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筆閣 > 秦川蘇慕苒 > 第149章 拿捏
    “你們想好了嗎?”

    剛一上馬車,秦川慵懶的聲音便讓兩人不自覺的僵住。

    抬起頭,就看到那張邪魅俊秀的臉龐上,揚起若有若無的笑意。

    姜羨一愣。

    還沒想好該如何回應,就見織田苓跪了下去,朝秦川鄭重道。

    “奴身愿意唯殿下差使!”

    織田苓顯然是個聰明人。

    她知道,如今只有秦川可以幫她救出父親,給織田一家搏出一條活路。

    為此,她必須緊緊抱住秦川的大腿,對秦川言聽計從。

    秦川十分滿意織田苓的懂事,伸手朝她招了招,后者受寵若驚的湊了過去,開始為秦川捏肩捶腿。

    接下來,只剩姜羨了。

    “秦賊!我絕不可能向你低頭!”

    面對姜羨的怒罵,秦川略微感到有些頭疼。

    并不是因為她是蕩絕師太的徒弟,秦川不方便用硬手段撬開她的嘴。而是因為,秦川暫時還沒有想到,如何處置她以及她身后的那個所謂的王爺。

    “你有兩個選擇。”

    秦川沉吟著。

    “第一,跟我合作,待我登基之后,親自為你們立碑,所有人都可以正大光明的活在陽光下,往日罪孽一筆勾銷。”

    話音未落,姜羨都做出了她的回答。

    “呸!你也配?!秦狗!”

    她死死盯著秦川,情緒激動。

    “我們死了那么多人,我父王和母親都死在你們手中,血海深仇,罄竹難書!尤其是你輕描淡寫一句話,就能一筆勾銷的?!”

    秦川淡淡道。

    “掌嘴。”

    織田苓一怔,立刻起身揚起手掌狠狠的朝姜羨臉上打去。

    幾個巴掌下來,打的姜羨鼻青臉腫,嘴角滲血。

    “成王敗寇,我大周勝了,自然可以刀洗天下!”秦川目光淡漠至極,不含絲毫感情:“我讓你們活,你們才能活,明白嗎?”

    對此,織田苓感同身受。

    正如同她如今的境地一樣。

    海鬼國天皇獨領大權,斬殺諸多幕府勢力,誰敢說一個不字?

    反過來,若是幕府勝了,皇權淪為芻狗,還不是任由他們隨意拿捏?

    成王敗寇罷了。

    失敗者,就連呼吸,都是勝利者的恩賜!

    這個道理,織田苓明白了,可姜羨卻還沒有明白。

    秦川不用想,都知道姜羨腦子里在想什么,這個乳臭未干、涉世未深的黃毛丫頭,被人蠱惑還在做著復國的春秋大夢!到頭來,不過是隨時可以舍棄的工具罷了!

    上一世是如此,這一世,亦是如此。

    “第二個選擇。”

    秦川這時擺了擺手,織田苓恭敬的退回。

    姜羨癱坐在地,衣衫不整,發梢都散落。

    那張白皙輕靈的臉頰,又紅又腫,眼中夾著淚光,憤怒的淚光。

    “你可以繼續選擇負隅頑抗,眼睜睜的看著我將所有的前朝余孽一個個找出來,誅殺殆盡!最終滿懷不甘和怨恨的和你那該死的前朝陪葬。”

    “怎么?不信?”

    迎著姜羨的目光,秦川漸漸走過去,親手捏碎了她身上的鐐銬枷鎖,在后者驚慌失措的目光中,淡然轉身。

    “選擇給你,你只管一試。”

    姜羨沉默了。

    她復雜的看了秦川一眼,腦海中突然浮現出臨行前,蕩絕師太對她的囑咐。

    “徒兒,你就聽師父一句勸吧,前朝已經亡了,回不來了!太孫殿下仁厚,愿為我們正名,就算你再怎么怨恨大周,也多為咱們這些活下去的人想想。”

    為了活下去,就能忘記仇恨嗎?

    “秦川,他日我必殺你!”

    姜羨咬著嘴唇,毅然決然的轉身離開。

    織田苓忍不住問道:“殿下您就這么輕易的放她走了?”

    秦川淡然道:“她會回來的。”

    冰天雪地,她能去哪?

    姜羨不是傻子,她雖然單純,卻并不蠢。

    果然。

    話音未落,一道身影便掀開馬車爬了進來。

    “想好了?”

    秦川瞇著眼打量著滿身風雪的姜羨。

    后者衣衫單薄,被凍得瑟瑟發抖。

    面對秦川的揶揄,她撇過頭去,一言不發。

    秦川也懶得跟她一般見識,隨手解下身上的大袍,丟到她身上。

    “凍死了,我沒法向你師父交差。”

    ……

    京畿到西海遙遠,至少也得走上個把月。

    秦川本以為路上,自己這位二叔黑王,會制造一些麻煩,讓他走得不那么舒坦。

    但讓他意外的是,直過了州郡,到了西海境內,也沒有遇到任何事端。

    眾人就這么悠哉游哉的到了西海門戶。

    潼關。

    “下官恭迎殿下圣臨!”

    為首的西海官吏跪成一排,以頭搶地。

    個個惶恐至極。

    “我以為,他們會象征性的抵抗抵抗。”清玄俏眉微皺。

    白王慘死,白王嫡子謀逆。

    二十萬西海大軍威逼京都!

    不論勝負,這些西海官員都應該和白王一派一條心才對,如今白王一派尚存,對西海控制力尚在!這些人,怎會如此輕易的倒戈秦川?

    “二十萬西海大軍都噶了,他們還拿什么抵抗?”

    白秋水冷笑一聲。

    “還不投降,難道等著十族消消樂嗎?”

    現在投降,西海官員大可將事情都推到白王一脈身上,就算追究上身,無非是死一些人罷了,怎么也不至于牽連全族。可若是負隅頑抗,那就不單單只是他們這些家伙人頭落地那么簡單了。

    只怕秦川目光所及之處,皆當梟首!

    秦川顯然也知道這些人心里是怎么想的。

    淡淡道:“黑王何在?”

    “回殿下的話,黑王前幾日便到了西海城,如今不在潼關之中。”

    潼關守將趕忙道。

    不在潼關之中?

    “你們為何不攔住他?”

    秦川這一番輕描淡寫的質問,讓在場的西海官員面面相覷。

    “你們覺得,他能做主?”

    西海官員這時才反應過來。

    西海叛軍之地,若是請降,必定要先順從太孫殿下。

    秦川覺得他們可以降,他們才能跪!

    至于黑王,也只能在潼關等著秦川到來后,再按照秦川的意思行事。

    如今秦川未到,黑王就已經到了西海城。

    怎么著?

    他是要替秦川,原諒西海諸臣?

    他們這些西海官員,還就這么感恩戴德的迎他去了?

    你們西海,到底想當誰的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