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筆閣 > 秦川蘇慕苒 > 第79章 授招(2)
    “清玄!竟然是破劍茶寮的宗主清玄!”

    “排行第四的破劍茶寮?傳聞破劍茶寮避世不出,不惹凡塵,都是一些潛心修煉的武癡,怎么會出現在這里?”

    “破劍茶寮定是為了秦川手中的天階靈寶,也對,天階靈寶舉世無雙,誰不心動?破劍茶寮實力強盛,就算出手相助,想必無上極境宗他們也說不得什么!”

    面對那雙清冷的眼眸,秦川百感交集。

    三老婆,居然是你!

    在秦川的記憶中,清玄此刻應該帶著落櫻在岐山一帶靜修才對,怎么會千里迢迢跑到大周來?岐山有屏障隔世,消息閉塞,武道大會的事,不應該傳得到岐山呀?

    雖然疑惑,但秦川更多的是久別重逢的欣喜和激動。

    在眾目睽睽之下,他居然伸手緊緊抱住了清玄,聲音都有些哽咽。

    “清兒,我好想你。”

    上一世,異獸狂潮,率先波折的便是中都。

    中都四國面對異獸天災,居然放棄抵抗倉皇西逃!不知有多少無辜百姓,葬身獸腹!岐山正在中都,亦被異獸圍困!

    得知消息的秦川第一時間親自率領大軍前去援救,卻被異獸埋伏,身陷重圍。

    危難關頭,清玄以身殉道,用玄狐之力重創異獸,打開了一條血路。

    可自己也香消玉殞,灰飛煙滅!

    清玄的死,是秦川一生的痛。

    她生性涼薄,對秦川的心,卻比任何人都要熾熱。她不爭不搶,從未向秦川要過什么,可到頭來,秦川還沒來得及為她披上紅妝,便已天人兩隔!

    第一次被男人相擁,清玄心中一顫,下意識的想要推開。

    可那一聲“清兒”,太過真摯,太過深情,透著不甘和悲傷,讓清玄本能的想要去呵護。

    被秦川擁抱,她竟然不感到厭惡反感,反而覺得有些熟悉溫暖。

    就好像,似是故人來。

    想來,倒也不是第一次相見。

    有年春天,她曾跟隨岐山老人造訪大周祭拜故太子,那時秦川剛剛滿七歲,很粉嫩的一個娃娃。

    當年,她十七歲。

    秦川舉止乖張愛鬧,宮里的老嬤嬤都沒有辦法,唯獨在她身邊安安靜靜,一個勁的傻笑,還說將來要娶她過門。族里前輩都說自己和他有緣,打趣將來定是一段情緣。

    難道那個時候,秦川就記得她?

    孩童之語豈可當真?

    她剛要張口,只覺被什么溫熱濕潤的東西堵住,她瞪大了雙眼,不可置信的看著眼前的秦川,下意識的想要拔劍斬了這個登徒子!可看到秦川臉頰的淚花,終究是心軟了。

    罷了!

    就當是償還故太子對岐山一脈的恩情吧!

    【宿主輕薄傳說級天驕清玄,獲得2000點家國值!】

    【宿主讓神話級天驕落櫻震驚,獲得1000點家國值!】

    落櫻瞪大了眼睛,赤紅如櫻花的眼眸深處泛起一絲好奇與興奮。

    武傷歌確實是驚了。

    不只是他,在場的所有人,都瞠目結舌,更有甚者狠狠的抽了自己幾個耳光,懷疑自己在做夢。

    秦川,竟然當眾輕薄了破劍茶寮的宗主?!

    最奇幻的是,清玄居然還沒有拔劍砍他,而是任他輕薄?!

    “我一定是假酒喝多了,還沒醒呢!”秦棣目光呆滯,不知所措。

    葉琛則偷偷的比出一個大拇指,心道:“牛呀秦兄,勾搭上月川派的天之驕女還不夠,現在還把破劍茶寮的宗主給拿下了!牛!真他么牛!”

