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筆閣 > 神醫狂龍 > 第537章 端水大師

成瀟瀟并沒有按照約定,和陸寒一起看到日出。

因為沒過多久,經過今天一系列緊張刺激洗禮的成瀟瀟就在陸寒腿上睡著了。

陸寒按了她的昏睡穴位,保證她不會醒來。

然后將她背在背上,站在山頂辨認了成氏宗族的莊園位置,淡淡一笑,縱身一躍,向山下飛去。

靈清境并不能真正飛行,陸寒卻可以調動全身靈氣包裹自己和成瀟瀟,做出各種高難度動作。

如俯沖、直線攀升,落葉飄……

當然,這都是在下落的過程中。

從山巔到山腳,整個過程不超過五十秒,也就在這短短的時間內,陸寒心中豪情滋生。如果境界再進一步,是否就能真正客服地心引力而飛起來呢?

他不知道。

師父也未曾說過。

陸寒在過去從未見過肉身飛行的存在,但這反而讓陸寒產生了強大的動力。修行,就是為了逍遙天地間,不受物理規則束縛。而飛行,恰恰最能代表“逍遙”。

如果一個人人敬仰的大修行者,每天都是腿著來來回回,又或者騎個車,開個車……那逼格早就碎一地了。

陸寒能夠短暫對抗地心引力,也是成瀟瀟癡迷趴在他背上的原因。

他背著成瀟瀟越過高墻,穩穩當當落在成家莊園的前院,四五名護院立刻圍了過來,當領頭的成家子弟看清陸寒的臉,以及他背上沉睡的成瀟瀟之后,立刻恭敬得叫了一句“主人”,接著揮手讓護院各自散去。

主人即便“寵幸”成瀟瀟,他們成家人也絕無怨言。

慕強,是人類本性。

陸寒如此強大,成家人跟著他只能水漲船高,前途無量。

問清成瀟瀟的房間位置,陸寒徑直將她送到床上,解開昏睡穴,搖醒她。

當成瀟瀟從迷糊中清醒過來,發現回到了閨房的時候,第一個動作是看自己的衣著,發現整整齊齊沒有任何被“破壞”的痕跡,既輕松又怨懟。

“這么看著我干嘛?”坐在床邊的陸寒笑道。

此刻的成瀟瀟,表情十分復雜。

“你沒有趁虛而入,是個正人君子;但你沒有趁虛而入,說明我魅力不夠。”成瀟瀟振振有詞。

陸寒牙根有點兒疼,豎起大拇指:“你們女人……真是邏輯鬼才。”

“你說我沒邏輯是吧?”成瀟瀟昂起頭,不服道,“那你說,我邏輯哪里不對?”

陸寒搖搖頭,認真道:“我這輩子絕對不干三件事兒,第一條,不和女人爭辯。”

“那二三呢?”

“請參見第一條。”陸寒認真道,“所以,你的邏輯很棒,優秀!”

“陸寒……你現在就開始嫌棄我了。”成瀟瀟噘嘴,要撒嬌。

陸寒及時阻止了她。

“跟你說個事兒。”陸寒笑道,“后天,省守洪毅要開生日宴,他給我送了請柬,我可以帶兩個人去。我決定帶妙妃和你,你稍微準備一下。”

成瀟瀟瞬間來了精神,坐得床邊,上身筆直,眼睛瞪圓:“陸寒,你可是我男朋友。我可要拉著你的手出場,李妙妃能受得了?”

“我也會拉著妙妃的手,你受得了么?”陸寒淡淡道。

“受得了,本來李妙妃就是第一個站在你身邊的女人,她值得。”成瀟瀟道,“所以啊,她應該無法接受我和你在一起。”

“這些事,你就不要操心了。”陸寒其實也有些撓頭,但只能安撫,“你未來肯定要代表成家和外界接觸,去見識一下,認識一些朋友有好處。”

“謝謝你,你太貼心了。”成瀟瀟笑顏如花。

以成氏宗族在天云省的地位,就算省守洪毅給成家發帖子也絕對輪不到她成瀟瀟出面。

現在她跟了陸寒,地位瞬間水漲船高。

她可是以天龍少主未婚妻的身份出現,

什么?還有李妙妃?

那算什么?

男人有權有勢,身邊鶯鶯燕燕環繞是常事,但你問任何一個有身份的男人,他們都不會公開承認一個以上的未婚妻。可陸寒就敢。

說他離經叛道也好,說他師父藐視世俗也好,反正陸寒就是敢。

什么?想譴責陸寒?

那就問問天龍會數千高手,龍翼左右軍幾十萬兒郎答不答應。

短暫的沉默之后,成瀟瀟忽然嘆息道:“我真是很羨慕李妙妃,她在你最艱難的時候堅定站在你身邊,顯得我們幾個都是大傻子一樣。她在你心里的地位是她自己爭取來的,我沒有資格吃醋。”

陸寒沒有回答。

和成瀟瀟的誤會雖然解開,但他不得不承認,成瀟瀟一針見血。

李妙妃之所以得到他獨一無二的關注,就是由于雪中送炭。

“陸寒,我知道,你對待我和李妙妃依然是有區別的。如果還有選擇的機會,我會讓你看到我的堅持。”成瀟瀟攥著拳頭,認真道。

“不要胡思亂想,你是我的未婚妻,這不會改變。睡覺吧,我走了。”陸寒溫柔撫摸她的發,起身離開。

成瀟瀟看著他關門離去,輕輕呼出一口氣。

不管怎么說,今晚的主動讓她重新獲得和陸寒在一起的機會。

但如果以為這樣就能和李妙妃平起平坐那就想多了。

她想要的是陸寒真正的愛,而不是看在婚約份上履行未婚夫的責任。

“陸寒,我做錯了一次,絕對不會再做錯第二次。”成瀟瀟喃喃道,“我會證明,我有資格獲得你的愛。”

……

李妙妃洗完澡,一邊擦頭一邊從浴室走出。

美麗的胴體暴露在空氣中,整個屋子都染上了一股甜甜的體香。

“嗯……好香。”背后突然傳來一道男聲。

李妙妃嚇得尖叫,回身掄起浴巾就打。

“別別……是我。”陸寒連連求饒,退開好幾步。

李妙妃羞得滿臉通紅,鉆進浴室圍好浴巾才第二次走了出來。

“你這家伙,想嚇死我啊?”李妙妃咬著嘴唇,左顧右盼,最后發現書桌上的鎮紙,抄在手里就開始威脅陸寒,“悄悄進我屋子,你想干嘛?”

“我就是……忙了一天,來看看你。”陸寒自知理虧,放低身段,笑呵呵道,“隨便有些事兒跟你匯報一下。”

今天發生太多事,他覺得應該向李妙妃說明。

最不該欺騙隱瞞的就是李妙妃。

“說。”李妙妃看陸寒老老實實,就放下鎮紙,但是嘆息一聲,“看你的樣子,你是不是做了一些事,覺得虧欠我?”

“唉……不愧是老婆。”陸寒苦笑,“還真讓你猜對了。”

于是,陸寒正襟危坐將今天遇到的所有,一樁樁一件件毫無遺漏得交代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