚。

  他們的女眷也在。

  隔著一個屏風,聽得到聲音,卻見不到人。

  辛夷慶幸自己來的時候穿的是男裝,不用去屏風那側和夫人們尷尬地寒暄。

  傅九衢似乎知道她心思,徑直將她帶到主位,拉開椅子示意她坐下。

  傅九衢沒有介紹辛夷的身份,他們也懂得規矩,并不詢問。

  廣陵郡王親自看座的一個年輕郎君——這便是幾個岳州官員對辛夷的看法。

  菜式豐盛,一屏之隔的夫人們笑語輕柔,大人們則是謹慎小心,推杯換盞間,禮數周到,馬屁拍得恰到好處。

  趙宗實尚在病榻上,高淼獨自一人過來待客。

  她從醉仙閣回來尚未來得及梳洗更衣,一身颯颯男裝盡顯高貴。

  “我敬各位!”

  高淼親自斟了酒,對眾人一一答謝。

  辛夷觀察著傅九衢,發現他在席面上幾乎沒動過筷子,只有在高淼敬酒時,象征性地喝了一杯。

  但是,在離開趙宗實宅院的時候,他卻醉得幾乎連馬都騎不穩,高淼不得不讓人駛了馬車出來。

  辛夷趕緊扶住他,朝高淼點頭示意。

  “郡君請回。將軍的身子,最好多將養幾天,務使勞累。我今夜就住悅來客棧,有什么事情,你打發人來叫我便是,晝夜皆可,不分時辰。”

  高淼略微頷首,沒有多說什么感謝的話,但眸子里卻是全然的信任與感激。

  “等大軍凱旋,你我京中再聚。”

  辛夷莞爾,“只要郡君召喚,我隨時有空。”

  高淼輕哼一聲,露出疲憊而輕松的笑意,就好像在多年的好友面前一般從容,悠悠瞪她一眼。

  “你的人要是有你的嘴那樣可愛就好了。”

  辛夷眨眨眼,逗她,“在你面前,我永遠可愛。”

  她是調侃基友和閨蜜的語氣,而高淼從小到大,卻少有跟人這樣說話,登時覺得辛夷是在調戲自己,就像初見那次一樣。

  “不正經的東西!快回吧,郡王不勝酒力,早些回去歇了。”

  傅九衢還在辛夷的身邊搖搖晃晃。

  另一側是段隋直喊“哎喲”的無奈……

  “唉,怎么就醉成這樣。”辛夷覺得傅九衢今晚的行徑有些費解。

  但每個人對酒精的耐受不同,她不能因為傅九衢的酒量淺就鄙視他吧?

  “走了,走了,我們走了。九哥,上車。”

  男子沉甸甸的身子往身上倒,辛夷覺得自己就像一朵被暴風雨摧殘的花骨朵,要不是那一身的力氣,怕是要被傅九衢壓塌了不可。

  段隋也急出一身冷汗,又扶又拉,“九爺,小心腳下,別踢著車轅……”

  砰!

  話未落下,傅九衢便精準地踢了上去。

  段隋哭喪著臉扶住主了,看一眼辛夷,“我真是個烏鴉嘴。”

  辛夷哭笑不得,不想再給這個醉鬼留面子了,直接用胳膊夾住他,往馬車上一拽。

  然后,段隋就錯愕地看著這個身形單薄的小娘子,將他們家九爺給生生“拎”上了馬車。

  簾子撲的一閉,傳來辛夷的聲音。

  “走吧。”

  段隋倒抽一口氣,才應聲,“哦。”

  ~

  岳州城里燈火璀璨。新筆趣閣

  經過岳陽樓時,辛夷特地拉開簾子,在行走的馬車中欣賞這座千古名樓。

  頭頂星河,臨水潺潺,壯麗恢弘的岳陽樓在夜色下變得柔美多情,飛檐斗拱隱于夜色,仿佛要與天爭秀。

  同一座岳陽樓,不同的情懷。

  馬車的吱呀聲里,辛夷仿佛穿行在歷史書里,輾轉時空,猶自出神。

  一只手伸過來,輕輕握住她的。

  “小十一……”

  辛夷回頭,看著傅九衢俊美的臉在燈火里明明滅滅,忍俊不禁。

  “酒醒了?”

  傅九衢眼神半瞇,夜風徐來,他一襲白衣,廣袖輕蕩,慵懶的笑意微翹的唇角,仿佛會一只修煉千年的妖精,就那么蠱惑著辛夷的心智,竟被他輕輕松松地拉拽過去,抱坐在他的腿上。

  “佳人在懷,本王猶在醉鄉…………” 由于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