    “殿下,我想學談戀愛!”簫淼將秦川奉若神明。

    秦川并沒有親多久,畢竟局勢危急,千言萬語也得等到度過了這一關再說。

    他拉著絲線收了回來,緊緊握住清玄的手,似乎生怕她跑了:“清兒,我等下再跟你解釋,這里面很復雜,但我向你保證,這一世我絕不負你!我要親手為你披上鳳冠霞帔!”

    一聲輕響從清玄心中傳出。

    那是她破碎的道心。

    人妖殊途,槍絕和玄狐娘娘都只能天各一方,老死不能相見,自己又怎敢相信秦川的許諾?更何況,她和秦川今天只是第一次見面,他……真的值得托付嗎?

    萬一他是玩玩呢?皇子素來輕佻,他這樣對我,肯定也這樣對其他女人……

    等等,清玄啊清玄,你在想什么?你可是岐山一族的末裔,人人喊打的妖族!豈可因為一時妄念,將恩公后人拖入萬劫不復的境地?

    想到這,她那張不知道是因為羞澀還是憤怒有些泛紅的臉頰恢復冰冷。

    “請殿下自重!我……只是為天階靈寶而來!”

    這話,之前說還行,現在說出去沒人會信。

    都親上了!兩人之間沒有什么舊情關系誰會信?

    這個世界還是非常封建保守的!

    秦川也不辯解,就死死牽住清玄的手,不管清玄怎么掙脫,也不放開。

    他朝已經炸開的人群高呼:“還有誰,愿助我一臂之力?”

    “我!”

    又是一道聲音響起,一個細白的小手高高舉起,感受到眾人的目光,方渺靈縮了縮,轉頭指著一旁企圖阻止她的靈目師尊道。

    “我師父愿意!”

    “嘶!月川派居然也愿意相助?”

    “先前在煙花樓,秦川就抬了月川派一手,投桃報李人之常理!更何況秦川和破劍茶寮關系匪淺,有這樣一尊龐然大物頂在前面,誰不想順手撈一件天階靈寶?”

    靈目師尊本來還在猶豫。

    畢竟,他覺得就算加上破劍茶寮,大周也未必剛得過無上極境宗和玄庭洞天。再者,槍絕修為盡廢已成不爭事實,落敗也不過是轉瞬之間,此刻為了一件天階靈寶出手相助,有些不太值當。

    但也僅僅只是有些。

    未必做不得。

    “太孫殿下,我可以出手,但需要兩件天階靈寶,如何?”

    靈目師尊的話讓在場之人無不驚呼。

    一件天階靈寶就已經十分稀少了,兩件?你真當這玩意是大白菜隨便撿呢?

    “可以!”

    秦川答應的十分利落,方渺靈可是他的二老婆!月川派算是娘家,娘家要東西,他還能不給?

    但他話鋒一轉。

    “只是我手中并無現成的靈寶,需要時間制作,半年,半年之內兩件靈寶親手秦川必定親手奉上,靈目師尊覺得如何?”

    靈目師尊本就是試一試秦川的態度,算上武道大會的三件天階靈寶獎品,秦川手中的天階靈寶只剩一件,他篤定秦川手中沒有那么多的天階靈寶,若秦川直接答應下來,八成是在騙他出手,靈目師尊會毫不猶豫的拒絕;但若是需要半年的時限來制作靈寶,倒是合乎常理。

    “可以!”靈目師尊稍一思索便應允下來。

    且不提兩件天階靈寶已經足夠讓他出手,光是秦川煉器師的身份,哪怕槍絕戰死,他也會全力保住秦川的性命!

    “還差一人!”

    眼看名額即將湊滿,秦川越發急切。

    只差一人,便可破掉屏障,拯救槍絕!

    這時,一個熟悉的聲音響起。

    唐垢緩緩從人群中走出,朝秦川豎起了三根手指,一字一頓。

    “我要三件,三件天階靈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