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筆閣 > 秦川蘇慕苒 > 第45章 暴怒
    

    她實在是不忍直視。

    更怕江傲天遷怒海鬼國!

    秦川臉一黑,屎都到嘴邊了,你多什么話?

    織田苓是吧!你等著!等到了寢宮,孤一定要狠狠的鞭打你!

    “這里有你說話的份?我秦老弟親手做的菜,我能不吃?”江傲天皺著眉掃了織田苓一眼,心道自己不吃,還怎么和秦川修復關系?不修復關系,武道大會的名額怎么辦?

    沒看到秦川老弟臉都黑了?!

    眼看自己和秦川的關系就要更上一步,說不定還能籠絡秦川為我所用,一哆嗦的事,說不吃就不吃了?

    必須得吃!

    織田苓心中冷笑,決定放棄助人情節,尊重他人命運。

    江傲天舉起筷子,十分果斷且流暢的將一坨拳頭大小的大腸塞進嘴中,鼓著腮幫子用力一咬,頓時皮開肉綻,滿嘴流油!

    【宿主成功讓傳說級天驕江傲天吃屎,獲得一次抽獎機會!】

    “秦老弟,不是我吹,你這手藝真他么的香……”

    突然,江傲天的臉色變了。

    變得極度錯愕,極度驚恐!

    一種前所未有卻又異常熟悉的氣味,竄入鼻腔,沖進腦海。

    他的意識,他的感官,他的味覺……瞬!間!爆!炸!

    “嘔!”

    最先吐得,竟然是織田苓。

    看到昏黃色的粘液從江傲天的鼻腔中流出,她再也忍不住當面暴吐。

    跟著吐的,是圍觀的鎮海國高手和百姓。

    最后才是江傲天。

    “怎么會有屎?!”秦川大驚失色,面色蒼白的跌坐在地,止不住的發顫:“怎么會有屎呢?明明都洗干凈了呀……”

    那神情,那動作,簡直無懈可擊。

    就連圓月都看不出任何的破綻!

    若非是秦川讓她這么做的,只怕此刻織田苓也會被這副無辜的嘴臉蒙騙過去。

    【宿主讓江傲天極度憤怒,獲得1000家國值!】

    “是你!”

    江傲天死死指著織田苓。

    他斷不會相信是秦川害他。

    一來是因為秦川的表演確實太過逼真,二來是因為秦川這么做沒有理由,除了能讓他吃一口屎,對秦川更加憤怒之外,一無所獲。

    所以,秦川是被陷害的!

    原因很簡單,海鬼國和大周本就是死敵,讓大周和江傲天交惡,合情合理。

    其次織田苓如今因為刺殺秦川被擒,從秦川的態度不難看出,這小妞是死定了。為了活命,她極有可能陷害秦川,往大腸里灌屎,就是為了激怒自己,讓他江傲天一怒之下對秦川痛下殺手!

    秦川一死,織田苓大可趁亂逃走。

    大周大亂,海鬼國也無須舔著臉與大周求和!

    真是好算計!

    若非江傲沉著冷靜,智謀過人,只怕真的著了這女人的道!

    最讓江傲天對這套推斷深信不疑的是,他清楚的知道,這腸,是織田苓洗的!

    這賤人,故意沒洗干凈!

    秦川怎么都沒有想到,短短數息江傲天竟然自己腦補出這樣一場大戲!直接讓他打好的腹稿胎死腹中。

    “賤人!”

    江傲天一邊吐一邊沖到織田苓面前,狠狠的扇了她一記耳光,力道之大打的織田苓頭破血流。

    “虧我還想救你!世人說的不假,你海鬼國都是低劣奸詐之輩!”

    織田苓捂著臉倒地,弱小可憐又無助。

    她很想辯駁,很想告訴江傲天真相,可秦川先前的威脅猶在耳邊,讓她只能閉嘴。

    江傲天猛地抽出刀,殺意森然:“本王今天就殺了你這個賤人!”

    槍意昭然起,擋住了江傲天的這一刀。

    “秦川,你這是?”

    “江兄,你糊涂啊!你先前不是跟我說,海鬼國和雪棉國關系匪淺嗎?你殺了她,豈非正中下懷?”秦川壓低了聲音,勸道:“江兄,人心險惡,不得不防啊!”

    開玩笑,織田苓可是秦川的搖錢樹,豈能就這么死了?

    秦川還打算在她身上賺一套海景房呢!

    江傲天心中一震!

    第三層!

    “你的意思是說,她給我喂屎并非臨時起意,而是故意為之?”說完這話,江傲天自己都感到害怕。

    愚蠢的人,總是喜歡多想,江傲天雖然沒有那么愚蠢,但顯然不太聰明。

    鎮海國和雪棉國關系一直不好,這些年雖然在兩國的刻意修補俠有所改觀,但終究是隔著間隙。若是此刻他殺了織田苓,別人會怎么想?他父王會怎么想?雪棉國會怎么想?

    難道,這女人的目標明面上是秦川,其實是自己?

    有人想讓鎮海國和雪棉國交惡?

    江傲天突然覺得自己腦子有點不夠用了,很多事情想不明白,但有一點他可以肯定,這織田苓絕對不是個好東西,她該死!

    “江兄,你我既然已兄弟相稱,我又豈能看你陷入險境?”秦川大義凌然:“這個人,我來殺!”

    “只有這樣,才可以既保全江兄的尊嚴,又讓江兄不牽扯其中!”

    “秦老弟啊!”江傲天大為感動。

    什么叫義薄云天?什么叫赤子之心?

    “江傲天啊江傲天,你他么還是人嗎?!”江傲天心中咆哮!

    一想到自己先前居然還想要欺負秦川,江傲天恨不得狠狠給自己兩刀!

    【宿主讓江傲天感激涕零,無比慚愧,獲得2000家國值!】

    “來人!將此人帶走!”

    秦川大手一揮,圓月當即帶人將織田苓塞進馬車帶走。

    秦川自己也鉆進另一輛馬車一道離開。

    江傲天并不奇怪秦川為何不現場就宰了織田苓,織田苓身份特殊,肯定要讓她悄無聲息的消失!這樣就算時候追究起來,秦川也能夠將他江傲天撇的干干凈凈!

    想到這秦川,到這時候還在為他考慮。

    江傲天一時百感交集,眼中含淚。

    “三殿下,那個武道大會的名額……”一個鎮海國高手試探性開口。

    話還沒說完,就被江傲天冰冷的眼神瞪得心中發毛。

    江傲天心中氣急,他都吃屎了!這些人一點都不關心,只關心那點名額!

    這些滿腦子只有武道大會的武夫,甚至都不知道剛剛有多么的兇險!做錯一步,他江傲天說不定就得完蛋!

    若非秦川及時阻止了他,天知道會發生什么事!

    他和秦川不過見了數面,秦川就愿意為他著想;反觀這些宗門高手陪伴在他身邊多年,卻只顧自己!

    想到這,江傲天對秦川越發的感激。

    人非草木,孰能無情?

    江傲天是一個很純粹的人,人敬我一米,我還他一丈!秦川愿意為他殺織田苓,他自然也愿意為秦川幫幫場子!

    他肅然道:“名額的事以后再說,現在先跟我驛站。”