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筆閣 > 秦川蘇慕苒 > 第110章 示眾
    “這貓是你的?”

    武傷歌等人圍了過來,目光落在徐冰清懷中的玄貓身上,似乎難以接受先前那么龐大的怪物,本體居然是一只混順的小貓。

    “對。”徐冰清將玄貓抱在懷里,點了點頭,主動為眾人介紹道:“這是我的伙伴,是不是很可愛?”

    “下次別把它放出來了。”說這話時,武傷歌還環顧了差不多淪為廢墟的四周,神色真摯:“要不然,我可能會忍不住干掉它。”

    “喵嗚!”

    玄貓發出挑釁似的吼叫。

    顯然并沒有將武傷歌放在眼里。

    武傷歌哪受過這氣?當即挽起袖口就表示要再和玄貓練練。

    靈目師尊笑呵呵的走了出來,勸解道。

    “火氣不要那么大嘛!”

    隨著靈目師尊的出現,先前還趾高氣揚的玄貓頓時偃旗息鼓,縮著腦袋埋入徐冰清的懷中,不敢見人。

    它不服武傷歌,但卻不敢在眼前這個看似和藹的老爺爺面前有任何造次。

    這一幕讓眾人心中都十分古怪。

    月川派和橫練宮其實差不多,都是主修體術的宗門,只不過在此基礎上月川派的底蘊要遠比橫練宮深遠,宗門內的弟子可以選修內術和陣法等等。

    可,平日里月川派不顯山不露水,對誰都和和氣氣的。

    以至于讓人常常忽視其恐怖的戰力。

    誰能想到,眼前這個垂垂老矣,對誰都和顏悅色的白胡子老頭,他么的居然是世間屈指可數的頂尖體修?

    “它平時都不這樣,可溫順了!之所以發狂是因為……”說到這,徐冰清下意識的看了秦川一眼。

    只見秦川一手持槍,一手壓著奄奄一息的尸人蝠,走到人群面前。

    揚聲高呼。

    “都給我住手!”

    他的聲音傳及很遠,讓蠢蠢欲動的列國強者紛紛止步。

    “秦川,快將靈獸,交出來!那靈獸又不是你大周的,憑什么連根毛都不留給我們?”

    “你大周也該講講道理吧!”

    抱怨聲,質疑聲,審問聲此起彼伏。

    “你們要靈獸作甚?”秦川面露不解。

    一句話問得眾人面面相覷。

    是啊,他們要靈獸作甚?

    “古書言,靈獸血肉滋補遠勝妖族,足有起死回生,改天換命之效!”齊闊再次站了出來:“此等天材地寶,自然見者有份,豈能容你們獨占?”

    妖族滅絕至今不過五十余年,而靈獸滅絕遠比妖族要早。

    許多人甚至都沒有聽說過靈獸的傳說,只有極少數古籍上留有筆墨。

    “就是!快把靈獸,交出來,給我們大伙兒都分分!”

    “我們雪棉國要的不多,給半截身子就行!”

    “我赤沙國要它的四肢!”

    “我枯草國別的不要,就要它的招子!這玩意最補了!”

    聽著列國強者開始肆無忌憚的談論該如何瓜分靈獸,徐冰清冷著臉,只覺得惡心厭惡。

    同時她心中也開始擔憂。

    自己和秦川非親非故,他斷然不會幫助自己。

    搞不好這秦川,也會因為靈獸之利,和列國之人同流合污!

    想到這,她陡然警戒起來,思索著應對之法。

    站在高處的夜宴心中冷笑。

    亦如當年七國屠戮妖族那般,幾十年過去了,眼前的這些家伙依舊賊性不改!

    “我想你們誤會了。”

    秦川搖了搖頭,開始表演。

    “剛剛那頭黑貓,不過是幻術所化的障眼法罷了,并非靈獸。”

    此言一出,全場嘩然。

    玄貓眨著眼抬頭看向徐冰清,似乎在思索,自己難道不是靈獸嗎?

    徐冰清此刻也十分訝異,摸不準秦川的想法。

    “放屁!”

    齊闊率先發難。

    “你當我們這么多人的眼睛都是瞎的嗎?那么大一只黑貓,都成精了!不是靈獸還能是什么?”

    “你自己都說了,不過是一只大一些的黑貓罷了,難道黑貓就是靈獸?”秦川一連篤定的反問道:“你們親眼見過靈獸嗎?”

    靈獸都滅絕百把年了,除了屈指可數的幾個老不死的,誰親眼見過?

    秦川這一問,算是把眾人給問住了。

    齊闊畢竟腦子轉得快,當即眼珠子一轉反問道。

    “那你又如何證明那頭黑貓不是靈獸?”

    世上最有力的迫害便是讓人自證清白。

    只要秦川開始解釋,齊老六就有無數種方法抨擊他、污蔑他、搞臭他!

    秦川瞇著眼,露出高深莫測的微笑。

    “因為我手中,正好有一只真正的靈獸!”

    驚呼聲中,秦川將尸人蝠丟了出來,那駭人猙獰的身軀,讓在場所有人為止色變。

    只聽秦川斬釘截鐵的為眾人解釋道。

    “這,便是靈獸!”

    一時間。

    武傷歌驚了。

    靈目師尊愣住了。

    徐冰清呆若木雞。

    夜宴放聲大笑!

    “這他嗎不是異獸嗎?!”武傷歌一臉嚴肅,他分明從尸人蝠身上感受到了一股和血狂犀極為相似的邪惡氣息,震驚之余,更多的是對秦川言行的詫異和不解。

    身旁的靈目師尊瞇著眼,若有所思。

    方渺靈則好奇的打量著,口中喃喃:“原來這就是異獸啊……”

    果如秦川所說的那樣,邪惡至極!

    “這什么鬼東西?”

    饒是見多識廣的齊闊此刻都差點因為尸人蝠駭人的身形破口大罵。

    “靈獸啊!”

    秦川一臉篤定。

    “這特碼是靈獸?!”齊闊再也忍不住叫罵道:“你當我是傻子不成?靈獸靈獸,定然要有靈韻之氣,這家伙長得跟一個黑癆鬼一樣,那一點和靈獸沾邊?”

    “諸位有所不知啊!”

    秦川一手端舉著尸人蝠,盡量讓大多數人看見。

    尸人蝠艱難的想要掙扎,卻因為魔氣浸染,動彈不得,只能任由秦川擺布。

    “此獸,確實是靈獸,之所以變成這樣,完全是因為百年前的滅靈之戰。

    當時人族高手覬覦靈獸血脈,將靈獸一脈屠戮殆盡!鮮血和怨恨污染了靈獸之血,詛咒和仇恨扭曲了它們的身軀和靈性!

    竭澤而漁至此埋下了禍根,這些善良溫和的靈獸,成了丑惡可憎的異獸!”

    先前的經歷已經讓秦川意識到,直接將異獸之說公之于眾是行不通的,這些目光短淺的家伙只會覺得秦川是在放別有用心的屁!

    正好,借著靈獸的機會,秦川臨時起意,想出了一套折中的說辭。

    “我不信!”

    齊闊顯然不是好騙的,他一針見血的質問道。

    “既然你說這是靈獸,那剛剛那頭巨大的黑貓又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