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筆閣 > 秦川蘇慕苒 > 第191章 遭遇
    

    “前方就是潼關了,加把勁,今夜不用在山林子里喂蚊子了。”

    看著遠方若隱若現的關隘,倭毒邪老等人無不面露期盼。

    這些天他們風餐露宿,白天趕路,晚上喂蚊子,別提有多慘了。

    現如今總算快到潼關了,終歸是能休息一下了。

    “這幾天愚人眾咬的真他娘的兇啊。”

    徐三陰沉著臉。

    那愚人眾不知道吃了什么熊心豹子膽,就像催命鬼似的追著自己一路。尤其是一個叫落櫻的小丫頭,猛地一批,年紀輕輕會使一套奇異詭譎的桃花秘術,居然打的他這位迷津境強者毫無還手之力。

    以至于眾人一路走來,狼狽不堪。

    “等過些時日,王爺的大軍揮師西海城,定要叫那個小妮子付出血的代價!”

    徐三陰狠狠的想著,仿佛已經看到自己將落櫻踩在腳底下的美妙畫面。

    就在這時,滿天櫻花如影隨形。

    “老鬼,把解藥交出來!”

    落櫻嬌喝一聲,手中劍意傾瀉而出。

    師承清玄,落櫻不僅玄狐秘術信手拈來,劍術也頗具神韻。

    倭毒邪老屁股還沒坐熱,就感覺鋒芒在背,他下意識的灑出一片毒瘴,卻被凌厲的劍光斬了個干干凈凈。還沒等他做出反應,落櫻便一劍刺中了他的肩膀。

    若非周圍的海鬼國忍者及時施救,這一劍便能卸掉他一只胳膊!

    “你個小碧池!”

    倭毒邪老雖然毒術過人,可本身并無修為,就是一個孱弱的老人。

    突然挨了這么一下,他面色煞白,搖搖欲墜!赤黑的液體從他肩膀處傾瀉而出,仔細一看竟然是一只只丑惡的爬蟲!

    早在二十年前,他的這具身體便已經被魚群啃食殆盡。

    如今的他不過是一具由各種邪蟲堆積起來的皮囊怪物!

    “給我把解藥交出來!”

    落櫻掙脫開海鬼國忍者們的束縛,不管不顧的朝倭毒邪老撲去!

    一對潔白的狐貍尾巴從她后腰處掙脫而出,所釋放出來的玄狐之力,讓這些丑惡的爬蟲一個個翻倒在地,在痛苦掙扎中化作血水。

    那些擇人而噬的爬蟲在見到狐貍尾巴后,仿佛遇到了什么極為恐懼的事物,紛紛四散而去,不敢上前。

    “玄狐血脈?!”

    倭毒邪老心神俱震,他怎么都沒有想到,在這里居然能見到滅絕已久的玄狐一脈!震驚之余他心中是熊熊燃燒的欲望之火!

    玄狐之血的意義不言而喻!

    若是能抓住這頭幼年的玄狐,他的毒術不僅能再度精進,甚至他殘缺的肉身也能緩慢修復,重新為人!

    這下他反而不想跑了。

    “所有人給我上!不惜一切代價也要抓住這個小丫頭!”

    周圍的海鬼國忍者聞言,紛紛朝落櫻涌去。

    徐三并不知道那一對狐貍尾巴意味著什么,他只是震驚于落櫻非人的身份。

    聽到倭毒邪老想要糾纏,他急切道:“愚人眾馬上就到,我們不可久戰,還是先走……”

    話音未落,趙空銘便帶著大批愚人眾趕到。

    “交出解藥,饒爾不死!”

    近乎癲狂的喊殺聲從四面八方逼來,直接讓想要活捉落櫻的倭毒邪老心中一沉。

    他手中捏著最后一瓶誅魂之毒,似乎是在糾結要不要用在這些該死的愚人眾身上,好讓他有機會拿下落櫻。

    徐三倒是聰明的很,見追來的愚人眾越來越多,他也不管倭毒邪老作何反應,直接轉過身頭都不回的撒丫子跑路。

    正所謂死道友不死貧道。

    反正將來雙方也是敵人,死在愚人眾手里,總比讓他對上這老毒物好得多。

    “大周人賣我!”

    面對腳底流油的徐三,倭毒邪老怒目圓瞪。

    他還想著若是有徐三的幫持,說不定還能擊退愚人眾,拿下落櫻。

    如今僅靠尋常的手段,怕是不可能了!

    想到這,他看向手中僅剩的那一瓶誅魂之毒。

    誅魂之毒煉制極為不易,哪怕是他,也足足用了二十年的時間方才煉制了兩份!原本這兩份誅魂之毒是專門拿來應對清玄和夜宴這兩位半步登天境強者的,而如今他已經管不了那么多了!誅魂之毒沒了再煉就是!

    落櫻若是跑了,才是莫大的損失!

    幾乎沒有任何的遲疑,他將僅有的誅魂之毒朝落櫻擲了過去。

    正朝倭毒邪老殺去的落櫻眉頭緊皺,只因她十分敏銳的從中感受到了一股十分不詳的力量,那種力量和秦川身體里的邪惡氣息如出一轍!

    是誅魂之毒!

    轟!

    落櫻劍鋒微偏,捻指射出一片櫻花瓣,瓶子在空中應聲炸裂!

    赤黑的毒霧在空中蔓延開來,幻化成一頭擇人而噬的鬼影,在眾人上空中盤旋。

    落櫻身上的玄狐之氣讓它本能的產生厭惡,它掉頭看向了距離自己最近的倭毒邪老。

    后者身上濃郁的邪蟲,讓它垂涎欲滴。

    “不!”

    在所有人畏懼的目光中,毒霧紛紛朝倭毒邪老匯聚而去,通過后者身上的毛孔七竅,如同潮水一般涌入了他的體內。他原本瘦弱干癟的身體像氣球一樣膨脹開來,體內的邪蟲也成片死去,化作惡臭的濃湯。

    “腐朽!”

    他微微張嘴,殘破不堪的口腔之中蛆蟲蚊蠅魚貫而出。

    駭人至極的場景,讓在場所有人膽顫心驚!

    “快散開!”

    趙空銘聲嘶力竭,愚人眾紛紛向四周退去。

    留出一個空曠的場地獨留倭毒邪老。

    他瘋了似的從身上某處摸出一個玉瓶捏碎,一顆翠綠的藥丸出現在他的手心。

    “該死……該死……該死!”

    他用僅有的力氣,顫顫巍巍的拿起藥丸朝自己嘴中塞去。

    然而就在他即將將藥丸吃進嘴中的前一刻,一片櫻花瓣破空而來,將那顆翠綠色的藥丸削落在地。

    落櫻身影閃轉,瞬間將藥丸奪了過來。

    看著手中的藥丸,落櫻心中微定。

    “你身上果然有解藥!”

    “不!”

    倭毒邪老艱難的伸出手,朝著落櫻的方向嘶嚎,他的身體迅速溶解,下半身已然化成一片淤泥。

    可末了,他嘴角后延,卻是在詭異的笑。

    他,根本沒有什么解藥。

    下一刻,落櫻手中的丹藥破碎!

    真正的毒霧,在落櫻手心蔓延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