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筆閣 > 神醫毒妃驚天下 > 第2638章
“爹恨她什么?”謝父一怔,過了兩息才答:“我們所有的痛苦都是源自她,只要她活著,謝家便永無寧日。”
這句話中隱晦地藏了太多深意,但這一刻,謝枕玉卻看得無比透徹,他若有所悟地看向父親。
“原來如此……爹恨她強勢闖入視線中,恨自己愛上了她,從而導致這些年來的痛苦,所以干脆想著,或許她死了,一切便能終結了吧?”
“這么看來,也難怪昭陽大長公主始終對您不屑一顧了,如她這般驕傲的人,本就看不上一個會輕易變心的凡夫俗子,更不會相信一個口頭說愛她,卻在她性命垂危之際袖手旁觀的男人。”
“我想,自己天性中的自私大抵是繼承了您。”
所以到最后,就像昭陽大長公主鄙夷父親一樣,顧君霓在看透之后也失去了對他的愛。
謝枕玉輕嘆了一聲,語氣平淡到沒有絲毫冷嘲熱諷之意,只是在極為理性地陳述一個客觀事實。
但謝父的臉色瞬間就變了,“枕玉,你在胡說什么!”
謝枕玉沒說話,只是靜靜地看著他,無波無瀾的眸子像是能看透內心的任何角落。
年少時他恨父親,長大后卻發現,自己和父親如出一轍的自私與懦弱。
昭陽強勢嫁入謝家時,他無力護住妻兒,事后明明變心愛上了對方,卻又羞于承認。
如昭陽那樣聰明驕傲的女人,怎么會看不出來,所以她鄙夷、嘲諷謝父。
鄙夷他對青梅竹馬發妻的不貞,嘲諷他懦弱膽小至極,愛上自己卻不敢認,還硬要做出一副仇人姿態保護支離破碎的家庭。
但凡當初皇家賜婚的時候,他能夠以死相逼來拒絕婚事;又或者后來坦然承認變了心,頂著被天下人戳脊梁骨的罵名,也要轟轟烈烈地追求真愛,昭陽都不會那么看不起他。
她本來就不是什么好人,如果謝父選擇后者,倒是會正眼看看對方。
畢竟謝父家世容貌無一不頂尖,在政事方面表現得也相當出色,可偏偏骨子里毫無擔當,是她最看不起的那類人。
天下的男人,大多數都一個樣,他們要能靠得住,豬都會上樹。
昭陽大長公主官場沉浮多年,冷眼看得清楚,所以她只追逐權力,從不相信男人。
事實也證明的確如此,謝父這個人指望不上半點。
她曾經直言罵過謝夫人天真愚蠢,可那傻女人只會紅著眼睛哭,當她是在耀武揚威,卻不懂得清醒,久而久之也就懶得罵了。
這一刻,謝枕玉看謝父的眼神,與當初的昭陽大長公主一模一樣,只是沒有那抹高傲和鄙夷。
但這樣的眼神還是刺痛了謝父,“你也在怪我,對嗎?即便我從來不像你母親一樣,反對你與公主的事情,你依然恨我。”
“如果沒有我和昭陽的事,你母親就不會得心病,你與公主之間就不會走到這個地步。”
“我不怪您,因為我和您不一樣。”謝枕玉搖了搖頭,“至少我孤注一擲,全力以赴過。”
聞言,謝父臉色灰敗,嘴唇動了動,卻再沒能說出話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