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筆閣 > 秦川蘇慕苒 > 第187章 真正的殺招
    

    仙武鍛體訣乃是世間第一鍛體術。

    尤其是在秦鎮領悟雷霆九重變的第二重之后,仙武鍛體訣也更上一重樓。

    別看秦川境界不過迷津,但他的肉身強度已經堪比妖獸!

    他淡淡搖頭,隨手就將西海追月宗強者好不容易凝聚出來的巨劍捏的粉碎!

    這極具視覺沖擊力的一幕,讓在場所有人目瞪口呆。

    尤其是徐三為首的亂黨,一個個更是面色煞白,震顫絕望。

    “讓真正的高手出來吧!”

    秦川搖了搖頭。

    就徐三這批人,連自己都打不過,怎么可能打得過夜宴和清玄?

    敢讓這伙人頂著兩位半步登天境強者鋌而走險與秦川為敵的,另有其人!

    話音未落。

    無數暗器暴起!瞬間將秦川籠罩!

    暗中的落櫻果斷出手,桃花紛紛擾擾,組成一面屏障企圖將秦川保護在內。

    可終究慢了一步。

    無數暗器被桃花瓣阻擋,失去力道落在地上,可還是有少數暗器穿過花瓣,逼向秦川!使用暗器之人的手法十分刁鉆,以至于當秦川反應過來時,已經避無可避。

    仗著霸道的肉體,秦川干脆用肉身硬抗。

    可讓他感到意外的是,這些看似尋常的暗器,竟然破了他的防!

    他的雙臂處處擦傷,鮮血隨之流出,濺灑在地。

    那血,呈現出一種病疫的深黑。

    “這暗器有毒!”

    白秋水的驚呼在耳邊響起。

    秦川下意識的運用靈力企圖將這毒素逼出來,卻為時已晚。

    他能明顯感到,道道細微的黑線順著他的經絡,已然浸入他的身體。

    那無堅不摧的強悍肉身,此刻竟呈現出淡薄的死意。

    “秦川哥哥!”落櫻連忙撲了過來,驚慌道:“你沒事吧?”

    秦川本想說自己沒事,可一股強烈的不適感涌上心頭,讓他不受控制的吐出一口黑血!

    他的四肢百骸,身上每一處毛孔都在告訴他一個不爭的事實。

    他的狀態很差!

    “桀桀桀!”

    刺耳的笑聲由遠及近。

    只見一個耄耋老者緩緩從巷子中走出。

    他的姿態很怪,像極了行將就木的死者,仿佛下一刻就會撒手人寰;那張由褶皺疊累起來的老臉上卻呈現出一種異常的生機活力。

    他一瘸一拐的緩緩走來,身后是許許多多的海鬼國忍者。

    “這原本用來對付破劍茶寮宗主的誅魂之毒,用在你身上,倒也算是物盡其用!”

    白秋水趕忙掐指一算,面色瞬間難看至極。

    “倭毒邪老!?”

    “喲?想不到老朽沉寂世間數十載,竟還有人記得老朽的名諱?”倭毒邪老訝異的看了白秋水一眼,目光微沉中透著冰涼。

    聽到這個名字,秦川的內心也沉到谷底。

    只因這個名字,他記得。

    他曾聽皇爺爺說過,二十年前西海一戰,織田綱所率領的大軍之所以能夠勢如破竹的鯨吞西海各地,就是因為其中有一支善于使用毒術的隊伍。

    這些毒術師以人體練毒,用死尸喂蠱!用各種喪盡天良,有違人倫的方式煉制出了一批令人聞之色變的奇毒邪毒!

    據說當年的一戰,故太子,也就是秦川的老爹秦驍斬敵寇于望礁,一把火將這批毒術師燒的一干二凈!乃至于領隊的倭毒邪老,也被秦驍斬去四肢,刨去內臟,丟進海里喂魚!

    所有人都認為此人死于萬魚啃噬!

    誰曾想,這個老毒物居然沒死!

    “當年秦驍只怕想破了頭也想不到,我居然能活到現在!”倭毒邪老面色略微抽搐,竟有幾只毒蟲從他的鼻孔冒出,鉆進嘴巴里:“拜他所賜,我成了如今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樣,也得虧他當時沒有將我挫骨揚灰,我方能有機會煉制這誅魂之毒,一雪前恥!”

    噗!

    秦川再次噴出一口鮮血,整個人再也堅持不住癱倒在地。

    他只覺渾身上下有如萬蟲鉆心,四肢百骸都被數不清的小蟲啃食殆盡!

    正如其名,誅魂之毒!

    此毒噬體誅魂!

    落櫻銀牙緊咬,捏起一片櫻花在自己手腕劃出一道血口,擠出鮮血遞到秦川嘴邊。

    “秦川哥哥,喝我的血能療傷!”

    玄狐之血包治百病,能祛萬毒!

    “沒有用的。”

    倭毒邪老背手垂立,好整以暇。

    “玄狐之血是天下奇珍,能服死人生白骨,不管是任何毒物都無法在玄狐之血中存活……但,我這誅魂之毒,并不是傳統意義上的毒,而是藥!”

    “中此毒者,渾身氣脈精血會陷入一種“腐爛”的狀態,任何的靈氣藥物,都會加劇這一狀態,哪怕是玄狐之血也不例外!你喂給他的玄狐之血越多,他就越痛苦!神仙難救!”

    說到這,倭毒邪老覬覦的打量著年幼的落櫻,那雙渾濁的眼睛里盡是丑惡!

    “秦川!”徐三此刻也發出得逞的嗤笑:“雖然我實力不如你,可這世上并非所有事情,都以實力論勝負!就如這誅魂之毒,半步登天境亦可殺!你又如何擋得住?!”

    他再度拔劍,巨劍再一次匯聚在他手中。

    “這一劍,我看你怎么擋!”

    乒!

    乒乒乒!

    只聽一連串密集的金石碰撞之聲驟起。

    無數暗器從天而降,如雨點一般落在徐三手中的巨劍之上,硬生生打亂了后者的攻勢。

    趙空銘拔刀而來,帶著愚人眾擋住了海鬼國的忍者。

    “保護殿下!”

    洛水柔面色如冰,暗器匣火力全開,暴雨梨花針接連不斷,壓得敵人抬不起頭來。

    見援軍越來越多,倭毒邪老冷哼一聲。

    “秦川,昔日你爹施加在我身上的痛楚,今日我要千倍萬倍的償還給你!今日且留你一命,你就在無盡的痛苦和絕望之中,了卻殘生吧!哈哈哈!”

    說罷,他大手一揮,七八個瓶子摔落在地。

    漸起一片赤紅色的毒云。

    毒云緩緩而生,所過之處房屋腐蝕,百姓溶解!

    趙空銘不敢上前,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這伙忍者離開。

    見海鬼國的高手離去,徐三也不耽擱,帶著人轉身疾走。

    臨走之前還不忘丟下一句狠話。

    “秦川,過幾日,我再來取你性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